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記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294/1
    2019-01-15
  • 不記得有多少年沒寫過日記了,日子把我想訴至筆下的文字也磨平了。日常忙碌后閑暇時,望望溫暖的太陽,看看被冬日暖陽沐浴的老娘,覺得這是我以后所追求的平淡生活。但一天聽了一位師者的淳淳誘導后,心湖起了波紋——我以后該在生活里留下點什么?我那點收入也積累不了啥錢財…[瀏覽全文]

  • 374/0
    2018-08-30
  • 貪玩的心還停留在剛畢業時的無知里,轉眼間,畢業十年,自己已經三十歲了,歲月的腳步,沒有風聲的招搖,也沒有雨聲沉重,唯一可以觸碰到的就是眼角的皺紋,更可恨的是,還單著身,原本烏黑發亮的發型里,猛然發現冒出了些許的銀絲,有一些平時不那么親近的人,似乎出于同情,…[瀏覽全文]

  • 286/0
    2018-08-16
  • 陽臺后的天街,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溫嘟嘟的水流過掌心。2017。2.20我想你是被風傷害過,你看你的發型,眼睛都張不開2017.3.30有一天,我遇到一條狗,那只狗什么也沒說,上來就開始亂咬我2017.3.30屋外下了一場誰也不知道的雨,除了我2017.3…[瀏覽全文]

  • 376/0
    2018-07-10
  • 有一名神射手,在一個靶子上每隔十厘米打一個洞。而這個靶子上生活著一種二維智能生物,它們中的科學家在對自己的宇宙進行觀察后,發現了一個偉大的定律:“宇宙每隔十厘米,必然會有一個洞”他們把這個神槍手一時興起的隨意行為,看成了自己宇宙中的規律。人類就是一頭被蒙著…[瀏覽全文]

  • 363/0
    2018-06-23
  • Thehorsehoeisapproaching,nottheonethatreturns,butpasser–by……[瀏覽全文]

  • 382/0
    2018-06-19
  • 很多人都會說,父愛如山。可我沒有感覺到我的父親對我的愛如山,我的姐姐妹妹也同樣沒有感覺到父愛如山。我們倒是覺得母愛如海,如寬闊的大海,無邊無際。在我有記憶以來,我的父親平時就難得回家。春節的時候,廠里都放假了,廠里的食堂也停伙食了,父親這時候才會回家來過上…[瀏覽全文]

  • 432/0
    2018-06-19
  • 生活總是喜歡跟人開玩笑,總是讓人滿滿的期待變成一場空歡喜,也許是為了磨礪人的意志吧,又一次的天不遂人愿,一次一次的為自己打氣,鼓勵自己不要氣餒,朋友家人也的安慰也只能減緩我一點一點的失意……獨處的時候,總是很難過,一波一波的傷感不斷襲來,沒精神提不起勁頭,…[瀏覽全文]

  • 414/0
    2018-06-02
  • 還有多少感情戲未上演,就已偽裝成了另一個模樣,好像未曾見過一樣,冷漠無情,沒有一點喜悅,沒有一點表情。若是他人逢場戲,你又會如何?是否上演感情戲,不知騙了別人,還是騙了自己,那動人的表演,讓人自嘆不如,那忘我的表演讓人不知真假,多么動人的感情戲,演出了多少…[瀏覽全文]

  • 341/0
    2018-05-30
  • 忙了一整天,終于可以有了一些屬于自己的閑適時間。為自己沖上一杯咖啡,關了燈,一個人坐在安靜的吧臺里,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欣賞黃昏之后的透明玻璃窗外屬于這座城市的夜景。對面是繁華的香港,而邊界有很長一片的空地;轉個方向是深圳的高樓大廈,和著車水馬龍的五彩霓虹燈,…[瀏覽全文]

  • 269/0
    2018-05-29
  • 夢回長安歷紅塵,眼入唐國開盛世。夜里登高城墻上,不忘雪夜皇城中。……夢醒,初曉前世——2018年5月26日…[瀏覽全文]

  • 379/0
    2018-05-16
  • 賈母道:「不大說話的,又有不大說話的可疼之處。嘴乖的也有一宗可嫌的,倒不如不說的好。」寶玉笑道:「這就是了。我說大嫂子倒不大說話呢,老太太也是和鳳姐姐一樣的疼。要說單是會說話的可疼,這些姐妹里頭也只鳳姐姐和林妹妹可疼了。」賈母道:「提起姐妹,不是我當著姨太…[瀏覽全文]

  • 298/0
    2018-05-16
  • 再次打開熟悉的頁面,時間卻如同從未開始也從未結束的樣子,充滿了嘲諷和戲謔,以及其冷漠的姿態,蒼白似雪般鋪展開來,接納著一個旅人疲倦的步履,還有已是皺紋深陷的面容。接近正午的陽光如水般灌進空洞的寂寞里,點燃了無所適從的心緒。看到跳躍在樹枝頂端的鳥兒,像離鉉之…[瀏覽全文]

  • 297/0
    2018-05-13
  • 在書房里找到了一本九八年在湖北買的《詩經》,隨即將其放在了床頭以便每日午休時看上一篇。當時讀書記了些筆記,尤其是有些詩篇還特意抄寫了《詩序》的話。當初還算是比較認真但不能持久,到鄭風后書上就沒有筆記了,也就是說十五國風大概只看了一半吧。“詩三百,曰無邪。”…[瀏覽全文]

  • 388/0
    2018-05-11
  • 東風緒1.我把思念描摹在宣紙的最末端,你走之后留下一聲無名的感嘆,七弦琴吟唱的冷漠淡然,模糊的身影離開了,我戲曲的那一唱段,是誰用蕙心芝蘭覆蓋相見,而我在這里夢斷江山,海棠依舊古典,你風格還未改變,輕輕撫琴一曲,哼起一首別離歌,再來一幅憑空填滿的畫面。2.…[瀏覽全文]

  • 438/0
    2018-04-22
  • 〈1〉我想:春色應是滿園的紅焰;夏景應有垂柳拂地,濃翠上頭的觸感;秋姿,應是孱弱的凄艷;冬態,應是銀色裝束的“白雪世界”。這四時的景致,做著紅;白;紫;翠各式的夢。而我與西城秋浦河畔做的童話色的夢,早不知被擠到什么地方去了。連你自己也不甚了解,在不經意的時…[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文學隨筆推薦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