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其他連載
文章內容頁

一個遼西人的成長足跡(第一章:我是牤牛河的兒子)

  • 作者: 景信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0-17
  • 閱讀60851
  •   第一章 我是牤牛河的兒子
      
      一條古河在流淌
      一個生命在成長
      歲月清晰的痕跡
      烙印金色的河床上
      牤牛河啊,有骨氣的河
      永恒不變的流向
      烏蘭山啊,挺拔昂首
      見證村莊的輝煌
      


          【牤牛河畔有人家】


      清晨,萬籟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隱去,破曉前的晨光慢慢的喚醒沉睡的生靈。緊接著,就該是神奇而偉大的太陽出場了。她用那金光四射的光芒將黑夜徹底趕走,把她七彩霞光的衣裳披在大地上,讓世間萬物感受到它的光明與熱量。


      看!這又是一個晴空萬里的早晨,一輪紅日再一次從東方的地平線上緩緩升起,金光燦燦的陽光,灑滿了遼西大地,也灑滿了奔騰流淌的牤牛河。


      牤牛河,一條在地球上微不足道的小河,它從中國北部草原流向中原大地途徑我的家鄉——遼西北票的一條季節性河流,是我生命中永遠鐘情的河。


      牤牛河記載著我成長的歷程,講述著我生命里的故事。


      牤牛河為大凌河支流,發源于內蒙古奈曼旗黃音塔拉。有關牤牛河的由來自古有兩種說法,一種是根據河水的氣勢而得名。據說,牤牛河又名“北土河”,古稱“濫真水”。蒙古語為“如真高勒河。”此河汛期洪水氣勢磅礴兇猛,像一群牤牛齊吼,水夾黃泥,如黃河奔涌,故,當地人稱牤牛河。


      另一種說法,牤牛河就是為了紀念楊六郎在牤牛河一代擺過牤牛陣而得名。


      相傳,家喻戶曉的楊六郎在奈曼旗的土城子、青龍山燕北長城兩側與契丹大軍決戰,戰斗中楊六郎用戰前訓練好的牤牛擺的牤牛陣大敗敵軍,取得最后的勝利,后來人們把兩軍廝殺的戰場稱為牤牛營子,而把那條河就起名為牤牛河。


      不管是根據河水氣勢而得名的也好,還是根據民間傳說而得名的也罷,總之牤牛河在遼西的大地上真實地存在著,反正都與牤牛有關。


      然而,要說這牤牛河還真的是“牛”,它是中國乃至世界上第一條有骨氣、有雄心的河流。因為,它逆燕山由北向南、而又越過燕山從低往高流淌,自西北一直向東南在遼西的臺吉營鄉牤牛營子村流入北票境內,流經黑城子、泉巨永、馬友營、紅石砬、長皋在下府鄉的東光寺匯入大凌河。


      它一路歡騰跳躍地流淌著,始終沒有停下過腳步。也正是在它的精神鼓舞下,是它那可歌可泣悲壯的腳步聲,一路上相繼有黑城子河、寶國老河、馬友營河、泉巨永河、長皋河等諸多河流和無數小溪紛紛加盟助陣于這奔騰不息的壯舉之中,加入到亙古絕唱的陣營中,然后他們一起攜手并進,再以牤牛河所具有的壯美姿態以牤牛河流韻的洶涌氣勢,沿著固有的河床和特有的走向日夜不停息地流淌著,最后在渤海灣投入到大海的胸膛。


      牤牛河是兩岸人民千百年來賴以生存的母親河,她那奔騰的河水不僅滋潤了兩岸肥沃的土地,也養育了兩岸一代又一代勤勞質樸的人民。


      北票市城區距離牤牛河不到50里的路程,1967年建成通車的現代化的牤牛河大橋橫跨大河兩岸,雄偉壯觀,從此讓北票市河東四個鄉,即馬友營、小塔子、長皋和常河營變得不再遙遠,真可謂是“天塹變通途”。在河東四個鄉中,數馬友營鄉距北票市里最近,而且鄉政府所在地距離牤牛河畔也就十多里的路程。我的家就在鄉政府東南方向、抄近道走山路連十里地都不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之前叫大烏蘭大隊、之后是打草溝大隊的下崗頭溝生產小隊,一個大山懷抱里的自然村落。


