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交流新手上路
文章內容頁

感冒的海爾

  • 作者: 月下疏影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5
  • 閱讀16088
  •   天空還掛著彩云,朝霞還在天上,初冬的早晨,遠處飄來一縷寒冷的風。

      陽光雖然懶散,卻也在努力地撥開云層,想要盡力的灑下一絲溫暖。

      云兒是悠閑的,湊在一起不知在說著什么悄悄話。

      樹葉落下,隨風四處飄蕩,無論是常青的灌木叢,還是高大的常青樹都換下夏日的衣裳,穿上冬的棉襖。那些落葉喬木與低矮的小樹進入冬眠狀態。天氣是一天天的冷了,那些兩棲的動物藏進土里,鉆入地下準備睡到來年的春天。

      小海爾是不怕冷的,這初冬的陽光應該不會遲到,小海爾仗著年輕扔掉棉襖,搭上外套。待他感覺那寒冷的西北風吹過來時,車來了,回家取衣服已經來不及了。

      海爾想著,待太陽出來就暖和了,早穿棉襖午穿紗,這是霜天的常態。沒關系的,午間就暖和了。小海爾一邊安慰著自己,一邊提高了胸前的拉鎖。

      在崗位上忙碌的海爾沒有等到溫暖的陽光,他也沒察覺到冷。

      西北風還是一樣呼呼地刮,太陽卻不知什么時候溜回了家,云層擠在一起相互取暖,天空是一片灰暗。這給伺機作案的雪花提供了掩護,雪花兒真的不緊不慢的從天空飄落。

      小海爾走出公司,有點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我喜歡的陽光呢?我盼望的溫暖呢?靠,居然下起了雪,阿啑……

      回到宿舍,一幫人正商量著火鍋該做成清湯的還是麻辣的?一個宿舍好幾個人,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吃得起辣椒,所以便有人提議吃清湯火鍋。

      海爾說:“麻辣的,多放點辣椒正好驅驅寒,大冬天的吃什么清湯火鍋,沒味。”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爭論不休。最后的結論是:火鍋依舊是清湯的好,只是底料里多加了蔥姜。辣椒嘛!自然是要吃的,只不過是做成蘸料,依據個人口味調制。

      飯后的海爾出了一身汗,他洗了個熱水澡擁著被子抱著手機在床上群聊。

      “啊嚏,阿啑……”海爾接連著打了幾個噴嚏。

      海爾:“嗯,要感冒,全身發冷。”

      群里不乏有好心的人跑過來關心:“多喝點熱水。”

      張三說:“實在扛不住,就去弄點藥吃。”

      李四道:“用蔥姜加紅糖熬點水喝,那玩意兒發汗。”

      王五出主意說:“可樂加冰糖熬煮幾分鐘趁熱喝下,然后捂著被子睡一覺,明天早上起來就好了。”

      海爾看到群里的兄弟姐妹們這么熱情與關心,心里想著,廚房里能有啥讓他緩解感冒的食材,盤算著是該用可樂加冰糖熬水喝呢還是蔥姜加紅糖熬水。

      群里有認真關心者,也有認真看熱鬧者。

      群友甲說:“小海爾你聽著,感冒不用怕,把被子披上,把妹子抱緊,明天準好,嘿嘿。”

      群友乙也跟著說:“小海爾你聽著,感冒不用怕,把被子披上,把妹子抱緊,明天準好,嘿嘿。”

      半路跑來的群友丙不明就里地跟著說:“小海爾你聽著,感冒不用怕,把被子披上,把妹子抱緊,明天準好,嘿嘿。”

      一群看熱鬧不嫌事多的人,復制著上面的話,粘貼了又溜了。仿佛這潭水還不夠渾,順便伸腳下去攪兩下,然后一擼褲管走了,也不問事情的來龍去脈,也不管當事人是什么樣的心境。路過了,湊一回熱鬧,不誤事,不惹事。

