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2498/0
    2019-06-26
  • 我是一顆種子媽媽沉浸地耳語你以后一定是最美最輕盈的我在黑黑軟軟的殼里自我欣賞著輕盈美麗盡管我還不曾萌發竊喜還有一點不確信的恐懼長出了小芽兒媽媽說為什么你不夠綠不夠有姿態我想我得更加用力地扎根,吸允土地的汁液盡管土地貧瘠,無樹遮陰熱血還有一點滲透周身的難過小…[瀏覽全文]

  • 4976/0
    2019-06-23
  • 序言我的履歷表中,生活經歷一欄首條總是如此填寫:1975年——1979年“上山下鄉”務農。那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歲月,對這段經歷我只能鼓起自己虛弱的勇氣去回憶;猶如去挖掘一口快要成功的水井,只要稍微刨開一點點土皮,水便會汩汩地冒出來,倘若又去猛掘二鋤乃至三鋤,…[瀏覽全文]

  • 4125/0
    2019-06-17
  • 徐子是“活絡頭子”(舟山方言:做事靈活的人),不象我們一釘一眼死板。徐子活絡的頭腦,特別適應北大荒的生活:他總是能找到朋友;找到快樂;找到合適工作。剛到北大荒,他干了四個月農工;就去了七星河魚亮子打魚;又三進三出食堂;后來找到機務排長幫忙,居然開上了拖拉機…[瀏覽全文]

  • 4125/0
    2019-06-17
  • 上一個世紀70年代,這幾樣物件盛行于我的家鄉農村。曾與農村的勞動生產、日常生活有著密切的絲連,陪伴著人們走過了一段歲月。◎麥稈蒲扇每年的6、7月份,麥子割完不久,婦女們便開始在一捆捆的麥稈中或麥垛里挑選精致的寶貝,并抽出一根根質地上好、光滑的秸稈。將捆扎的…[瀏覽全文]

  • 4154/2
    2019-06-15
  • 一我的家鄉在浙西南丘陵地帶的山區,村莊座落在四面環山,山巒起伏的山坳里,有一條清澈的、能見水底鵝卵石、和小魚、小蝦游動的小山溪,從村莊的中央蜿蜒淌過;上面有幾座很古老的青石板小橋和石拱橋,有幾座石壩而形成的白浪瀑布,終年流水潺潺,岸邊有各種婆娑的樹木點綴;…[瀏覽全文]

  • 4951/0
    2019-06-09
  • 感謝上帝給那些善感的心靈,帶來了一個豐富多彩的周日,它使人們暫時忘卻了這以前或以后的艱難生活的跋涉。在人來人往中,我踏上了擁擠的客船,透過濃冬的霧,凝望向遠處蕩開的浪花,本可凝滯的思緒又被這翻滾的浪花打開了,飛到了那個遙遠的歲月,又已是冬天,秋日的長矛利劍…[瀏覽全文]

  • 4985/1
    2019-06-02
  • 早上聽喜馬拉雅的《弄堂茄山胡·上海話》節目,聽到一篇文章“叫花子吃蟹,哪能就‘只只好’”,講的是改革開放前食品不太豐富時,上海普通市民的生活狀況和老式弄堂鄰里間的趣事。現在,稍微有點規模的超市,都會有水產專柜,所賣的各種河鮮都是活生生的,在一些比較高端的超…[瀏覽全文]

  • 5811/0
    2019-05-31
  • 和未來那些燦爛的日子比起來,明天和后天,以及半個月之后要進行的期末考試都不算是什么大事。只是日子走著走著,就到了這些時候,跨過去,一切都又平靜了。有時候細細體會一下,發現原來平靜的生活的確是最好的;當想要一點不同了,就出去走走,冒冒險,多見見朋友,聊聊天,…[瀏覽全文]

  • 7396/0
    2019-05-29
  • 春天,是我的自傳還是我的遺言?“我的耳廓自我感覺清新、粗糙、涼爽、多汁,猶如一片葉子。”這是卡夫卡日記的一種感覺,這種敏感,至今而止,我只讀懂了一些,不知是神志的疲勞,需要休息,還是卡夫卡依然是乏味的,那種自信自顧的乏味,神經質的嘮叨。但我畢竟讀了二三十頁…[瀏覽全文]

  • 8293/1
    2019-05-27
  • 她是上海人。做事比較沉穩;處事比較低調。不愿意把自己的身世告訴別人。我只好用“她”來代替她的姓名。記憶中的“她”,一頭短發,十分年輕;圓圓的臉,顏色紅潤,總是掛著笑容;一副雍容端莊的模樣;從來不與人發生爭執,非常謙和,是北方人叫做“憨厚”的一類人。初見“她…[瀏覽全文]

