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2503/0
    2019-06-26
  • 女友回了一句,就找西瓜辭職去了,本來打算跟女友一起去找西瓜辭職的,但是回頭一想,這次本就是女友去向西瓜說情讓我回去上班的,這萬一我們一起去結果我辭到了,女友沒有辭到怎么辦,所以我讓女友找去辭,看看會是什么樣的結果。半小時后,女友很高興的過來跟我說,西瓜批準…[瀏覽全文]

  • 2501/0
    2019-06-25
  • 我按照女友叮囑的那樣買了一瓶可樂還有一些橘子,吃過飯。就靜靜地坐在火車站的廣場上等著時間一分一秒地度過,廣場很熱鬧,來來往往的什么人都有,有錢的沒有幾個,要錢的卻是特別的多,來了一個又一個,我就給了一塊又一塊。可是再這樣下去絕對不行,于是我起身找到一個很少…[瀏覽全文]

  • 4121/0
    2019-06-24
  • 服務員聽后,便去端了一盤牛肉過來,還有紅燒魚。然后靜靜地站在我們的桌子旁邊,好像是在等著老板發話。“還有我們的毛肚,回禍肉呢?快去端上來啊,還站在這里干嘛?”我哥的兄弟終于有些火了,大聲向著服務員吼道。“好了,好了,我們這里都吃好了,這回鍋肉,還有這……我…[瀏覽全文]

  • 4811/0
    2019-06-23
  • “這怎么能住人啊,不行,你要實在找不到旅館,那好,你跟著我們走,我這就找去,我保證不出半個小時馬上就可以找到,我在這里好歹也呆了兩三年了,哪條街那條巷我都清清楚楚,我就不相信找不到旅館住。”老板聽我嫂子的大哥這么一說,心就有點虛了,也不好多說什么只得改口說…[瀏覽全文]

  • 4122/0
    2019-06-22
  • 我們剛回到廠里,家里的電話就打了過來。看到是家里的電話,我立刻就掛斷,然后忐忑不安地回撥了電話。一般家里都很少來電話的,除非是母親或者父親身體不好。電話還是我娘接的,剛接通的第一句話我就焦急地問:“娘,家里出什么事了?”“家里能有什么事,你放心我跟你爹身體…[瀏覽全文]

  • 4132/0
    2019-06-21
  • “啊!”他有些驚訝。“那你現在就坐在我這里,哪也不要去了啊!”“放心了,我哪也不去。”就這樣我們一直坐到了天亮,出錄像室的時候,我故意到處看了一下,卻沒有發現那個人的影子,大概他是早走了吧,我這才放心下來。“說完了嗎?”女友問。“噢,完了。”“哦,怎么感覺…[瀏覽全文]

  • 4124/0
    2019-06-20
  • 那晚,我高興的給那些個死黨們挨個兒打去了電話,有的是他們的高興,高興之余還不忘逗我一句:“什么時候我們的黑烏鴉跑到非洲去做白馬王子了,還找了個漂亮的媳婦,有沒有照片,都給我們哥們兒幾個瞧瞧。”“切,不去非洲我到大陸就不能找一個美女了嗎?看你們一個個都希望我…[瀏覽全文]

  • 4124/0
    2019-06-19
  • 我說“嗯,沒事,我知道怎么做。”然后他下去了,過了一會,西瓜果然帶了一女孩子上來,我估計就是她了,看樣子也不過十五六歲,卻是很漂亮。給人一種很親密的感覺。西瓜把她帶到我的對面,也不是完全的面對面的那種,就她稍微坐的有點偏差我的視線,不過她學東西倒是很快的,…[瀏覽全文]

  • 4116/0
    2019-06-18
  • 聽到我娘被騙錢的事,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我說:“娘,到底怎么回事?”“唉!也是該被騙錢的。不是你爹這幾天腰桿痛嗎?上街看了好多回,針也打了好多次都不見效果,昨天我到街上趕集,看到有個擺地攤的醫生,說是專治腰桿痛的,他旁邊還有好多人都說他的醫術高明,都在那…[瀏覽全文]

  • 4118/0
    2019-06-17
  • 于是沒法,我只得坐上了車。“那你三個人一起拉的時候價錢會不會高一點啊?”坐上車騎出去沒多久我就這樣問。“還不是跟拉一個人一樣的價,這里拉客人家講的是多少錢跑一趟,是不講拉幾個人,帶多少東西的。”“那你也拉啊,你這個又不是電動的,是腳踩的咦。”“那也沒有辦法…[瀏覽全文]

