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佳作賞析
文章內容頁

生命的印痕 ——解讀《七彩吟》的人生嬗變、歷史信息和文學價值

  • 作者: 鄧三君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05
  • 閱讀38740
  •   李文斌先生要出詩集了,我并不意外,與他接觸幾年來,我就陸陸續續讀到他的一些書法和詩歌作品,同時也知道他的愛好和興趣甚廣,涉足血型研究、儒道研究、企業管理等領域。但他給我的感光點并不僅只于此,更在于他生命中釋放出來的,并讓我感知的精神追求和人文情懷——他似乎很有傳統中國士人的性格與特征。如此倔強奮進、不言放棄的人,如此有著勃勃壯心、不虛人生的人,弄出怎樣驚天動地的事情來,都不令人意外,更何況是一部詩集呢。

      李文斌先生給我的印象就是一位敢于擔當、直抒情懷、打抱不平、嫉惡如仇的漢子,大有中國士人努力躬行,兼濟天下的情懷。中國士人傳統情懷是一種被歷代主流意識形態普遍認同的價值意識,它是鐫刻在民族文化歷史長廊上的一道價值烙印,是高尚的、積極的、向上的、具有使命感和凝聚力的民族情感。讀罷《七彩吟》,在晚間跑步和入睡之前,我如老牛吃草般,回嚼起那些匆匆“入胃”的詩歌作品,于是有了如下文字。

      一

      《七彩吟》給我觸動最深的并不是詩歌的意象,而是生命的痕跡。于是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七彩吟》最大的價值便是作者通過自身的成長經歷,以獨特的視角,用詩歌的形式,真實記錄了社會變遷、時代演進和生命嬗變的過程。正如作者在《序》中所說:“我生存的時代用‘七彩’來描繪比較合適。它串聯了……新中國成立、土地改革、三反五反、鎮壓反革命、農村單干、農村初級社、農村高級社、農村人民公社、大躍進、三年災害、四年調整、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粉碎四人幫、改革開放、中國特色等政治元素。”而本詩集所反映的時代,幾乎涵括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的60余年(1950年——2011年),可見時空之遠,跨度之大,其蘊含的歷史信息之豐富。

      讀完整部詩集,我洞見了詩人的人生軌跡以及生命歸屬。作者的第一首詩歌是上小學五年級的作品,這首題為《少年》的詩,與成立不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樣,懷著驚喜心情,也開啟了向往之門,舒展了理想的翅膀。有趣的是,作者是一位非常有心的人,他不僅保存了自己的作品,而且連老師的批語也只字未損地留存至今。從這對師生的文字中,我們可以透視當時老百姓對建立新政權的熱情是多么的高漲,對幸福生活的渴望是多么的強烈。然而,政權的基因不足也從新中國成立伊始就深藏其間,社會的病征也開始顯現。在我們思維冷靜、觀念已復歸常態的今天,回望過去,在一個只有10歲的兒童心里,就籠罩著“毛主席領導我們走向幸福的人生”、“我們要做毛澤東時代的好兒童”這樣具有神圣色彩的意識和思想,這對于一個孩子,是多么的殘酷。我不知道作者收入這首詩歌的目的何在,但是我敢肯定地說,作者當時的感情是真摯的,因為社會的背景賦予了人們的時代感,我們很難跳出社會大環境來談理想。于是,在這個大背景下,人們,尤其是孩子,從入世之初,思想脈搏就開始受到“毛澤東”的洗禮,靈魂深處就受到神秘意識的填充。這是作者個人的人生寫照,也是社會的真實寫照。我們把這種現象置于人類社會學的顯微鏡中放大,就可驚奇地發現其病理之所在了:絕對服從,扼殺個性。從詩歌中,我們可以斷定作者是一位極其努力的人,從小學習優異,還上了大學,可謂人生努力,一代精英。可是當初的“求學報國效黎民”的愿望,為何最終變成了“煙云過眼自垂淚”呢?作者這樣說:“我個人的人生也可謂是一條七彩(意為豐富多彩)之路。扮演了數不清的人生角色。大起大落、大進大退、大喜大悲;曲曲彎彎、坎坎坷坷……。”在這部詩集里,我似乎沒有找到作者更為詳細詮釋自己情感和價值判斷的詩文,而在我的記憶里,似乎讀過他的這類詩作。是怕不合時宜?是怕再起“烏臺詩案”?此時,我只有猜疑。作者說“這本詩詞選編就是上述背景自然而然的流露”,其中的“選編”二字,恐怕有其旨外之味吧。

