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2509/0
    2019-06-26
  • “又西二百里,曰鹿臺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銀,其獸多牦牛、羬羊、白豪。有鳥焉,其狀如雄雞而人面,鳧徯,其鳴自叫也,見則有兵。”——載《山海經·西山經》一馬頸上的銀鈴聲脆得像是暮春的雨后筍,崎嶇差互的石路上凹滿了大小不一的小水凼,一不注意就濺到了和尚的衣衽。…[瀏覽全文]

  • 8120/0
    2019-05-26
  • 魁梧莽將見狀,以為有機可乘,從劉秀的另一邊殺了上來,將刀高高舉起對準劉秀的頭就要全力劈砍下去。可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噗的一聲,緊接著他的腦袋向后一震,高高舉起的大刀還未砍下來,只見他的眉心處,觸目驚心地插著一支弩箭,弩箭的大半截箭身都已沒入他的腦袋里,只剩下…[瀏覽全文]

  • 11245/0
    2019-05-22
  • 王邑、王尋統帥的大軍與嚴尤、陳茂會合后,即由潁川向昆陽前進,兩三天就有十余萬軍隊到達昆陽。統帥王邑立即下令圍攻昆陽,納言將軍嚴尤根據以往作戰的失利教訓,認為不可把兵力用于昆陽這個既堅固又無礙大局的小城,大軍應當直趨宛城,擊破圍攻宛城的漢軍,則昆陽將不攻自破…[瀏覽全文]

  • 8143/0
    2019-05-19
  • 秦雲和劉玄一聽均是一愣,劉玄心想終于來了。秦雲卻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今世上她已無親人,就算林風還在,那也就只有林風一個人,對!林風,難道林風還活著。一激動快步走出:“在哪里?快帶我去!”“是!夫人請!”林風一副醉醺醺的樣子靠在轅門上,秦雲在火把下遠遠就…[瀏覽全文]

  • 9159/0
    2019-05-16
  • 五萬人差不多死了一半,還有一半只好離開綠林山,后來分作三路人馬——新市兵、平林(隨縣東北)兵和下江(湖北西部以下)兵。這三路人馬各自占領一塊地盤,隊伍又強大起來了。當南方的綠林軍在荊州一帶打擊官兵的時候,東方的起義軍也壯大起來。瑯琊海曲(山東日照縣)有個姓…[瀏覽全文]

  • 10342/0
    2019-05-14
  • 強盜首領認定林風是千風宗里的大人物,說話間更是以大人相稱。忽然瞧見林風眼中閃過一絲奇怪的神色,強盜頭領忽然全身冰冷,眼睛收縮,喃喃道:“你…!難道你…!”強盜首領話沒說完,就聽林風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錯!我就是你們要找的那個林風。你們所有千風宗的惡人都會…[瀏覽全文]

  • 8129/0
    2019-05-11
  • 另外一名強盜追進屋里,一看窗戶打開,從窗戶往外張望,外面密密的樹林,哪里還有莉莉的身影。后面的強盜也跑進屋,一看沒了人影也是大怒,罵了幾聲卻也無可奈何,和前面的強盜繼續又去別的人家搜刮了。人們的慘叫聲,強盜們的奸笑聲再加上熊熊火焰燃燒房屋的濃濃黑煙,宛如一…[瀏覽全文]

  • 8105/0
    2019-05-03
  • 莉莉接過野兔見林風臉露笑容,不由笑道:“對嘛!別總是板著臉,笑笑多好看。”說著忽然覺得自己說走了嘴,一吐小舌頭扮個鬼臉。“奶奶讓我招呼你吃早飯!”林風淡淡一笑道:“剛才我在林子里烤了一只野兔吃,已經很飽了,我再去打點獵物。”說完頭也不回的走遠了。莉莉一愣,…[瀏覽全文]

  • 8114/0
    2019-04-30
  • 幾百人都見識過林風的手段,只要有人亂動,那么鮑長老一息間就會死,要是鮑長老死了還是留不住林風,那。……大家都不敢貿然出手,前方慢慢讓出一條道,后面黑壓壓一大片人,待過得了石橋,林風在鮑老頭耳邊輕輕說:“對不住了!”一腳把鮑老頭踹出,老頭亦是張開手臂趁勢撲向…[瀏覽全文]

  • 9152/0
    2019-04-27
  • 而此之后,林風毫不留情的揮斬凝霜,也要將對手斬殺!凝霜呼嘯,血光閃耀。林風一口氣連斬四人。可是,就在這時候,無數重劍交織成網,齊齊的籠罩了下來。那是死亡之網。在空氣中,是呼嘯著鎮壓下來的劍氣,還有毫不留情的斬殺。林風只覺得渾身一僵,仿佛有一座大山壓在了自己…[瀏覽全文]

