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百味人生人生感觸
文章內容頁

父親依然活在我的歲月里

  • 作者: 馬前卒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0-24
  • 閱讀42715
  •   父親離開我已經十一年了,好像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情。那年我的兒子12歲,現在23歲。我時常想起父親,父親依然活在我的歲月里,尤其是在我的年齡越來越大的時候。

      我們兄弟眾多,家境很不富裕,他供我們上學,擔子全部壓在他的肩上。父親起早貪黑,不曉得疲倦似的,忙里忙外,家里田中。我們年齡小,不懂得幫忙,大小事務全由父親和母親承擔。我們家成分不好,爺爺被劃分為“富農”,沒有人樂意搭理我們,父親更不敢在大家面前大聲說話。

      父親在極不情愿的狀況下輟學的,以致后來,多次在我們面前說,“成分論”讓他失去了學習的機會。他在班級是學習很用功的一個,老師也很喜歡他,成績出類拔萃,“政治運動”讓他們那一批人成了受害者,不得已回家務農。父親寫的一手好字,經常在紙上涂寫。在他離世的前一段時間,他還寫信給我們夫妻倆,叮囑我們好好生活。

      父親大我母親五歲,有人說,夫妻中男比女大5歲婚姻最穩定。可是他們經常吵架,我記事時起,大吵小鬧不絕。父親和母親都是躁性子暴脾氣,不曉得謙讓容忍,為雞毛蒜皮的事情都能大打出手,鬧得不亦樂乎。我害怕他們吵架,他們吵起來不顧及我們,打罵不忌諱,我們站在一邊孤立無助,不知道如何是好,只盼望來人勸他們早結束爭吵。如果真的有人來了,事態就會很快平息;如果沒有人來,父親或者母親中一個人覺得無趣了,爭吵自然就偃旗息鼓,我們懸著的一顆心就放下來,很快恢復以往的快樂。第二天,父親和母親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似的,有說有笑,什么事也不耽誤。我很奇怪,他們怎么沒有記性呢?現在想想,如果當初他們有記性,那我們該是多么的難受!

      生活漸好,父親暴躁漸少,對我們也關心起來。那時大哥二十來歲,父親覺得,在家耗著不是件事,就想讓大哥出去闖闖,學一門手藝,父母認為手藝人是餓不死的。可是這事要大隊里同意。父親就張羅,請來大隊干部來家搓了一頓,事情就圓滿解決了。

      我小時候很貪玩,一有空就會跑出去。我一玩就想不起家里任何事。父親空閑就編織竹籃,賺點生活費,就讓我們在家幫忙,抽竹絲,擺籃底子。而我最不喜歡干這些事,做這些會把手戳破,磨掉手皮,很長時間都好不起來。那天下午下過大雨,我跑到鄰居家,正好鄰居搬著漁網到河壩上捕魚,我一路小跑跟著,快樂的像是我家捕魚似的。等到傍晚我一到家,父親一問原委,知道真相,立馬張開手罩著打我,打得我頭昏眼花,罰跪到晚。我跪著嗚嗚咽咽,在哼哼唧唧中睡著了,是母親把我抱上了床。多少年過去了,我還記得那次被罰。以后我再出去玩,都要父親允許才行。

      我上小學的時候,已經九歲了,歲數夠大的,父親認為我二年級成績不好,又讓我留了一級,我非常不樂意,中途總想到三年級上課,可是我盼望了很長時間還是沒有如愿。這給我很大打擊,我明白不是任何事都能如人所愿,不努力就不行。我學會了認真學習,成績不斷進步,成了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到了初二,一次學校召開家長會,父親破天荒地第一次參加了。那次我期中考試成績班級前幾名,老師在父親面前表揚了我,這讓父親很享受,認為我將來會有出息,從此改變了對我的看法和態度。