      好在,作者有這樣的告白:“我自悟具有多元化的人生價值和多元化的性格情懷。”“多元”精神,在我們這樣一個自詡為科學社會主義的國度里,顯得是多么的難得和可貴。這種 “人生價值”、“性格情懷”的“多元”,并沒有被一統的政治給扼殺殆盡,卻也決定了作者的政治命運,因為其有悖于中國普世橫行的價值取向和“游戲”規則。作者研究儒學,研究老莊,研究書法,于是就尋得了一種超脫,正所謂:“心到空時心自靜,埋首筆墨樂無為”。我想,這里的“無為”,非老子《道德經》中的“無為”了。雖不是“無不為”,當然也絕非“嬉皮士”。這里的“樂無為”,是一種對際遇不滿的宣泄,對生命殘缺的控訴!與東坡先生的“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的戲謔何其相似。“滄桑之變,天地翻覆,社會扭轉,人心浮動,我是一個見證者甚至是參與者”這是詩人的心聲。

      二

      在這部詩集里,我還窺見了政治與百姓休戚相關的命運糾結及信仰衰敗的關聯。

      當百姓正在憧憬美好生活的時候,一場沖昏頭腦的運動在全國掀起。1958年,第一個五年計劃取得成就,隨之大躍進瘋起。于是出現了三年自然災害,有著基因缺陷的政權領導下的中國,首次遇到大面積的災難。8月,人民公社運動在全國展開。免費醫療、大食堂、政社合一,小生產被消滅,家庭不能擁有鍋碗瓢盆。由于高度集權和“合理的個人崇拜”,不合領導人胃口的信息不能發送,于是出現了“一天等于二十年,共產主義在眼前”、“螞蟻啃骨頭,茶壺煮大牛,沒有機器也造火車頭”、“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這些反自然、反科學、反人性的荒謬絕頂的口號風靡全國。領導人被大量虛假信息包圍,各地干部層層加碼,相互攀比,大放衛星,真可謂謊言包天。執政黨的政權,因為個人的好惡,就可以拿數億人民的生存甚或生命當“共產主義”的實驗品,當兒戲。這些后果,我們在作者的詩里,找到了印證。

      一位為理想而學習的好學生,當他周末回到家里的時候,卻是這般情景:“早餐半鍋粥,勺攪翻波浪。食不充饑腹,何時飽肚腸。”(《周末回家所見》)。他同時看到人們在饑餓無奈的情況下,所出現的殘忍、野蠻的場景:“腥臭昭瘴染春風,憐蜍哀鳴半空彌”(《饑荒人食蛙》)。更耐人尋味,也更加令人心酸和落淚的是《人蛙對話》:“昂首哇哇叫,淚涌似清泉”這等悲涼的世界,連青蛙都在向殺戮它們的人們求情,似有淚水漣漣的凄慘。可是“面色黃慘慘”的人卻顧不了這些,在“凡物皆為食”的惡劣境況中,捉蛙人道出了自己的無奈:“人尚不能生,蛙豈獨偷安?腹空似蛙鳴,老幼息奄奄”。面對慘景,詩人感嘆:“似此求生圖,我實不忍見!”

      這是一位中學生的所見所聞和慘象實錄,也流露出了一位涉世未深、沒有城府的青年學生的真情實感。首先值得肯定的是,作者沒有掩虛,沒有趨勢,真實并藝術地記錄了中國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所發生的饑荒慘景。受到政治環境的限制和輿論工具的控制,全國上下都在假話大話之中,大有王安石推行新政的狂飆之勢。紅云如潮,勢不可擋。就連中共高層領導人彭德懷因為一份萬言書都被打成了右傾分子,最后落得含冤而死的下場。皇天之下,豈容異論?更不要說一位中學生怎會知曉三年自然災害,其實就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所釀成的惡果。這些詩歌,從一個學生的視角,通過一個村莊、一個家庭、一個人,記錄了一個荒唐的年代,成為中國最有根據和出處的一段心酸歷史。

      可笑的是,就在詩人反映中國極端狀況的同年的8月12日,而在地球的另一邊,以社會主義自居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在一夜之間筑起了柏林墻。饒有諷刺意味的是,與柏林墻相呼應的、所謂兩大陣營分界線的“三八線”卻標示至今。柏林墻在聳立28年之后,在民主聲浪中,轟然坍塌,東西德統一,百業凋零的原東德才得以全面恢復生機,社會得到空前發展。而朝鮮,如今依然還在由某政黨扶植起來的政權——金家三代人的承襲統治下,過著“過年才有豆腐吃”的“千里馬”社會主義的幸福生活。

