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交流新手上路
文章內容頁

隨風飄動的心

  • 作者: 落紅飄雪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12
  • 閱讀23174
  •   凝重的空氣顯得沒有一點動感,窗戶對面的拖拉機空空的發出單調的反抗聲,順帶半新舊的汽車,通過的卡塔塔的聲音,一下子又都似有而無。最旺盛的時候沒有把空氣凡其氣泡太凝重了,沒有解凍。

      多次立于窗戶前觀察,觀察怎么上好的天氣陰天了。天已經大亮公雞還那么煩人,一遍遍的長聲流連,氣不打一處來。不看不想也罷,但屋子里面如此的凌亂,一時之間又收拾不過來,賈喬無法,開始了氣喘吁吁,無可無不可的坐下。有點背部酸疼,毫無下實意的,用杯喝下大口的涼水,頓時感到稍微的意思是爽朗,順著喉嚨進入空腹。

      總算有些愜意了。

      所以剛剛下肚里面,坐下立刻有了尿的感覺。尿脹水來催,又開始坐不住了,天是明亮的,對賈喬卻是起早了。沒有套上衣褲,又嫌麻煩不能動,他的時間就如此的時緊時慢,也有努力,同時也有消極過,亂動中沒搞出個所以然來,什么事干不好。

      “亂翻翻的在哪點作呢?”

      刺眼之極,回收用度由嶄新而破舊,是自愿不圖上進。

      燕子的尖叫聲打斷了賈喬的心路歷程,有些討人嫌。燕子終歸是燕子和人居鄰仍是不能相通的,小動物嘰嘰喳喳的吵個不停,老是在宅的窩邊拉屎拉尿。讓人惡心了,想究竟是動物啊。燕子被人贊美,賈喬也曾想做這樣的文人,但沒有做成很好,把不友善的說成好的,舊的虛偽言不由衷的長個嘴巴有啥用,像燕子的亂叫。

      原本沒有打算如此的活法,生命一代顯不出輝煌的痕跡,對賈喬而言就是最嚴厲的打擊,一棒子把他的希望打死。

      生活關系一直都存在只見邪,而未解而不能解決的困難。

      賈喬沒有錢財,沒有背景,沒有權勢,也不知有多少了,這部分又有沒有能夠幫助著,很難說,自己不能動彈,外力不能引動,而恰恰是其人道不合心。把生活放在夾角上,正好生活又是無比的脆嫩,想要防范而慰藉,為了和平相處,隨時隨地他想都要改造。的確不對的,改正過來意圖和解對的又是什么?不是他冥頑不化或者思想守舊,或者是過于的深沉老練,而是他的心跳動不止。只一顆活著心,就會無法對哪些值得改正,哪些值得發揚?

      沒有標準,甚至一點點辦法也沒有,別人看不起,有時連自己也有點傷心,是命運讓他如此的愚蠢。

      天天都想點東西,對萬事萬物感情的閘門敞開,精益生活的完美豐富而多姿多彩,翻過來處事把握人際關系,控制不住感情卻是極不妥帖的。老成持重無論稱道或是對己都是有好處的,賈喬的心很亂,思考著的事情非常的多,想到究出來沒有頭緒的東西,或許有些不愿提及。讓事情在胸腔里面胡亂的亂撞一陣子罷了,心里裝的事情多,便總感到人生的沉重,時時向往如山間上的薄薄的白雪飄蕩易散的樣子。那形體動態亦步亦趨,完全是他沒有從來未感受到的快樂,飄逸輕盈的快樂。

      不知道哪個時候天氣變得冷極了,一冷淡白便在夏天的早間一抹而下,進出四溢而無微崩潰,籠住濕濕的涼氣。遠處半山肩上涇渭分明一條散沙,懶懶的腰在表皮自我移出以山巒之傲處。如出海之百練,又如剛浣紗玩的嫦娥手中的絲絳,飄逸是完完全全的不同,猶如仙境。或許他不是真的很白,是因為特別的干凈,輕柔的干凈,顯出極端的亮白。輕輕的賈喬想上去觸摸,但又擔心誰去了污著的進入永久的神圣,它只能讓他這樣的人遠遠的用心去觸及自然,感受它的使命,就此一瞬的誘發,最終定要留下無影無蹤的證據。

      是的,眨眼的瞬間,白色的小屋預期它完成了圣潔的體現,只在近處,白白的籠罩,反而加厚了。后面趕上的窗簾洋裝紙上晴天,不料到半道又折回來,散失下來,如黑煞灑沙般的氣勢。于是濃度加大,氣色點滴的暗淡下來,除了燕子不斷的翻飛,便是有些模糊,沒有了意思,細微的涼氣襲來。

      生活中不注重小節的尺度,隨意性很強的話,時間久了便間隔不起和諧美滿的關系。經常感到有空氣阻礙,但指不出癥結,表露外亂才可能發現,誰也不希望倒霉掉在自己的頭上。可是萬不得已的時候尋求解決,但病入骨髓,萬難再現神機,悔之初,當初何不未雨綢繆。

      無以惡小而為之。

      閑聊的時候,靜坐亂擺一個姿勢。一覺睡下來很舒心,頭勒怪癢癢的,頭皮起了一層頭皮屑布一層糠,忍住不耐的還想撓幾下,給亂草拔地般的游覽片片雪花無盡,致如天女散花至次年。

