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4118/0
    2019-06-17
  • 小邢輩兒死了,24連籠罩著悲哀。1974年9月13日上午,徐子要去七星河的北魚亮子,給在那里割草的女工四排送中午飯。八點多鐘經過連部,碰到陳會計,通知他參加黨員評審會議,不能請假。徐子是食堂炊事班的班長,他到食堂重新安排送飯人員。小邢輩兒自告奮勇,要替徐子…[瀏覽全文]

  • 8225/1
    2019-05-24
  • 醉引北澤,悲水之上乃星河翻涌,時作濤起夜波之勢,時見玉獸牙燎之嘯。蘇武氈行冷地,策羊而嘆,氣凝中空,化而為珠。及羊息食灰草,武方落坐澤尾,以南顰望,須臾淚落,若冬末之初滴,春啟之林露,未復有比前日之瀝血滂沱。武趨羊乎巖碑,立于林與原之間,上有聯文刻印三分,…[瀏覽全文]

  • 11726/2
    2019-05-22
  • “那個時候啊,”母親斜靠在躺椅上,把蓋在身上的毛毯往下拉了拉,“我真是糊涂膽大,一個人跑到黃連營圩里,天漆黑漆黑的,就那么的摸到稻田里。“我捋啊捋啊,摸到一根稻穗就這么一把把稻給捋下來,捋滿了一把就摸口袋口,摸到了口袋口,就趕緊放口袋里,口袋裝滿了,就趕緊…[瀏覽全文]

  • 8179/2
    2019-05-11
  • 很長一段時間里,我認為母愛只能體會不容易言傳。因為母親給我的感覺就是樸實、任勞任怨,僅此而已,以至于多次幻想與小伙伴作個交換。現在想想,真是愚蠢之極。打記事起,母親就是家里的“老冤”。總是天不亮就起床,先打發我上學,接著做全家十幾口人的飯。下地干活時像男人…[瀏覽全文]

  • 8175/4
    2019-05-11
  • 昨夜,我又夢見了老裁縫。老裁縫是我妻子家隔壁的屋主,60來歲,精精瘦瘦,蓄一撮黃白相雜的山羊胡須,一年四季總套著那件罩過腳背的青色長衫。他生性喜歡湊熱鬧,偏偏又閑不住嘴,缺了兩顆牙的牙門像老鼠打的小洞,顯得既幽默又滑稽。記得那是一個細雨綿綿的春日,我初次去…[瀏覽全文]

  • 8144/2
    2019-05-09
  • “條兒”是一個綽號。確切地說,是一個知青的綽號。叫他“條兒”,是因為他個子高,有點廋。我認識他,是我到北大荒的第二天下午。我們正在宿舍整理行李,有幾人押著一個人進來。細看那人:欣長身材,1.8米左右個頭,有點廋;細皮嫩肉,一副文弱書生的樣子;眼睛大大,眼神…[瀏覽全文]

  • 8119/0
    2019-05-09
  • 說實話,關于廟山大隊的老伙計恩其知之甚少。如果說真拿他當作了世人嘴里肝膽相照情同手足的朋友時覺愧怍。我倆沒吃過一次飯,沒喝過一口酒,甚至沒認認真真聊過一次天。在一起不是他摁住人衣袋一枝接一枝撒塔山,便是人語無倫次顛三倒四不知所云。心照神交、莫逆于心或許更契…[瀏覽全文]

  • 8149/0
    2019-05-05
  • 上街頭打醬油,六弟家是必經之地。除非為見不得光的秘密(偷他家后院葡萄)愿意多繞上一里地。路過他家門前,聽見張伯、張母、巷弄里的老老少少叫他名字。盧定,這個是似而非的稱謂便扎下了根。直到二十年以后,他大嫂到老大酒精廠兼職才鬧明白,排行老六,六弟。尷尬過后,依…[瀏覽全文]

  • 15353/0
    2019-04-22
  • 花的語言我無法丈量蜜與花的距離,有多遠?沒有一把尺我能借到,它可以延伸到海洋的那一端,可是他們好像很近,花的呼吸,震顫蜜的耳膜,蜜的懷里,藏著花的容顏。他們之間無所謂冬夏,更不介意春秋的變換。分別在同一日,一個迷失在初春,一個跌落在秋天。他第一次睜開雙眼,…[瀏覽全文]

  • 14197/1
    2019-04-04
  • 母親世界上最大的愛是母愛,世界上最悲痛的事是失去母愛。我的媽媽已去世四年了。昨天是母親節,妻子在小區參加“慈母頌”的歌唱活動,邀我去做嘉賓觀眾。她們共唱了15首母親的歌,深深地打動了她們自己和臺下的觀眾,大家都熱淚盈眶。當她們唱到“拉住媽媽的手,淚水往下流…[瀏覽全文]

