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佳作賞析
文章內容頁

文學是另樣的記史文本 ——編輯鄭森初先生詩詞集《東縱老兵放歌》有感

  • 作者: 鄧三君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5
  • 閱讀15803
  •   在《東江松林》和《惠州全民素質論壇》的雜志上,時常讀到一位名叫鄭森初的詩歌:語言清新,句式工整,手法別出,令人耳目一新,大開腦洞。一打聽,原來此君乃惠州市兩縱聯誼會會長、惠陽地區檢察院原檢察長。在人們的印象中,“老干體”詩歌,一般就是那些順口溜、口號式的七言八句干巴巴詞匯的拼湊,然而鄭森初的詩歌,卻別有洞天,風韻別致。

      1

      收入《東縱老兵放歌》詩集中的這些詩詞作品,鄭森初先生以《尖山詩詞集》為名結集印刷過,共5本,從1996至2017年,逾20余年矣。這次新編的《東縱老兵放歌》就是在原來的書稿中遴選出的作品。本書由“難忘烽火歲月”、“改革成果禮贊”、“職業生涯沉鉤”、“世間萬象掃描”、“天倫之樂時光”、“屐痕處處錄影”及“附錄”等欄目組成,共收錄作者平生詩詞、楹聯約500首(闋、副)。

      收入集子中的最早詩歌是1944年所寫,距現在跨越60多個春秋。這些詩詞作品展現了作者一生的執著、理想與追求,貫穿了作者職業與人生的變遷,是他思想感情與豐富閱歷的真實寫照。作者是一位東縱老戰士,他的詩詞中,有很大的比重是謳歌東縱精神和東縱老戰士的,記錄了東縱的歷史事件和老戰士們的一些活動及友誼,這是本書中的重頭戲。

      是什么驅使他走上革命道路呢?我在作者1949年前的詩歌窺見到了他投奔革命的因由。如在《謀生難》里,他這樣寫道:“想去耕田無田耕,想來教書無學生,想做生意無資本,三條大路無條行,唉也哉,謀生難!”可見,他是為了追求自由、公平和幸福美好的生活。1949年后,接踵而至的是各項運動,尤其是文化大革命,讓中國走上了迷茫的道路。作者亦有很多詩詞記錄了他親身經歷的社會演進中的脈絡與走向。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東歐劇變、改革開放等等,可以說,這部詩詞集,不僅是鄭森初先生的個人人生記錄,亦是中國社會發展的記錄。作者在詩詞作品中所反映的各個時期發生的事件和表達出的情緒,就是我們這個社會發展過程中有血有肉的歷史,活生生的歷史。

      由此,我們可以說,文學,不僅有陶冶和提升人們精神境界的作用,同時亦有記錄我們這個時代的證史作用。從歷史學的角度看,那就是另樣的文學化的歷史版本。

      2

      人類在創造物質的同時,亦創造了精神文化。可以說,物質與精神是人類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兩個方面。它們相互依賴而又相互衍生,向更高的層次遞進和發展。因此,凡是有眼光和襟懷的人,不僅重視物質的成分,更加重視精神的成分。

      人類在社會生活中,創造出的物質財富往往會被人重視,而精神財富卻容易被人忽視。為何?一個是看得見的東西,摸得著,實用;一個是看不見的精神,貫穿于人的精神世界,空無。對于文化的取舍態度,這就要看一個人的襟懷、眼光和學識。在決定編輯出版《東縱老兵放歌》這部詩歌集的當初,曾出現過不同的聲音。以惠州市兩縱聯誼會常務副會長曾堃先生為代表的許多老同志,具有大格局、大襟懷、大視野,他們以與時代同步的大氣概,積極主張編輯出版這本書,為東縱老戰士創造的精神世界,構建一個薪火接力的傳世文本。從這個意義上說,這部書的出版,不僅是作者個人的成果,亦是東縱老戰士集體的成果。其展現了東縱老戰士的精神風貌,體現了東縱老戰士的闊達胸懷,代表了東縱老戰士的人生追求與向往。