      后來我考上了縣中,父親很是高興,縣中的高考升學率是非常高的,鄰居的孩子在縣中讀書,就考上了大學,我當然成了全家的希望。縣城離家很遠,我不得不住校,學校伙食是把糧食交到學校食堂,打飯吃。一到交糧的日子,父親就騎上一輛老舊的自行車,一路吱吱呀呀,一路滿面春風,把糧食送到我的宿舍,看上我一兩眼,叮囑我三兩聲,又在吱吱呀呀聲中回去了,沒喝一口水,沒打一口牙祭,還是興高采烈地走了。幾十里土路,他好像不費什么勁。我也曾騎車回家過,累得我渾身無力,是不是父親很強壯而我太虛弱?很久后我才明白。

      父親一直堅定地支持我上學,不讓我做家務事。在兄弟姐妹中,我所做的家務活或農活是最少最輕的。但學習的最終結果并未如父親愿。我只是將就著上了個師范,做了一名教師,這與父親的愿望相差甚遠,父親并沒有責怪,仍是樂呵呵地送我去上班。高中階段,我并沒有潛心忙于學業,受別人影響,狂熱地喜歡了看小說。那個時候找到一本課外讀物很困難,能從同學手中借到書看,我就像一個要飯花子討到了一碗大米飯。書里的世界那么精彩,跌宕起伏的情節,讓我手不忍釋,甚至宿舍熄燈了,我還點著蠟燭偷看。而這,我一直不敢向父親說,我怕他失望,我怕辜負他一片心意。而今,我說出來,他也聽不見看不到了。假如當初說了,父親打我一頓,也比現在好受啊。這世上沒有假如,也沒有曾經,只有愧疚,只是拷問。

      母親的去世對父親打擊很大。2005年,父親早晨起床,突然頭暈,扶著墻,幸虧沒有倒下。我接到消息,立馬請假,奔向醫院。父親還在排隊等候,歪坐在椅子上,見到我們,口齒不清地說著,手快速地比劃著,見我沒有聽清楚,他就又開始哭泣,像個孩子似的,說他不想死,還有很多事要做。醫生初步檢查是腦梗,需要住院觀察治療。送父親去病房,父親不能行走,我只得背父親。那是我第一次背父親,也是唯一一次背父親。我本來以為父親會很沉,父親可是我們家的大山啊,什么事離不開他,什么活少不了他。父親能承受生活重擔,一定有一個強健的體魄,我一直這么認為。可是當我彎下腰父親趴在我的背上,我直起身才曉得父親幾乎被歲月耗光了血肉,只剩下一個與他年齡不相稱的身體!輕的我不費什么力氣就能背起他,我幾乎不敢相信。歲月真無情,父親不顧惜,想起父親年輕的時候,挑擔健步疾走,哪是我們能夠抵及的。我背著父親慢慢走著。我想,我的世界里,如果沒有了父親,那會是什么樣子?我不敢再往下想。我也從來沒有這么想過,盡管我的年齡越來越大,早也做了父親。年齡再大,擁有父親,我遇事就可以有人商量,心里有著踏實的安全感、依賴感。

      父親年齡永遠定格在73歲,人們常說,63、73,鬼來攙。逃過這一關,定會長壽。父親最終沒有堅持住。

      如今我不斷向這個數字靠近,我越是靠近,越是理解父親的心境。假如當初父親不拼命勞作,我們就可能沒有飯吃,假如父親不熬夜編織竹籃,我們就沒有錢上學;假如父親不努力照顧我們,我們就沒有今天。他所付出的一切,完全是為了我們啊。可惜,我們那時太小,不懂得,不珍惜,也不會做,錯過了很多幫助、理解父親的機會,哪怕讓他抬一抬頭,直一直腰多喘一口氣,也好啊。

      我的孩子已經成人,他的成長和求學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可與我同日而語,為了孩子的成長,我付出的沒有父親那么苦,那么累,那么難,但是做父輩的心腸是熱的,對孩子的愛都是有溫度的。

      我只希望,天下的孩子都能理解父輩的心腸,等到他們回憶老一輩的時候,不要有我這樣的愧怍。

      本文標題:父親依然活在我的歲月里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7886.html

      驗證碼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