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愛的主題曲之阿蓮(二十二)

  • 作者: 羽佳一鳴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20
  • 閱讀15478
  •   惱人的面條

      帥小澤看到紙飛機寫的字,也看到袁欣敏臉上詫異的表情,再看周圍幾個臉色,都差不了多少。心里“咯噔”一下:這是誰他媽搞的惡作劇!這下完蛋了,整個初中部乃至整個學校很快都會知道。咋有女生用這種特殊方式約人?同學們和老師該怎么看啊?紅姐也必然聽到,她會怎么想?要是又鉆牛角尖兒,再整一肚子氣憋著,該是多無辜啊!

      “走,到樓頂看看!”帥小澤幾把將紙飛機撕碎,扔在地上,招呼一聲,轉身往樓上跑。馬子祥等人也跟著沖向樓梯,還有很多剛出教學樓的同學,也跟著看熱鬧。

      大家沖上樓頂一看就呆了,碩大的平臺上只有一個人,斜倚在最邊的欄桿上,手里還在擺弄著一個紙飛機,正是接連幾次找帥小澤的一年級女生崔正玲。她見到上來這么多人竟然還癡癡地笑,接著把手里的紙飛機投向帥小澤,結果飛機轉了個弧線被風吹到樓下,她卻仍然沖著帥小澤笑,笑的他毛骨悚然。

      帥小澤剛想發火,忽然想到樓下還有很多紙飛機,趕緊小說跟衡信、馬子祥耳語幾句。衡信拉了蘆建國、孫慶浩一下,馬子祥拉著劉燁剛,迅速跑下樓。必須把紙飛機就撿起來,要是讓班主任或者教導處哪個老師看到,帥小澤又是一身麻煩。

      “小面條!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全校那么多男生你不纏,干嗎老纏著我不放啊?”帥小澤強壓住心中的怒火,向前走了幾步,也不敢靠得太近,免得有事發生大伙算他頭上,距離五六步對著崔正玲大聲喊。

      “我沒有纏著你!是你昨天要我到籃球場給你唱歌,卻又不來。害我等到天黑,回家還挨半天罵!一整夜都沒睡好!”崔正玲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毫不避諱地說。

      “你丫是不是有幻想癥?我什么時候讓你到籃球場去?什么人能作證?”帥小澤越發的生氣,這小面條不就是瞎掰一氣!“坦白給你說,就算我要聽全校任何女生唱歌,也不會聽你——啊!”正當他火撞頂梁門時,袁欣敏附在他耳邊說,是有張紙條夾在試卷里,本來是寫個他的,他卻轉給了崔正玲。他聽完后臉色馬上就變了,原來是個誤會,他這頓脾氣發得也不對。

      “小澤,怎么了?”王易佳也看出不對勁,連忙湊近他悄聲說。

      “這下壞了,是個誤會!趕緊把人都轟下去,就剩咱幾個,我得跟她解釋解釋。”帥小澤低頭說,又向旁邊站的蘆建虹、章鳳巧等人使眼色。

      “行了,別看了,只是個誤會。”“大家都回去。”“都走,該干嗎接著干嗎!”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季心怡、劉素霞、章鳳巧、蘆建虹、尤玉嬌等一些女生,硬嚷著把眾人趕下樓梯,劉素霞和尤玉嬌站在樓梯口擋住,人們才陸續離開。

      “這位同學,整件事情是個誤會,你和帥小澤都是誤會的受害者。所以呢,希望你把這事兒忘了,去食堂吃飯吧!”李嘉走到崔正玲跟前微笑著說。

      “你說的輕巧,昨天等到天黑那個人不是你!”崔正玲瞥了一眼李嘉,繼續盯著帥小澤說:“你昨天就是故意整我對不?”

