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佳作賞析
文章內容頁

惠州詩海拾貝人——寫在《古今詩人頌惠陽》付梓之際

  • 作者: 鄧三君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06
  • 閱讀29338
  •   1

      幼榮會長囑我為《古今詩人頌惠陽》寫點文字,盡管時人好為人序,但梁任公先生的譏諷之語猶然在耳,本人何德何能,既沒資望,又無專攻,尤其于詩詞如搟面杖吹火——一竅不通,為序我是斷然不敢的。

      但幼榮會長的盛情與厚看卻不能辜負。在一篇文章里,我曾戲謔自己在惠州市詩詞楹聯協會副會長一職純屬浪得,既不曉韻,又不通律,更不作詩,于是,我只好以看客的身份自居。這些年我正是以這個身份,拜讀了一些本土詩人的作品,受到一些教益,有了一些心得,也收獲了一些評彈性的筆墨。今天,我想以《古今詩人頌惠陽》為緣,寫一些散發性的文字,以此為跋,置于書尾,亦算是我作為副會長這么些年的一次履職。

      2

      中國是一個詩歌古國,最早詩歌集《詩經》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歷史,而詞雖源于隋,興于五代,盛于唐宋,亦逾十五世紀矣。可見在這樣一個子曰詩云的國度里,將其稱為詩之汪汪海洋并不浮夸。然而歷史終歸被浮塵所掩蓋,要汲取人類的人文菁華,需要智慧,需要技巧,更需要善行。唐宋是中國歷史上詩詞最鼎盛的時期,假想如果不是孫洙從知縣的位置上退下來后,專心致志,精心選編《唐詩三百首》,使其廣傳于世,普羅百姓今天又能記得幾首?如果沒有《唐詩三百首》這部詩集,隨著時光的流逝,歲月的積淀,我們又能到哪里去尋覓這些精美絕倫的詩章?

      有趣的是,同是做過“縣太爺”的陳幼榮先生(曾任惠東縣委書記)退休后,并沒有坐享清福,而是熱情受邀組織成立了惠州市詩詞楹聯學會,絞盡腦汁策劃,盡心盡力履職,以大胸襟、大視野、大手筆確立了“古今詩人頌系列”主題,逐年依次對惠州所轄縣區的詩詞楹聯作品,緯涉遠古,經羅百業;上至達官,下至村夫,進行了全面的、系統的、科學的挖掘、梳理與出版。四年時間,以每年一部的速度,相繼推出了《古今詩人頌西湖》《古今詩人頌羅浮》《古今詩人頌惠東》和即將付梓的《古今詩人頌惠陽》的煌煌巨制(據說,在他首屆任期內還將編輯出版《古今詩人頌龍門》),形成了蔚為壯觀的、具有獨特魅力的惠州文化瑰寶。這一前無古人的開山創舉,于詩詞,于文化,于惠州,于中華文明,都是大有裨益和難能可貴的。我不敢妄評幼榮先生退休前的政績何為,但在此,我敢說他在退休后的這一功業,對惠州文化方面的貢獻不可小覷。他以詩詞為載體,對惠州的歷史、人物、習俗、風物、山川以及變革與發展,以一種特殊形式進行了一次跨時空的恢宏再現與縱貫歷史的激情表達。值得稱贊,應得喝彩,可謂功莫大焉!

      3

      “古今詩人頌系列”是一個系統工程,縱古橫今,其文牘之繁雜、工程之浩鉅可以想見。幼榮會長帶領一班人,對廣泛搜集起來的詩詞資料進行了科學而嚴謹的遴選、勘正與編輯,最終以雍容華貴、珠光寶氣之態,呈現在讀者面前,令人賞心悅目,擊掌喝彩。

      “古今詩人頌系列”一書,不僅記錄了自古以來吟唱在惠州這方熱土上的詩歌作品,更為有價值的是蘊含在這些詩歌中的歷史信息、文化信息、人文信息和時事變遷的諸多社會信息。粗粗翻閱《古今詩人頌惠陽》文稿,氤氳其中的靈光之氣撲面而來。本書收入的作者遠至北宋。讀著古人的詩章,讓人頓覺穿越時光隧道,有與前賢撫琴對話之感。“系馬芭蕉外,移舟菡萏間”(北宋?陳堯佐《游惠陽西湖》),不僅讓我們看到蔥蘢的芭蕉,滿塘的荷花,更讓人欽羨起那隱逸詩中野鶴閑云般翛然塵外的生活;“源有桃花澗有蒲,翛然一望恍蓬壺。忘機亭上群毆集,堪作人間水墨圖”(明?陳運《大通橋》)讓我們看到昔日圓通橋的如畫景象。《三婦艷》(清初?姚子莊)是研究明末清初時期惠州婦女生活的一個樣板,而《游白鶴峰》(清?鄧承修)等詩章則是研究惠州人物的文化寶典。還有諸多名流,如劉克莊、屈大均、梁鼎份、江逢辰、廖仲愷、鄧演達、葉挺等等的詩作,更是我們解析惠州人文脈象的重要歷史密碼。而我與現今的詩人雖居一城,卻難常晤,讀著他們的詩文,猶如與諸君呷茗而敘,一團親和。從他們的詩中,時代之感讓人倍覺振奮與激昂。牟建新、蔡楚標、李碩洪、楊東成、李林根等等詩家,或詠物,或言志,或抒情,或紀事的佳作,從不同側面,向我們呈現了風雅的惠陽、歷史的惠陽、人文的惠陽、改革與發展中的惠陽。我要在此特致一筆,本集中還收錄了92歲老翁張建緯先生的詩作。張老一生在水口農村學校從教,閑來時有唱和,出版了《旭凡室詩詞集》,是惠陽農村基層變化真實寫照的詩歌史本。從這個層面看,這部書的出版,其意義遠遠大于詩歌的本身。

