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心情日記往事悠悠
日記內容頁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作者: 蒼月流觴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8-09
  • 閱讀790

  • 墨脫的夏天是什么樣子的?
    大概也是像現在一樣頭頂有灼人的陽光,因都是邊疆,也夾雜著很強的紫外線呢吧。或許,墨脫地處雪域高原,極其難行的山路兩邊還是厚厚的雪。但是眼前找個城市,是7月,驕陽如火,在這樣的思索中,夜與她的姐妹們已經到了度假村的后院。
    那里是一個寬敞的屋子,地板上是一個接一個的地鋪,陽光透過窗欞落在鋪開的被子上,拍打的時候,有飛舞的灰塵。夜她們緊張的等待著負責人來分配工作,事實上,這種情形就像電視劇里秀女進宮一樣,這幾個被選去表演,那幾個被選去做餐飲,夜與另外一個小姐妹被選去做客房。屆時,這群姐妹將要上大二,來這里做暑期工。
      日子就是這樣如一張五彩斑斕的畫卷,在這群女孩子面前華麗的展開。酸甜苦辣,一度讓這些女孩子們驚慌失措,卻又新奇萬分。被選取做表演的姐妹們,每日著漂亮的舞衣去廣場表演,一度讓夜她們羨慕,做餐飲的則是點菜,上菜,收桌。與小姐妹一起做客房的夜,工作內容就是打掃屋子衛生。十幾個女孩子,就這樣被分成三波,在自己的范圍里,展開屬于自己獨有的憂傷或者快樂的故事。
      夜的主管,是一個耐心且富有生活情調的女人,她帶著夜收拾房子,教夜疊被子,洗拖把,同時她也負責檢查。此時,也他們打掃的地方離大門不遠,在這里,夜與她的姐妹們婚娶項目,看荷花池,看潑水項目,工作有主管帶著,還能與姐妹們經常見面。所以,也過的平靜而安逸。但是這樣的日子沒過幾天,客房蒙古包那邊人數極少,夜一個人被調至那邊。那邊,去的人很少,離夜的宿舍較遠,中午的時候,上班途中見不到一個人,只可以聽見蟲鳴。室內溫度達35度以上,就是這樣,夜還是認真的跟著老員工重新學習,那也是個女孩子,人敦實且心態好。只是,她住的蒙古包里,輪到值班,夜不能天天回到宿舍去。這樣,與同來的姐妹們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因為工作內容不同,有時候,一整天都見不上一面。事情如此也就罷了。過了十來天,蒙古包重新分配,夜一人單獨負責五個蒙古包,這就意味著無論出現什么情況,夜需要單獨去處理和協調,晚上要是有顧客,夜就必須要值班。而在這之前,那個女同事臨時請假,于是客人離開后的八九桌飯菜需要夜一個人去收拾,還是正午,太陽火辣辣的照在頭頂,周圍沒有一個人,而那些剩余飯菜因為陽光照著,看著夜直犯惡心,干嘔一會兒,收拾一會兒。最后,還是那個女主管來幫著收拾完的。如今,又是單獨負責。所以,就在這個下午,夜蹲在沒有人的蒙古包前,哭了很久,連日來的辛酸委屈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發泄出來。然后,夜提出辭職回家。生平第一次打工,就這樣準備結束。女主管安慰好久,終于說,‘你再等幾天,等這邊招到人了在說,要不,我把你調到賓館,去了經常和你同學見上,也可以每天回宿舍去。’
    “不了,我還是要辭職回家”
    “那你就再等幾天,等招到人再說”
    夜回到宿舍,開始收拾東西,準備上好最后幾天班等招到人了就回家。所以每日的例會還是參加的。也就是在這最后幾天,因為一個美好的開始,夜在度假村的日子,漸漸變得歡樂。

    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相遇那么不經意,就像這個炎夏中午的風一樣,吹來的時候覺得自然而然,但是風過后,才覺,方才那么涼爽?所以,女主管在例會上介紹剛來的一批也是學生的暑期工時,也還是認為她就可以走了。這批學生,有好幾個和夜來自同一個家鄉,熟悉的口音,夜似乎在這個邊疆找到一點方向。安就是在這個時候,與這批學生一起出現。也至今想起,初次見他,只記得他高高的個子和臉頰上不深不淺的酒窩。因為所有人中就安一個男孩子,所以印象深刻。這批學生來了以后,全部是做客房。也就是說,夜負責的蒙古包,有這批人人加入,就沒有那么辛苦。于是,女主管又問夜:“還走嗎?“
    想著即使回家,那么多行李還要拜托姐妹們幫著去搬,何況,第一份工作就這樣半途而廢,似乎不那么光彩。于是
    “不走了”
    自此,后面那么長的日子,夜再也沒有動過中途走的念頭。因為---心生愉悅!
