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其他連載
文章內容頁

尼采自述(55 耶穌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 作者: 黃忠晶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20
  • 閱讀14981
  •   “救世主”這一形象遭到破壞。其原因是:早期基督徒的精神層次較低,他們不斷粗制濫造所有史實,甚至對自己也一無所知(他們從未進行過自我認識);早期基督教的所有教派都毫不猶豫地利用基督教的創始人來為自己的思想辯護。由于對基督生平的歪曲,罪犯基督之死成了一個謎。

      在耶穌形象中依然存在的是其粗俗鄙陋的思想。他在漁民中行走,自然會染上粗俗的東西。而后人錯誤地把基督描繪成一個平易近人、行事奇特的預言者和彌賽亞。早期基督徒在耶穌死后編造了一個故事,并把自己強烈的情緒融入耶穌的形象之中。他們沒有理性,只有病態、過度的傷感和脆弱,被其本能所支配。因此,他們塑造的耶穌沒有思想深度,沒有嚴格的戒律,甚至也沒有認真的精神。

      我很可惜早期基督徒中沒有陀思妥耶夫斯基。實際上有關耶穌的所有故事都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寫俄國小說的絕好題材,例如其病態、動人事跡、過分敏感的個性,以及他置身于那些粗俗骯臟的賤民(如抹大拉的馬利亞)之中。

      耶穌突然可恥地死了,被釘死在十字架上。通常守規矩的賤民是不會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之死這一荒謬透頂的現象對其門徒來說是一個真正的謎:“耶穌究竟是什么人?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眾門徒深受震動,其感情受到嚴重傷害,他們心存懷疑:耶穌之死也許正好表明他不是一個守規矩的人。他們問:“為什么會這樣?”一切都應該是必然的、有意義的、合理的、合乎最高理性的。眾門徒熱愛耶穌,他們不希望有什么偶然。

      現在眾門徒的疑問終于有了答案。“是誰殺了他?誰是他的敵人?”答案是:處于統治地位的猶太教以及第一等級。眾門徒本來就有反抗秩序的情感,這事發生后,他們覺得耶穌似乎也反抗了秩序。然而一直到死,耶穌都毫無反抗意識。其思維方式使得他缺乏戰斗性。實際上在被判刑和處決時,他的表現正好是戰斗性的反面:他不反抗,不自衛,還為秩序說好話。他對那個一起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強盜說:不要抵抗,不要憤怒,不要將責任推給他人,應該忍受苦難,同情他人,寬恕他人,應該為迫害和處死自己的人祈禱,這樣就可以獲得靈魂的安寧,就可以上天堂。

      眾門徒顯然不理解耶穌的這一思想。他為世人樹立了一個拋棄一切怨恨的榜樣。耶穌之死的意義僅僅在于,樹立一個最鮮明的榜樣來檢驗自己的學說。眾門徒無法原諒猶太祭司殺死基督,他們心中充滿非福音的情感也就是復仇欲。這事還沒有完。眾門徒需要報復和審判。(而獎勵和懲罰是不符合耶穌所傳福音的原則的。)現在眾門徒又期待著彌賽亞的出現。“審判者”將降臨這個世界來審判其仇敵,他們期待著這一時刻的到來。現在他們預言“天國”來臨是歷史的最后一幕,這完全屬于誤解。他們將自己對法利賽人和猶太教神學家的蔑視和憎恨全都融入基督教創始人的性格中去。

      眾門徒不理解耶穌的主要意愿,是因為耶穌之死本身就是對世俗世界(包括敵視、復仇等情感)的最大勝利,它戰勝了惡和惡人。惡永遠都是一種內在的心理現實。眾門徒內心很不平衡,他們被復仇欲所控制,不再相信“在圣子面前人人平等”這一耶穌所教導的原則了。復仇欲使得他們把耶穌抬高到不適當的地位。(這正如猶太人過分抬高以色列所扮演的角色一樣,好像其它國家都是以色列的敵人似的。這就是一個上帝只有一個兒子的荒謬神學之根源。)

