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防止“六不治”

  • 作者: 牧雪吹簫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4
  • 閱讀23456
  •   黨的十九大把運用監督執紀的“四種形態”寫入黨章,體現了全面從嚴治黨的生動實踐和制度創新;其立意在于懲前毖后治病救人,使嚴管與厚愛結合起來。應該說“四種形態”是根治腐敗之病的基本途徑,也是一副良藥。但在實施過程中,有些“患者”大有抵觸情緒,對咬耳扯袖、紅臉出汗十分反感,對一般性的輕處分或組織處理也不當一回事;不收斂、不住手、我行我素,直致釀成大錯墜入深淵。

      司馬遷在《史記》中記述扁鵲醫術時寫道:“人之所病,病疾多;而醫之所病,病道少。故病有六不治,驕恣不論于理,一不治也;輕身重財,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適,三不治也;陰陽并,藏氣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藥,五不治也;信巫不信醫,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則重難治也。”這番記述即說人之所憂,在于疾病過多;而行醫者所憂,在于治療手段太少。所以疾病有六種不能治:驕橫狂恣不論世理的人,這是一不能治;輕視身家性命卻重視錢財不舍得花錢治病的人,這是二不能治;衣著飲食已經不堪享受的人,這是三不能治;陰脈陽脈并亂,五臟氣血不調的人,這是四不能治;形體羸弱已經不能服藥的人,這是五不能治;信奉巫士而不信行醫者的人,這是六不能治。

      司馬公的“六不治”之論發人深省。一不治實質說不守常理、不走正道之人;二不治實質說要錢不要命的人;三不治實質說最基本的生命需求已經消失的人;四不治實質說體內陰陽失衡錯亂不堪、無由治起的人;五不治實質說藥物難進、失去治療基礎的人;六不治實質說觀念錯亂、走上邪道的人。一、二、六不治是主觀因素,三、四、五不治是客觀因素;主客觀參半,可見司馬公之公允。

      對監督執紀的“四種形態”無關痛癢一意孤行者,應好好思想司馬公的“六不治”。任何一種治療都是主客觀條件交互作用的過程。你一概拒絕世事正道,在疾病面前諱疾忌醫驕狂無度;該配合治療卻不配合,甚至輕視醫者,那么你的病就將沒法治。你愛財不愛命,病入膏肓扔抓錢不止,即如遍鵲之類神醫也無奈。你不相信科學、不相信醫生,在病發之際卻算命打卦信奉巫術邪道,那只能自取滅亡。“六不治”的三種客觀因素,實質指患者已達不可就藥地步;啟發患者抓早抓小、防微杜漸以避免不可治。

      本文標題:防止“六不治”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803.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