      “哎,小面條,就算帥小澤存心整你,你現在把飛機傳的到處都是,已經把他整的不輕了,還不算報仇?何況嘉嘉都說是個誤會,人家也是受害者,而且比你丟的人大!”劉素霞幾步走到她跟前,瞪著崔正玲說。

      “別人整他是他的事,反正他不能整我!我不依!”崔正玲使性子,把臉甩向一邊,不看劉素霞。

      “我說是你這丫是找抽!什么是別人整小澤,分明就是你整的!現在黑煞神在下面找誰扔的紙飛機,已經看到上面的字,走,你去到他面前解釋去!”馬子祥從樓梯口上來,后面是高大銘那五個人,剛好聽到崔正玲這句話,不由分說拉著她胳膊就網樓梯口拽。這下把她可嚇壞了,趕緊掙脫跑到一邊,神色慌張地看著大家,既怕見以嚴厲著稱的馮主任,也怕這幾個把她揍一頓。

      “祥子!”帥小澤叫住馬子祥,走過去附在他耳邊說幾句話,馬子祥臉色一變,仍然瞪了崔正玲一眼,轉身站在旁邊。帥小澤又向崔正玲走了幾步說:“小面條,咱們的事真的只是個誤會,你看你把我也整成這樣,就這么算了好不好?”

      “可是,可是我!我昨天站了大半晌!”崔正玲語氣還是憤憤不平,見帥小澤和氣了些,反而把眼睛瞪圓了,還想再爭辯個是非曲直。

      “這位同學,事情因我而起,要么我今天放學也到籃球場站到天黑,給你出氣!”袁欣敏走了過來,紅著臉說:“你現在就下去向所有同學,還有馮主任他們解釋仍飛機的事情,替小澤澄清!”

      “那我說不清楚,我也不知道都誰知道,怎么解釋?”崔正玲表情有點慌,找所有同學解釋根本不現實,“算了算了,這件事就這樣扯平吧!以后誰也不怪誰!”

      “你想得美!”“起碼也得當眾道歉!”這邊眾人不樂意了,紛紛插嘴。

      “算了,你走吧!記住,以后別再糾纏我,也別跟任何人說認識我!”帥小澤朝她揮揮手,然后招呼眾人下樓繼續去食堂。路上告訴大家事情再鬧下去,難做的只有自己,大家就不說啥了。

      第一節晚自習,曾偉拿了幾套往年的奧數題給帥小澤他們,并且允許他們從各班聚到一起討論。興趣小組的補課班也開始了,五個一年級學生聚在二(四)班,帥小澤他們十幾個也到那里,包括二(九)班的劉超,聚在袁欣敏、李嘉周圍。幾個人建議章鳳巧、馬子祥負責為一年級同學講題,兩人相視一笑,都很樂意做這個工作。

      像往年一樣,今年的奧數競賽仍然分了幾個考場,帥小澤他們十個像去年一樣被分到第一中學。高林沒有參加競賽,卻和高育紅、劉慧、曾偉,還有其他幾個老師一起在學校門口。同樣是等,他卻沒有像老師們那么焦急,因為他打算等競賽完了請帥小澤他們吃飯,然后再一起看錄像去。高育紅不停地望向空洞的大門口,而距離學生考完至少還有一個小時。曾偉則是在不停地轉圈,嘴里叼著的“大前門”香煙,過了個把小時還是那么長,原來他緊張的忘了點火。

      袁欣敏不是第一個交試卷,卻是第一個在門口等的人,她要等其他九個人都到齊,大家拉著手一起往外走,因為出學校大門時一定是人擠人。帥小澤笑著出來了,問她試卷答的咋樣,她微笑著說還行。正想叫他吃完飯一起去書店或者逛街,劉燁剛也出來了,也就沒機會說出口。其他人都陸續出來,緊接著是大部分的人涌出來,他們十個人只好手拉手往門口方向擠。

      人流的沖擊力實在是大,他們被沖散兩次,最后緊握著手擠出大門口。幾位老師正焦急地東張西望,一眼看到高大銘,連忙拉著往旁邊走幾步,竟然多了幾個人。因為最后面的帥小澤拉了幾個一年級同學,袁欣敏拉著帥小澤左手,他右手竟拉著崔正玲!

