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網絡文摘幽默
文章內容頁

《三國.魏書》 但為君故(一)

  • 作者: 糯小懶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0-26
  • 閱讀35981
  •   序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阿樂不曾讀過詩書,但總聽自己大人提起這句。桃之夭夭,一定就是說現在的場景吧——桃枝盤旋,緋紅漫天,自家大人就跪坐在樹下望著花與云。印象中自家大人總是得體的。白衣勝雪,如墨的長發梳理整齊散落在身后,眉眼帶笑,莫名讓人安心。

      “阿樂……,阿樂?”

      正胡思亂想之際,耳邊突然傳來呼聲。

      “啊?……是是是是”

      看著她一臉窘迫,他突然就笑了“幫我沏壺茶吧 ”溫儒爾雅,深瞳好似一潭湖水,溢滿了月光。

      時隔多年再想起當年的情景,阿樂才明白,那莫名的悸動,叫做歡喜。只是當年的她還小,只是暗自思慮,這世界上怎么會有生的這么好看的人呢?那句話怎么說來著?對了

      ——君子世無雙,陌上人如玉。

      阿樂一邊小跑著趕去沏茶一邊想著,趁現在有時間給大人做個新香囊吧,大人總不離身的那個土里土氣的,實在太不配了。

      荀彧看著那身影一蹦一跳的離開,消失在斑駁的樹影里。——沒心沒肺才可長命百歲,她還真是像你啊阿瞞。他垂下眼簾,低不可聞的嘆息被掩蓋在落花里。還好,他還有一點時間,用來回憶過去。

      一、 沒頭腦和不高興

      左江東,右西蜀,中間夾個二百五。提起為曹操做事,荀彧是拒絕的。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這種視腦子為糞土的奇男子是怎么活到現在的,胸無點墨,毫無城府,像他這樣的貨荀彧七歲就能把他玩弄在股掌了好嗎?這就是傳說中的傻人有傻福?早知道曹操是這個德行,他就不該來曹營,一頭撞死算了。跟著他能干嘛?建立哈批集中營嗎?

      提起荀彧做謀臣,曹操是拒絕的。他實在想不明白怎么會有把川劇變臉玩的這么熟練的人。人前溫儒爾雅,眉眼含笑一副謙謙君子風范。可一旦與他獨處便冷著個臉,好似欠了他二五八萬。什么鬼啊,曹操心里憋屈。你你你,我好歹是你上司能不能給點面子,我睡你老婆了你這么橫?喂喂喂,你別走啊……喂!我堂堂曹孟德還要受這種委屈……我……,你回來,回來!荀文若!荀彧!茍或!

      荀彧是個小心眼。當日他前來投奔,曹操特意帶著典韋在主營前靜待,以表禮賢下士之意。——“茍或先生,孤可算等到你了。”笑容毫不做作,一臉明媚。

      荀彧抬頭,正準備行禮的身子頓了頓,突然黑著臉轉身便走。

      “哎嘿……喂喂喂你干嘛去!”老子褲子都脫了你就……啊呸,老子在這等你半天臉都笑僵了,你就這么走了?不把我當人是不?曹操捶胸頓足“阿典給我砍他!”

      “……主公,求求你當個人吧。”

      曹操是個文盲,荀彧一開始就知道。曹操一直以為荀彧跟他擺譜是那日的一句狗貨,其實不然。按照紅樓夢的說法,這個傻逼,他見過的。

      二、忠臣的自我修養

      那是在他入曹一年之前的事情。黃巾起義被平,董卓以犒賞之名邀各路文人武將。意在招賢,輔佐漢室,荀彧一眾謀士便被迫赴宴。觥籌交錯,推杯換盞,看著有些人搖尾巴結董卓的嘴臉,荀彧感覺一陣反胃,借口如廁溜了出去。

      荀彧只記得當時的月色真的很美。他就倚坐在桃樹下抬頭望,皎潔的月光順著大朵的桃花滴落,靜靜的在地上流淌。他伸手,指尖追逐著躍動的光點。

      ——看不慣宴會上的小人嘴臉,我,又能比他們好到哪里去呢?