    安負責的蒙古包與夜的相鄰,兩個蒙古包幾乎不到五米的距離。工作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工作,蒙古包畢竟不同于賓館,會出現很多突發狀況,例如燈繩壞了需要自己去接,音響不出聲了,麥克風壞了,都需要去檢查或者叫人維修,甚至,蒙古包的頂部揭不開了,都要爬上去揭開等等。這還不包括為顧客服務的時間。這些工作,憑夜單獨去完成,幾乎不可能。要是安一個人完成,也是要在他忙得過來的時候。所以,夜與安便是在這些工作中漸漸熟悉。并且,因為要偶爾值班,來回上班麻煩,夜干脆和另外一個女同事(這里暫且稱作A吧)住在最小的一個蒙古包里。同事陡然多了起來,工作就沒有那么辛苦,何況因為是旅游旺季,顧客也多了起來。夜的日子,充實而快樂。也是在蒙古包工作的日子里,夜見識到了聚會,旅游團,單位出來放松等一系列的活動 。印象深刻的是同學聚會,在夜負責的蒙古包門口,其中一個女人指著另外一個女人說:“哎,你不是咱們班那個誰么?哎呀,沒名字到嘴邊了就是叫不上來”。這批顧客大概是同一個班的,20年后相聚,在這個度假村,燒火,做飯,喝酒,唱歌,娛樂,共同回憶過去的美好。要是顧客都這樣也好,但人與人不一樣,難纏的顧客也有,遇到顧客調戲也還是第一次。
    是晚上,男顧客喝多了酒,在夜與A住的蒙古包前徘徊,有事沒事找她們聊天,甚至開始拉拉扯扯。因是第一次遇到,夜嚇得不輕。要去找主管,時間來不及,夜去找了住在隔壁的安。安來幫忙制止。男顧客酒氣熏天:“這事兒你不要管,我給你200塊錢,你就當啥事也沒看見”。
    “這不是錢不錢的事兒,你想想這事的后果……”
    在安說話的同時,男顧客還追著拉扯A與夜。夜躲到安的身后,A則未來得及躲閃,被絆了一跤。安還是制止,無畏無懼。
    時隔六七年,夜已想不起具體安與那個男人是怎么溝通的,事情的結果就是男人最終悻悻離開。夜與A則是安全。后來,怕再出事,安,夜以及A在一起待了一晚上,喝多酒的男顧客可能看到有安在,再沒有來騷擾。每個女孩的心中都有一個關于英雄的夢,安的作為,雖說沒那么轟轟烈烈,但是,對于夜來說,救人于危險中,已經很偉大了。也就是從那時候起,夜開始對安,有一點點好感。就是那點好感,夜與安的工作,合作起來更為順暢。安是男孩子,所以很多比較重的活兒都是他去干。于是,驕陽下,兩個人一起去拉煤,一起打掃衛生,一起值班。那是夜至今想起來的最開心純真的回憶。后來,A因有事,就辭職了。多數的日子就剩安與夜兩個人了。無聊了,打掃衛生的時候聽聽歌碟,搗鼓搗鼓音響。
     夏天的天氣說變就變,是7月份,也有整天整天下雨的下雨,雨天,顧客少,蒙古包的訂要放下來,有加之蒙古包本身是用氈布圍的,所以有些蒙古包是漏雨的。安住的蒙古包也是,雨水剛好漏到被褥的地方。于是,夜讓安搬過來,同住那個最小的蒙古包。這個蒙古包因為最小,一般不會有人去租住,所以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宿舍。帶一個小窗戶,倒也怡人。安搬過來的時候外面雨正大,窗戶需要從外面扯下來,安去外面收拾好窗戶才進來。此時外面是滴滴答答的雨聲,落在樹葉上,蒙古包上,很有一番“雨打芭蕉”的意境。室內,則是昏黃的燈光以及雨夜聊天的安與夜。當時畢竟年少,沒有那么像現在這么多的想法,只想著住一起,一起工作,也不錯。因為夜對安一直有好感,且相信安的人品。所以,就這樣一直住了下去,相安無事。而夜,真是沒有看錯人,安他是一個正直的人。如果日子一直這樣下去,那么,這將是安與夜將來最美好的回憶。
    但生活是五彩斑斕的,在這個度假村所有的暑期工,都是學生。很多事情,很多人,夜她們這群女孩子都是第一次接觸到。所以,會有男孩子來約,或吃飯,或散步,很多理由和借口。所幸,夜是待在蒙古包,來往的人少,所以,誘惑相對來說少一點。但還是有的。彼時,夜與剛認識一個月的男友吵架,賭氣之下,與度假村的男演藝人員去喝酒。一直喝到搖搖晃晃。卻被演藝部的男孩子追了過來,到了蒙古包片區,依然不放。走到與安同住的蒙古包門口,夜進去蹲在了桌子底下。交代了安幾句。剛說完,演藝部的就追了過來。
    “她人呢?”
    “她不在這兒。”
    “剛看見她進來了。”
    “她真不在這兒,你有事沒,沒事的話我要睡覺了”
    演藝部的男孩終于走了,蹲在桌子底下的夜舒了一口氣。于是,也就暈暈乎乎的休息。都是酒是害人的東西。如今,夜常在想,要是,那天不喝多酒,不說那句話,是不是,一切可以像從前一樣美好開始。
    “咱倆住這么久,你是不愿意還是不敢。”
    “難道你希望我非禮你嗎?”