      “哎呀媽呀!你怎么跟鬼似的?”帥小澤像見鬼一樣迅速甩開崔正玲的手,身子打了個激淩,臉色鄹變大聲喊,“你他媽是不是要嚇死個人呀?你什么時候跑我后面的?我后面原來是誰?”絲毫沒有顧及在場的老師,更沒有考慮崔正玲的感受。

      “我,我也不知道,是你拉著我的手走出來的。”崔正玲漲紅了臉,其實她也沒太注意,只是在慌亂中有人拉起她往前走。等看清是帥小澤時已經接近大門口,以為他忽然不討厭她了。由于右手拉著另外幾個同學,所以她也沒敢說話。可萬萬沒想到,帥小澤竟然做出這么大的反應,又羞又惱,眼淚都快急出來了。

      兩人這一嚷嚷,旁邊的人都看向他們,包括劉慧在內的幾個老師和其他同學都覺得吃驚:平時靦腆內向的帥小澤,怎么忽然發這么大脾氣?而發火的對象還是個瘦弱的女孩子。馬子祥和劉燁剛他們則不然,看到崔正玲的出現也想發火,礙于這么多同學和老師在場才忍住。

      “帥小澤,你干嗎無緣無故對她發這么大火?都是一個學校的同學嘛!”曾偉連忙走過去,站在兩人中間,把臉一沉看著帥小澤,他怕傷了一年級那幾個老師面子。

      “什么無緣無故?你要被她三番幾次糾纏,又是爬到樓頂惡搞,又是像鬼一樣猛地出現,看你生氣不?”帥小澤把眼一瞪,情緒有些波動,因為激勁還沒過去,所以根本就沒買曾偉的帳,直接把他嗆了回去。

      曾偉也沒想到,今天帥小澤就像吃了火藥似得,碰誰朝誰噴火,鬧了個大紅臉。也不能硬生生地為個不認識的女孩兒跟自己學生當街吵架,無奈地搓著手,看看旁邊一年級的老師尷尬地笑笑。

      “帥小澤!”高育紅喊了一聲,覺得他今天有些過激,連忙走近幾步輕聲說:“有話好好說,別沖著老師吼,沒看到多少人看熱鬧嗎?”

      “我——唉——”帥小澤看了一眼她的眼神,什么也說不出來。

      “走吧,小澤,咱們先去吃飯!”高林嗡嗡的聲音說著,走幾步過來摟著帥小澤的肩膀,向前面走去,大家也跟著走。

      走幾步,帥小澤轉身到曾偉跟前,輕聲對他說:“曾老師,剛才真對不起!我都被小面條嚇壞了!”

      “算了算了,以后盡量克制著點兒。畢竟都是一個學校的,她老師也在跟前,鬧太僵了大家面兒上都不好看!”曾偉壓低了聲音說。

      “帥小澤!”崔正玲忽然跑到他跟前哽咽著大聲喊,眼淚已經流得稀里嘩啦,“我承認以前的幾次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可是,可是今天的事情,不是我的錯!你根本不能怨我!”

      眾人又停住腳步,把眼光落在帥小澤身上,看情形感覺這女孩兒也不是好惹的,不知道帥小澤怎么應對。劉燁剛與馬子祥、高大銘相互對視一眼,扭頭看著崔正玲,心里這個不爽啊!她要再接近,幾個人就一起把她轟走。

      “那又怎樣?我就是最壞的人!”帥小澤都沒用正眼看她,硬生生頂回去。語氣里沒有半點的妥協,反而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意思,說完繞開她繼續往前走。

      這下所有人都驚了,怎么也想不到帥小澤會說出這么句話。馬子祥和高大銘居然還湊熱鬧:“操,我也是壞人!”“我也發覺做壞人爽!”

      崔正玲也呆住了,本還渴望他會說句軟話呢,可居然硬生生頂了回來。而這個“最壞”還是她自己指著他鼻子說的,如今他當著眾人承認,還真就無話可反駁,只有看他和一群人消失在淚光中。

      第一中學旁邊的川菜館,十四個人圍坐在一張大圓桌旁邊,桌子上擺著十幾個菜,還有汽水。本來是高林堅持請客,帥小澤卻說這頓當是興趣小組來請,因為這次參賽的二年級學生都是組員,要是能取得名次,一下子就能讓全校同學刮目相看。馬子祥、劉燁剛也表示贊成,高林才坐下吃飯。

      “帥小澤,你感覺這次的題咋樣?難不難?”一邊吃飯,曾偉忍不住問,在學校門口就想問了,可湊巧發生了崔正玲的事情。

      “這次的題不算很難,大部分題型我們都見過,”劉燁剛接上曾偉的話,“所以曾老師的金筆這次是買定了!可惜我們班主任沒答應給!”

