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愛情故事
文章內容頁

粉色的橘子(18 同一個丈夫)

  • 作者: 白雪不融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8
  • 閱讀15473
  •   我再次看到他時,感覺有點不真實,他正注視著我,見我看他,并沒有躲閃,他的目光照亮了他整個人,讓我清清楚楚地想起了一個名字,杜偉亭。

      為了避免與他進一步的目光交流,我轉向遠處,天空越發暗了,成了墨綠色,突然我的眼前閃現了那個綠色的窗簾,我打了一個激靈,接著眼前發黑,我又什么都看不到了,那下沉的一瞬間又來了,連那些桌子上的福字,對字,也跟著我一同飛了起來,我被那些紅色包圍,飛起,落下,漂浮落下……我見他嘴唇對我說著什么,我卻分不清他說的話,周圍的人說了什么話,也越來越遠了…。

      我不記得他什么時候離開的,我們什么時候回家的,怎樣地回家的……

      除夕夜空禮花漫天,一片紅橙黃綠青紫藍,似群星般光彩燦爛,可在窮人的眼里看到的只是一地蕭條與狼藉。

      每一個爆竹聲,就像一個寒顫落在我身上,一覺醒來,我隱約記得昨天傍晚的點點滴滴,我懷疑那僅僅是一個幻覺,直到我聽到一陣子的敲門聲。

      是他找來了,他的嘴角上翹,一直蔓延到耳朵,眼睛也在笑,和以前一樣,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可今天是大年初一,房間里只有一張桌子,一張床,沒有什么語言,我無法抗拒他的笑容,我們兩個人抱在一起,繼續上次未完的心愿。

      一塊灑滿花種的園地,澆了水,剛剛壓得平整,又被千萬的馬蹄踐踏,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從早上到中午,從中午到傍晚。

      杜偉亭告訴我,他一共給了我的前夫120萬,并且他答應幫我要回來20萬。

      我一天天地等著他的消息,這期間我也曾打電話問過我的前夫,可是他說杜偉亭并沒有跟他提起過錢的事情。

      我給杜偉亭打過幾次電話,第一次他沒有接聽,后兩次就呼叫轉移了,最后一次被一個女人劈頭蓋臉地罵了一頓。

      我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可是日子還得繼續,從初九到十五小瓶和她的男朋友繼續出攤,只是這次賣的是鞭炮煙花,我照舊幫助他們看攤,我本來是不想去的,可是我手頭的錢真的不夠我維持一個月了。

      正月十五是年的結束,就像一次回光返照,十四的夜晚已經燈火闌珊,街上的小孩提著燈籠,燃放著煙花,他們當然是隨處可扔,可有誰會留意他們?

      買煙花的人很多,我們忙不過來,更不會留意哪個孩子,我看到了一束花,接著兩束花,無數的花,五彩斑斕,而我發現它們都長了翅膀,又帶著長長的尾巴,像流星,迅速沖到了我的面前,在我的眼前盛開,帶著聲音,炸裂的聲音,像千萬根鋼針,準確無誤地刺痛,灼燒我全身的每一個神經點,一個彩色的夢被撕裂,短暫得剛剛感到痛,就一切都結束了。好在心痛的人對肉體的痛不敏感,肉體已經麻木,悲切暈厥,火燒不足以喚醒。

      很久,很久,不知道多長時間,我又一次從醫院中醒來,臉上纏滿了紗布,一個月以后,鏡子中的我就成了你現在看到的我的樣子。

      超市的老板娘賠償我20萬元,可我知道是有人向我們的貨攤故意扔了點燃的炮竹。

      我知道我的前夫和杜偉亭脫不了干系,但是我沒有證據。

      “我叫方依依,我的故事講完了。”長時間的激動,緊張之后,她突然輕松下來,最后用平靜的聲音告訴橘小青。

      “是的,我知道,你在故事中提到過你的名字。”

      已經到了夜與黎明交接的時刻,小青被她的故事弄得一點睡意都沒有,但是她還是安慰她。

      “我們都睡一會吧!”

      “為什么你不問問我,為什么我要把故事講給你聽?”

      “我們都是女人,您想告誡我不要輕易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語。”

      “因為我的丈夫就是你的丈夫。”

      “什么?”小青驚奇地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我的丈夫叫徐佳明,你的丈夫的名字不也是徐佳明嗎?就是那個對機場的工作人員編造你有精神病的那個徐佳明!”

      本文標題:粉色的橘子(18 同一個丈夫)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941.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