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心情日記往事悠悠
日記內容頁

假期聚友記

  • 作者: 雪逸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8-05-02
  • 閱讀1303
  •   有一位老師說過,在你學業生涯中,最懷念的人一定是你的初中同學。懷疑過,所以一直沒有忘記。事實證明她是對的,時光真的太殘忍,走的時候,讓你不以為然,當往事已成云煙,它用不一樣的人生,強硬的告訴你,那段人生的美好。

      這幾天同學聚會,昨天是高中,今天是初中,截然不同的感受,昨天,期待的我去了淡漠的宴會,遇到一些淡漠的人,吃了一頓淡漠的飯,回來之后,依舊淡漠,甚至不愿意想起,并非道不同不相為謀,只不過是一方山水養育一方人,根不同,相處難免太生疏。今天,淡漠的我去了溫暖的聚會,遇到一些真誠的人,我能感受到,他們眼中對那段歲月的懷念,你知道嗎?我有多久沒有遇到過真誠對我笑的人了。有多久沒有聽到有人叫我小強了,我以為這個名字三年前就已經不屬于我,消失在茫茫人海。在相見,我的心情復雜,就像是一個漂泊了好久努力尋找方向的航海家,前面忽然有了港灣,為我提供那片刻安寧。

      任時光荏苒,所有人可能都變了,但是這一天,這一個剎那,仿佛又回到歲月中那靈動的三年,我好像走了好遠,又似乎一步都未曾離開過。恍恍惚惚間,竟錯亂了記憶,重新變回了那年的小強,走進時光里,再次感受到嬉鬧歡樂。我愿忘斷今生,只求那三年不散。這片刻恍惚,永存。

      “小強”,仿佛是我人生中聽到的最動人的天籟。楠姐、姐、寧,清、昊??????熟悉的面容,一樣的感覺,想不到姐姐你還能記得那張紙條,我都忘了差不多了。姐姐,你知道我記得什么么?我記得那瓶碘酒,我記得那個Big color wolf。我記得你拿我語文書逗我。姐姐,就算沒有那張有承諾的字條,只要你不嫌棄,我愿意永遠做你的弟弟。楠姐,今天我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你了,你變胖了,我想說,你化妝其實和不化妝差不多。你去西安了,可能我們這些朋友,和我們一樣,未來都不會在故鄉了吧!我們這一代,注定漂泊。未來再相見,不知道又要等多久,三年?十年?或是永遠?楠姐,你潑我熱水的事,我可是記得了,還揚言潑我硫酸,踢我,打我,你還記得么?記得我開玩笑說喜歡你嗎?把你害怕的。相視一笑的剎那,心里默念道楠姐?你說“小強”,那一個瞬間過后,我擁抱著你,這么多年了,就好像兩個走丟的孩子相遇了。情愫升起,來的太洶涌。微微,你漂亮了,開朗了,其實他們都不知道,你本來就很活潑的,噴我水,你忘了,我卻成了永恒的畫面。昊,寧,同桌過,打鬧過,樂樂,初中第一個朋友,謝謝你給我的“小強”,出息了,都開上汽車了,我還不會呢。昊哥,你長大了,怎么抽上煙了?你知道我有多意外么?寧,一直想說對不起,那年讓你難受了,謝謝你的微笑,兄弟一場,有什么過不去的坎……一個個人,一段段支離破碎的故事,湊出了我記憶中的160。往事與現實重疊,平添幾分落寞,幾分依戀,幾分不舍,幾分心痛。

      回到家,站在窗臺前,回憶種種,一抹心酸,本來不明白為什么我對初中生涯如此依戀,對高中竟那么淡漠,當寫到這,我好像知道了,如果說初中生活是浪濤,會卷起朵朵浪花,那么高中生活就像一汪平淡無奇的死水,甚至連波紋都難看到。你的高中有人欺負你嗎?有人替你說過話嗎?有那么一群女生在你打架前護在你身前保護你嗎?有那么一個叫林子茜那樣的女漢子么?有人和你玩,和你鬧么?誰會在大冬天,潑你一身熱水,結果還在哪笑。誰會拿你書不給你,逗你玩?有怒氣沖沖對你罵的瘋婆子么?有女生動不動咬你胳膊嗎?有沒有那樣一個你喜歡調戲的女孩,或者高中有喜歡的人么?沒有,為什么沒有,他們太正經了,我不習慣。沒有能勾動我內心的女孩,喜歡過兩個人,因為她們敢任性,敢動手整我,我敢動手還回去。在高中,我確實還沒有遇到過。朋友?也許小時候那個天不怕,地不怕,敢打敢鬧只求快樂的時代,才會有吧,年齡一過,所有人都長大了,服務式微笑,客戶式行為。會有真朋友么?

      當那年已成往事,一如那沙漠中的夜風,轉眼已是多年。鴛鴦藤纏,金銀花開,三年往事我會懷念,你們我不會忘記!

      本文標題:假期聚友記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diary/45690.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薦閱讀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