      “哦?這么說你把握是很大了?”劉慧忍不住接話。

      “這個不敢說,其他學校也有高手,但我估算過,不出意外的話能得九十八九分!”劉燁剛接著說,他感覺今天考試的狀態還算不錯,“劉老師,你們班打算獎勵什么給帥小澤、王易佳、章鳳巧?我們班主任說,我和小敏、李嘉只要得名次,就可以得到一個電子記事本!”

      “是嗎?那帥小澤,章鳳巧,王易佳你們三個感覺考得怎么樣?想要什么獎勵?”劉慧扭過頭看著帥小澤他們。

      “呵呵呵,感覺還湊合吧!我倒沒算能得多少分,反正是沒漏題!獎勵的事兒您隨意吧。”帥小澤靦腆地笑笑,撓著頭看看王易佳和章鳳巧說,要是換做高育紅這樣問,他就會認真考慮。

      “小剛說的不對,班主任說的是電子詞典,不是記事本。”袁欣敏糾正了劉燁剛的話,接著看劉慧,“劉老師會給小澤他們買電子記事本嗎?”

      “劉老師可不像你們白老師那么小氣,電子記事本不算回事兒!”曾偉笑呵呵地說。

      “曾偉,快別瞎說,那東西可貴,咱還是考慮點別的,你們考慮老師能承受的!呵呵。”劉慧有些不好意思。

      “小剛,快吃飯!大家快點兒吃飯吧,一會兒不是還那啥嗎?”馬子祥催促。

      曾偉扭頭看著馬子祥,不知道他們有什么安排,笑著說:“你們要干嗎?我還打算等吃完飯請你們看電影——”

      “曾老師,高林要帶我們去附近玩會兒!”劉燁剛趕緊搶過話說,怕馬子祥不小心說漏,“嘿嘿,我吃飽了!”。

      “咱們一起去嗎?”章鳳巧盯著馬子祥說,到目前為止沒有人告訴她吃過飯還有活動。

      “啊?你,你們幾個——”馬子祥吞吞吐吐,不知道怎么說好。

      “你們幾個女生還是看電影吧,人太多了不好——”帥小澤接著馬子祥的話說,知道他再怎樣也說不出來個結果,卻感覺腳被輕輕碰了一下。用余光瞄高育紅,她正在眨眼睛,話鋒一轉說:“所以——我也不去,劉超跟他們四個去吧?”

      “行!”這是劉超今天當中說的唯一一句話。他是個內向的同學,可能因為少白頭有點自卑,幾乎不和陌生人說話,加入興趣小組以后,跟大家一起玩過幾次,已經好了很多。

      “小澤你又——?”

      “要吃飽就快去吧!玩過癮了各自回家,明天學校見!”劉燁剛猜到帥小澤這意思是又要單獨行動,剛要提出疑問,卻被帥小澤的話打斷了。只好看著馬子祥干笑一下,撕兩塊紙巾遞給他一塊,自己擦著嘴站了起來。

      高林、高大銘也站了起來,跟幾個老師打了招呼,然后往門口走。劉燁剛、馬子祥也跟著走。劉超慌忙跑了過去,生怕被他們給落下來。到了門口高林還在粗聲粗氣地問馬子祥:“小澤今天怎么這樣啊?他干嗎去?”馬子祥沒說話,拉著他往外走。