      有人會問:“上帝怎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對此,基督徒給了一個荒謬的回答:“上帝讓他的愛子作犧牲,為的是寬恕人類的罪惡。”這都是誤解,完全不符合耶穌所傳的福音精神:有罪者不應該作自我犧牲,無罪者也不應該因有罪者的罪惡而犧牲自己。然而耶穌還是替世人贖了罪。不是通過信仰,而是通過神一樣的感覺,通過神的全能。

      耶穌這一類型包含了下列因素:一、關于審判和再次降臨人世的學說;二、關于以死作為祭品的學說;三、關于復活的學說。這一學說使得福音所說的幸福感和其它內容像變戲法一樣被消失得沒有蹤影,只是對一種死后狀態有利。使徒保羅甚至像一個猶太教經師那樣狂妄地說:“如果基督沒有從死人中復活,我們的信仰就是虛假的。”最后甚至還出現了“個人不朽”。

      這樣一來,耶穌死后的第二代人就把所有違背福音的東西當作基督教的思想,例如犧牲、第一次流血、懲罰、獎勵和審判等。他們嚴格地區分了此岸和彼岸、時間和永恒;他們用神學代替實踐,用信仰代替生活;他們對所有非基督教思想都采取敵視態度。自從人們開始接受審判、懲罰和獎勵等觀念后,耶穌的全部學說和格言般的智慧都被打上這些觀念的烙印。

      如果耶穌所發動的起義不是針對猶太教會的,那么它是針對誰的呢?這次起義的矛頭直接對準了“以色列圣者”和社會的等級制,它反對的不是社會的墮落,而是等級制、倫理、程序、秩序、特權、神學和宗教的殘酷統治。這些起義者不相信宗教意義上高尚的人,反對所有的祭司和神學家。而這種等級制卻是猶太民族賴以生存的基礎,是其茍延殘喘的最后機會,是其古老獨特的政治生活的殘留物,攻擊等級制就等于攻擊猶太人強烈的民族生存本能,攻擊其自我保存的意志。耶穌這個神圣的無政府主義者號召賤民、罪犯和社會渣滓起來反抗統治階級,在今天,他的講話應該拿到西伯利亞去播放。他是一個政治犯,他當時所犯的政治罪行是很大的。他因政治罪被釘上了十字架,這由十字架上“猶太王”的題詞可以看出。保羅等人根本沒有理由斷言耶穌是替他人贖罪而死。實際上耶穌因為他自己有罪才死的。如果把這位無政府主義者放進另一種環境中,例如今天的歐洲,那么他就會作為一個虛無主義者在歐洲生活、演講和教誨他人,這樣我們也可以聽到虛無主義者信徒的聲音,他們會說其領袖是為了正義和人間之愛而死,他的死并非因他有罪,而是因為我們有罪。(也就是現在的統治階級有罪,因為在無政府主義者看來,統治他人就是犯罪。)

      * *

      宗教創立者的真正發明有兩個:一是找到一種特定的生活方式以及道德習俗,作為人們生活準則;二是對這種生活方式加以解釋,賦予其最高價值,成為讓人們愿意為之奉獻出一切甚至生命的至善之物。實際上后一種發明更為重要,因為這種生活方式實際上已經存在,人們只是不知道跟其它生活方式相比,它有什么特殊價值而已。宗教創立者的首創性,就在于發現并選擇了這種生活方式,最先認識到其功效,并知道如何去解釋它。例如耶穌發現了當時一種小民生活,在古羅馬占領區,其特點是簡樸、有道德、意氣消沉。耶穌解釋了這種生活,賦予它無比崇高的意義和價值,同時也賦予它蔑視其它生活方式的勇氣,還賦予它摩拉維亞教徒那種寧靜中的狂熱,深藏內心的自信,這種自信越來越強,最后終于準備去“征服世界”了。

      ——強力意志、快樂的科學

      本文標題:尼采自述(55 耶穌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9033.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