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汨羅江畔酹詩魂

  • 作者: 瀚墨盈香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27
  • 閱讀9464
  •   詩云:汨羅江畔嗚嗚聲,猶聞屈子在行吟。

      去年仲夏,應大學同窗周兄盛情相邀,我懷揣兒時的憧憬,以朝圣般的虔誠,有幸造訪屈子昔日行吟之地——汨羅。

      一、汨羅江的前世今生

      史載,東周莊王七年(公元前690),楚武王熊通滅羅子國,其遺民被迫遷至湘江流域,筑城于汨羅江尾閭南岸,名曰羅城。可見,汨羅一地,正是因水而得名。

      汨羅江,水分南北。南名汨水,北稱羅江。

      主源汨水自江西黃龍嶺傾瀉而下,穿白石,過龍門,經平江縣域靜淌悠然而來。從東邊新市鎮入境,至汩羅市區之北,忽又掉頭西折,匯入煙波浩淼的洞庭。羅江,因其源出古巴陵羅內而得名。自汨羅市西北入境,兩水于楚三閭大夫屈原懷沙沉江之處——大丘灣合二為一,故名汨羅江。

      汨羅江原本只是洞庭水系中一條普通江流,卻又為何能夠數千年享譽中外,至今盛名不衰?

      無它,因為無論地理、人情、民俗等一經蘸上文字的馨香,就有了流芳百世的載體,行吟坐詠間,便可風華絕代。

      太史公有言:蓋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

      正是這位冠絕千古的楚國貶官——屈原,以他的曠世之作將其灰暗的命運和一江清流抹上了一道道亮麗的色彩。

      周赧王十九年(前296年)秋,寒風蕭颯,落葉飄零。郢都江陵城外的官道上,一位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切云高冠,錦衣長衫,腰懸一柄陸離長劍。高視闊步,豪氣干云,誓與唐堯虞舜齊驅而建立不世功勛。此子,正是貶謫江南的楚詩人屈原,雖然他是二次流放,卻依舊意氣風發,豪情滿懷。

      一路車載舟行,經鄂渚,入洞庭,至長沙。在此先王始封之地,遍覽山川形勢,踏尋勝跡人文。而后,情不自禁,宗國之心、恤民之意遂油然而生。宛若江河浩蕩,泉流奔涌。于是揮毫潑墨,奮筆疾書,留下《離騷》、《天問》、《九歌》等20多篇鏗鏘悅耳、蕩氣回腸的佳作名篇。

      可謂,立楚辭文體之始祖,開浪漫主義之先河。

      公元前278年,秦將白起攻破楚都郢城,楚襄王惶惶逃陳。屈原驚聞噩耗,痛心疾首。遂辭別故鄉秭歸,南行長沙。但終因故國難忘,又折回洞庭,臨水遙望,淚滿襟衫。

      然而,秭歸秭歸,子之不歸。他沉吟嘆息在汨羅江頭,國破城毀,望不見郢州。

      莽莽草木,滔滔江流。在一個舉世離殤的日子——農歷五月初五,詩人亂發長髯,形容憔悴,滿目蒼然。步履踉蹌,蹣跚著一步一步來到汨羅江口——河泊潭。凄風冷雨中,喟然一聲長嘆:世溷濁莫吾知,人心不可謂兮。知死不可讓,愿勿愛兮。明告君子,吾將以為類兮。

      山河易主,國破家亡,詩人畢生理想和抱負盡付東流。極度苦悶、萬念俱灰的一代天驕,吟誦完最后的生命絕唱——《懷沙》之后,縱身一躍,傲骨沉江。

      青史上你留下一片潔白,朝朝暮暮你行吟在楚澤。江魚吞食了兩千多年,卻吞不下你的一根傲骨!

      可嘆艾蕭太盛椒蘭少,憤然一躍沖向萬里濤。

      正是這震古爍今的一躍,定格了悠悠清江云水,悲壯了熠熠青史榮光,也成就了汨羅江水聲名顯赫的前世今生。

      這是一次生命的墜隕,還是一次靈魂的再生?