      我曾與人這樣說過,我是牤牛河的兒子!我是喝著牤牛河水長大的農村孩子。我的第一故鄉出生地北票市馬友營公社,與我的第二故鄉工作地北票黑城子地界的和尚溝煤礦,中間就隔著這條牤牛河,兩個公社同在河的東西兩岸。黑城子的祥順號村與馬友營的小烏蘭村隔河相望。


      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我正值青少年時期,由于當時交通工具不發達,我曾多次跨越牤牛河,或乘坐生產隊的大馬車,去和尚溝煤礦拉煤,或騎自行車到和尚溝煤礦我爸爸的工作單位,親眼見證過湍急奔騰的河水和碧波蕩漾的河面,更感受過牤牛河波濤洶涌的壯舉。


      有關牤牛河“吃人”,既不是傳說,也不是故事,的確實實在在發生過。主要還是因為科學技術落后,人們的安全防范意識薄弱,再加上對天氣變化也無法預知,所以,就發生了河水吞人的慘劇。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和中國航空航天事業的進步,那河水“吃人”也就變成了遙遠的故事,也不會再發生類似的慘劇。


      牤牛河它見證了遼西北票的風云歷史,見證了遼西大地的滄桑歲月,也見證了我這個牤牛河之子成長、成人和成就事業的風雨歷程,我生命里的故事也像滔滔河水一樣,漂載遠方!


     【大山皺褶里的村莊】


      大地母親對宇宙之神說,清賜給我水吧!我的孩子們要喝水。于是,神就在大地的身體上畫上了水。大地母親又說,請再賜給我的孩子們能依靠的肩膀吧!神也照辦了,就又在大地的身上畫上了高于地平面的“依靠”。從此,地球上便有了包括人類在內的生靈們賴以生存的河水和挺拔聳立的高山。后來,作為萬物之靈的的人類,在選擇居住的地方,甚至軍隊行軍打仗安營扎寨,都要挑選有山有水的地方,正所謂:依山傍水。


      在距北票市城區60里地,沿著公路向東北方向行走,跨過牤牛河大橋在101國道的554公里處,有一個人口和村莊都很密集的村鎮,那便是北票市的大烏蘭村,在人民公社時代叫大烏蘭大隊。該大隊隸屬于馬友營公社,當時管轄十一個生產小隊。


      有關大烏蘭大隊名字的由來,也曾經有一個傳說。


      相傳,當年元太祖忽必烈與大宋朝開戰,在一次戰斗中蒙古軍隊被打敗,他手下的一個將軍帶著一小股殘兵敗將,慌亂中就逃進了大烏蘭北面的大山密林之中隱藏起來,等到躲過了大宋軍隊的搜捕后,這位蒙古將軍發現自己坐騎的四條腿和馬肚子都是紅色,以為是馬受傷了,就上前查看,一看才知道,馬并沒有受傷,那紅色也不是血,而是被一種叫山里紅的植物的果實染紅的。當時正值秋季,是山里紅果熟的季節,漫山遍野的山里紅就把馬的下半身給染紅了。蒙古將軍找來當地村民詢問,這座山叫什么名字,村民說此山沒名字,于是,將軍就給這山起名“烏蘭山”。在蒙語中,“烏蘭”就是漢語“紅”的意思。后來,居住在烏蘭山腳下的村鎮也就隨了山的名字。至于這大烏蘭是與小烏蘭相比較而得名。因為,從烏蘭山一直向西到牤牛河畔形成了幾十里的烏蘭山山脈,大小山頭跌宕起伏,連綿不斷,而就在山脈的末端有一座比烏蘭山小一點的山,山上也盛產山里紅。這樣就有了大、小烏蘭之說。


      大烏蘭大隊所在地在烏蘭山的山腳下,土地肥沃、平坦,101國道從村中間穿過,交通便利。而剩下的五個生產隊則都在大烏蘭河南的大山里面居住,那里土地貧瘠,交通不便。山連著山,溝壑縱橫交錯,與大隊街面那幾個生產隊相比真的是天壤之別。


