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內容頁

人間四月天

  • 作者: 我游冥冥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8
  • 閱讀15703
  •   民國的文化圈風情萬種,卻干凈唯美,不似今日貴圈真亂①。——我游冥冥

      《紅玫瑰與白玫瑰》里說過,男人既要有“床前明月光”,又要有心口上朱砂痣,進化到如今就是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大約倆女人可以培養出一枚“人物”②,作為紅袖添香佳話放肆廣播。一個成功的女人則往往被視為背后站著一群男人,雖不全是污名化成分,但亦非可上臺面本錢驕傲人前。通常風言風語鋪天蓋地,當事人有口難辯,故多諱莫如深,吃虧于性別弱雞。傷人魔咒幾乎彈無虛發,惟有林徽因獲得豁免,在瓜田李下從容抽身,非但同時代人們相信其清白,而且后世津津樂道傳為美談。

      靈魂的伴侶

      “我將于茫茫人海中訪我唯一靈魂之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徐志摩的糾結是要把他詩性情愫強行變現并生活化,荷爾德林“詩意的棲居”尚屬不易,已嚴肅到“存在”高度的海德格爾式,偶爾為之,猶辟谷數日也可接受,然,長此以往,近乎不食人間煙火,海市蜃樓終是可望而不可及。

      在迷惘的人生時間表上,徐情種冥冥中邂逅民國女神——林徽因③,直到此刻,他才算找到生命里的“真愛”,從此夢著你的夢,痛著你的痛;而林這種色藝雙絕的女人就是一張罟,任何男人遇到都會被網住,至少是賈寶玉式意淫。金童玉女珠聯璧合,心靈自由放飛,靈魂同頻共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如果當時有(微信)朋友圈,那么徐帥哥會自拍下躬身侍湯奉藥病床前,林配合著小鳥依人狀,醒目標題“累卻甜蜜著!”臨了不忘附上“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林美女出于矜持,不便發你儂我儂合影,遂孑然一身出鏡,獨具匠心文案芳澤四溢“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許多人認為公主和王子自此幸福在一起,那是童話故事不是現場直播。落實到二人世界,誰做飯誰洗碗誰拖地板很快撲面而來層見迭出,早晚要提上議事日程,接下來劇情轉場,無論是君子還是淑女都會戴上放大鏡重新打量對方,原來的“歲月靜好現世安穩”期望值大打折扣,沸騰的沖動陡然降溫,萬幸還未到不可收拾殘局,徐努力地使自己冷靜下來,用《偶然》發出溫馨提示:有時孤獨比擁抱實在,咱倆僅能距離產生美,因為愛你所以選擇《放手》“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精神的導師

      世人皆云,金岳霖之所以淪為單身狗,是因為守候林徽因④。其實不然,金早年有過同居女友,且是“試婚”先行者,他浪得“癡情”虛名,純粹是謠言生產機制翻版,即饜足大眾胃口的東西就會被肯定、支持、傳誦,反之自動屏蔽,“忠貞不渝”“之死靡它”金人設就是這樣煉成。“三人成市虎,浸漬解膠漆”。

      女人渡過婚姻初創期,家庭煮(主)婦是常態;油膩大媽是標配;閑言碎語是嗜好,皮糙肉厚潛滋暗長……林這個尤物偏偏是異類,一如既往窗明幾凈纖塵不染,依然保持著知識女性風范,散發著馥郁芳菲秀氣,建筑學家的科學精神和作家的文學氣質糅莒得渾然一體,美不勝收。金見到嗅到想到的林,完美無缺止于至善,“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在金心中堪比西子捧心,愈增其妍。王蒙說,《紅樓夢》中林黛玉永遠是16歲。金則將林定格在待字閨中,《教我如何不想她》,“曉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可惜金勝任不了護花使者崗位,他把玩琴棋書畫詩酒花,游刃有余;觸碰柴米油鹽醬醋茶,手忙腳亂。盡管是泰斗級學術大咖,可也是個十足的巨嬰,宛若張愛玲除了寫作才華,處理人情世故就是個白癡。即便鬼使神差合二為一,他日常總以哲學家本能的理性,邏輯學家慣性的演繹,日子也沒法過下去,一拍兩散毫無懸念。