      至少,一縷流放了十八年的不泯忠魂終于有了一處謐靜的皈依之所,不用再孤單地日日游走于凄厲的江風之中。

      沅湘流不盡,屈子怨何深。淡淡江水,此恨綿長。一代詩魂的悲慘際遇著實令世人心痛,令天下膽寒。

      然而,這絕不只是詩人一個人的悲劇,而是歷代落魄文人、貶摘政客經年不語的隱痛。

      盡管人類文明的腳步已走過了數千年的旅程。然而仍有多少懷才不遇的仕子,始終都走不出這片陰魂不散的江湖。

      如今,提筆重溫這頁糾心的歷史,不僅僅是為了懷念逝者,更重要的是為了鞭策后人。

      二、玉笥山訪古

      唐人汪遵曾有七言絕句存世:至今祠畔猿啼月,了了猶疑恨楚王。

      猿聲猶在耳,朗月照今人。其實,不管故國還是他鄉,無論舊時還是今日。只要有詩人的足跡,就一定有后人的尋芳。

      江陵、武漢、秭歸、溆浦和辰陽,幾乎每處都有祭祀的廟宇和記事的碑文。特別是在詩人的魂歸之地——汨羅江,他的祠宇屢受皇封,香火更加鼎盛。

      漢時三閭祠、唐時汨羅廟、五代昭靈侯廟、宋時忠潔侯廟、元時清烈公廟、明時復名汨羅廟。至清乾隆十九年(1754)遷建于玉笥山上,同治八年(1869)定名為屈子祠,沿用至今。

      車出汨羅市區,經307省道,過名山渡口,大約十多分鐘后便到達玉笥山下。

      巍然的玉笥山高高矗立于汨水之北,葳蕤青翠,古木參天。一路拾級而上,微風徐徐,樹影斑駁。葉縫中撒落的陽光若碎銀滿地,散亂鋪砌于石級之上,一腳踩上去喳喳作響。

      極頂,一座偉岸挺拔的祠宇躍入眼簾。全祠磚木結構,坐北朝南,如一只振翅欲飛的鳳凰靜臥于玉笥山頂,將楚人浴火重生的傳世圖騰,以無比雄偉的姿態昭示于天下。

      正面是一座八角形牌樓式山門,中高13米。正上方嵌一塊五龍捧圣的漢白玉門額,額面色澤鮮艷脫俗,圖中飛龍活靈活現。額下正中“屈子祠”三個紅色的大字蒼勁有力,入木三分。

      東西兩門上,綠色的雨蓬翹角飛檐,古樸清麗。三門之上,對對脊獸相向而望,栩栩如生,中置小型葫蘆狀寶瓶,皆取滅火消滅、平安祥瑞之寓意。兩側為廂房,暫作展廳之用。

      祠宇占地1334平方米,有三進三廳堂,十四耳房,大小天井七個,花壇四處,廳、堂、廊、池錯落有致,渾然一體。

      我靜靜地站在山門前,舉目遙望滾滾東去的汨羅江水,伴隨江面影影綽綽的往來舟楫,任由思緒肆意漫長飛揚,一同穿越時光的隧道,忠誠地與這里一切過往逐一默默交流。

      湛湛江水兮,上有楓。目極千里兮,傷春心。魂兮歸來,哀江南!宋玉、景差來了,麻鞋素衣,長帶飄飄,盤級而上。一時招幡林立,紙錢飛揚。一曲《招魂》,字字泣淚,聲聲糾心。

      盼詩人魂歸故里,望逝者泉下安寧。

      鸞鳳伏竄兮,鴟梟翱翔。闒茸尊顯兮,讒諛得志。同病相憐的賈誼來了,撐一葉扁舟渡湘水而來。羊毫舒展,揮就千古名篇——《吊屈原賦》。歷數塵世骯臟、朝堂腐敗。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給后人留下了幾多難以名狀的心酸和感嘆。

      百丈牽江色,孤舟泛日斜。興來猶杖屨,目斷更云沙。回鄉未果、貧病交加的詩人杜甫,亦于斜陽暮色里,只身搖一葉孤蓬憂慮而來。立于祠南捋須仰望良久,只留下一聲萬古長嗟,從此未能北歸。兩縷曠世詩魂,終共一江之水而歇。

      羅城有幸埋忠骨,二圣無辜共黃泉。

      南來不作楚臣悲,重入修門自有期。為報春風汨羅道,莫將波浪枉明時。永州司馬柳河東回京面圣時途經此地,回想先賢,躊躇滿志。立志有所作為,不負開明時代。然而,長安殿上再次被貶至更加偏遠的蠻荒之地——廣西柳州。且病逝于此,落得一個客死他鄉之遺憾。

