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心靈感悟
文章內容頁

灰色蝙蝠的歌聲

  • 作者: 陳草旭變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9
  • 閱讀15226
  •   感謝我工作的安排?可在這所謂的拆遷指揮部里入組工作,有更多的閑暇和自由的時間,不用照點照時的來去,沒有彼此爭鋒奪銳、執意執拗的人事?是我的所需嗎?是吧,是所謂的“領略人生,要如坐針氈,用血肉之軀,去遍挨遍嘗,要它針針見血……用生命之神秘與偉大”者,是未經驗人的豪言壯語,其時乃青春熱血的妄言。

      更為堅實的,可取的已取,可受的已受,倒不如此工作的移動,于我以無論的何處,皆可泰然安之,至少是隨遇而安,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站在哪那山唱哪歌哉。

      然而,在這平靜而似乎無虞的天氣下,下班騎小綠車回家的途中,煙草公司車隊的門口,那近年的陽光燦爛之里,不時飄下黃褐色的落葉,無名之間,竟然生出久違的悲傷,不是陰郁天空里的霏霏秋雨,也非深深黑夜里枯巷中的寒風,不是大廈之畔的朝陽噴薄,亦非月輪升起在無風無音那純凈的高空,要在這灑滿落葉的大地,散落奢侈豪華的艷艷陽光。

      推想上世紀初,河南辛亥革命起義的十一名烈士,在古都開封的西門,如若是在燦燦的陽光之下,身首斬離,鮮血流淌在潔白的雪地上,是一地紫紅的顏色,該是何樣的凄慘?我懷疑傳說那尸首在郊外的夜晚,有風雪潔白的掩蓋,是后來者不忍的掩飾吧。

      是啊,那悲慘的何止是《吊古戰場》的凄風苦雨,鬼哭神嚎,最傷心撕肺的正是燦爛陽光下的落葉,艷艷旭日中烈士的尸首,美麗的浩浩月光之下的劫殺和奸污,凄艷靜絕的半夜爐臺上滴答鐘聲之間的亡人守候。于此,下午上班,途經此地,抬眼見這排巨大的法桐,那巨大的黃褐色相間斑斕而依舊濃密的樹冠,那正在收斂精華大批大批隱于大地的巨大的已漸枯澀的樹冠,正不時有無數枚的葉片,在枝頭折斷墜落,在“咔嚓”的不同死亡聲中墜落,墜落而又飛升。若起風橫飛而隱約于遠處的樓蔭,多像一群怪異的蝙蝠,錯愕驚奇地在蒼藍的天幕之間起舞,起舞而滑落,墜滑而又隱匿去了。

      此是感懷歲月的消逝嗎?是人生的無助無撫嗎?還是什么惶恐和憂懼?都不是的,這里舒適的工作,“閉關”之際不會有酒亂的性情,周身除卻午休后頭腦微微的迷蒙,還有什么意志和性情可以拉扯我的目光,見燦爛之衰亡;牽引我的視線,勾引平靜于糾纏?哦,大概是冰心先生《南歸》一文的閱讀,應該是魯迅先生那《墳》中的憂郁,還有那深夜鐵籬上的銀燈,灑落在公園小西湖的水面之上,勾畫出的彎彎顫動的漣漪及彷徨。

      而此時此際,望到外面不大的樹木,在秋風中微微的搖擺,那不巨的樹冠之巔,在窗欞內,微微的搖擺。黃昏將近,夜晚正來,彼此吐露我的悱惻之意,斯其室內,無法面對和書寫的心意之后;黃昏臨近,夜晚正來,正可下班的時辰,在神秘的傍晚墨色中,可以回望那暗彩色的蝙蝠翻飛的界域。拉嚴灰色絨衣的拉鏈,踏上回家的來路。于此,我知道自己也是一只灰色的而不是彩色的蝙蝠,正在低聲的唱歌。

      本文標題:灰色蝙蝠的歌聲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981.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