      他們交集于文化背景相同、志趣相投,因此,兩者完全是精神互動,金以其擅長為林提供信息、咨詢、指導等服務;林充當金學問之余休憩情感驛站,仿佛愛因斯坦物理之外,拉小提琴勞逸結合。藍顏知己僅限于伏在懷抱(啜泣委屈求安慰VS分享快樂求祝福),止步于上床求歡。對林“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是金風流不下流紳士所在。他倆連柏拉圖式愛情都稱不上,毗鄰而居,如影隨形,相映生輝,抱團取暖,從無緋聞,顯然不具備愛情生態特征,黑格爾佐證:只折磨自己是單相思,只折磨別人是虐待狂,既折磨別人更折磨自己是愛情。

      一個女人,倘若得不到異性的愛,就也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這點賤(《傾城之戀》)。與金無感情之實,然而林內心熾烈希望炒作出感情之名,豐富情史,添段風流,以收割艷羨目光,尤其是有了金伯樂一顧,馬價會暴漲十倍,人畜無害。金自然心領神會,當仁不讓,投其所好,雙手奉上“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

      托底的丈夫

      “高懷無近趣,清抱多遠聞。”梁思成扎進書齋一門心思求進步,亦以此名滿天下。可是折疊專業后,其他諸項乏善可陳,以致冰心在《我們太太的客廳》里,揶揄林徽因是基于享受到梁種種的“舒服和方便”,才肯制造出我們的先生——

      同行最不宜結婚,因為彼此是行家,誰也哄不倒誰,丈夫不會莫測高深地崇拜太太,太太也不會盲目地崇拜丈夫,婚姻的基礎就不牢固(《圍城》)。梁、林夫唱婦隨前,是貨真價實的同道中人,林下美人花落梁上君子,讓錢鍾書醒世箴言立馬黑屏死機。

      伊始收到魚與熊掌快遞,讓林感覺《幸福來得太突然》,心猿意馬舉棋不定,由于沐浴歐風美雨使然,索性開誠布公,將這道選擇題甩給梁,后者自知不敵徐玉樹臨風、金儀表堂堂,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決定本色出演巧詐不如拙誠,林深受感動,遴選時特意予其高分規避被淘汰,那山再高仍舊在這山老實呆著。“求人不求備,妾愿老君家。”并非梁的拖刀計奏效,贏回芳心,抱得美人歸,應歸功于林務實理智:找個我愛的人談戀愛,找個愛我的人結婚。

      另林清醒地知道,單以風流倜儻、羅曼蒂克、小資情調,梁無法與金、徐相提并論,金、徐卻不足以托付終身,原由是他倆屬“巡洋艦”,司職游弋,秉性難移,時時撒網,處處留情,一旦將女人研究透明,頃刻駛向下一港灣。

      女人累了要男人倚傍;女人眼淚要男人擦拭;女人害怕要男人庇護……哪怕是硬邦邦的女漢子,也有兒女情長一面。男人,那是一敗涂地后的托底。因而,婚姻不是一張彩票,即使輸了也不能一撕了事(諾爾斯語)。鑒于過往恒河沙數之成例,男人于女人無異第二次投胎,丈夫就是用來為婚姻背書、契約、保險,加固安全感!

      有言的結局

      有人說林徽因離開她的男人們,便風光不再,黯然失色。店小二不以為然,林徽因穿越到今天的款式是文藝少女、斜杠青年、精致中產,風華絕代,“朱粉不深勻,閑花淡淡香。”他們能際會一處,都是自帶流量,否則誰也甭想沾誰的光,沒有金、徐、梁綠葉扶持,林牡丹照樣蔥籠,多姿,雍容,高雅,冰清,璀璨……縱然被人遺忘在絕情谷底,她也能體味自己的綻放與凋零。“竟夸天下無雙艷,獨占人間第一香”。

      注釋:

      ①今日此圈,不是學術造假,就是亂跑男女關系;

      ②取自段子:男人有一個女人是廢物;有兩個女人是人物;有三個女人是動物;有四個女人以上的是怪物……

      ③林經徐詩意化妝和藝術打扮后,只是最為接近他設計的意中人,事實上徐心中的女神從未出現,也不可能在人間覓得;

      ④金追林期間,懷抱著洋美女——秦麗蓮(中文名乃金操觚),仳離是因金吃著碗里想著鍋里……

      另金從來沒有為林“守節”,比如上世紀六十年代期間,借工作關系差點交媾到名記者浦熙修(其妹浦安修曾經丈夫——彭德懷)

      PS:圖片見公號(求是店)

      本文標題:人間四月天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966.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