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其他連載
文章內容頁

尼采自述(51 基督教關于人的理想)

  • 作者: 黃忠晶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20
  • 閱讀15120
  •   我們決不能原諒基督教,因為它毀滅了像巴斯卡這樣的人。基督教意在毀滅這樣一些高貴的強者,因此我們要堅決與之斗爭。只要基督教關于人的理想沒有被徹底破除,我們就不能停頓下來。基督教的那一套謊言、概念體系和神學之類的東西跟我們無神論者不太相干,即使其荒謬無比,我們也可以不予理睬。但我們不得不對其關于人的理想進行攻擊,這種理想以其病態的美、女性般的誘惑和誹謗者的巧言令色來影響那些變得軟弱、虛榮和疲乏的強者。即使最強者也有疲乏的時候,而信任、好意、知足、忍耐、同情、忠誠和獻身于上帝等等,看起來是最有用的,似乎也是這些強者此時所需要的,卻讓他們拋棄了自我。那些謙卑的小人、循規蹈矩的庸人和隨波逐流的賤民一點也不比那些邪惡、貪婪、堅強、奢侈而多遭重創的強者優秀,而這些庸人為我們樹立的理想是迄今為止人類所遭受的最可怕的誘惑,因為它讓人類中那些具有最堅定的強力意志者走向毀滅。這種理想的價值觀會讓那些具有旺盛生命力的強者從根本上垮掉,他們本來是為了更高的要求和使命而寧愿過一種冒風險的生活的。我們應該攻擊基督教的什么?主要是它的庸俗理想。這種理想旨在打垮強者,使之喪失信心,利用其疲乏和不幸讓他們處于內心矛盾和不安之中,腐蝕其高貴的本能,直到他們的力量和強力意志減弱并轉而攻擊自我,直到他們由于自我蔑視和自我摧殘而走向毀滅。這是一種十分可怕的毀滅,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巴斯卡。

      一種觀點認為,人類作為一個整體,應該完成某個總的任務,因此必定會走向某個目標。這種看法并不清晰,也很武斷,卻很有影響。實際上人類并非一個整體,而是一個人們無法解釋的、充滿上升和下降過程的生命多元體。人類根本就沒有什么青年、壯年和老年時代之分,實際上,幾千年以后還會有我們今天能夠看到的年輕人。另一方面,在任何時期,人類都會有頹廢現象。殘渣和腐朽到處都有,這是一種生命過程,墮落者和無用者必遭淘汰。

      由于基督教的偏見,人們已經不再這樣看問題。生命的意義變成了拯救個人靈魂,人類歷史的盛衰根本沒有人考慮,最善良的基督徒也希望盡快消除人與人之間的強弱差異,根本不去想這會給個體帶來什么災害。每個人都要拯救靈魂,價值和意義都是固定、絕對和永恒的,與上帝相一致。所有偏離這一目的之行為都是有罪、邪惡,應該受到懲罰。對每個人來說,靈魂以及拯救就是人的價值之所在。不朽的靈魂就是幸福,這是最極端的自我表現。對于所有的靈魂來說,只有一種完善、一個理想和一條拯救之路,這是最極端的平等表現。與此相關的,還有從視覺夸大個人重要性的荒謬做法。

      現在再也沒有人相信這種荒謬的說法了,但是,從理想的人這一觀念出發來尋求人的價值的視覺習慣并未被撼動,從根本上說,人們仍然在維護自我化視角和在理想面前人人平等的觀念。總之,人們都認為自己知道什么是理想的人,我們的最終目標是什么。

      這種信仰是基督教理想不斷惡化人類所造成的結果。每當我們想認真審查“理想的類型”時,就不自覺地抬出基督教的理想來。首先,我們知道這一類型肯定會受大眾歡迎;其次,我們知道這種類型是怎么回事;最后,我們知道離開了這一類型就是倒退,就是喪失人的力量。

      現代人以為這種完美類型的人會贏得多數票,社會主義者和功利主義者就是這樣看的。這樣看來,人類的發展是有目標的。對于理想的信仰就是現代人為人類歷史樹立的唯一目標。總之,人們將“天堂”放置到未來、宇宙、人性之中,而究其根本,仍然是固守著過去那種陳舊的理想。

      基督教的理想可以實現嗎?可以實現,但必須有相應的條件。理想的基督徒是無所事事的。這種理想脫離民族、國家、文化、司法審判,反對教育、知識、修養、贏利和商業活動。它消滅了人的一切用途和價值。它讓人極度厭世,與世隔絕,成為一種既不要政治又不要民族,既不進攻又不防御的蛆蟲。這種蛆蟲只能生存于一種秩序井然的國家和社會生活之中,依賴眾人的勞動過著一種神圣的寄生生活。

      ——強力意志

      本文標題:尼采自述(51 基督教關于人的理想)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9029.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