    黑暗中,兩個人這么一問一答。也是這一次,夜覺得一個男孩子的胸膛可以擋住一切危險。短暫的尷尬之后,一切又歸于平靜。但從此,因為這一句話,安與夜的關系算是徹底改變。不尷不尬。沒有以前那么自然,說話間多了許多隔閡。同住一個屋檐下,話卻是越來越少。但那種淡淡的情愫,在夜的心里,反復糾纏。安不知道,他的兩次解圍,在夜的心里留下多深刻的印象。直到現在,想起,依然覺得溫暖。那一年,夜記得很清楚。2008年,奧運會在北京開幕。度假村也一度熱鬧起來,員工聚在一起慶祝這個神圣的時刻。夜與他的姐妹們一桌,安與他的同學一桌。因為快到開學,也就是說暑期工快結束了,加上現在的氣氛,每個人心情都很好。吃飯,喝酒,聊天。某個空隙,夜端著酒,向安看去,安的目光也剛好落在這里。兩人相視一笑,隔著很遠,算是碰了碰酒杯。很多難以說出口的話在兩個人糾纏的目光中,沉默下來。回到蒙古包,夜和安,能說的只是工作上的事情。對于這份尷尬,兩個人都諱莫如深。這樣不尷不尬的日子過了十幾天,便到了回校的時間。這個時刻,對夜來說,應該是等了很久而且是和歡欣的時刻。但真的到了這個時候,夜的心里,卻是有了不舍。不舍的是什么,不言而喻。安要比夜遲回幾天學校。所以,夜在走的時候想去看看安,但是姐妹們都在,終究是淡淡的告別。安,也正在忙工作。所以,這次離別,縱有萬般不舍,也是匆匆別過。這個時刻,對夜來說,她與安,同乘了一輛車,然后,夜先到站,就下車了。一轉眼,便看不到遠去的安的身影。

     帶著這種惆悵與淡淡的想念,夜與她的姐妹們返校。開始正常的學校生活。內容無非就是上下課,上網。周末的時候會和剛認識不久的男朋友出去逛街。偶爾,會夢見安。依舊是他的理性和笑容。有新生入學,像一年前夜她們一樣,興奮,新奇,和驚慌。比夜她們大不了多少的教官在陽光下教新生們稍息立正。夜看著看著,竟決出遠古滄桑的味道。安的學校,也有新生入學了吧。其實,在從度假村回來幾天后,夜與幾個姐們又回去了一趟。都是年輕的孩子,每個人的心里有都一段美麗旖旎的故事。所以,一行幾人,相約又去。夜說陪同去,安還在,還是和以前一樣幫助別的同事,健談,依舊是初見時那個陽光的安。可是,兩個人依舊是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唯獨都避開了尷尬的話題。彼此的目光里,有太多的內容,卻也是太過沉重。誰都不再提起。那個晚上,只不過是夜說錯了一句話,也只不過是兩個人短暫的相擁。但卻似乎是一根魚刺,梗在夜與安的喉嚨里,拔不出來,咽不下去。換句話說,誰都沒有過去這個坎。這是夜與安最后一次在度假村見面。回校后,兩人開始各自的學習生活,因為都是一個專業,所以學習的內容多少有些相似。大學的生活,已經過去一大半,很多人已經開始為以后做打算。夜也一樣,忙在兩個社團之間,有時候甚至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在這中間,因為不服從管理,夜選擇退出文學社專心在另一個社團。與安的聯系,僅是過節時候的問候短信,有彼此的電話,卻不曾打過。夜想,也許,就會這樣淡忘吧。
    次年4月,大二第二學期。夜開始和宿舍姐妹們一起學五筆,雖然不喜歡,可是以后在工作中肯定是要用。因為6月份就要外出實習,所以,心中的緊張與無措不言而喻。這樣的未來,在學生的心里,更多的是未知的變數和沒有經歷過的人事。所以,學校說需要什么技能,幾乎就去去學什么。安的學校,要比夜的好一點。注重的是真實和探索。當然,這種感觸也是夜后來才懂得。現在夜想起來,依然能記得在打字教室里收到安時隔半年后發來短信時的心跳。安在短信里說:“你們學校環境真不錯。”
    “你現在在我們學校?”