      可嘆山窮與水險,上下極沿洄。終究天不作美,事與愿違,一代英才終作楚臣悲。

      歷代文人騷客、古圣今賢,很多人都曾涉足于此,頂禮膜拜,憑吊斯人。可謂指不勝屈,燦若星河。

      楚人走了 ,漢人來;漢人走了,唐人來。古人走了,今人再來;今人走了,后人依然會來。仿佛,依照時空的序列,一代接著一代,摩肩接踵,紛至沓來。

      玉笥山上除屈子祠外,還有屈原碑林、屈子書院、獨醒亭、招屈亭、騷壇、濯纓橋、桃花洞、黃狗坡、屈原故宅、飲馬塘、壽星臺等十多處關于屈原的歷史人文景點。

      可以說,兩千多年以來,汨羅江兩岸之風物人情和文化取向皆與詩人關聯。誠如晚清重臣李元度撰聯所言:萬頃重湖悲去國,一江千古屬斯人。

      三、一個詩人的節日

      中華四大傳統節日,均有祭祀色彩。春節祭天、中秋祭月、清明祭祖,唯有端陽竟然是為了祭祀一位離世的詩人。

      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中國浪漫主義文學的奠基者、中華詩祖、辭賦之祖——屈原。

      如此崇拜先賢的文化現象不只是在中國絕無僅有,即便是在世界文化領域都極為罕見!

      然而,從古代端午節的起源來看,此節并非為詩人所設。

      春秋以前,端午原是祛病防疫的節日。古人認為,農歷五月初五“重午(五)”,是個犯禁忌的日子。此時五毒盡出,所以端午風俗多為驅邪避毒之行為。諸如門上懸掛菖蒲艾葉、用艾葉洗澡驅蚊、喝雄黃酒、吃咸鴨蛋等。

      但是,自魏晉南北朝以來,屈原卻實實在在地逐漸成為中華大地端午祭祀活動的不二主角。

      相傳,自屈原投江以后,人們怕他的尸體為魚龍所食,遂每逢五月初五就用竹筒貯米投水祭之。至漢建武年間,人們恐所投之物被蛟龍所竊,于是用練樹葉包粽子并以五色絲帶縛綁,是為蛟龍之所憚懼。同時,又以劃龍船的方式驅趕蛟龍,如此,競渡之習盛行于吳、越、楚等地,并沿襲至今。

      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頌屈原》中道:秦王的兵車千輪揚塵,何以一去竟不返?楚臣的龍舟萬槳揚波,卻年年回到江南。回到嶺南,回到海南;更回到,今日,海峽此岸。

      每字每句,不僅飽含著對詩人的無限懷念,更流露出對詩人高山仰止般的敬仰和欽佩。這種情感,不止來自于詩行里,更來自于心里,血脈里和靈魂最深處。

      可以說,自古至今,但凡撒落于歷朝歷代中關乎屈原的文字載述,對他的評價都超過了其作為一個詩人本身的范疇。

      試想,如果只單憑他的文學造詣和愛國思想而言,先秦至今,能出其右者恐怕也不止一二。

      但是,為何唯有此人能獨享殊榮呢?

      我認為,人們對屈原的敬仰和愛戴,更多應來自于他獨特的人格魅力——剛毅、執著和自信。用楚地方言來說,就是霸得蠻,有一股子犟勁。而這一點,也正是湖湘文化精髓之一。

      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屈原乃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后代,系三戶正統血脈,因此,他與生俱來就有楚人的犟勁和血性。

      有人說,早期流寓諸賢促進了湖湘文化的進一步發展,而其中最早的代表人物便是屈原。此言,我深表認同。

      想當年,漁父和女媭應該都算得是和他說得上話的人,也是他為數不多至友和親人。但他對二人的勸說依然直言以拒,堅決不與世俗同流。

      況且,他又將這種犟勁用在愛國和恤民等方面。于是,又為湖湘文化種下了胸懷天下的先天性基因。

      因此,他的思想對當時和后世都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如時隔不久的反秦義士陳勝、吳廣、項羽、劉邦等。以致自漢代以后,特別是明清以來,湖湘大地人才輩出,涵蓋政治、經濟、文化等諸多領域。他們的名字幾乎寫滿了半部中國近代史,所有這一切,都與屈原思想的教化和熏陶是極其密不可分的。

      開國領袖毛澤東主席給予過他如此評價:無論在國內國外,屈原都是一個不朽的形象。我們就是他生命長存的見證人。

      這個不朽的形象,客觀地造就了一種超時空、跨地域的偉大文化現象。

      悠悠汩羅江水,時刻灌溉著天下詩人的驕傲;錚錚鐵骨忠魂,永遠滋潤著億萬華夏兒女濃郁的家國情懷。

      本文標題:汨羅江畔酹詩魂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9407.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