  • 4117/0
    2019-06-16
  • 回到宿舍沒多久,她的電話又打了過來,我也不知道她是在哪弄來的我的電話號碼,她問我在干嘛,我說在洗衣服,然后她非要說來幫我洗,問我住幾樓幾號宿舍,我趕快掛了電話。我不知道她當時會是怎樣的心理,會有多么地傷心。我只知道,從我第二天去食堂吃飯的時候起就再也沒有見…[瀏覽全文]

  • 4119/0
    2019-06-15
  • 可是,真的是我迷信了嗎?——誰能告訴我我們家這二十多年以來所發生的一切變故與算命先生先前的預知完全是一種巧合?真有那么多的巧合嗎?不,我不相信。現在,我腦子里一片混亂,我要靜一靜,靜一靜。不知道什么時候,我娘已經站在了我的身旁。“想什么呢?建豪。”“沒——…[瀏覽全文]

  • 4119/0
    2019-06-14
  • 我吃了一驚,難道真是我掛錯了,我記得我們家族開清明會那年我跟一個也是我們一個姓的哥去鍋底當那里掛過一次,還以為那就是掛的是我幺奶,其實在這之前我一直都沒有跟我爹來過我幺奶的墳前,只是聽他說起過我幺奶就埋在鍋底當那里。我說:“爹,幺奶是不是鍋底當豬哥家田下面…[瀏覽全文]

  • 4926/0
    2019-06-13
  • 然而,當我回到學校,想到在家的爹娘,想到我死去的二姐、哥,還有我老祖輩們傳下來的那一大家的子弟,我又無心學習,我不知道我學習又還有什么用,我只能花錢卻不能掙錢,可是心里有個聲音一直都在召喚著我一定要堅持下去,認真地去讀好書,高三的那段時間,我基本每天都有差…[瀏覽全文]

  • 4925/0
    2019-06-12
  • 后來才知道,其實何老師為人很不錯,特別是對于他的學生,他有一次讓我特別的感動,就是那次交班費,當我把總共五元錢的紙幣兩毛,一毛的數給他的時候,他只輕輕地跟我說了句:“你要不就不用交了吧!”就那么一句話讓我特別溫馨,當然還有一次是他把我叫到辦公室去針對我的摸…[瀏覽全文]

  • 4915/0
    2019-06-11
  • “這個沒問題。”說完我爹就從包里拿出一大疊錢來數了三千塊給我大哥,之后又把剩余的錢放回到口袋里,然后又繼續著他還沒說完的話題。“那里的房子可真是修得漂亮,大都是三四十層樓高的,烏羅這些房子算什么哦,還不如人家一個廁所呢!”看著我爹老是沒有把話放到重點,我娘…[瀏覽全文]

  • 4954/0
    2019-06-10
  • “這個依我看就在外火化掉算了,他是在外面死的,就理應該把他安葬在外面,帶回來也進不了堂屋的。”人群里有人這樣說。“我就說你們最近有沒有做個什么不好的夢沒有啊,你看像他這樣子在外面出事了,要有做個什么不好的夢就早請先生來問一下或許就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這是…[瀏覽全文]

  • 4927/0
    2019-06-09
  • “呵呵!”我也只是干笑一下。我哥他們完婚之后的第二天就來我們家了,我嫂子真的長得很高大,比我哥還高那么一點呢!他們過來也就是在我們家住了一個晚上就回去了,說是要一起外出打工,要好幾年才回來,這次過來就是專門帶我嫂子來認認親而已,然后他們回去的第二天就動身去…[瀏覽全文]

  • 4928/0
    2019-06-08
  • 后來,我開始注重起穿著來,我承認,我不是那種好吃好穿的人,一直以來,我穿的都是我哥穿的不能再穿的衣服,但是沒有辦法,當王吉一次次地用那種鄙夷的眼光看著我的衣服的時候,我終于忍不住向我娘抱怨起來,我說娘:“我想要買一件新衣服穿。”我娘當時聽到這話很是詫異,因…[瀏覽全文]

  • 4921/0
    2019-06-07
  • 報名那天我一個人憂心忡忡地來到學校,很意外的是,我們班主任換成了楊光翼老師。我當時都還以為是我們周老師被調走了呢,后來才知道是我們校長楊光翼把他降職去教三年紀了,因為我們班上次期末考試的語文成績沒有一個人考結格,這倒是我沒有想到的結果,按常理來說這應該是不…[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