  • 25392/1
    2019-03-29
  • 浪叟滌塵和五個女人的詩信生涯唐勣成,字逸仙,號滌塵,別號浪叟滌塵。1920年出生于鹽城阜寧官宦人家,上輩老太在山東府為官,地主家庭,有地九頃。早年上過私塾或小學,頂多上過中學。45年以后到上海兩年,47年逃亡浙西,中間去北京半年,后返回浙西,務農及工匠,八…[瀏覽全文]

  • 8513/1
    2019-03-26
  • 青山綠水的利家村得天獨厚,交通便捷,320國道幾乎擦村而過。利家村依山坡而建,外婆家就在村中央,外公有叔伯三兄弟(至少)。山坡上是上外公,山坡下平地是下外公家。往登崗山方向是周姓,池姓等人家,最內是技校。外婆家面對320國道,大門前,曬谷場下是簡易上坡的公…[瀏覽全文]

  • 8142/0
    2019-03-15
  • 此蕭郎成陌路文/月下疏影這是一片青青的芳草地,在春日里的陽光下透著碧綠,一片欣欣向榮之景。三葉草、藍眼睛爭相恐后地鉆出草叢,對著陽光爭搶著蜂蝶的風頭。春天是美好的,這美好不只是百花開放,百鳥爭鳴。還有清清的湖水,春風里帶來溫柔,春天是美好的,適合談一場青春…[瀏覽全文]

  • 8260/2
    2019-03-15
  • 在街頭看到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瘦瘦高高的,精神尤其矍鑠,穿著也很講究,在他和我對視那一剎讓我想起去世多年的外公,突然間淚水就模糊了雙眼。我想如果外公還在的話,我也一定會買很好的衣服給他穿,他應該也是一個帥帥的老爺爺。從小跟外公感情比較深,以至于我這么多年還…[瀏覽全文]

  • 8390/3
    2019-02-27
  • 時間拽在手中,卻突然不知道寫什么。只好讓心去漫步。沒有方向,沒有去處。這個早春,成都依然森森的寒著。衣服仍然裹得和冬天一樣,照例的不肯出門。窩在家中,旁聽窗外,只有已經聳立起來的建筑工地,在“嘚嘚嘚嘚”“噠噠噠噠”的發出轟鳴。偶爾有一陣汽車的喇叭聲傳來。內…[瀏覽全文]

  • 8188/2
    2019-02-16
  • 剛剛為父親過了七十六歲的生日,我恍惚中發現今年父親變了,父親精神看起來不如往年了,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愛說笑,耳朵聾的厲害,和他說話需要扯著嗓子,矮小的身材在香煙繚繞中顯得有些呆板。不惑之年的我兩鬢已是白發叢生,在父親面前總是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多年來竟然疏忽…[瀏覽全文]

  • 9134/0
    2019-02-12
  • “石頭樓”記梁思成畢業回國設計的第一件不朽之作作為石拱橋、石頭民居、石頭堡壘、石頭宮殿,或許,人們都不感稀罕。可一座大學的建筑都是石頭樓,還是花崗巖的大塊石頭砌成,世界能有哪座?現坐落在吉林市船營區長春路169號的東北電力大學,原為吉林省第一所大學――吉林…[瀏覽全文]

  • 20204/0
    2019-01-24
  • ”啪“的一聲響指,我知道是你。”明天早上,我在你家門口等你。記住早上九點。吃過早點。”大年初一啊。有一點冷,可天氣很好。白石巖一早就浸在藍天里。還是那樣巍然。到哪去,我們不謀而合。雖然是從小長大的村子,可白石巖仿佛是一種莊嚴的象征,象征著一種高遠,一種神圣…[瀏覽全文]

  • 10959/0
    2019-01-22
  • 雪消,春來鄱湖。232公交天虹下,朝中山西路走一會,波光粼粼的撫河就在腳下了。雪蝕后的撫河橋畔,映日耀柳青,翠竹掩粉墻。記憶中,雪兒家就在橋那邊,河南有三橋,過中山橋后,我為那年的絕擇后悔不已。雪兒在哪呢?殘存的印記中,她就在近前。尋當年足跡到二橋,我怎么…[瀏覽全文]

  • 8671/0
    2019-01-15
  • 一上班,看《西安晚報》,大篇幅的文章在說打造原汁原味的本土民居民宿的話題,我忽然想起,那淹沒了的老家小吃。都是地道的本土資源的原料,有地道的爺爺愛吃的火晶柿子拌炒面;有姑姑曾自己進山采回的神仙草做的神仙草涼粉;有爺爺每天圪蹴在明柱下或屋門口里放在面前的辣子…[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