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誰來伺候媽(7)

  • 作者: 藍歐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9
  • 閱讀16267
  •   小剛在沈陽某駐軍部隊工作,每年只有一次探親假。孩子主動要來看望姥姥家,每一次淑美都陪著他。媽媽疑惑不解:“外孫都30歲了,來看姥姥,你怎么還跟著?”。后來,淑美解釋道:玲玲去看望奶奶,她奶奶說淑蓉壞話,淑蓉再也不讓孩子去啦。我一聽,原來淑蓉把自己的經歷告訴了淑美。淑美也有同樣的擔心,但是小剛一直堅持要來。

      2018年大年三十,育成來醫院病房,和媽媽聊天。

      媽媽說:“淑蓉的女婿,那么大干部,那么大能耐,淑蓉現在變得假假咕咕(方言:不實在)?”,

      育成打斷了媽媽的話,“玲玲離婚好幾年了,聽淑蓉說,外孫子兩周歲的時候就開始分居了。”,

      媽媽聽了感到震驚:“再找,就找不到那樣的啦!”,

      “都怨淑蓉咋咋呼呼的。”,育成好像想起了什么事,只聽道:那天,育成被淑蓉叫去,到玲玲家拿東西。在樓下,淑蓉掏出五百塊錢,告訴育成,上去給外甥閨女,就說是他給的。說的這里,育成插了一句,“用不著那樣,假惺惺的。”,后來淑蓉告訴育成,玲玲離婚了。每個月女婿給三千塊錢,撫養孩子。

      這件事一直瞞著媽媽,難道這里有難以啟齒的事情?我忽然想起五年前發生的一件事,似乎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那天,淑蓉打電話:“育盛,你吃完飯你上阿家一趟,幫我干點活。”。

      淑蓉家里,淑蓉和一個男子坐在客廳里,淑蓉招呼我坐著,她自己到廚房燒水,“大姐,你找我來干什么活?”,“你坐會兒,不著急。”。淑蓉開始忙著給那個男子染頭發,茶幾上還放著一杯熱茶。我心里嘀咕,姐夫如果遇見了這樣的事,會怎么想呢?

      這個男子原來是淑蓉的鐵子(方言:情人)。我忽然記起來了,有一天我媽媽醫院門診部,這兩個人在一起,當時我跟淑蓉說,給爸爸上墳掃墓的事情,想和她一起去。可是,淑蓉卻說:“我不跟你去,跟大慶去。”,我當時很奇怪,祭掃先人,怎么領著外人去?淑蓉這樣稱呼他,他們是情人關系。

      這時候,淑蓉完全忽略了旁邊的我,腰肢不停地扭動,淑蓉看起來心情不錯,和大慶眉來眼去,“ 真硌應人!”,我在心里說。

      “咱們下樓吧!”,淑蓉的活干完了,兩人朝外邊走,我跟在后面。我還以為樓下有什么活要干。到了樓下,淑蓉說:“育盛你回家吧!”。

      “淑蓉找你干什么活?”,我回家一五一十地學給媽媽聽。媽媽坐不住了,她撥通了淑蓉的電話,“你今天叫育盛去干什么?”,淑蓉在電話里支支吾吾答不上來,媽媽訓了她兩句,“別給孩子丟臉了,你女婿真不錯,他知道你的事情,你怎么解釋?”。

      我的手機上,出現了淑蓉發的短信:以后再有什么事情,不要告訴咱媽。她現在年紀大了,腦子糊涂了,思維方式已經跟不上了。她今天說的話差一點讓人聽見。你有事,第一時間告訴我,我能幫你多少,就幫多少,盡我最大能力幫你。

      我心想:是你做了不要臉的事情,怕人知道,別叫我做電燈泡。

      媽媽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女婿叫王建,是區檢察院行政干部,一表人才。他比玲玲大五歲,研究生畢業。有一次,王建在回家的路上,聽鄰居大媽指指點點,說淑蓉不是正經人,怎么攤上這樣一個女婿?他心里總是不自在,于是他暗地里調查,果然是這樣:丈母娘不但對老人不孝順,而且作風不好。他經常在想:玲玲會不會跟她的媽媽一樣呢?

      有一次,王建試探地對玲玲說:“我聽說你姥姥身體不好,在醫院住院。咱們抽時間去看看吧。”,

      玲玲不屑一顧,“我姥姥家,我十年都不去了;別說她住院了,死了我都不到場!”,

      王建聽了,倒吸了一口氣。這個每天睡在自己身邊的媳婦,原來是這樣無情啊!“你姥姥從前對你不好啊?”,王建進一步反問。

      “你今天怎么啦?這樣磨嘰。我媽媽說,姥姥由老舅負責,誰都不許靠邊。”。

      王建終于明白了,他走進了一個怎樣的家庭。

      媽媽出院以后,有一次淑蓉回家,媽媽問:“你姑娘和女婿,現在挺好的嗎?”,

      “王建出車禍了,”,說著,她用手比量,在大腿根筆劃了一下,“從這個地方壓的。”,看到她在說謊,我憋不住了:“我聽說,他們早就離婚了。”。

      淑蓉開始滔滔不絕地講:王建如何如何搞外遇,被他兒子發現了,告訴玲玲。那個女的又如何如何勾搭她女婿……編得跟真的一樣。末了,她還提到了淑美,“淑美叫我上他單位鬧去。”,媽媽完全相信了她的謊言,“別去,將來,孩子受影響,你千萬不能聽淑美的。”,淑蓉說:“就憑我的口才,用手捂一半嘴,定能叫他身敗名裂,但是為了外孫的前程,我不能啊!將來外孫念書就業,需要他爹的人脈,我不能害了下一代!”。

      事后,媽媽對我說:“淑蓉就像電影《小二黑結婚》里面三仙姑一樣,看見哪旮有鏡子,她前后左右地照;頭發燙一遍又一遍,衣服橫一件豎一件。六十歲的人啦,一點做派都沒有。”,

      “玲玲沒有這個媽媽不能離婚,淑蓉不著調,備不住是因為淑蓉禧禮(方言:曖昧挑逗,舉止輕浮)王建,王建不吃這一套,和她閨女離婚啦。”,我插了一句。

      媽媽說:“淑蓉的外孫叫她假姥姥,孩子都六歲了,她還露出奶子給孩子玩,孩子說她耍流氓。”。

      我感到詫異:“你怎么知道的?”,

      媽媽說:“淑蓉自己跟我說的。”。

      就在玲玲離婚不久,小剛也離婚了,是什么原因導致家庭破裂?話說許剛大學畢業來到部隊不久,淑美托人給孩子介紹對象,女方異地戶口,并且沒有正式工作,屬于嬌生慣養的孩子。小剛猶豫了,淑美做兒子思想工作:結婚晚了,都是別人挑剩下的,要先成家后立業。為了促成婚姻,淑美給女方彩禮錢,籌辦婚禮,貸款買房,兩個年輕人還沒有考慮成熟就登記了。婚后小剛后悔不已,婚姻之路走到了盡頭,不想互相傷害,只能選擇分手。

      這一切都是報應!姐妹倆連起碼的孝心都沒有,他們的子女能平平安安嗎?

      本文標題:誰來伺候媽(7)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987.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