      小海爾看著這一幫扯蛋不要錢的磚家,甩出一串問號后去了廚房,不管怎樣,先來兩杯熱水是很有必要的。

      群友甲放出了兩個皮卡丘:“成功捕獲服毒雞兩只,我想想是清燉呢?還是紅燒?嗅一下,嗯!有紅燒肉的味道。”

      群友丁說:“雞嘛!我覺得還是清燉的好,這樣,可以有雞湯喝。”

      群友乙說:“不,不,這雞是服毒自殺的,小心喝了毒雞湯。”

      眾人正熱火朝天地討論著,群友甲發現小海爾不見了,于是:“系統提示——小海爾抱著被子罵罵咧咧地退出了群聊。”

      此時,群主也從那遙遠的不知名的地方趕回了群里,看到樓上的信息,又翻了一下群資料:“沒有啊!小海爾還在群里的啊!你們欺負小海爾了。”

      在場的張三說:“我沒有。”

      王五道:“不關我的事。”

      李四說:“不是我。”

      有人猜測:“他可能去喝熱水去了。”

      有人推斷:“也許是去買藥呢!”

      群友乙說:“一個小感冒,沒關系的。”

      群友丁說“小海爾不會生氣的。”

      群主發話了:“你們到底怎么肥四?”

      群友丙說:“我們在討論小海爾退出群聊的原因。”

      群主問:“什么原因?”

      群友乙說:“其原因可能是群里某人讓他生氣了。”

      群友甲說:“不可能只是某人,應該是某一群人讓他生氣了。”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一肥四?”群主顯得有些著急,又有些生氣。

      群友丁說:“我抬頭看了看,某一群人應該是一百零八個。”

      一百單八將,梁山好漢,劫富濟貧,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幫兄弟。

      群友乙說:“其實,那些都是客觀原因。”

      群友丙問:“難道還有主觀的原因嗎?主觀原因是什么呢?”

      群主的到來,并不是聽群友們扯淡的,肯定有事要宣布:“各位,聽我說。”

      沒有人理他,他又接著說:“所有人,所有人……”

      可惜這所有的人都沒功夫理他。

      最后他只得悻悻地嘆了口氣:“一群智商不在線的二貨……”

      是的,這一群二貨的智商都出殼了,因為小海爾感冒了。

      有不知原因的群友問道:“小海爾到底怎么了?”

      有人回答:“小海爾感冒了。”

      “哦,哦。”

      這會兒,群友丁又追問道:“小海爾離開群聊的主觀原因到底是什么?那誰?你說說。”

      “真實原因,真實原因是……”群友乙故意賣了個關子。

      “是什么?”群友丙追問。

      “是什么?”群友丙也在追問。

      群友乙接著自己的話茬說:“其主要原因是,某妹子太過強悍,小海爾不得不抱著被子落荒而逃。”

      此話一出,后面跟著一連串“哈哈哈哈哈”的附和和震撼人心刷屏的大笑表情。

      幸好還有人是冷靜的:“不知道小海爾回來看到你們這樣損他作何感想。”

      群友甲:“問題1,求小海爾心里的陰影面積。”

      群友丙:“問題2,此刻小海爾應該在哪里?”

      群友丁:“問題3,小海爾的感冒好了沒有?”

      喝水回來的小海爾拿著手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短短幾分鐘時間就幾百條信息,他爬樓看了個大概,方才明白這幫損友的無聊與可愛。

      于是小海爾回復:“熱水喝了兩杯,感冒還沒有好。”

      酒葫蘆說:“接著喝,我說的是酒,酒能燥熱,就能驅寒,多喝幾杯,感冒不敢留戀。”

      酒壇子說:“換大碗的,喝著帶勁,嗯!喝多了,呼呼去了。”

      群主:“睡吧!睡吧!夢里啥都有。”

      酒葫蘆:“嗯,夢中自有顏如玉,夢中也有黃金屋。”

      群聊在一聲聲晚安中告一段落。

      小海爾拉開窗簾,雪還在下,地上一片潔白,他關好門窗,裹緊衣服,在被窩里進入了夢鄉。

      本文標題:感冒的海爾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853.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