    “恩,是的。”
    夜匆匆與舍友們告別,出了教室,到學校。看到安,同行的還有他的兩個同學。
    安說:“我們去度假村踩點,經過,順便就進來看看。”
    就站在夜的宿舍樓下,夜和安聊起以前的開心種種,聊在那個度假村實習的同事。其中,有一個是與夜在同一個部門的,夜叫了她下來,因為人多,所以聊得還算開心和自然。彼時,安說起他將來的打算,考證,做導游。安的導游證已經拿到手。所以,夜相信,安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后來,一行人去食堂吃飯,套餐。這件事情至今讓夜覺得不好意思,安他們大老遠來,就在學校食堂湊活了一頓。這次相聚,不到兩個小時,安與他的同學要當天返回學校。時間緊張,于是就告別。臨走,安對夜說:“好好學習五筆,好好考證。”
    夜聽了這樣的叮囑,突然就釋懷了,能說這句話,安大概也是釋懷了吧。在這段未聯系的日子里,夜與安,兩個人各自經營自己的生活,各自成長。夜與她的男朋友,也溫暖的戀著。安與他的同學,去這個城市風景區踩點。空間里,依舊是一群學生的陽光的笑容。此后的將近一年半的時間,夜和安,互相再無聯系,忙著規劃自己的未來,夜比安早畢業一年,所以,夜畢業,和男朋友找房子,工作的時候,安才開始實習。夜的男朋友與安在同一個城市,所以,畢業以后,夜也在城市工作。也就是說,夜和安在同一個城市。或許,某個不經意的時刻,夜與安會在街頭相遇吧。互道一聲;“好久不見,你還好嗎?”這是夜能想到的最浪漫的相遇。

    緣分未了,夜與安,也是真的在這個城市相遇了。
    離上次學校見面已經有一年多了。一年后,夜冬天回家,男朋友去送。正值春運高峰,火車站人山人海,男朋友去排隊買火車票,夜看著行李,順便無所事事的走走。不曾想,就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果然是安。
    此時的安,依然是意氣風發,但比一年前多了些成熟,或許是實習的原因吧,言辭間語氣沉穩了許多。寒暄間夜得知,此次安與他的同學也是排隊去買火車票。但車次不是同一列,雖然是同路。此次相遇,就是簡單了問候了彼此,知道彼此近況,便依舊是匆匆別過。
    也記得清楚,那一年是2011年,千禧年后的第一年。之所以記得清楚,并不全是與安的相遇,而是后來一系列連夜自己也預料不到的狀況。也正因為這樣的突發事件,夜與安,空前走近。都說時間是治愈傷痕的良藥,可是時隔這么久,再想起那段日子,夜依然覺得黑暗無助。
    前面已經說過,夜與安在火車站相遇。半個多月后,彼此踏上回家的路途。列車上,遇見一個男孩子,他與安來自同一個地方,與安有一樣的身高,一樣的微笑,說話口音也是一樣的。因為聊得開心,那個男孩子對夜,也是照顧。后來,這個男孩子像影子一樣消失,至今在無聯系。與安,也無聯系。生活永遠是那么戲劇化,任誰也想不到下一秒會發生什么。夜也是一樣,從家里回到工作的城市,夜沒有想到,會找不到自己的男朋友。男朋友春節去了另一個城市,說是去玩,結果在夜上來很多天后,男朋友依然沒有回來。后來,在朋友的幫助下,夜終于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男朋友被騙,也被困在那個城市。回來的時間不一定,也許是幾個月,也許是一年,而且,夜不知道她的男朋友在那個城市,是否安全。擔心,傷心,憤怒,無助,和無邊無際的絕望,這種復雜的情緒在夜的心里,橫沖直撞。朋友們來安慰,勸解,男朋友的家人也想辦法解救。雖然大家都在努力,可是還是不見結果。夜有時候會打通男朋友的電話,卻是不敢說太多,只是確定他安全就行。很多個深夜,夜一邊對著電腦抽煙,一邊想象遙遠的未來。而電腦,真是一個好東西。忘記什么原因,偶然間,夜在QQ上與安聯系上。同年6月,安會畢業。所以,夜與安先是在網上交流怎么寫畢業論文,同時也說各自的近況。于是,夜知道安在哪實習,安知道夜目前的狀況。那時候,是個冬天,很大的雪,沒有見停過。安去夜租住的屋子找夜,夜去接。
    “我到了,你告訴我,怎么去找?”
    “我去接你吧”。
    那是夜好長時間以來最為欣喜的一句話。
    屋子在一樓,不是很遠。進屋聊的話題,無非是論文,生活,未來。夜拿出煙來抽。安說:“我不抽,你少抽點煙。”說起夜的近況,安替著分析了一番。如今,忘記了當時的原話,但當時安的分析,夜確實覺得她的男朋友還有希望回來。臨走,夜去送安,按提議去請吃個飯。夜說:“你還是學生,算了吧。”隨后,送走安。除過朋友,安在那一段日子里,似乎是夜唯一的溫暖。所以,安回去學校,兩個人依然是在QQ上聊。直到安的宿舍熄燈上不了網。隔了幾天,安第二次過來。安在電腦上搜論文,夜玩手機。
    依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聊著聊著忽然無話。
    “你在玩什么呢?”
    “沒有,看著隨便玩下手機”
    安來夜身邊坐下。
    “你手上的戒指是你男朋友送你的嗎?”