      1949年后的各種政治運動,在詩人的心中劃過了難以平復的痕跡。他掙扎過,痛苦過,思考過。《夜宿油麻山》這樣真實記載了他在政治斗爭中的經歷與心境:“獨游金水庫,夜宿油麻山。武斗寒天日,傷心渡險關。三年身常鞠,十載臉休顏。萬眾心憂忡,人民苦難言”。又如《望鄉興嘆》這樣寫道:“土石泥沙往下流,深潭溪水變荒渚。青山綠地顏難復,寨上村民皺眉頭”。從作者的詩歌里可以看出:過去,東縱老戰士們為探求自由民主拋頭顱灑熱血;今天,東縱老戰士們依然為祖國的發展,人民的幸福求真理,探道路,極盡微薄之力鼓與呼,令人感動。那些收入“世間萬象掃描”的篇什,對世界風云的觀嘆,對官場腐敗的痛恨,對世風日下的擔憂,無不體現了東縱老戰士們“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精神境界。

      3

      說到此,該說說鄭森初先生的詩歌藝術了。我之所以說他的詩歌不同于一般的“老干體”,我還是想用詩歌文本來說話,這樣更有力量與說服力。

      所謂“老干體”大多是口號式的順口溜句子,當然,人老退休,有一個愛好總是一件好事,比如說寫寫詩歌。在這里我說“老干體”并沒有詆毀的意思,而是用于評價詩歌時的比較。且看鄭森初先生的詩歌《詠梅》:“院中一盆花,室內更添華。暗香有誰賞,詩人彈琵琶。”這是一首極盡白話的詩歌,但是卻蘊含深意,手法別出,好一幅賞梅琵琶圖!前兩句似乎平淡,那是一種必要的鋪墊,同時亦是推出重點的陳設。詩歌題為詠梅,卻并沒有描寫梅花,而是寫出了一個極為典型的場景:在一個幽靜的院落,百花凋零,惟見一枝梅花臨窗而放,那幽香隨風暗潛。一位倜儻少年,靜坐花下,手抱琵琶,忘我輕奏。于是詩歌就像一幅賞梅圖,在一位功力老道的畫家的筆下一揮而就。詩人采取“院中”“誰賞”鋪設、設問等修辭,“暗香”“彈琵琶”動靜、明暗結合等手法,將這幅詠梅圖刻畫得惟妙惟肖,出神入化。尤其是后句的設問,詩人并不直接回答,而是用一個詩人彈琵琶來作答,可見得那是在一種怎樣的幽美環境下,產生的一種不可言狀的愉悅心情。梅的幽香和琵琶的音符交融呈現,達到了一種至高的藝術效果。西諺:“至簡即美”,與中國傳統的審美觀念“大道至簡”有異曲同工之妙也。這種簡潔的具有生活的畫面,獲得了極其高雅的審美情趣。又如《詠風》:“只聽松濤響,未見豪雨來。頭頂白云過,湖中浪花開。”此詩題為詠風,整個詩不著一個風字,卻把風描寫得有聲有色,栩栩如生。詩人借用彼物現此物,聲東擊西,起到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烘托效果。松濤的響聲不是風所致嗎?預感有雨卻不見雨至,這不是風的作用給人的感覺嗎?盡管有爽爽的惠風拂面,天空卻飄著白云,這不是和風麗日的大好藍天嗎?湖中如鏡的水面,泛起了銀波,這不是風的美妙杰作嗎?寥寥四句,把個風寫得真切,寫得舒暢,寫得生動,寫得美妙和美好。其功力可見矣!

      此類詩歌尚有不少,大多編在“天倫之樂時光”和“屐痕處處錄影”欄目里,如《仁化丹霞山游》《寒山寺》《山溪行》《暢游九龍潭》等。值得一提的是,鄭森初先生的詞亦多為上乘之作,合規合矩,這得益于他過去從教時苦心專研的經歷。從所占篇幅看,詞作雖然不多,但是從整體水平看要好于詩歌。在此為什么沒有以詞作為例,那是因為詩歌更具記事的作用,詞作更多的是抒發個人的感情和在文字上的表達與呈現。

      2019年6月21日于聞之居

      本文標題:文學是另樣的記史文本 ——編輯鄭森初先生詩詞集《東縱老兵放歌》有感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841.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