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我的讀書歲月(二)

  • 作者: 紅海星2017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7
  • 閱讀16532
  •   二

      我五歲那年,鄰家小五姑已經八歲了,她要去上學。她是我最好的玩伴,所以我也吵著要和她一起上學,母親除了干農活,還要照看四歲的妹妹和三歲的弟弟,沒時間管我;奶奶也要忙地里的農活,也不想管我。讓我去上學,是最好的選擇。

      開學了,我背上三叔的舊書包,包里有兩個母親用父親從單位里拿回來的廢紙訂的本子,扛著一個小板凳(那時候上學要自帶板凳)跟小五姑一起去上學。學校就在村子里,離我家也就二、三百米的距離,老師都是村子里的熟人。除了校長是正式教師,其余都是民辦教師,平時一邊種地一邊教書。

      學校其實非常簡樸,一排五間土墻草屋,分成兩口教室,一年級單獨一口較小的教室,較大的那口是二年級和四年級共用。門口有一大片空地,就是我們的操場。操場旁邊還有一片樹林,夏天,屋里熱時,這里也常常成為我們的臨時課堂。學校后面不遠,是一個面積很大的麥場(打麥子,打稻子用),在不打莊稼時,這里也常常做我們的操場。三年級的教室在學校后面約五六十米的地方,是借用一家農戶的房子,這家人全家都移居到外地去了。

      教室更是簡樸,地面是泥土的地面,坑坑洼洼的,墻是土墻,也是坑坑洼洼的。課桌是用磚塊撐起的幾條長木板,沒有涂油漆,就是原木的顏色,但用得時間久了,又舊又暗。學生從自家帶來的凳子各式各樣,大小不一。老師的辦公桌就放在教室的前面。一年級的老師既教數學,也教語文。老師沒有專門的辦公室,就在教室里辦公。

      我個子很矮,幸好小五姑的個子也很矮,我就緊靠著小五姑坐在第一排最里面的一個位子,緊靠著北墻擺放著老師的辦公桌。

      第一堂課,還沒有發課本。許多學生既沒有筆,也沒有本子。教我們的老師姓徐,大致四十余歲。他把粉筆掰成許多小段,一人發一段,就在課桌上學寫字。第一堂課,他教我們拼音字母“a”。我在課桌上畫了一個“0”,那個長出的“豆芽”我怎么也寫不好,徐老師于是把著我的手教我寫。這節課我學會了寫“a”。

      上第二節課時,校長拿著從村里開過來的戶口資料核實學生情況,核實到我時,發現我只有五歲,按規定顯然不能上一年級,校長就讓我搬著凳子回家了。

      被學校攆出來,我非常難過,忍著眼淚,扛著凳子回家。母親下地干活了,我把書包塞在灶屋里父親冬天支起的大炭爐子里,就去找奶奶了。

      奶奶聽說我被學校攆回家了,就開始罵起來,拉起我的手就去學校。一路上奶奶都罵罵咧咧,也就幾分鐘就到了。迎面遇到住在奶奶家后面的吳老師,他喊奶奶表嬸。奶奶指著他的鼻子就罵,說憑什么不讓我上學。吳老師賠著笑臉,說是校長的主意。即使這樣,奶奶還是又罵了他兩句才拉著我去找校長。

      按輩分,奶奶要喊校長叔叔,而且是同姓的叔叔。奶奶沒辦法罵校長。但奶奶仍大聲地質問他憑什么不讓我上學,學費我們會按時交。校長解釋說年齡太小,學不會東西,跟不上班。奶奶說,不要求我學會什么東西,家里沒人帶,就全當你給我們帶孩子了,學不好明年還上一年級。奶奶就站在教室里,一直拽著我的手,大聲地跟校長理論,學生就圍在周圍看,有的是我本家的叔叔和姑姑,還過來拍拍我的頭。