      大烏蘭河南這五個生產隊又都分別住在五個山溝里,形成五個自然村。沒走進村子里站在大山的外面是看不見村莊的。因為,他們都隱藏在大山的皺褶里。如果要是站在高山上向下俯瞰,你就會發現好像是行軍打仗時安扎在五個山溝里的五座營盤,各自為戰,互不相干。這五個生產隊分別是上打草溝、下打草溝、上崗頭溝、下崗頭溝和窯溝。我的家就住在其中的下崗頭溝。


      小山村四面環山,以村里人居住的地方為中心,山的名字分別叫東山、南山、西山和北山。山上光禿禿的,基本沒有什么植物,土壤貧瘠,山上大塊大塊的石頭裸露在地表上,在太陽光的照射下會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而這些石頭又都沒有金屬含量,它最大的用途也就是當地的村民用它來蓋房子搭屋、壘院墻。倒是在那西山的山坡上稀稀拉拉的長著幾棵山榆樹,每年春天榆樹開花結榆樹錢,會招來村里的婦女和孩子們采摘。要是趕上大災之年,這些榆樹可就慘了,不僅榆樹錢和榆樹葉被采光,就連樹皮也會被扒光。


      值得一提的是,在每座山的山坡上,都有很深的天然溝壑,那是由于長年洪水的沖刷而成。溝底下,土壤肥沃、濕潤,生長著各種各樣的野生植物,郁郁蔥蔥,縱橫交錯。常見的有葉子帶鋸齒狀的蘆根草,草尖上長著很大腦袋的棒棒草。還有一種植物,在眾多植物中顯得很特別,它的葉子呈墨綠色,個頭雖不大,可他卻長著很長的蔓,如果把它的莖折斷,就會從里面淌出好像乳汁一樣的液體,因此,當地人給它取個非常形象的名字,叫羊奶棵子。至于它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葉子能吃,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糧食短缺的時候,當地人就把它的葉子采摘下來,當作食物來充饑。


      在西山的南端,也有一個溝,它很深很長,特別是這個溝的土質顏色很特殊,呈乳白色,這還不說,就在溝南側的斷壁上,有兩個一米見方的山洞,洞口看上去黑乎乎,站在溝外遠遠望去,好像是一個銀蛇蠟像上長著兩個黑眼睛,別說夜晚,就是白天咋看上去,也會讓人浮想聯翩,毛骨悚然。根據溝的顏色,人們就給它起名叫白土溝。白土溝不僅是村里一道靚麗的風景,就是在方圓幾十里乃至全鄉都是少見的自然景觀。而就其白土溝和那兩個黑洞是怎么形成的,卻一直沒有科學論證,始終都是一個謎,故此導致很多有關它形成的傳說,離奇古怪,眾說紛紜。倒是村里的老人能給你講出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故事來,讓人們聽了以后就像真的一樣。


      據說在很久很久以前,這個村子沒有人居住,在距這幾十里以外住著一戶姓朱的大戶人家,這個朱員外有一個女兒,長得美若天仙,等到了該婚配的年齡,上門求親的絡繹不絕,踏破門檻。在這些人中,有的是達官顯貴,有的是富豪公子,可這個姑娘卻偏偏都看不上,就看上了給她們家當長工的花匠王五,倆人暗中私定終身。朱員外知道后豈能答應,就把她反鎖在屋里不讓她出來,可沒想到三天以后,這姑娘頭發竟變成了白色,并且還變得瘋瘋癲癲的,朱員外心疼女兒,就把她放了出來。突然有一天這姑娘從家里跑了,就跑到了當時還不是白色的這個溝里,住進了那個山洞。至于那個山洞的來歷,此時也有了合理的解釋,就是王五提前來挖的,后來等王五也來了以后,兩個人就在這里生活,由于每天燒火做飯,日久天長,就把山洞薰黑了。而這時候,朱員外正派出家人四處尋找他的女兒。有一天,家人發現了他們的行蹤,就稟告了朱員外,于是,他就帶著家人來到這里,要把他女兒帶回去,可那姑娘哭鬧著死活不走。吵鬧聲驚動了土地和山神,兩位神仙被姑娘對愛情的執著所感動,決定幫她渡過難關,當即施法術,把溝變成白色,并且還在溝口處弄了很深很寬一條水溝,就像護城河一樣。這樣一來,姑娘家里的人就再也不敢來了。至于那個像護城河似的水溝,后來就慢慢演變成了一條河,也就是從村子中間穿過,橫跨小山村兩端的那條季節性河。