      與所有社會主義陣營不同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勝利。按照中國大陸的社會學說,以前蘇聯為主的社會主義陣營的國家,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先后或被兼并,或已變質,尚存的古巴、朝鮮,百業凋零,民不聊生。只有走特色社會主義之路的中國,得到了空前發展。然而,政權基因所存在的問題似乎并沒有得到根本解決,在新形勢下所出現的社會問題越來越多。信仰問題、價值取向問題、誠信問題、國富民窮問題、貧富懸殊問題、貪污受賄問題等等,都在這種體制下暴露無遺,成為新的社會災難。我在這部詩集里似乎也聽到了作者的疾呼:“鬼神皆看破,宗教麻醉丹。欲問人間事,自作自承擔”(《看破》),這是信仰之塔崩潰后的迷茫興嘆。“一從‘二貓’顯神通,致富斂財出英雄。坑蒙拐騙何足論,錢入私囊成富翁”(《世道》),這是對世道的質疑和對真理的叩問。最近,我收到一條短信段子,段子雖短,卻可以洞察中國之現狀。段子中的消長盈虛的對比,令人難堪,發人深省:高樓大廈越來越多了,道德之塔卻越來越少了;精品高檔商品越來越多了,貨真價實的卻越來越少了;有錢的人越來越多了,有思想的人卻越來越少了;想快速出名的人越來越多了,腳踏實地奮斗的人卻越來越少了;重視人際關系的人越來越多了,付之于真情的人卻越來越少了;有文憑的人越來越多了,有真才實學的人卻越來越少了……。其實,中國與所有社會主義國家所要解決的問題都是一樣的,那就是把國家的權力真正交給人民。只有民主政權,才能將這些弊端統統革掉。換一個方式來說,這些問題就是伴隨這種政權而附生的毒瘤。翦除這種權利,其弊病就會隨之消亡。有如毛皮之關系,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不改變這種體制,我們的國家就如封建帝王的朝代一樣,遇到好皇帝,國家還可能興盛太平;而遇到歹皇帝,人民定會遭殃。回望我國歷次的政治斗爭,哪一次不是因“領袖”的一己之念而霹靂所向,縱橫全國?!只有民主政治,才有真正的社會和諧和人民的幸福;只有民主政治,才有國家的真正安定與富強。

      我們希望中國在政治制度上實行真正的民主,同時希望中國執政黨在自由民主的政治環境中,以優秀的政黨角色,在競爭中取勝,成為人民的真正代表。而政府,不再是任何政黨的工具,而是真正意義上的人民公仆。使我們所處的社會不再是“舉國處處比奢華,柴門戶戶嘆貧窮”(《今世》),讓國民也不再有:“更迭反復無盡頭,人間何時有太平”(《憂國憂民》)的感嘆與憂慮。

      三

      毋容置疑,《七彩吟》詩集的文學價值亦很凸顯。正如作者所言:“(詩集)從形式上看,古體詩居多,格律詩少見。”而我的心神恰恰是被這些并沒有什么格律而敘事性特強的詩歌所牽動。

      我是一個不會寫詩的人,但是我卻一直相信藝術都是相通的。正如我不會烹飪,卻懂得美食一樣。我個人以為,文斌先生的詩詞與他的書法作品比,應該不在一個級別和檔次上,但是其功用卻是互相不能替代的。

      這部詩集,我所喜歡的是那些頗具古風的詩歌。讀著,不僅能夠像古人那樣搖頭晃腦、抑揚頓挫地暢快吟哦,而且可以通過詩歌看到歷史的影子,看到社會大背景下的人物、風貌、習俗以及人們喜怒哀樂的情態。