      吃完飯,劉慧說想跟高育紅逛街,讓曾偉帶著其他孩子看電影。可高育紅卻說有點事情要提前回家,說著就起身走,悄悄把一個小紙團從桌子下面塞給帥小澤。

      帥小澤一看上面寫著:自己想辦法脫身,我在一中門口等你。不由得低頭盤算起來。

      “那怎么辦?曾偉,咱們帶著六個孩子看電影去?”劉慧看著高育紅出門走了,心里有些失落地看著幾個學生,要說她也回家把孩子們丟給曾偉有些不合適,畢竟多數是女生。

      “行啊!同學們,你們覺得怎么樣?”曾偉答應著又掃視一圈,十幾個人已經走了小半。

      “好!”“可以!”幾個女生紛紛同意,反正回學校也早。

      “劉老師,曾老師,我,我覺得我還是去追大銘他們好了!小敏,佳佳,你們幾個慢慢吃,呵呵呵呵……”帥小澤忽然靦腆地站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得撓著頭,說完一陣傻笑跑了出去。

      袁欣敏以為他不好意思跟這么多女生在一起,所以并沒在意,只是看他也走了,多少有些失落。

      王易佳卻另有想法,因為她忽然想起了劉燁剛前段時間說過的話。猜想帥小澤有秘密行動,所以先和高林他們約好,再故意找借口不去,讓他們以為他會和老師以及五個女生一起看電影,然后再次甩掉這些人,仍然是單獨行動!再望旁邊的人,袁欣敏呆望著窗外,章鳳巧低頭想著心事。季心怡看著滿桌剩菜,覺得扔掉可惜,正用筷子挑著吃,還不斷搖頭嘆息,因為劉燁剛早把錢塞給她,讓她付賬。這時李嘉的眼珠也在轉給不停,雖然什么也沒說,但可以看出正在想問題,而且絕不是思考競賽題。

      “紅姐,咱們去哪兒?”帥小澤跑到第一中學門口時,高育紅已經站在那等了,連忙湊過去小說問。

      “別在這兒呆著,邊走邊說。”她輕聲說著順著路邊往前走,走幾步又扭頭看著他說:“傻瓜,你先說說今天那個女孩兒是怎么回事?”

      “哦,那小面條可煩人了,她是我們班王義強同村,前段時間忽然跑過來跟我要競賽試卷題,”帥小澤靠近高育紅一些,壓低聲音,“我讓王義強說試卷借出去了,她還不依不饒,就被“壞水兒三李”弄哭了,結果她竟跑到教導處告我,馮主任也沒怎樣。于是她又糾纏,放學都在門口等,被祥子他們懟了一頓!”

      “還有呢?”高育紅輕輕一笑,仍然邊走邊看他。

      “后來她又來班門口等我,我嫌煩了就找袁欣敏借了一份給她。可是她第二天在樓頂往下扔上百個紙飛機,每個都寫在樓頂等我,很多人都笑話我。我生氣了,跟祥子、衡信他們上去又把她罵了一頓!”帥小澤喃喃地說,臉也紅了,沒敢說袁欣敏寫紙條讓他唱歌的事。

      “然后呢?”她歪著頭不緊不慢地說。

      “然后就是今天,你都看了!”他滿臉賠笑說。

      “是嗎?”她把頭一仰,“不老實!我咋聽說那女孩兒為了給你唱歌,在籃球場從放學等到天黑!”

      “啊,那都是誤會!是袁欣敏聽說我學唱歌了,就夾試卷里張紙條叫我去籃球場,我完全不知道,結果就跑小面條手里了。真的不關我事兒!”帥小澤把心提到嗓子眼兒,怕她又鉆牛角尖。

      “我知道,也沒有說怪你!”她忽然莞兒一笑,滿天云彩都一哄而散。

      他滿臉的擔憂一掃而盡,長出一口氣,挨著她的肩往前走

      “聽說這季節的白楊林很漂亮,我知道西關外有一大片,想不想去看看?”她輕聲說,微微翹起的嘴角洋溢著淺淺地笑,眼睛里則寫著些許愜意。

      “當然想啦,因為你喜歡嘛!”帥小澤笑呵呵地說,似乎已經預想到她看見美麗風景時的燦爛表情。

      “嗯——那好,咱先到大路上,坐2路公交車。”她心里又是一陣喜悅,就知道他會這么說,沖他嫣然一笑往前面走。他緊走幾步,牽著她的手并肩向路口走去。

      西關果然有一大片白楊林,站在大路上基本看不到,因為白楊林在一個大土坡后面。他們坐過站以后才從側面看到一點,而且看到的只是一排高大干樹枝,三三兩兩地掛著幾片枯葉。她心里不免有點失落,既然來了還是走近看看才死心,今天的相機大概是派不上用場了。