      4

      據我觀察,幼榮會長的文化情結由來已久。我想起碼有四點可以詮釋他的這般情懷:其一,他出生在梅州,那兒可是自古以來文風甚濃之鄉。受鄉風俚俗的熏育,崇文厚德便在陳幼榮先生幼小的心田中萌發;其二,他是新中國較早的科班生,所學正是漢語語言文學。步入仕途后,紛繁的公務并沒有淹沒他的文學激情,時有詩歌和其他文學作品涌出筆端。他曾送我一本精美的詩詞集《屐痕詩草》,其文學情節可見一斑;其三,作為一位官員,他善待文人之心之舉,實屬少見。尤其是他對那些從事寫作而又沒有固定單位的“流浪記者”,更是關懷倍加。在這一點上,作為一個同是以文字混飯吃的我,對他的這種仁愛亦感同身受,對此我亦常懷深深的敬意;其四,在出任惠州市詩詞楹聯學會會長一職所表現的欣然態度。2007年,在我主編的《惠州全民素質論壇》雜志當編輯的蔡振湘老師提議成立惠州市詩詞楹聯學會,大家一直認為這樣一個全市性的詩詞學會,必須要推舉一位德高望重的人來擔任會長。其時,陳幼榮先生從惠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位置上卸任不久,接到大家的盛請,他一沒有矯情地謝絕,二沒有高傲地推辭,欣然答應,使得惠州市詩詞楹聯學會如期成立,并迅速開展了工作。

      正是這種情懷,他團結凝聚了惠州市一大批詩詞楹聯愛好者,群策群力,嘔心瀝血,成就了他在惠州文化長卷中詩詞領域所描下的具有歷史性貢獻的濃墨重彩的一筆。

      5

      在惠州的歷史上,出現過一些善人志士,他們為惠州的歷史留下了燦若繁星的文化瑰寶。如明代的張萱,官至戶部郎中(正五品),罷歸后,居家鄉博羅,傾心著作,因居所號西園齋,故著有以“西園”為名的著作上千卷,成為惠州乃至中國歷史上的著名學者,迄今仍是惠州人的驕傲。為此,凡是為惠州文化辛勤耕耘而做出突出貢獻的人,在坊間都有被人們稱為“補西園人”的贊譽。張友仁因《惠州西湖志》的完整存世,而有“惠州西湖無完書,有之自友仁先生始”之說;吳仕端因《惠州西湖藝文縱談》而被稱為惠州研究東坡文化和鄉邦文化的獨到專家;黃澄欽因《鵝城舊事——惠州風俗圖說》被譽為研究惠州民俗的畫家和活化石。

      我相信,以詩詞編纂而記錄惠州文化成果的陳幼榮先生,則會因“古今詩人頌系列”而被人們譽為惠州詩海的拾貝人。他們以不同方式填補了惠州文化的空缺,其成果必將產生漫長持久深遠的影響力,他們是不同時期惠州文化傳承與光大的“補西園人”!

      6

      文化與金錢和官爵相比,于現實,可能不被人看重,甚或被時人輕視和蔑睇。但是,唯有文化能被傳承,能使人類從歷史的記憶中不斷汲取靈光與智慧,能使人們在歷史的經驗中不斷進步與發展。為官如作戲,你方唱罷我登場,各領風騷十來年;而金錢確如糞土,富可敵國的和 ,在浩瀚的時空隧道中,也不過“息影”區區兩百來年,可現如今,哪一塊黃金是他的?哪一處宅邸是他的?

      嗚呼,浩浩天地間,唯吾獨小也;蕓蕓眾生里,獨有精神存。太史公因一部紀傳體通史《史記》,雖去兩千余年,仍然名垂千古;鄉間善人王鳳儀,因辦學傳道,行善天下,雖一野老,無學歷、無文憑、無錢財、無官爵,至今被人們廣為頌揚。隨著時空的遠移,“古今詩人頌系列”將越發閃現出她獨特的文化光暈與魅力。我相信,“陳幼榮”這個名字,也許不會因為他的官職而被后人特別銘記,而他在惠州詩海中的辛勤拾貝所串起的一束束美麗詩環,必將讓他的名字浸染文化的溫潤與色彩,在惠州文化的歷史長廊中熠熠生輝。

      2013年10月28日

      本文標題:惠州詩海拾貝人——寫在《古今詩人頌惠陽》付梓之際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480.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