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榕樹下專題頁八月
有關八月的文章
  •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78050/0
    2019-09-23
  • 中秋節之后持續了近兩周的雨天終于放晴了,人就是這樣,天天出太陽念叨下雨,等雨下個沒完沒了的時候又咒罵老天要漏了,再深想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好不容易天晴了,搬個凳子坐在陽臺上曬曬太陽,窗外的花依舊艷艷的開著,樹啊草啊蔥蔥蘢蘢,畢竟是初秋,空氣有些清涼,清涼的有…[閱讀全文]

  • 84401/0
    2019-09-17
  • 八月藍懸在天上羊群披著藍袍吃草八月藍溶進水里魚群在藍玻璃上吐泡泡八月藍離故鄉很近近得點燃了灶膛的藍火焰蒸騰出一縷縷早米的芬芳八月藍和農家很親親得飄進鄉親們清涼的夢鄉裝飾豐收后的微笑八月的村莊被藍色的蟬聲喊醒散發鹽粒一樣的光芒…[閱讀全文]

  • 109592/0
    2019-09-03
  • 詩寫八月江蘇無錫/紙墨情緣風從院落到村頭再從田間到山坡彌漫著思念的氣息甚至裹著疼痛的雨滴桂花說她是花,卻沒有花的艷俗說她不是花,卻有著花的風情萬種一陣風掠過她的無言,勝過有聲柿子酷似哺乳期的村婦撩開衣襟露出乳頭家雀啄開的一道道裂口孩子的嘴一樣撅著雨風咳嗽一…[閱讀全文]

  • 106061/0
    2019-08-26
  • 看看從前寫的文字,好有久違的感覺。一直在探索自己是個什么樣的人,看到這個人寫的東西,嗯,我就是這樣的,有時候這樣想。距離司法考試還有5天,雖然它已經不叫這個名字,習慣了,也就一直這樣叫著。沒有什么感覺,對這種看似重大的事情,奇怪的是,我真的向來無感,就跟高…[閱讀全文]

  • 153474/0
    2019-08-04
  • 八月炎天燥意揚,閑庭踱步氣軒昂。伏陽底下身臨火,制冷機前體近涼。雪頂來風消酷暑,稻田抽穗灌瓊漿。自然勝景誰裁剪?我入吟園汲韻香。…[閱讀全文]

  • 156146/0
    2019-08-02
  • 八月的第二天,整個七月都在烈陽的炙烤下煎熬,因怕熱,再者連續幾個月工作有些煩瑣,好久沒去遠游,還好有阿郎的陪伴,每天早晚在周近的紅塵里,拈花惹草了,今早,陽光不知怎么的,睡了個懶覺,羞羞答答不肯出來,天上堆了很多雨云,微薄的晨風,給星城帶了一絲久違清涼,一…[閱讀全文]

  • 15048/0
    2019-01-31
  • 早晨,二姐過來送飯,我沒吃。中午二姐夫過來送飯,我還是沒吃。二姐夫說:“你起來吃飯吧,自己的身體要緊。”我一想也對,孩子還病著,我再不吃飯,氣得倒下了,孩子怎么辦?為了孩子我也得挺住。我起來吃了飯,準備自己再抱著孩子去醫院。這時小唐回來了,說住院手續辦好了…[閱讀全文]

  • 14948/0
    2019-01-31
  • 我做月子的日子里,二大姑姐沒有孩子,二姐夫還沒調回來,一早點爐子燒屋子幾乎都是二姐干。老爺子白天給我做兩頓飯,晚上大姑姐過來洗孩子。小唐像沒事人一樣,早上不起,晚上很晚回來,好像老婆孩子跟他沒啥關系似的。那時,我就覺得他變了。孩子百天,我抱著孩子要回去上班…[閱讀全文]

  • 14806/0
    2019-01-31
  • 這一年秋天,中學從老三站又搬回二分場了。這時高考已實行兩年了,農場也知道知識的重要性了。那些干部也希望自己的子女能考上大學,開始重視學校教育了。彭老師被調到場部中學去了。分場由于知青全部返城,也充實了許多本場的人員。最引人注目的是進來兩個刑滿的就業老頭,都…[閱讀全文]

  • 15076/0
    2019-01-31
  • 回到病房,有人說我命大,說幸虧是小子,小子和媽不并骨,如果是女孩,就不下來,你命就沒了。因為宮腔感染,隨后每天都打青霉素消炎。同時,醫院開始查我倆的血型,想查出死胎的原因,還讓三個月后再去醫院復查,二年之內不能要孩子。出院后,醫院開了五十六天的產假和一個月…[閱讀全文]