      站在土坡上往下一看,兩人驚呆了,足足看了兩分鐘沒動地方,因為剛才看到的一排高樹是白楊林旁邊的榆樹。白楊林其實并不高大,也不是很整齊,但樹上掛滿了黃燦燦的樹葉,還有些葉子是橙色的,黃橙相間,如同高高懸起的花朵。地面上散落著薄薄一層,新陳葉子顏色對比起來更漂亮,對應著湛藍的天空,像是一副顏色鮮艷的水彩圖畫。樹干旁露出幾束綠色雜草,提醒他們仍然生活在現實中,而并非進入畫境。

      她開心地笑笑,拉著他的胳膊往坡下跑。心情美極了,邊跑邊對他說:“傻瓜,我沒騙你吧?這里真的很漂亮!”

      “嗯,真沒想到這些楊樹葉能像花兒一樣漂亮!”他也是滿臉驚喜,從沒想過白楊樹也會如此美麗。

      兩個人先是闖進畫境一陣亂跑,腳步帶著風,撩起地面些許黃葉子翻飛。橙色黃色枯葉夾雜著地面的野草,就像一個碩大的花圃,而他們就是這美麗花圃上兩只快樂的小鳥,輕快地來回穿梭,愉快地嬉笑聲傳出很遠很遠。

      跑累了,坐在地上想休息一會兒,又站起來拍照。她刻意把馬尾拆開,烏黑的秀發披散在肩頭,擺著各種動作讓他拍。他通過相機視窗看她更美,四外的燦爛的樹葉,遠處湛藍的天空,腳下美麗的花地毯,都成為她完美的陪襯,她爛漫純真的笑臉才是最靚麗的風景。

      五項全能競賽有些亂,興趣小組二年級有十六人參加競賽,卻被拆的凌亂不堪。高大銘、衡信、劉燁剛、章鳳巧、李嘉被分到高級中學考場,王易佳、馬子祥、陳樂凱、伍欣欣被分到第一中學,季心怡、尤玉嬌、岳洋、孫慶浩、劉超被分到鹿港二中,整個學校只有帥小澤和袁欣敏被分到三十八中學,而陪他們去的是二(四)班班主任白春梧。

      袁欣敏這天心情還算不錯,不僅僅因為艷陽高照,還有今天要跟帥小澤一起參加競賽,和他同學一年半了,終于有機會單獨相處。所以袁欣敏穿了一套粉色運動服,粉白相間運動鞋,梳著馬尾,和他穿的灰白色運動服白色運動鞋特別般配。斜坐在他車后座,環抱著他的腰,臉靠在他后背。在這樣冷風席席的初冬,卻沒有一絲寒意,要是沒有白春梧這個不協調的形象在旁邊做電燈泡,那就更加完美。

      語文、數學、物理三門考了一上午,下午考化學和英語。帥小澤本想帶袁欣敏到學校大門口一百多米的一家面館吃飯,劉燁剛說那家的肉絲面超好吃。可白春梧先開口說帶二人去學校食堂,吃完飯再休息一會兒接著考試。帥小澤沖袁欣敏吐吐舌頭,小聲說她班主任是老摳門兒。

      三十八中食堂吃飯的人并不多,稀稀落落亂坐著,想必大部分考生都在街上吃飯。白春梧居然給他們每人買了一份飯盒,大部分都是米飯,蓋了薄薄一層亂菜,什么豆芽、芹菜、蒜薹、豆腐,連碗青菜湯都沒有。袁欣敏看看帥小澤,帥小澤又看桌子上的飯盒,無奈地搖頭,怎么也舍不得下筷子。白春梧竟然吃的“嚓嚓”響,轉眼間大多半盒飯都已經進肚了。

