•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7067/1
    2013-08-26
  • 田野,坡地,林間。我以為這會是我一生的居所。“死人花”鄉人這樣叫我。我在意嗎?我用花香芬芳墳地,頑強的活著。“臭賤”我以為這會是人類對我的唯一評價。盛如煙火,金合歡,那個和我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的美人-馬櫻花。爛漫如星,我亦如此。可為何“喜氣”和“晦氣”-她…[瀏覽全文]

  • 4919/1
    2013-05-06
  • 又是一場讓人覺得好爽快的霧,在我欣賞晨霧,匆忙行走在人群中,可曾,也有人在不同的地點,賞著總在人意料之外的晨霧。在我內心迷霧四起的時候,總有一場濃霧,等著我來駐足欣賞,有人可否留意,在我欣賞晨霧的時候,也許已欣賞了從我身邊走過的你。--2011。11。16…[瀏覽全文]

  • 5459/2
    2012-09-22
  • 一直以來都是默默的期待,我從未想過要有個美麗的結果,當花開過了在最美的季節,又當我最期待回報的時候,一松手,花瓣已從我手邊輕輕的滑過,有誰還站在原地等待,只可惜,那最美季節里的花朵,留住了我一時的沖動,而我,將不會再為花瓣的凋零而落淚。--2011。11。…[瀏覽全文]

  • 10033/5
    2006-12-19
  • 聽林青兒本人說:她出生于立冬的清晨;立冬是冬季的開始,萬物蕭條;父親寄望于她的朝氣蓬勃,永遠常青翠綠,于是給她起了這個名字。我笑道:“林青兒,林青兒,樹長滿青葉時,招來群鳥為巢,吵死了!招來大風呼呼吹,青葉亂作一團!”她咯咯地笑著說:“你在樹陰下乘涼,多舒…[瀏覽全文]

  • 9499/1
    2004-05-26
  • 今天是"平安夜"接了一個意外的電話,心中感慨萬千!或許算是感悟吧!忽然覺你有些可憐!與"狼"共枕了那么多年!而她更可悲,竟死守著一個名存實亡的婚姻。有時候真的搞不懂你們那代人是怎么看待婚姻的?你為了一個所謂的責任竟可以忍受那么多年?而她竟然不知當愛不再了,…[瀏覽全文]

  • 9124/2
    2004-05-27
  • 一切都沒來得及開始,卻已經結束。幾分不甘,幾許失落!你我雖相逢于網絡-而你卻真正走入了我的生活。開始對你的不屑,那時的我多么的灑脫,一切都可以笑之置度外。本以為可以這樣靜靜的生活。本不相信什么網戀?!而你的關心,呵護,甚至于執著卻深深打動了我這個看似冷酷的…[瀏覽全文]

  • 9939/0
    2004-05-27
  • 當我寫完這句話時一定有很多人要罵我,由古至今有多少人歌頌愛!~愛包括很多種,而今天我所要講的是"情愛"的愛,當我說到這里時,一定有很多人認為我不懂愛?不會愛?甚至于不配愛?當愛來臨的時候,我幸福不已!當我苦心營造愛的時候,我措手不及!當愛已成往事的時候,那…[瀏覽全文]

  • 9064/0
    2004-05-27
  • 男人可以為了事業放棄所有,而女人卻為了一份感情傾其一生,這就是男女永遠無法平等的本質,因為上蒼創造了人時,就給他們配置了不同的靈魂,這種本質是與生俱來的.女人骨子里就有種依賴男人的歸屬感.并為之幸福!卻忘記了真正靠的住的是自己!懂得真諦時,已是東風無力,百…[瀏覽全文]

  • 8335/1
    2004-05-25
  • 心情是愛的港灣我要揚起沉封的帆——遠航讓愛與被愛一起沉睡只做我自己。…[瀏覽全文]

  • 8503/0
    2004-01-14
  • 最近讀到魏晉時代藝術家阮咸的傳記,阮咸是魏晉南北朝七位最重要的詩人作家之一,在當時號稱為“竹林七賢”,但是他凈像其他六賢阮籍,嵇康、山濤、向秀、王戎、劉伶有名,因為他的文學創作,一點也沒有保留下來,我們幾乎無法從文字去追探他在詩創作上的成就。幸而,阮咸死的…[瀏覽全文]