    “不是,我一個朋友送的,一對,我戴的是男士的。”
    “哦,我看看”
    安拉著夜的手,細細的看。這是第二次這樣近距離的接觸安,能聽到彼此的心跳。夜這樣緊張著的時候,安的吻已落在夜的臉頰上,霸道,卻溫柔。躺在床上,夜能看見近在咫尺的安的眼睛。安的手,開始不安分起來。夜拉住,安適時停住。夜說:“我很累,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吧。
    安沒有說話。
    于是,夜靠在安的肩膀上,兩個人,就這么沉默著,安靜的靠著。夜確實很累,連日來的擔心,疲憊,讓她自己消瘦了一大圈,事情現在還沒有結果,她怎么能不累?雖然,有朋友在,但心里的那份苦楚,是沒有人能替代得了的。在安這里,也只想要一個擁抱。就像度假村那個晚上,他的胸膛一樣,夜靠著,一切風平浪靜。也許,這次的事情,對兩個人的觸動都很大,后面,夜與安QQ上依舊聯系,卻愈發生澀。同年4月,夜的男朋友終于被解救。聽到消息的那天,夜喜極而泣,幾乎是奔跑著向她的朋友(這里暫且稱呼她為Z吧)沖去,告訴這個好消息給Z。一個月后,男朋友繼續回到夜的身邊,自此,像童話故事一樣,夜與男朋友,過著平靜幸福的生活。
    安在那個時候忙著畢業的一切事情,夜也在重新找工作,所以,夜與安,又重新失去聯系。畢業后的安,去了哪里,干什么工作,夜一概不知道。同年8月,夜終于找到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男朋友回到原來的公司上班。兜兜轉轉一圈,一切又和以前一樣正常開始。只不過,夜有時候在想,安他還是在這個城市嗎?原來存的電話早已經不用。他去了哪里?

    時間是個誰也留不住的事物,你感覺什么事情都還沒有干,或者剛剛熟悉眼前的新事物,再看看天空“哦,又是一個冬天了,又過去了一年”。和多人在春夏秋冬里過生日,蛋糕,蠟燭,朋友的祝福,所有的歡樂過后,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才深刻的感覺,哦,我又老了一歲。夜如此想的時候,已經是一年后。
     這個時候,這個城市,是冬天,路面未來及化的雪,結成冰,走在上面,必須得小心翼翼。夜的大學同學在結完婚后第一次回來,所以,好幾個同學去聚聚。夜和朋友Z商量著買什么東西好?臨下班,夜的電話響起。是個本市座機號
    “你好”電話接通了,那頭卻沒沒有人說話。
    “喂”
    “我是安”
    夜的心里沒來由的跳了一下。“你在XX市?”
    “是的,從國外回來,在這個城市轉機。在XX酒店住一晚上,明天早上就走。”
    “那你在哪,我去找你”
    “酒店名字我知道,但是這片地方我不太熟,而且我用公共電話打的,等會也不知道在哪找,要不,你來酒店吧”
     隨后,安問了酒店地址,給了夜。
     就像在學校那次收到安的短信一樣,夜的心里,很多種情愫瞬間無法言說。只知道,打電話查酒店地址的時候,手是抖得。很雀躍的跟同事打了聲招呼,就出門。夜的事情,Z是知道的,也是在夜最難過的時候,Z陪夜挺了過來。所以,Z的所有事情,不瞞 Z。因此,在夜問Z,去不去的時候。Z的意見是不去。但是,夜與安,很久未見,如今,好不容易能聯系上。各種的緣由,也許只有夜與安兩個人明白吧。最后的結果是,夜叫上Z,一起陪著去。
    因為不能耽誤同學的聚會,所以,夜與Z,在結著冰的路面上急急地走。匆匆買了水果,直奔酒店。
    敲門的時候,夜心里還是緊張的。她不知道,在見到安的時候,第一句話要說什么。“你好嗎?”還是“好久不見”。
    終于見到安。
    沒有想象中的緊張與尷尬,因為有Z在,所以氣氛自然了許多。許是國外的風沙大,安比以前黑了點,但也胖了點。談吐處世變得沉穩干練,完全沒有以前的青澀。而夜自己,也在這幾年中變得成熟平靜。在聊起各自的境況時,唏噓感嘆。
    安的目光,落在夜的身上。似乎有太多的內容。只能夜與安自己去意會了。安笑言:“你還是沒變。”說話間,安從包里拿出國外帶回來的巧克力。夜與Z客氣的嘗了幾顆。手上卻是沾了些。
    安看到,又從包里抽出一張紙,給夜。
    雖然是一個很平常的動作,卻讓夜,莫名感動。也許安至今也不知道,就這一個動作,會讓夜記到現在。每每想起,是溫暖的。安與夜,似乎有很多的話題要聊。但時間緊張,已經有人打電話催Z與夜趕快。夜雖然舍不得,但時間確實是拖了好久。所以,一個小時的短暫相聚,匆匆結束。
     安送夜她們除了酒店門口,告別時,安對夜說:“如果聚會完了早,你過來,我們繼續聊聊。”