  • 11408/2
    2019-05-25
  • 剛回到家鄉,一切都變得陌生起來。跑了幾百公里高速公路,又在縣道上跑了個把小時,才到了家門口。眼前的機耕道變成了一條可以會車的柏油馬路,人行道兩邊等距離大小一致的桂花樹,好像在向我行注目禮,時而點頭,時而歡笑。我坐在車里,一邊開車一邊抽空看窗外,回想著過去的…[瀏覽全文]

  • 8222/1
    2019-05-21
  • (這是好友曉江讀了我的《斯人獨行》后,給我講的大串聯經歷。——黃忠晶于2019-5-20)忠晶兄:《斯人獨行》已拜讀,原來你從來都是天馬行空啊!我也去過北京,去的時間大概跟你差不多,大約是1966年10月底、11月初的樣子。由于父親的所謂“歷史問題”,我不…[瀏覽全文]

  • 8139/1
    2019-05-20
  • 少年李自成昨天見《山鄉巨變》的畫冊,今天順勢而巡的是《李自成》,不必太多的畫面,闖旗高展,揮刀駿馬,只那些名字足以讓人心動神搖,并非什么童年的記憶,恐怕尚有神秘的力量含蓄其中,時間的神秘感,畫像在空間的轉變,又怎能一言半句可以廓清?我在那些質樸的黑白的英雄…[瀏覽全文]

  • 8141/1
    2019-05-18
  • 蒸面皮的記憶“口之于味,有同嗜焉”。是說好吃的東西,男女老幼都愛吃。而有一種食品,筆者是情有獨鐘,蒸為薄餅而成“面皮”,這種吃食在小時候的團場連隊,是家家戶戶都當備,那都是百吃不厭之美味。鄉土廚藝在這里,得到了發揚光大,團場人靈性所致,把一張面皮蒸出了,令…[瀏覽全文]

  • 9776/0
    2019-05-13
  • 撞在腰部的假期撲面的風,暖暖的,春天已經落戶,在曠野,在城市的街道,穿過成行的花樹,在湖柳的林梢,垂下的還是春光的微笑和溫情,沒有步行,腰受傷,有些酸痛的騎車而來,浸出微汗在額頭;不關室門,窗依然,聽風聲,雖然一丈開外的玉蘭,花期已過,燦爛的遺跡,卻還在窗…[瀏覽全文]

  • 8191/1
    2019-05-06
  • “大人啊…”只因為當年模仿廬劇中的一句念白,此后他就一直被人稱為“老大人”,他的本名反而是鮮有人喊了。老大人和我父親同輩,年齡也相仿,自小我見到他就稱呼他為“表爺”,這是老家對表叔的稱呼,別的地方可能沒這么稱呼的。和我一般大的孩子都非常怕老大人,說他很兇,…[瀏覽全文]

  • 8133/1
    2019-05-06
  • 接見完了,接著去上海──我想,除了上海的學生,大多數紅衛兵恐怕都是這樣選擇的。我按火車票規定的時間提前兩個鐘頭到了北京站。候車室人已經滿得要溢出來了,卻沒有我要乘的那趟車的任何標識。找了好一會兒,發現有些車次是在室外廣場上排隊。我在廣場上找到標明那趟車的牌…[瀏覽全文]

  • 8186/2
    2019-05-05
  • 一天午后,正在和妻閑聊,“叮咚、叮咚”,放在一旁的手機忽然響了幾下,打開一看,原來是老同事微信群里有人發了幾張幾個老同事結伴游玩的照片,其中一張把我的思緒一下子拉回到二十多年前。那是一對夫妻的照片,夫妻二人都是我和妻的老同事,自從二十幾年前我離開原單位后,…[瀏覽全文]

  • 8536/2
    2019-05-05
  • 時光的沙漏像窗外的風,不曾停歇。一點一滴,一履一步,我在歲月的長河里漫漫游走。眼前是一望無涯的迷霧,我掀開一卷又一卷簾幕,一次次,幕布后的風景未曾改變,然而我并未停下前行的腳步,因為我知道自己在尋覓一樣很珍貴的東西。終于,層層簾幕盡后,我看見,那一抹花紅。…[瀏覽全文]

  • 8237/1
    2019-05-04
  • 庭前枇杷樹庭前有棵枇杷樹,冬可賞雪夏乘涼。七年前,我在庭前埋下幾顆枇杷核,春風夏雨,頂破了泥土,長出了小樹,鄰人說:“這是野枇杷樹,長不出果子,就算有果子也是又酸又小,沒有用。”樹長大了兩歲,鄰人說:“這棵樹樹干上都長蛀蟲了,活不久,要是活下來遮住了日光,…[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