      日月交輝,星移斗轉,白土溝的故事越傳越神奇,以至于后來說那個姑娘也成了神仙,由于她的頭發是白的,人們就叫她白毛仙姑,她會保佑村民們免受災難,讓家家戶戶都過上好日子。


      多少年來,村中的祠堂里都供奉著白毛仙姑的神位,每到逢年過節各家各戶的長者,都會來到祠堂,把上供的禮物擺在神仙的牌位前,還要點上一柱香,嘴里念念叨叨的,無非就是祈求白毛仙姑顯靈,保佑一年風調雨順,全家平安。而如果夜晚誰家小孩哭鬧,大人們也會嚇唬他,說:“別哭了,再哭白毛仙姑來了!”孩子就會立刻止住哭聲。至于有沒有傳說中說的那么神,誰也沒有考證過,其實村里的人也都明白,但都是寧信其有,不信其無,以此來保留心中的那份精神寄托。


      不管是傳說也好,還是老人們編纂的故事也罷,總之,白土溝是實實在在存在著,千百年來,它就像一位身著潔白衣服的美麗姑娘,靜靜地躺在那里,像銀像雪,如玉如冰;它又像傳說中那個姑娘潔白的秀發,好像天上浮動的白云,又恰似夜空中的銀河。狂風和暴雨沒有改變它的性格,烈日與寒冷也沒能改變它的顏色,它仍然那么任性地在世人面前展示它那驕傲的白色。


      在村子中間,有一條貫穿東南與西北方向的季節性河流,也就是傳說中白土溝前面的那條河。說它是季節性河,就是因為它平時沒有水,就是一個干河套;只有在每年的夏天,大雨橫行的季節里,山洪暴發,讓平日里安靜的干河套,頓時喧鬧起來。要說起下雨天發洪水的情景,還真的很壯觀,就好像山上埋伏著千軍萬馬似的,突然從各個山溝里冒出來,洪水像猛虎下山一樣勢不可擋,波濤洶涌地沖向河床,把原本不寬的河套拓寬,如果雨下的大,洪水發的也大,此時洪水會漫過河沿,沖上岸來,把河套邊上的樹以及人們種的莊稼沖毀。據村中的老人講,就在解放的前一年,天降大雨,洪水泛濫,把離河套近的三戶人家的房子連同家里飼養的牲畜,都給洪水卷走了。人們常說水火無情,這話說得一點不假,洪水發起怒來還真是嚇人。


      河水一路向西,浩浩蕩蕩地流向馬友營河,最后匯入牤牛河。大自然的神奇就在于它能夠瞬間創造奇跡,剛才還是驚濤駭浪河套,雨過天晴后,眨眼之間河水就跑得無影無蹤了,此時,河套又恢復了平靜。


      河套沒有了水,就變成了村里人通往外面的主要交通道路。剛發過水,河套淤積了很厚的沙子,人走在上面好象踩在海綿上似的,軟綿綿的,而要是馬車過去的話,車輪就會壓出深深的兩道轍。


      這條河是從北山和西山的中間穿過去的,最窄的地方都不到二百米,河的兩邊是陡峭的懸崖,如此險要的地勢,讓人不禁聯想到古書上所說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要是站在村子的最高處俯視村子的全貌,你就會發現整個村莊就像是一個圓形的大水壺,而那條大道,也就是那條干河套,就是水壺的壺嘴。如果打仗,排兵布陣的話,在這個地方埋伏一哨人馬,那敵人可以說是插翅難飛。