    “等聚會完了時間應該很晚了,可能過不來”
    “沒事,你過來”
    “好吧,看時間”
    此時的安與夜,早已不是四年前年少的學生,兩個人都明白,如果再回去,會發生什么。所以,夜在聚會完后,還是回到租住的房子去。也許,安會等,也許不會等。就這樣,這次見面,兩人看到對方安好。就此別過。
    后來,夜與安在QQ聊,安說:“那晚,我等你,你沒有來”。
    “哦,那次聚會完后,時間實在是太晚了。來不及趕過去了。”
    “哦,這樣啊。”
      網絡上,兩個人依然會偶爾聯系,問問各自的境況工作,日子重歸于淡然。
    安有夜的電話,夜卻不曾安的。不是不想有,而是,即使有了,已通過電話,可能要翻越千山萬水。不如網絡來的方便。而且通過網絡,夜也可以大致判斷出安的境況。酒店第一次相遇后,回去,夜給安留言:
    你若安好,在我這里,便是晴天。
    安會看見,但是他沒有回復。
    雖然夜會經常去看安的空間。
    以后的時間里,夜安心工作,努力將工作做到最好,因為部門所有的事情幾乎是需要夜一個人去安排或者解決,所以就是在這一年里,夜快速成長,很多放不下的事情,在這段歲月里,夜也漸漸放下。唯獨安,像罌粟一樣,讓夜欲罷不能。安在夜的生活里,不遠不近,不曾在一起,也不曾離開。工作期間,公司外出旅游,夜提議去度假村。因為夜在那里呆過,知道環境不錯。更是因為,借機去看看以前與安呆過的地方。度假村還是在原來的地方,但是變化不小。那個最小的蒙古包周圍的氈布換成了綠色,但是大小未變。夜與安一起拉煤走過的路,已經全部換成水泥路面。回去,夜上傳照片,給安留言:“去過度假村,很多東西熟悉又陌生,卻物是人非。”
    夜看到安的空間的足跡。過去,無論如何,回不到起點。夜與安夜市一樣。彼時,夜的生活圈子,朋友,公司,房子,在這幾者間徘徊,忙著工作,忙著房子,忙著生活。安在國外,也是忙著自己的手頭的工作。流水一樣的日子在每個人眼前經過。留不住,卻看見。轉眼到了夜與安認識的第五年。也是夏天。
     夜因為工作,去郊區。正午的陽光如五年前的一樣,熱烈灼人。曬在皮膚上,生疼。夜下車匆匆跑到目的地。剛落腳,就接到電話。
    “你好,哪位?“
    “是我,安”
    “哦,是你啊,你到XX市了?咋不早說。我現在在XX”
    “我也是剛到酒店,離得又不太遠,你再趕回來就行,明天早上我就走了”
     于是,夜匆匆忙完工作,又搭乘一個小時的公交,返回這個城市。在回去的路上,夜又開始矛盾去與不去。最后,夜對Z說:“這次去就把我與安的事情解決清楚。”
    夜胸有成竹的去了,在門口,心跳又加快。定了定神,夜敲門。
    “誰呀?”。安在房子里問道
    “我”
    “稍等一下”
    安邊扣襯衣邊開了門。夜兀自走了進去。安說:“我還想著你不會來了呢”?
    “這個酒店名字和你說的不一樣嘛,還是我問總臺的。”
     一邊寒暄著一邊坐了下來。氣氛一度尷尬起來。這是兩人五年來第三次單獨相處。現在又是經歷了時間的洗禮,兩人都多少變得成熟,所以,即使夜說要來解決事情,看到安,卻又不知道怎么說起,說什么。聊什么時候走,聊安在國外過得怎么樣,聊夜與男朋友什么時候結婚。繁雜的事情,在夜與安的聊天中,是唯一的話題了。安開了兩罐啤酒,一人一罐,兩個人像真正的朋友一樣,面對面的坐著,喝酒聊天。
    “你的鐲子是男朋友送的?”
    “不是,自己買的,幾十元錢,戴著玩兒。”
    “哦”。
    “我們下去轉轉吧,這附近有個夜市”
    “等會兒,再聊會兒,你著急什么”
    “這次回家去,該相親了,咱們年齡都不小了。呵呵。”
    “也許吧”
    有一句沒一句聊著。夜再次提出去酒店外面轉轉。
    安說:“好吧,我們擁抱一下吧。”
    夜沒有拒絕。也許,一個擁抱,咫尺天涯。安的懷抱,還是溫暖安全,夜甚至有些貪戀。可安前途光明,這個懷抱,注定不是夜的。許是抱的時間稍微有些久,安一使勁,兩人都倒在床上。安的吻,還是那么霸道,且急切。夜掙扎,卻是無用。安不聞不顧,手開始在夜身上游走。都是成年人,夜能感覺到安的欲望。
    “安,你要再這樣,從此以后,我們不要再見。”
    安停了下來,嘆一聲,去衛生間整理自己。夜心情復雜。再多留一會兒,夜怕自己會陷入。所以,等安整理好,兩個人去了夜市。燒烤,夜能看得出安的心不在焉以及眼底深深的復雜情緒。可是,又能如何?唯一的一次飯,吃的貌合神離,各懷心思。安說:“還是國內好啊,熟悉。”
    “那就回國來,畢竟是自己的國家,看著親切。”
