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天涯旅人
文章內容頁

慈恩灑落的河流

  • 作者: 陳草旭變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0-08
  • 閱讀61211
  •   水緩緩的向南流去,往年的楊林,叢叢幽深,于秋季的疏朗條條晴目,卻又鳴響身心底蘊內的萬年記憶,我們的祖先。如今,這叢林和那更為野性的簇簇灌木,皆因河道的改造而成為過去,以為是光禿卻也是潔凈的堤岸,因那河彎彎的軀體,平添了別樣的嫵媚,讓人不愿道明的嘆息與欣喜,這是我故鄉之東的水流嗎?這是我居所之郊的河岸嗎?這曾是我教學走過的幽僻之路嗎?是我早上打拳而讀寫的青年背景嗎?這,是我的母親的骨灰曾經灑落的河流和悲傷嗎?

      是的,一切都是的。

      此時,我的妻子就在這河堤一側的菜畦中,屈腰采擷,是一種植物的莖葉,彎而微微揚起的長莖,如楓那樣的葉片,伸展著,暗紅的脈絡,把土壤深處的力量神展開似微笑的模樣,甚至采來莖頭之外可比肩的莖葉,是所有植物這生命的共有美好。她是什么呢?那是我們稱為紅薯的可以食用的生命,在黑暗里吸取大地的精華,還要生長出滿地藤蔓的枝枝葉葉,翠莖綠片,笑迎那中秋的風,那秋來的露,那天外不在的光啊。

      還有她的驚笑呢,在另外的一地藤蔓之間,哦,巨大的葉片之下,是什么在閃爍?哦,是雙手才可以捧起的瓜啊,那深綠色的,那手指寬而微微凸起的淺黃條壟,在黑暗般沉靜的瓜皮之上,也散布著那斑斑點點如星如星,這是菜瓜還是什么瓜呢?

      妻子仿佛不記得我的青年我的上班我的叢林,不知道我的母親和我的悲傷,只專注于那神秘的土壤,或者她自己的少年記憶,但是采擷之余,她又翻過堤岸,臨水眺望,且沿著那水岸,逶迤而行,是那五千年前的采女,在水之湄?是那伊人,在水之濱?

      而此時,她在水邊回頭喊我,我沒有下去,卻依然以為,所謂佳人,在水之湄那水之濱。我坐在車上,開那半窗,正聽約伯詛咒自己的生日:“愿那日變成黑暗,愿神不從上面尋找他,愿亮光不照于其上。”如此,聽妻子的遠喚,從圣經中緩緩抬頭,我揮揮手,說你(給我)剛洗過的新鞋子,下去沾了泥巴。而實在呢,我在神游往昔的歲月,我的那些往昔的背影和幽幽的悲傷。

      水,緩緩的向南蜿蜒而去,那柔柔的波紋,是歲月和神輕輕的飄蕩而來,那銀亮的閃閃的水光,那纖纖的愛人的身影,那嫵媚相伴的時光,如此心動神蕩的把我招搖。五千年的歷史,遙遙而又在懷抱的圣靈圣言和苦難,那萬年萬里的拯救,那不休的沉浮的大地和搖曳的天光,那燦若星辰的粒粒生命,如此心動神蕩地把我招搖。

      這是我們的母親,母親的慈祥和恩情,曾經灑落的河流與悲傷啊。

      本文標題:慈恩灑落的河流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7183.html

      驗證碼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