      這是荀彧少有的迷茫時刻了吧,他讀圣賢書十余載自詡文人雅士,立志匡扶漢室死而后已,可現在呢?董卓名為扶漢,自立為王之心昭然若揭,漢室岌岌可危,他在干嘛?為了自保欣然入席,比起那些趨炎附勢的人自己又能高雅到哪里去?充其量不過五十步笑百步罷了。他想過,是真的幻想過,有一天漢室有難,他入仕力挽狂瀾救民于水火,一代賢臣,可歌可泣。他也嘲諷過西楚霸王,笑他懦弱,但當這一天真的到了,他才明白項羽的從容赴死,到底有多難。載入史冊的英雄固然有,但終歸不是他荀文若。

      風起,塤響,一曲悲歌,以寄愁思。在他最孤獨的時候,曹操悄然闖入他的視線,那時他們并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也不知道之后兩人的故事會那般刻骨銘心。荀彧不記得自己吹了多久,回過神來曹操便在他咫尺之間,一襲紅袍金絲鑲邊,招搖的像個花孔雀。狹長的桃花眼微瞇歪頭打量著他,像個看新奇物的奶貓。荀彧放下塤,也不說話。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看著對方,一個坐在樹下,一個負手立在月光下,風起,斑駁的光影在兩人之間躍動,落花中像是傳出一聲淺笑,荀彧下意識握緊了衣角

      ——哎?他他他走過來了,我要先開口嗎?那說點什么?今天的青梅酒不錯?不行,會不會讓人家覺得我就是個紈绔子弟啊。那做個自我介紹吧,我叫荀彧年17立志匡扶正義名垂青史……啊呸!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正胡思亂想著曹操已經一手咚在了樹上,荀彧砝砝的仰頭看著曹操一點點向他靠近,濕熱的鼻息呼在他頸上,在他大腦一片空白之時,曹大白癡別過頭,扶著樹吐了,是的他吐了……荀彧感覺空氣中傳來了什么斷掉的聲音,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自己的腦神經……

      還以為是有人讀懂了自己的樂聲,還以為如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結果吹了半天我TM就招來個酒鬼?不對,這貨明明就是想找個樹吐會吧!跟我半毛錢關系沒有吧!

      ——冷靜冷靜,出于禮貌問問他怎么樣了吧,說不定也是和我一樣被迫入席,像戲子一樣被人灌酒……

      “我靠,這里怎么還有個人啊,兄臺哪位?”

      “……”

      去他媽的淺笑,明明就是個酒嗝吧!搞了半天是我自作多情?這他媽喝了多少一個大活人都看不見了?!年紀輕輕就這么瞎了?荀彧默默想著如何委婉的表達求求你趕緊滾這一話題。

      “我開玩笑的,別這么看著我嘛”曹操爽朗一笑,用剛剛擦了嘴的手摁在了荀彧肩膀上。“你小子有點東西啊。”

      ——呵呵,算你識……

      “你這酒瓶子擱哪買的,吹的真他媽有節奏!”

      “……”

      “兄弟你怎么不說話啊,我告訴你今天的青梅酒是真TM好喝,我把董卓都給灌趴下了我給你講——”

      “……”荀彧拼命抑制著抽搐的嘴角,想要維持自己溫儒爾雅的形象,奈何演技不佳,臉都給憋紅了。

      ——反正這個地方這么僻靜,他現在把眼前這個傻X踹池子里去……應該沒人會發現……吧?

      某年某月某日,荀彧在一次晚宴上,丟失了自己身為儒士的自尊,毀了一件自己最喜歡的衣服,以及,與某位不知名的紅衣男子結下了不共戴天的梁子。

      所以在曹營認出曹大白癡那一刻,荀彧覺得自己沒把鞋蹬在那張欠揍的臉上就已經很給他面子了,輔助曹操是不可能的,這輩子不可能的,他荀文若就算餓死,出門摔死,也絕對不會再在這曹營待下去的!

      ……呃

      “輔佐曹公也不是不可以的,我覺得主公這個智商還可以搶救一下。”荀彧抬頭挺胸,正義凜然。

      “不走啦?”曹操笑的人畜無害。

      “曹公智勇雙全乃我等楷模,為曹公出謀劃策是我的榮幸。”

      沒錯他是因為典韋真摯的小眼神才心軟的,不是因為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七星劍,完全不是,哈哈哈哈……

      ——曹操你這個喪盡天良的禽獸!我**你個**!

      本文標題:《三國.魏書》 但為君故(一)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7995.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