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我的前任老板(1-5)

  • 作者: 不江湖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5
  • 閱讀16254
  •   (2-1)套路

      在這期間見識老板最具笑話的幾次決策,且說說其中兩個,但是讓人笑不出來。

      農藥登記證,在2014年以前,只要花些錢,只要積極去辦,完全沒問題,而進入2015年以后,不僅國家對農藥企業數量嚴格把控,只減不增,且政治環境也日趨嚴厲,諸多方面越來越規范,難度也就越來越大。賴某給老板辦證基本無望,而老板此時最想要農藥登記證。當時已在推廣一制劑產品,市場反映好,份額也大,但是沒證不敢公開上市,要想上市場只得掛靠別人廠家,相當于給別打工。其間云南來了一老板,一些業務往來,成了老板座上賓。經他介紹了一貴州人,據說那人認識當時工信部一領導,他有能力通過這層關系疏通國家農藥登記辦公室,答應給他辦理農藥登記證。那人一來就放了一大招,不怕老板不接招,說一旦辦下來就要這產品西南區的經營權。經營權如要去了今后老板會很被動(加多寶很典型),老板心里也有了疙瘩,但他還是很心動登記證。對方已把好了他的脈,老板必定會權衡。而且當初老板就是指望這產品賺錢,還要上市的,老板如不放手就要付出,一目了然,也正中對方下懷。幾番商談,老板同意委托貴州方去辦理這新藥登記證。辦證是一大事,如今要從高層去弄這事更是大事,需要經費情理之中。此后一開會老板就會談及登記證,仿佛杏簾在望。兩三月后,公司高層開會,老板比較鄭重同大家談到這證的事,說證基快差不多了,付款的事作為一個議題。也許那時錢已支付,只是形式上讓大家發表一點看法。我經歷不多,或許接觸這少,也比較率直,說幾萬可以考慮,十萬以上就得慎重;而篳路藍縷的一副總也說不可先付款;再者就是省農研所的那老專家,給老板分析當前政治生態認為不太可能,最后談得不了了之。

      當時老板還轉了代辦方的話,“證已辦好,很快就會公布,只是公布前不要外傳。”老專家當場就說不可能,凡是通過就可在網上查詢到。最終成了一騙局,據說被人騙了300萬。一年后,公司常務副總說起這事,“我先前在藥企,登記證號獲批是全公司慶賀的大事,哪有秘而不宣的,當時我一聽就覺得可笑!”此事后,那位云南老總也就不太見到了。

      而辱人智商的要數2017年同浙江的一合作,公司具體背景我不太了解,聽說是做基金發行的公司。

      老板做實業也有多年,做農藥制劑起家,老板娘擁有自己會計事務所。這些經歷,他們道上結識了一些人,加之他們那江湖風氣盛,凡事用錢去擺平,他的不少操作可見一斑。如遇上拿了錢不辦事的,有時只得認慫,他也因此在這上栽過跟斗。浙江合作中間人據說是他的一朋友,這類聯姻合作,一旦成功報酬還是可觀的,所以有的中間人為了促成合作,不惜讓弱勢一方付出代價,和尚打兒子不心疼。2016年以后上他這來談合作的走馬燈籠,談成的都是一些小項目,因為老板什么證都沒辦成,想讓投資方既合作,還能給他出資辦證,這種既無好處可占,還要倒貼錢的事不會有人做。所以談成也只是一些小項目。而且大多是當地環保壓力不能生產,老板這排污上還有一些空間,算是租借場地生產。還是因環保三天兩頭檢查,開開停停,生產難以正常,不能穩定做下去;有些合作項目還在小試階段,工藝不成熟難以做下去;有時老板將合作方用發工資的款項挪用,員工鬧停工,于是弄得不歡而散。而此次合作方,據說資金雄厚,金融方面企業,為了公司更好發展,希望找一個實體企業襯托,加之老板這產品屬國內首家,產品契合國家政策,看好產品亮點,對他們的發展很幫助,或者說對他們基金增發有利。四月份接觸,五月份左右正式進入商談,老板就要副總安排各負責人做各方面文件資料,包括財務、生產、安全環保、質量體系,以及產品研發,足足弄了一個月。當時據說對方團隊中有華東某科大教授,教授的項目經費將近10億。已經困了將近兩年的老板,仿佛馬上就要脫困,對方允諾投兩億來做生產改造,實現生產電腦控制,同時要求老板做好產品升級。當時真如給老板一劑強生針,也以極大熱情鼓勵大家,說合作完成即付清拖欠工資,并承諾中層以上工資提高30~40%,如真實現,在當地可謂是高薪了。商談工作由老板與對方進行,據說當時常務副總都沒參加,談畢,需要做哪些工作才由他來布置。

      當時板已很缺錢,既然雙方有了合作意向,于是老板想要對方支付一點資金周轉,對方答應1400萬,對方一行人在古林待了一周左右。那段時間我開始網上找工作,有一處讓我過去,同老板說準備離職,電話中老板要我慢點,當時說那個周五就有消息,我只好找了一個理由回絕對方。

      老板信心滿滿,但浙江方回去了好一段時間沒音信,有一天遇上副總順便問了一下,“股權都沒劃撥別人怎么會給錢!”盡管老板很認定,但我卻有點懷疑,公司也有人懷疑,連我老婆都說,“現公司這個樣子,憑什么投這么多錢給老板!”而當時老板的一些話更是讓人生疑竇,“你們看哪些項目可以上,要夠得上一億二千萬(第一期款)。”也就是說如何把錢花出去,大伙私下都說老板是不是遇上洗錢的了,不然哪有這樣的金主。七月我直接去找老板談離職事宜,他仍極力挽留,說對方是一股份公司,目前正在協調各股東,月底會有結果。月底浙江方確實來了人,進行了股權劃撥,公司法人也做了變更。老板經歷了一些騙,據說此次在劃撥還有補充約定,如資金不能按約定時間到位則變更失效。

      股權作了劃撥,按理應有部分資金兌現。后來聽人說合作方是基金公司,需報備證監會,公示期三個月才能批復,資金沒能撥付。期間大家都翹首期盼,估計老板也在經歷漫長等待。九月底,他在本地銀行已很難貸到款了,資金困難,很需要資金;另外,自始至終對方不給錢,老板可能也急了,于是將對方招了過來,那邊的老板、財務和運作人員來了,我第一次見到那老板,老板頭腦清晰,且精明,幾個手下也干練,把合作事宜作了一個全面介紹,以及最新進展,同時給予我方很多信心。其實招他們來,老板也想安撫一下公司員工情緒。最后我們老板陳述時再次談到資金,對方老板也表態,回去后先付700萬過來,用于公司目前資金周轉。第三天回浙江,并讓老板與常務副總一同飛浙江。反正分文未付,前后差不多半年時間,如用于他們基金發行宣傳,利用完全可以達到。只有我們老板配合、等待,一無所獲,不僅辱了老板智商,也辱了眾人一把。

      本文標題:我的前任老板(1-5)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854.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