  • 70049/0
    2019-04-25
  • 面對敵人的震驚,林風動了。萬千光華,如同天女散花。林風高高躍起,頭上腳下,劍氣飛揚。三聲悶哼幾乎同時響起。林風破風斬快速出擊,三名大漢應聲被擊殺。面對敵人的襲擊,林風凝霜揮斬橫削,雖然有時被闊劍格擋下來,但是其驟然散發的劍芒,卻是成功的斬殺了敵人。這就是速…[瀏覽全文]

  • 15608/0
    2019-04-22
  • 彈指過后,兵器的碰撞聲、鋒刃入肉聲、鮮血噴濺聲……最后都化作了肉體墜地的沉重。林風一身鮮血,肩上多了一道傷口,面色冰冷,一對劍眉高高揚起,絕塵般沖去。手中長劍,卻依舊閃耀,不帶一絲血痕。在他的身后,是空中驟然炸開的血腥煙花!中年人面上一陣抽搐,看著密林中此…[瀏覽全文]

  • 8076/0
    2019-04-18
  • 林風心中苦笑,如果方才能傷及湯森還有必勝的希望,自己酥麻的感覺那么明顯,方才又使出十足內力一擊,現在已經是內力不濟要待恢復,而湯森只是兵刃毀壞而已,一種無力的感覺涌上心頭。林風看著渾身浴血,和殺豬沒什么兩樣的湯森正一步步逼近,忽然一笑:“我看你是賠了夫人又…[瀏覽全文]

  • 8103/0
    2019-04-18
  • 第十五回路遇投名人探訪生意外“天青路逢知心人,春曉報喜恩愛妻!”一邊說著話,于文晏一邊左手所握著妻子王蔦萍的纖細十指之手,右手輕柔地拂動她的一頭烏青的秀發。王蔦萍擁抱著于文晏耳邊低聲細語,說道:“文晏,我們已成婚多年久未出行,如今春天喜鳥兒處處鳴,你可想與…[瀏覽全文]

  • 8095/0
    2019-04-18
  • 第十一回劍花何處尋俠士自明意正在此時,于文晏從神馬谷策馬而回。神馬谷位于雪域城城東,在一片流光溢彩的神奇金霞包圍之中,雪域城兵將經常在此聚集,投入緊湊擊鼓節奏一般的練兵特訓中。而雪域城的軍馬在旁萬馬齊嘯,而前腿奮力沖踢,于文晏用力緊攬著他的心愛軍馬,扯著環…[瀏覽全文]

  • 9771/0
    2019-04-15
  • 湯森急聲問道:“秘笈?大量秘笈?”林風點點頭。周夫人一改平時的冷淡,也急聲追問:“你如何得知的?你知道寶藏在哪?”傅子聰也被這突來的消息壓下心中的怒火,眼中滿是驚奇和疑惑,卻始終沒有張口詢問。林風心中暗笑秘笈和財寶果然是騙人的好引子,面上故意遲疑皺眉吞吐道…[瀏覽全文]

  • 10737/0
    2019-04-13
  • “通脈丸?你竟有通脈丸?”傅子俊一臉驚喜之色,就要上前去看個究竟。傅子聰一皺眉:“別急!先看看是不是真的。”聽傅子聰一說,傅子俊也霍然警覺,瞪著蠟黃男子手里的小布巾道:“給大爺打開看看,不要耍花樣,要不然大爺劈了你!”蠟黃男子連忙點頭,惶恐不安地掀開,一陣…[瀏覽全文]

  • 8095/0
    2019-04-11
  • 只是大家都知道,卻誰都不想撕破這層關系而已。湯森哈哈笑道:“是啊!巧的很啊,這次有傅氏兄弟與周夫人和我聯手,那個叫林風的小子肯定跑不了的。”傅氏兄弟子俊一臉陰沉,陰陽怪氣問道:“既然二位先到此地,不知可有那小子的消息?”湯森嘆道:“不瞞二位,雖然周夫人與我…[瀏覽全文]

  • 8101/0
    2019-04-10
  • 老者正色:“合則兩利,分則兩敗!不如你我聯手先殺了那小子,然后再決定歸屬,你看如何?”小二正要過來收拾地上的殘跡,“滾一邊去!”周夫人瞪一眼小二,嚇得小二退了開去。周夫人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瞇瞇地看著老者,好像要把老者看透,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老者對周夫人的…[瀏覽全文]

  • 9687/0
    2019-04-08
  • 石繡柔只覺眼前一花,大驚失色,扭頭看見林風正站在自己左側,悠悠然的看著自己。林風冷冷道:“難道名利真的如此重要嗎?我幾番饒你,你卻狠下毒手。”石繡柔瞪大眼睛失聲道:“你。……你不畏毒?”林風依舊冷冷地說:“你不需要知道這些了,你如此想取我性命,難道不怕我反…[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