  • 8585/1
    2004-01-14
  • 王維有一幅畫《雪中芭蕉》,是中國繪畫史里爭論極多的一幅畫,他在大雪里畫了一株翠綠芭蕉。大雪是北方寒地才有的,芭蕉則又是南方熱帶的植物,“一棵芭蕉如何能在大雪里不死呢?”這就是歷來畫論所爭執的重心,像《漁洋詩話》說他:“只取遠神,不拘細節。”沈括的《夢溪筆談…[瀏覽全文]

  • 8438/0
    2004-01-14
  • 有人說過年是“年關”,年紀愈長,愈覺得過年是一個關卡;它仿佛是兩岸峭壁,中間只有一條小小的縫,下面則水流湍急,順著那歲月的河流往前推移,舊的一年就在那湍急的水勢中沒頂了。每當年節一到,我就會憶起幼年過年的種種情景。幾乎在二十歲以前,每到冬至一過,便懷著亢奮…[瀏覽全文]

  • 8565/0
    2004-01-14
  • 每年總要讀一次《紅樓夢》,最感動我的不是寶玉和眾美女間的風流韻事,而是寶玉出家后在雪地里拜別父親賈政的一段:那天乍寒下雪,泊在一個清靜去處,賈政打發眾人上岸投帖,辭謝朋友,總說即刻開船,都不敢勞動,船上只留一個小廝侍候,自己在船中寫家書,先打發人起岸到家,…[瀏覽全文]

  • 7973/0
    2004-01-14
  • 我讀過好幾部佛經,常常為其中的奧義精深而贊嘆著,可惜這些佛經總是談出世的道理,認為世上的一切都是空的,很難運用到實際的生活里來,對一個想要人世又喜歡佛道的人總不免帶來一些困惑。黃桑禪師說法里有這樣一段:“心若平等,不分高下,即與眾生請佛,世界山河,有相無相…[瀏覽全文]

  • 8348/0
    2004-01-14
  • 五點五十分華航飛往舊金山的七四七,眼看著就要起飛了。我從出境大廳出來,開著車,踩緊油門,正好看見那架七四七以美麗的姿勢起飛,我順著柏油大道飛弛;起先和七四七并行著,才一轉眼的時間,飛機已經越過我的頭頂,飛向了天的遠方。這是難得的好天,是遠行的好日子,陽光普…[瀏覽全文]

  • 8765/0
    2004-01-14
  • 一九八二年十月二十日,當代知名的作家索爾仁尼琴,站在臺灣嘉義的“北回歸線”標志碑前露出了開心的微笑,他興的說:“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跨上熱帶的土地。”看到索爾仁尼琴站在“北回歸線”上的形象,給我一種大的感動。那個小小的標志碑上有一個雕塑,是地球交錯而過的…[瀏覽全文]

  • 8303/1
    2004-01-08
  • 在淡水高爾夫球場,正下著細雨,沒有風,那些被刻意修整平坦的草地,在雨中格外有一種朦朧的美。我坐在球場的三樓餐廳舉目四望,有一種寂寞的感覺包圍著我,看著灰色的天空,我深切的感到,年輕時一串最可貴的記憶已經在這雨里濕濡而模糊了。那是因為剛剛我為了避雨,曾想到淡…[瀏覽全文]

  • 9608/1
    2004-01-08
  • 馬蹄蘭的告別我在鄉下度假,和幾位可愛的小朋友在鶯歌的尖山上放風箏,初春的東風吹得太猛,系在強韌釣魚線上的風箏突然掙斷了它的束縛,往更遠的西邊的山頭飛去,它一直往高處往遠處飛,飛離了我們癡望的視線。那時已是黃昏,天邊有多彩的云霞,那一只有各種色彩的蝴蝶風箏,在我們渺茫的…[瀏覽全文]

  • 8615/0
    2004-01-08
  • 一位鄉下的小朋友告訴我一個有趣的童話故事,是我從未聽說過的,小朋友也不知道出處,我現在把它記錄下來:從前有個國王,他有七個女兒,七位公主各有一千支用來整理她們頭發的扣針,每一支都是鑲有鉆石且非常纖細的銀針,扣在梳好的頭發上就好像閃亮的銀河上綴滿了星星。有一…[瀏覽全文]

  • 6516/0
    2004-01-08
  • 弟弟從陽明山上下來,手舞足蹈地談起他們要到學校去看電影的一幕。那是夏日黃昏的好天氣,一大群年輕人三三兩兩相約去看電影,滿天滿地都是人與山樹的好景,忽然有一個學生看到天上的不明飛行物體——報上稱為“幽浮”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十二,他驚詫地叫喚…[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熱點林清玄專輯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