      “你們學校就是這標準兒的伙食?”忽然有人站在三人的桌子跟前說話,剛好在帥小澤側后面。對面的袁欣敏一眼認出是石忠,嚇得張大嘴沒說出話,用手指著他,瞪大眼睛。

      帥小澤連忙扭頭看,也是一緊張,吧嗒吧嗒嘴,不知道怎么說話,跟石忠這家伙還有過節呢!原來這是他的地頭兒,他會不會找麻煩?白春梧也把筷子放下,站了起來,看著石忠,不知道他是開玩笑還是挑釁。

      “耍把戲的!不認識我了?學驢叫的石忠。”石忠看著帥小澤,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記得他打球像玩雜技。

      “哦,石老師,呵呵,真巧哈?”帥小澤干笑了一下,心里也著實緊張起來。擔心他不懷好意,要打要跑都不怕,只怕因此連累了袁欣敏,回去就丟人了。

      “一點兒也不巧,我就在這兒教化學!”石忠笑瞇瞇地看帥小澤,把手里端著兩個盤子放在桌子中間,一份小雞燒土豆,一份豆角茄子,“考試的時候就看到你們倆了,這個請你們吃。坦白說,雖然不喜歡你,卻挺佩服你的身手!”

      “啊?”帥小澤無論如何沒想到石忠會請吃菜,心想只要他不記仇就算好的,一時間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其實那天,我們也覺得有——”要說起那天聽說石忠流淚時,大家都覺得他挺可憐的,也意識到對他的懲罰有些過分。

      “嘿嘿嘿,行了,其實那天不愿你們。我知道自己啥脾氣,走了以后也覺得都是自己太犟惹的禍,不提了!”石忠打斷帥小澤的話,猜到他擔心自己報復,“你們不用怕,我石忠是頭犟驢,但不是小人。”

      “那石老師,你坐下一起吃吧?”袁欣敏見石忠一臉的和氣,逐漸把戒心消除。

      “不,不用了,我跟幾個同事在那邊正吃著,看你們伙食這么差,才過來打個招呼。以后有什么用得著的地方,盡管來找我,我在初三化學辦公室,你們慢慢吃吧。”石忠說著擺擺手,又用手指指旁邊不遠地方,轉身笑著離開。

      “這人挺有意思的,你們認識?”白春梧來回看著帥小澤和袁欣敏,疑惑地問。

      “石老師是個倔驢脾氣,我們鬧過一架,算不上朋友,但看起來至少不是很摳門兒!嘿嘿嘿。”帥小澤笑呵呵地說,也是故意逗白春梧,“白老師,吃菜!咦!原來他們食堂有肉啊!小敏夾肉吃!呵呵……”說著夾起一塊雞肉放在袁欣敏飯盒,她低下頭一邊吃一邊偷笑,不愛開玩笑的白春梧尷尬地笑笑,紫巍巍的臉像極了醬茄子。

      下午考化學時,監考老師竟然是石忠,他倒背著雙手轉悠著,不時盯著帥小澤和袁欣敏笑一笑。帥小澤沒有參加英語競賽,袁欣敏考試,他就在院子瞎轉悠。石忠又過來把他帶到辦公室,還給倒了杯茶,和他探討起來其今天的試題,帥小澤反正也無聊,就跟石忠認真聊起來,經他一分析,還真覺得自己這次考試希望挺大。石忠也逐漸地喜歡起帥小澤,其實他沒什么朋友,很少人受得了他倔強孤僻的性格。

      考英語以前,白春梧已經先走了。袁欣敏考完以后,一出考場就看到帥小澤在對面屋檐下站著,高興地跑過去。拉著他胳膊就往旁邊走,完全不用避諱任何人的眼光。這樣單獨相處的無拘無束感覺,讓她格外充實。兩個人跟著石忠在二中溜達了一圈兒才離開。找到劉燁剛說的那家飯館,要了一個涼菜拼盤,一大碗面,兩個汽水,一個空碗,聊著吃著。討論了今天考試的五門課,比較了石忠和白春梧,還猜測了馬子祥他們今天的狀態。

      本文標題:愛的主題曲之阿蓮(二十二)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9020.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