    聊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已是黃昏,安說,:“你沒事的話,就先回吧,我在這附近轉轉。”于是,就客氣的告別。
      走了很遠的路,夜在公交車站,忽然心疼,說不上為什么,她給Z說:“估計這是最后一次見面,從此不會再聯系,可是我不甘心。”
    不甘心的理由,連夜自己,也說不清。也許是喜歡著的,也許,彼此都惦念那一段美好歲月吧。

    安至今還在國外,也許不久他會選擇回國,找一個能給他盛世安然的女孩子,待在這個城市或者家鄉。而夜至今還在這個城市,與男朋友一起,過平靜淡然的生活,不久的將來,會一起步入婚姻。
    安像一陣風,來了又去,去了 又來,在夜的心里,吹起一圈圈漣漪。美麗暈眩,卻終會歸于平靜。夜與安的相遇相識,沒有多么傳奇,卻是彼此心里始終放不下的一個結。他們的故事,也許會結束,也許會繼續。
    也許,會放下,各自安好。
    夜能想到的最美好的結局就是,若干年后,在這個城市的十字街頭,或者在度假村扣口,相互遇見,道一聲:嗨,好久不見。
      西藏著名的宗教經典稱:“佛之凈土白馬崗,圣地之中最殊勝。”墨脫又意為隱秘的蓮花,它的神秘圣潔令人神往。這是夜在資料中查到的關于墨脫。墨脫到底有多遠,不敢去丈量,不敢去奢望,不敢去征服,還是讓它在雅魯藏布江大峽谷中安安靜靜地成長吧。風輕,水柔,陽光暖,這樣便好。
                                                 
    暗夜
                                            完稿于2014.2.19


    故事還在繼續.......
    小說接近尾聲的那天晚上,夜與男朋友因為提到嘴邊的彩禮又吵架了。心里的失望和委屈讓她很生氣,思考良久,她上了QQ.
    “安,在么?”
    “恩,怎么了?”
    看見怎么了這三個字,夜的淚水突然下來了。每次她難過的時候,安的怎么了這三個字會準時出現。對于夜來說,仿佛是在茫茫雪原上看到的一間有橘黃色燈光的屋子。本來這小說是寫給自己,不打算給安知道。但在這種情況下,鬼使神差,在線傳給了安。
    QQ那頭久久沒有回音。夜心跳著,等待他的回話。他會說什么呢?會說她自作多情,會說我們在一起吧?夜想了很多種結果。幾十分鐘的時間,對于她來說,有幾個世紀那么長。她不知道,電腦那頭的安是抱著怎么的心態看完這一萬字的小小說的,也許,嘴角冷笑,也許,內心澎湃。她不知道。唯一聽得到我的就是她自己的心跳。
    當安的QQ頭像閃動的時候,她甚至沒有勇氣點開。長吁一口氣,像赴死一般點開對話框。
    安說:“很想知道你對主人公安排了什么樣的結局呢?”
    “你想要一個什么樣的結局?”
    “小說是你寫的,人物命運也是你來決定。”
    “要不,你參謀下,給點意見?”
    “我不參謀,你記得,你安排了什么樣的結局,事情就會朝那個結局發展。”
    聊了許多,夜已記不清具體聊了些什么,唯一記的最清楚的就是這幾句話。隨后,夜寫了結局,給了安。也就在那晚,他們互相加了彼此的微信,安的QQ至今,再未亮起過。

    再續寫這篇小說已是兩年后。這兩年,夜精心準備與她男朋友的婚事,彩禮,裝修房子,找工作,緊鑼密鼓。似乎一切順風順水,她也一心一意準備走進婚姻。安則繼續在國外工作。只是偶爾在微信上,安發個朋友圈,夜去點贊或者評論一下。夜也從微信上知道,安有了女友。女孩子很漂亮,長長的頭發,眼睛很大,與身后的安,倒是郎才女貌。夜心里雖然失落,但終究是要有各自的生活的。
    “這是你女朋友?”
    “恩”
    “很漂亮,恭喜恭喜。”
    “謝謝”
    夜偶爾會想起安,只是天涯路人。夜期望著,若干年后,他們兩個,和各自的愛人,在這個城市的街頭遇見,彼此道一聲“好久不見,你還好嗎?”不知道遠方的安作何感想,也許他一心一意處于熱戀。真正的開始他的愛情。
    這是最好的結局,也只最平常的結局。

    日子就這樣飛快的到了2016年1月,安乘坐的飛機在這個城市經停,再沒有聯系過夜。只是在朋友圈淡淡發了一條到機場了。夜看了半天他發的圖片,問是新疆機場?他回嗯。
    2016年2月,夜回家過春節。初一,夜在家里曬太陽,閑來無事,發說說“有沒有約著出去玩?”
    初二早晨,她的微信收到安初一晚上發來的消息:“一天好好的,約什么約?”
    夜隨后回到:“太無聊了嘛,今天初中同學聚會在我們家。”夜不知道為何如此急切的給安解釋,大概是不想他誤會吧?可是,他又能誤會什么呢?