      誠如作者說:“杜甫對我影響很大,可能是我悲憫和憂患的性格和他心有靈犀,所以我的詩總體風格偏于悲”(《序》)。杜甫的詩歌風格形成于安史之亂時期并逐漸在苦難中成形。杜甫深入社會并深切關注政治和民生疾苦,重視寫實。他背負著對國家和民族的沉重責任,忠實描繪時代的面貌和自己內心的感受。從這方面來考量,作者與杜甫具有同樣心性。本詩集具有古風意味的詩歌有:《周末回家所見》《人蛙對話》《三月九日夜宿舍大樓失火》《童謠詩》《母子別》《訪舊地》《田家》等篇什,以五言居多。其特點是敘事性強,關注底層,展顯民生,詩中蘊含著濃郁的感情,讓讀者深受感染。在此就以《母子別》為例,試作賞析。詩中寫道:“小兒不盈月,寄養在鄉里,母子各一方,遙遙無會期。”兒子還未滿月,媽媽就要按照工廠軍管會定的“紀律”回廠上班。只好把孩子寄養在遠方的鄉間,可是相會的日期卻不知是何日。詩歌一開始就將母子關系,在方位和時空上拉開了距離,猶如小說的懸念,讓讀者揪心不已。接著詩歌寫道:“愿兒成棟梁,我輩長已已,雙親寄重望,英才遇佳期。”雖然身在遙遠的地方,可是我們是多么的希望孩子你能成為祖國的棟梁啊,現在我們是身不由己,但是我希望并相信我們的孩子,長大成人之后,一定會遇到一個好的社會環境。“兒本心頭肉,毫毛皆情意,歲歲一相逢,屈指數歸期。”你是爹娘的心頭肉啊,你的一絲一毫皆與我們息息相關。一年一次的相逢是多么的遙遠與漫長,但是在艱苦忙碌的歲月里,還是給父母帶來了翹首期盼的歸途。“望穿終南山,恨斷涇河堤,登車怨路遙,心焦如火急。”這些歸心似箭的描寫,多么感人:恨呀,終南山,你為何那樣高,那樣險,居然擋住了我遙望故鄉的視線?涇河水呀,你為何那樣急,那樣寬,居然阻隔了我急切歸鄉的道路?把一個見兒心切的父母形象活脫脫地躍然紙上。“一步跨入戶,相見痛已極,淚欲奪眶出,稚子猶不理。”父母是揣著怎樣急切的心情奔進家門的啊,當滿眼含淚見到兒子時,卻碰到不懂事孩子的“稚子猶不理”,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三番不忍出,五顧步難移,橫心赴遠途,淚涌下如雨。幼松正稚嫩,頃然拄天日,雙親鬢白時,回首予愿足。”可是見面的時間總是有限的,很快就到了要分別的時候。出門后還要三步五回頭地說:孩子呀,你現在還像是一個稚嫩的小松樹,只要你來日成為祖國的棟梁,我們父母多苦多累也心甘啊!這與“復恐匆匆說不盡,行人臨發又開封”的萬分焦灼與依戀的心情何其相似。

      這首詩,以一個家庭的境遇反映了那個時期千千萬萬個家庭的生存狀況,而在至高無上精神的驅使下,人們不得已被動地接受了那種“夫妻分居”“母子分離”的生活窘境。我相信,只要是那個時代的人,不管他們在當初是多么的紅極一時,又是多么的出人頭地,當讀到此詩時,一定會潸然淚下、悲戚萬狀。那是一個多么缺乏尊重生命的年代,只有在高度集權政治威懾中的社會,才會有如此普遍的悲凄事件發生。我們常常處在“人人愛國”而“國不愛人”的社會環境中,這與那些民主國家即使是在其領空領海出生的生命,都要享受國家保護的待遇相比,我們該作何等反思!這就是文斌先生此類詩歌的魅力所在,價值所在。它不僅具有藝術性,而且富于故事性,讓人由此及彼,充滿遐想。這就有如看另類舞蹈,不僅在舞蹈藝術上求唯美,而且將故事融入藝術中,讓讀者獲得的不僅是觀感的享受,同時得到思維的擴張與延伸。

      另一方面,這部詩集中的景致小賦也是耐人尋味的。我以為這類詩歌組成了本詩集的另一種景觀。那是一個不大的,卻是小巧玲瓏的花圃,徜徉其間,令人陶醉,流連忘返。如“亭臺破舊尚可建,青春一去莫能追”(《登一號樓》)、“根盤江山社稷土,枝搖三皇五帝天”(《湖邊老柳》)、“遠水浩淼千帆亂,獨處一隅靜幽幽”(《蘆葦港汊》)、“風擺萬桿箭,唰唰聲一片。綠波隨風走,浩蕩水連天”(《蘆蕩》)、“昨夜韶關夢,今作漢水吟。迢迢關山度,往事化浮云”(《南調北遷》)等等,都是詩人獨特的觀察、感悟與提煉后的佳美詩句,深得佳趣與妙理,值得傳誦。

      文斌先生說,詩集出版在即,要朋友捧捧場。我這些不一定合時宜的凌亂文字,權且算作一位虔誠的讀者所表示祝賀的一片冰心吧。

      2011年6月24日于惠州

      本文標題:生命的印痕 ——解讀《七彩吟》的人生嬗變、歷史信息和文學價值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8451.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