  • 14843/0
    2019-01-31
  • 七八年初,我懷孕了。剛結婚時,小唐很勤快,做飯也來幫我忙活。一大家子的飯我都做了十來年,兩個人的飯,用得著他嗎?我一個人也很快搞定。結婚時,他每天和我一起起床,一起睡覺,上班很準時。一天,朱叔說,修配廠的人都說,小唐變了,每天上班都來得很早。我這才知道,他…[閱讀全文]

  • 14916/0
    2019-01-31
  • 調轉的事希望渺茫,我的年齡越來越大了。一天,項師傅的老婆找我去他家里,說有事兒,我不知道什么事就去了。原來她要給我介紹個對象,是齊市修配廠的青年,怕我不去,撒個謊。這個青年以前在老三站時李師傅跟我提過,我沒同意,他比我小好幾歲。當時一口回絕了。現在一看又是…[閱讀全文]

  • 14764/0
    2019-01-31
  • 大弟來時是在二分場干了一段時間,因為來的人太多,農場容納不了陸陸續續地請退了一批,最后留下的二人,有大弟一個,他在分場部燒大水壺,給辦公室打水。當時他干得很好。后來跟馬車,經過一年半的時間,才把他的戶口落下來,后來他調到采伐隊去了。結伐隊工作結束,被分在場…[閱讀全文]

  • 14923/0
    2019-01-31
  • 二分場管四、五、六、七,四個連隊。我在的學校歸四連管,我來教四年級。我的前任是位齊市女青年,是選送的工農兵大學生去齊師范讀書。聽說跟連長關系絕鐵,連長年年送,直到這次送走為止。不久,七連的修配廠也搬到二分場了。朱叔家也搬來了。在二分場,我又遇到了小范。她從…[閱讀全文]

  • 14933/0
    2019-01-31
  • 當天裁人的會開了很久也決定不下來。六隊的郝隊長堅持留下我和小范原有的兩人,裁下中學帶過來的小學教師。而楊校長護著二分場過來的人,一個不讓裁。僵持了很久,后來還是總場來主抓工作的王主任說話,擺擺出身和條件。一看這里面就業子女很多,兩名教得不太好的是知識青年,…[閱讀全文]

  • 14802/0
    2019-01-31
  • 七三年春節過后,我返回了農場。當時正批林批孔。批判師道尊嚴。我努力工作,認真鉆石教材教法,不長時間職工干部反響很好,說孫老師來了,學生就不一樣了。我雖然說以前工作三年了,可后兩年就文革了,就沒怎么好好上課了。現在一個人,有時間,想學什么都行。我要抓緊時間充…[閱讀全文]

  • 14969/0
    2019-01-31
  • 第二天我坐上了七連的馬車回到了老三分場。朱叔遠遠地等在路邊接我。勞資科的電話已打過來了,我人還沒到,就已決定我到老三站學校任教。老三站是六連,只有一二年級的學生,一名齊市的青年教師,職工反映她教得不好。我來了,把她拿下去了。我再次返場,一切待遇和知青一樣,…[閱讀全文]

  • 14770/0
    2019-01-31
  • 那時已是十月下旬,我穿著毛衣和秋褲坐在馬車上,涼風嗖嗖的,很冷。車上也坐了些從城里返回來的青年。車到分場供銷社停下,我們都下了車。朱叔叔來了,把我接到他家。我們走時,朱叔兩個孩子,他的大兒子和小妹同歲,如今朱叔4個孩子了,賈姨的身體更差了,天一冷就下不了地…[閱讀全文]

  • 14843/0
    2019-01-31
  • 這時全國落實政策已經快結束了,農場還不見動靜,我同學說我應該親自來找,他們不會主動到你家來為你主動落實政策的。我覺得這話有理,我決定親自走一趟。走的時候,我帶了棉衣、行李,當時想,就是辦不成,我也不回這個家了。我買了直達龍鎮的票,19。8元。在大連大姑家,…[閱讀全文]

  • 14872/0
    2019-01-31
  • 七二年初,報紙廣播開始傳遞落實政策的事,有些文革中做的不對的逐步得到糾正。這幾年我一直和農場有聯系,時刻了解農場的情況。也注意收看報紙收聽廣播,了解形勢和政策。聽到這個消息,我覺得我的事情有希望就給龍鎮農場政工組去了一封信。這時,遼陽六姑來了一封信,六姑信…[閱讀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