      就在那壺嘴的底部,也就是北山的山腳下,有一個上萬平方米的“小平原”,那上面長著各種各樣的樹,樹林里氣候濕潤,景色怡人,是各種鳥類棲息的好地方。在夏天,勞累一天的人們,吃完晚飯后,也會來到樹林里拉拉家常,在這良辰美景的談笑中,趕走一天的疲勞。這個樹林子,在這個小山村里也算是最靚麗的風景,更是風水先生所說的風水寶地。故此,村里人就在這個樹林子邊上修建了一個祠堂,祠堂里供奉著各路神仙,其中也有之前我說的白毛仙姑。每到過年過節,或者誰家有個為難著窄的事,都會來到這里燒香、磕頭,祈求神仙保佑全家平安。


      在村中自北向南還有一條不寬的小溪,它發源于北溝里一個水泉子,所以,小溪一年四季都有水。它水質清純,口感甜潤,村民們飼養的牲畜,像牛、羊等等,每天都要趕到小河邊上來飲水,洗澡。要是趕上大旱的年頭,井水不夠吃了,人們也會擔小河里的水做飯吃。


      小溪里有各種各樣的魚,常見的有白漂、花鯉棒,還有泥鰍。村中的孩子們常常來小河邊下河抓魚,而要是到了三伏天,一群男孩子就會光著屁股下河洗澡,有時候洗著洗著還會打起水仗來,真是熱鬧得很。


      隨著四季的變化,秋去冬來,河面會凍上厚厚的冰,形成天然的滑冰場,晚飯后,村里的孩子們都會拿著各種不同的冰上玩具,來到這個“天然冰場”,開始各種游戲。玩得最多的就是打冰猴和滑冰車,冰猴其實就是冰上陀螺。用木頭做的,尖端朝下與冰面接觸,用力后會在冰上旋轉,然后再用鞭子用力抽打,使得冰猴越轉越快。而滑冰車要比打冰猴有意思的多,冰車很大,人可以坐在上面,他也是木頭做的,與冰猴不同的是冰車底部與冰面接觸的地方,要有像鋼筋、鐵線等金屬材料,以加大與冰面的潤滑,減少摩擦力,讓冰車在冰面上跑得更快。冰車向前跑的動力,來自于滑冰車人的兩只手,每只手上要拿著一個冰錐,冰錐由兩部分組成,用手拿著的那部分是木頭的,前面與冰面接觸的部分是金屬的,滑冰車人兩只手同時用力,將冰錐戳向冰面,從而產生動力,冰車就會向前滑動。孩子們滑冰車時經常比賽,看誰的冰車跑得更快,有的“賽車”由于沒有把握住方向,與其它“賽車”發生碰撞,也是常有的事,還有的時候冰車遇到障礙物會翻車,翻車后人和車分離,人會直接掉在冰面上滑出去很遠,此時滑冰場上會發出一陣陣歡呼聲。人們那興奮的勁頭真都不亞于看一場雜技表演。


      但是,滑冰場上也不都是快樂的事,也有突發事件發生。例如,有的孩子只顧比賽,恐怕別人超過自己就使勁向前猛滑,而忘記了前面的危險,結果一個沒注意,連人帶車掉進了冰窟窿,這時,站在河邊看熱鬧的大人們就會聞訊跑過來,把掉在河里的孩子撈上來,水雖然不深,可是天冷,已經弄濕了的棉衣服會很快凍上一層冰,人也會凍得嗷嗷叫。


      在小河的兩岸,緊挨著河沿,長著不知道有多大樹齡、看上去很粗很粗的大柳樹,這些柳樹長得畸形怪狀的,有的樹干部位都空了,出現的大小不一的樹洞,村里的孩子們在河邊玩捉迷藏的時候,常常會躲進樹洞里把自己藏起來,還有的孩子因為離家遠,冬天滑完冰車干脆就把冰車藏在樹洞里。