    安沒有回信息。
    初五,安在朋友圈里發了幾張新娘的照片。女孩子是安之前發過的女朋友,笑靨如花,美麗非常。只是只有新娘的自拍,始終不見新郎。夜與朋友在KTV,問你大婚了?安回嗯。“恭喜恭喜。”那個晚上,夜喝酒喝到吐,難過非常,在夢里,她夢見安做新郎的樣子,他穿一身西裝,站在人群里,玉樹臨風,笑意盈盈的接受親朋好友的祝福。那一刻,夜的心里,是疼的。

    很多時候,現實總讓人措手不及。甚至來不及反應,結局已定。
    當她拿著戶口本興沖沖的準備和男朋友領證時,她的男朋友說不領了,分手吧。
    猶如晴天霹靂,她懷疑過,鬧過,哭過,奔潰過,甚至吃藥要一直睡著。她記得,那個夜里,她光著腳在客廳里看著窗外的燈光,自嘲的笑自己的悲哀。第二天,上不了班。
    這中間,她的男朋友給出的分手理由,她拿過來問安,從安這里得知習俗都差不多。偏偏她的男朋友接受不了。安勸夜:“你們那么多年過來了,好好的談一談。”是一個朋友的關心。
    在那天,她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夢里,一切美好,醒來,生不如死。她終于給安發信息,說出了她一直想說的話。
    “若你五年前,帶我走,我是不是就不會有今天的痛苦了?”
    同樣不敢猜測安回如何回答。隨后,她關機,再睡覺。夢里,安回來了,所以,在夢里,夜是開心的。她沒有吃安眠藥,所以終會醒來。
    打開手機,是安的信息“為何這樣說?”
    “我們八年,分手了?”
    “好好談談,那么多年”
    “小三就差找上門來了,還怎么談?”
    “那也太.....”
    自始至終,安以一個朋友的身份安慰夜。
    也最后說:“謝謝你,聽我說話。”
    安回:“謝什么。”
    這次聊天以安還有事要忙就結束了。
    這個時候夜與男朋友的事情,已經鬧得雙方家長朋友,勸、哭、鬧、搞自殺、標榜自己的付出與辛苦,這些愚蠢而無用的方案,夜挨個試過,目的就是挽回男朋友的心。可是無濟于事。終于在一天晚上,她與男朋友談崩。她自己覺得絕望,半夜在街上游蕩,發朋友圈,悲憤,痛苦,無助。她刪除了微信里所有的說說。
    后來她終于安靜下來,決定找回自己。繡十字繡,聽英語。努力把自己的時間安排我的滿滿的。在她安靜了兩天之后。安在某個深夜兩點多發信息給夜。不過,她已經早早休息了,第二天才看到。
    安說:“還沒睡?干嘛呢?”
    “昨晚睡得早,才看見信息。”
    “你們的事情怎么樣了?”
    “分手了”
    “那你以后怎么辦,還是繼續待在這個城市嗎?”
    “七月份,回家”。
    安沉默良久,發過來信息:“想開點,沒啥大不了的。”
    “恩,就是,沒啥大不了,對自己好才最重要。”
    如此不痛不癢的聊了幾句。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后來至今,他們再沒有聯系過。也許安與夜的故事,會繼續,也許,會結束。
    生活多變,誰也想不到下一刻會發生什么。就像夜堅持的愛情一樣,一而再再而三的突然被背叛和拋棄。就像安的婚姻一樣,突然就成了有婦之夫。
    這個世界,無暇顧及將來,過好眼前才最重要。如今的夜,除了工作,似乎什么也沒有了。而安,什么都有。可是,夜還有她自己呀,所幸,為時不晚。
    歷經這場風波后,夜改名為浮生若夢。她在這幾個月里,顛覆了以往的悲觀消沉,走過很長的一段時間黑暗的路,喝過午夜最苦的酒,終于重生。就像鳳凰的涅槃一樣,終于站在了燦爛的陽光下。她與安,也終于成了風輕云淡,各自安好。
    同年的九月,浮生若夢,結婚,懷孕,生子。一系列的生活讓她迅速成長起來。安在老家,找一份安穩的工作,生了可愛的女兒。只不過,他們偶爾聊起,安似乎不滿足于在老家碌碌無為,好幾次微信問她,有沒有招公務員之類的。后來,安有機會考到他上學的省份,做他喜歡的工作,唯一不好的是離妻兒遠一些。工作也累。偶爾得空,安會問她,在干什么?他問:目前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嗎?
    她說:云淡風輕,就可以了。想要的詩與遠方,又談何容易?
    詩與遠方,還挺浪漫的呢。你說的云淡風輕是指什么?
    年輕時候,誰還沒有為愛情傷心過啥的?
    哦。
    而后,安繼續他喜歡但又辛苦的工作。浮生若夢則繼續帶孩子做全職媽媽。
    兩人雖然在一個省份,但誰也沒有提見面的事情。因為彼此終于長大。過去縱然美好,但也是因為是回憶而彌久歷新。這才是最珍貴的。過好眼前,是對過去最好的禮物。
    各自安好,才對得起曾經的年少的回憶。

      本文標題: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diary/187551.html

      驗證碼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薦閱讀

      熱點閱讀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