      既然不要求學會什么,學費還能按時交,鄉里鄉親的,校長最后終于同意我跟在班里玩吧,明年年齡夠了,接著再上一年一年級。我終于成為正式的一年級學生了。

      那時候,不上學的小孩比比皆是。而我有幸走進學校,就像為我的人生打開了一扇光明之門。

      我并沒有像校長說的那樣因年齡太小學不會東西,我不僅學會了,而且學得很好。我是班里最小的學生,班里有好幾個都是我同姓的姑姑和叔叔,年齡大我兩歲、三歲,甚至四歲的也有,他們考試竟然考不過我。小五姑坐在我的旁邊,平時做作業常常要抄我的答案。坐在我后面的小霞也要抄我的答案,可小五姑說只許她抄我的答案,別的人不給抄,小五姑的話我惟命是從,小霞來看我答案時,我就用手死死捂住不讓她看,有時她還會搶我的本子,小五姑就會幫我。寒假過后,因為要交兩塊錢的學費,小五姑退學了。

      后來我才知道小五姑退學對我的人生影響太巨大了,從此,我就開始了被同學欺負的日子,直到小學畢業。

      第一個欺負我的就是小霞,每次小霞從我身邊經過,都會用手指戳一下我的額頭,惡狠狠地說一句:“可惡!”,我不敢反抗,也不敢告訴家里人。剛開始,每次被她罵過,我的眼里就會充滿好一會淚水,到后來,我就開始忍受,也不再流淚。

      我當時用的本子都是父親從單位帶回來的作廢的操作票,正面用過了,背面卻是白紙,且紙質很好,其他同學大多用草紙訂成的本子,黃乎乎的,且非常粗糙。鄰家本姓的一個叔爺是班長,他要求我每天向他進貢一張這樣的白紙,如果不給,就罰我站。徐老師常常要回家干農活,他不在時,班長就行使他的權力,甚至可以打人。我害怕被罰站,只能每天向他進貢一張白紙。幸好,那時父親帶回來的紙還是非常充裕的。

      每到夏天,父親的單位就會發一把寫著宣傳標語的小紙扇,我覺得好玩就帶到了學校,徐老師上課時就拿著我的扇子扇風,我感到非常驕傲,于是每天都把扇子帶到學校給徐老師扇風。有時,徐老師講完課,坐在座位上抽煙,發現沒帶火柴,他就會讓我跑回家去幫他拿盒火柴來,點完煙之后他還會把火柴還給我。做這些事情,我心里都非常高興,覺得自己好像比其他同學特殊了。

      學會了認字,我就開始找書看,在我們家里,除了我的教科書之外,還有一本就是我母親用來夾鞋樣的畫報。畫報是十六開的那種,沒頭沒尾,只剩十余頁。為了防止書頁繼續破損,母親在每頁的邊上都貼上了黑色的膠布,這樣書就顯得特別厚實。平時畫報被母親收起來不讓我碰,只有當母親做鞋要找鞋樣時,我才有機會翻看它。畫報是父親當兵時帶回來的,里面畫多字少。我記得里面有好幾頁都是介紹一個叫陳愛蓮的跳舞的女子。長大了,我才知道陳愛蓮是我國建國之后非常著名的舞蹈家,那時,我不知道陳愛蓮是誰,但我喜歡畫報里她穿著彩色舞衣跳舞的樣子。

      每次母親找鞋樣,我都要把畫報翻上幾遍,有時,母親還會斥責我不許看,害怕我把她的鞋樣翻丟了。有時,母親很長時間也不找鞋樣,我也會趁母親不在家時,偷偷地把畫報找出來看。因為,母親每次收畫報時,我都特別留意。她就放在衣柜上面,以為高一點我夠不著。其實我只要把家里的坐床(一種方的稍大的凳子)放在下面,再在坐床上摞一個板凳,我站在上面就可以夠到。

      我最初的課外讀物就是這一本殘缺不全的畫報。

      本文標題:我的讀書歲月(二)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932.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