      別看這些大柳樹長得不好看,可它們卻是小鳥們棲息打鬧的天堂。常見的鳥有麻雀、喜鵲、還有很多叫不上名的鳥,在夜晚也會有貓頭鷹出現。村外邊的人一走進村口,首先就會看到在那些大柳樹上像人們編的筐似的喜鵲窩,每棵樹上都有好幾個,長著黑白相間漂亮羽毛的喜鵲,站在離自己的家不遠的樹枝上,嘰嘰喳喳地叫個不停。麻雀窩要比喜鵲窩小很多,但它的數量多,由于它個頭小、體輕,所以,基本每個樹杈上都有,每當微風徐徐吹來,那些麻雀窩就像一個個掛在樹枝上的小燈籠會隨風輕盈地搖擺,那些成群結隊的麻雀在小河的上空不停的飛來飛去,好像是在與大它好幾倍的喜鵲們為爭奪領地而炫耀著自己,向同類們證明著自己的存在。


      這個小村子一共有29戶人家,其中有27戶是趙姓,剩下兩戶姓崔。在這個男女老幼不到二百口人的小山溝里,人們過著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田園生活。


      清晨,太陽還沒有躍上東山,村里靜悄悄的,只有各家各戶那報曉的公雞在一遍一遍地叫著,好像催促著主人快點起床。別看好像人們沒起來,可當你放眼向村子的空中望去,你就會看見有的人家房頂上的煙囪有裊裊炊煙升起,這就說明那家的女主人已經開始起床做飯了,緊接著大門打開,男主人拿著農具、牽著牲畜要上地里去干活了。到這時候,農家院子里也開始熱鬧起來,不時的傳來各家喂豬喂雞的聲音和各種家畜家禽的叫聲,而叫的聲音最大、最響的當屬大白鵝,它那大嗓門,它那“哦哦”的叫聲都能傳到大山以外去,真可謂是天生的高音喇叭。


      這是一個典型的中國農村原始村落,解放以后,在人民公社的年代,它是一個生產隊,叫下崗頭溝小隊,隸屬于距村子六里地以外的大烏蘭大隊。一直到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大烏蘭河南的五個生產隊才從大烏蘭大隊中分出來,成立了打草溝大隊。不管隸屬哪個大隊,這個小山村什么都沒變,山還是原來的山,河還是原來的河。要說變化的只有人們的思想,隨著社會的進步悄然變化著。


      村子很小,人口也很少,但它卻以自己獨有的地理位置在中國的版圖上占有一席之地,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機和奇跡,正如唐代詩人劉禹錫《陋室銘》中說的那樣:“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以村中那條小溪為界,小溪南岸為前街,北岸為后街,在后街靠近村子那個小樹林的黃土坎下,住著三戶人家,按著從東到西的順序排列,各家男主人依次是;趙喜恩、趙喜會、趙喜和。村里的人都習慣地把這三家居住的地方叫下坎。這三家的男主人是一個爺爺的孫子,其中,趙喜會與趙喜和是親兄弟。


      在這三家中,屬中間這家的房子漂亮,四間新蓋的正房,用天藍色油漆油的窗戶,尤其是那窗戶最惹人注目,就是兩間房子中間沒有墻垛子,兩間房子的窗戶是連著的,那樣的房子在剛解放的時候是不多見的。就是因為這房子漂亮,這家的女主人季連英的父母才同意把女兒嫁給這家的男主人趙喜會的。這戶人家除了房子出名以外,還有就是這家的老太太也很出名,老太太名叫李桂英,是趙喜會的母親。剛解放那會,她在區上當過女法官,曾經審過要犯,斷過大案,是遠近聞名的女強人。她丈夫趙榮過世早,她一個人帶著仨兒兩女五個孩子過日子,在解放前那兵荒馬亂的年月,能把孩子們拉扯大并且還都安上了家,其生活的艱辛可想而知。等到孩子們都長大成人了,她也老了。成了名副其實的老太太了。由于丈夫趙榮在家族中排行老三,所以,當地人都叫她三老太太。長期在艱苦的環境中生活,飽受了人間冷暖,經受了世態炎涼的三老太太,養成了倔強、孤僻的性格,脾氣暴躁,遇到不順心的事就會大發雷霆,甚至罵人。所以,雖然她在趙氏家族中威信很高,但人們都躲著她,對她敬而遠之。