      賈喬凌亂不堪,指甲殼里面常常儲存些打掃后的遺物,黑黑的臟的沒有留一絲邊頰的習慣,如有超過視為例外,即使是臟石頭污濁,垢水洗不掉,洗洗滌劑無法深入。方便之一左右小指頭輪換區總算保持干凈,大桿子經常抓頭皮,頭發緊跟著掉了下來,不少根根表皮帶著油污細細的,俏扁擔似的。由昏黃的陰線掉在紙上的安慰著,泛出一些細心的黑色。頭發變黑是賈喬向往的外形,一個老大的大男孩,滑稽像是黃黃的頭發。小時候無憂無慮無分別的,如隨時被家長夸,在口邊有自豪的英雄心理,無窮努力的壯志,等到長大新家長新家正式要去夸別人自身的前行,在人與人接觸中大大的呈現,原來自己是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陌路人,自豪讓他更加信任的可悲社會的需求和自身的差距著實很遠。如今明白盡一切辦法奮斗,最終呢勢頭后患無窮,走下去的自信心不知從何生根發芽。

      對面的霧氣重重加重了灰白,把天和地連接在了一起,只是上部分極端的白色,下部分有些暗淡,暗淡出雪山頂的影子。山真的這般凹下去的神溝沒有了,只有凹下小小的還可以一小步就跨過到另一邊。從上蹲登天更簡單了,車著云彩踩著,請跟上,從來認為霧是很好玩的,白天清楚的東西能變得模糊,能捉迷藏多次解心,到最濃最厚的地方領略感覺。又想坐上車隨物而行,白天一個沒有實現,如同夜初一的情況一樣好高興,他應該天生就有,只不過不曉得,隴西不定是天之脾性所致。近來得了近視眼,白天黑夜的霧氣便增加了許多,賈價看不清的東西也多了起來。

      怎么說起來呢,心里似乎無限的平靜,而是波瀾不停想到叫幾聲,人生如此難走卻也早怨恨,氣的咽氣的言語還能說什么什么都想說,說我不成熟,太沖動,太感情,太軟弱,不完全性格上完全表現的一種重的形單影只。考證一下歷史,也并非今天才到小人當道,歷來官民對抗永遠化解不了玩弄把戲,就是這層小人的工作,怕什么呢?可因為怕生活,要生活完美無缺的是不讓打零碎的,但想到反抗下去,這平靜要美滿起來的生活,要丟掉縮頭,唯有縮頭顯示出對方的強大,即使成全小人之心胸。小人高興,變無問題了,他是什么東西何許人也,有些煩惱,認識還未成型的。雛兒敢與天斗,山有多高水有多深,賈喬的確不知道,不過任何慎重的時期,自信讓人認清斗爭不含糊,只不過方法上有少些周密。

      閃嗚嗚的壓過來,點綴的翠綠更加重了,夕陽的籠罩,有霧氣,摸模模糊糊有點嚴重,清晰了,且詩意大悟,真是太對不起。渴望的眼睛,一切總起奇想,的確感受到了難受,或許花樣是上天的一怒,自己愚蠢甘心吃虧。奈何?但想想錯中之錯也罷,無意上的模糊或許果在其中,有形有勢,對人生更能領悟到真諦,力量嬰兒會強大才有打擊的力度。

      天陰沉沉的,對一般而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像有些悲傷有些壓抑。賈喬累無所謂壓抑,只是近視加重模糊,兩百米以內的視線也不太清晰,柔柔更加花影夜露,但心情自表到底新開。清爽的,天要下雨總是天累死是無聊人,定制衣裳大熱天天陰而已,實在是對氣候最大的調節。賈喬甘愿做一只落湯雞,永遠淋著,如果不停的話為什么還為什么不知道,也許是文學心態或許真正病了。顫抖的心順著眼前的黑亂動,一下子橫飄不平,一下緩緩上升,五指左去右來上下飛,下掉是無數的點點使人黯然失色,漂浮也就如此,原來形體的本源如此追求只能是猛然間的回首。

      生活原本單靠自己的力量太薄弱,借助別人借來呀,近來工作又極不順心也還常見,只不過是平常中出現幾點黑丁丁而已,沒有什么驚嘆古怪的。

      大山的洗禮在陰天進行,草作寬衣霧遮羞。朦朧之中默默出力,任隨老天爺自趣橫生,珠珠連連如按摩捏拿,毛毛細撒如冰針透射。不定點,不定時間。一片鋪天蓋地的氣勢,宏偉。點滴的造就,老雞本不愛戲水,長時間沒雨的渴望,靜悄悄的在院墻下半邊半壁半遮的走動,不時低頭捉見食物,不時仰頭拍翅膀。哦,是身上的跳蚤太多了,搖了很多天,耐不住了要爆炸,好在雨舒服極了,下雨舒服極了,鴨子呢,別說這鏡頭從何而來,干脆到燕子中間領一個夠,拍打追逐,高聲的吼叫,一群發瘋般的興趣,連賈喬也感到了。

      爽的心急了,是這些朋友傳遞給我的快樂的信息。

      本文標題:隨風飄動的心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734.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