      趙喜會是三老太太的大兒子,也是這戶人家的男主人。他有著光榮的出身和令人羨慕的經歷,他出身貧農家庭,解放的前一年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在部隊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組織,并且多次立功受獎,真可謂是功勛卓著,戰功赫赫。在部隊服役七年后,于1954年復員回到家鄉,當過生產隊政治隊長、大隊治保任等職務,在當時也是很有名望、響當當的人物。


      住在東院的趙喜恩,是個老實巴腳的莊稼漢,他個頭不高,但很能干,曾經當過生產隊組長,還當過隊長,別看家里有九口人,可日子過得還相當不錯,即便是在建國初期的三年困難時期,家人也沒怎么挨餓,這與一家人的勤勞是分不開的。


      趙喜和是這哥仨中最光棍的一個人,不僅人長得精神,而且還讀過三年私塾,那在當時可了不得,算是有文化的人,他也當過兵,他就憑這些資本曾一度當大隊干部、生產隊會計,最后還干到了公社當干部。可這個人有個缺點就是沒有長勁,干啥都有夠,說白了就是華而不實。所以,別看他有文化,家里的日子過的是稀里糊涂。


      這三個男主人的性格與經歷對各自的家庭產生了不同的影響,而這三戶人家又是這個小山村乃至整個在建國初期中國農村普通農民家庭的縮影。


      這就是我的家鄉,我就是后街下坎中間那家的后人。作為在這個小山村長大的趙氏傳人,我親歷了當時歷史條件下家鄉的貧窮落后對生命的折磨,親眼目睹了家鄉人生活的艱辛和飽受痛苦煎熬的無奈。


      我的家鄉偏僻、落后,消息閉塞,交通不便,它甚至連一條像樣的通往村外的大道都沒有。郵差就更不來了,村里的人要想往外寄一封信,就得跑到六、七里地以外的大烏蘭大隊去。我在大烏蘭學校念書的時候,就給村里人當了好幾年義務郵遞員。


      那時候,家鄉的人們都過著簡單樸素的自給自足生活,每天都為吃咸鹽、點燈油而奔波、犯愁、苦惱,挖空心思、想盡辦法,節省吃鹽,縮短點燈的時間,以至于夜晚來臨,村子里都漆黑一片,家家戶戶都很早就睡覺了;就是有的人家點著燈,婦女在燈下做針線活,也會把燈捻子弄的小的不能再小了,從糊著大白紙的窗戶上能看到屋里有微弱的燈光,這種點煤油燈過日子的年代,一直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也就是1985年村里才通上電,人們才終于徹底告別了夜晚‘黑暗’的歷史。


      我的家鄉雖窮,小山村雖然落后,可它卻用那瘦弱的身軀養育了村里祖祖輩輩的人,用它那甘甜的乳汁把村里的人養大,人們在這里安居樂業,繁衍生息。


      我的家鄉土地貧瘠,也沒有豐富的物產,更沒有讓家鄉人驕傲的地方名片,甚至連能夠代表本鄉本土的土特產也沒有。有的只是讓人們賴以生存的土和水。而在我看來,這兩樣東西才是無價之寶,它是宇宙精華,是物華天寶。


      我的家鄉雖不算美麗,但太陽媽媽并沒有拋棄它,給了他同樣的陽光與溫暖,每天早晨當太陽從村子的東山上升起,七彩霞光照射在每戶人家的窗戶上,讓人們感受到它的偉大,它用那帶著針的光芒趕走了漫漫長夜,它用那刺眼的光環驅散了人們夜晚的夢幻。人們從夢中醒來,看到映在窗戶上的陽光,就又看到了希望,知道新的一天開始了。就這樣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的周而復始的重復著,就像奔騰流淌的牤牛河水一樣,川流不息,源遠流長。


      這就是我的家鄉,一個藏在大山皺褶里的村莊!

      本文標題:一個遼西人的成長足跡(第一章:我是牤牛河的兒子)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7552.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