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校園文學情感小站
文章內容頁

遮眼

  • 作者: 翛然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9-10
  • 閱讀95203
  •   (霧氣眼前在騰起,行走起來,起始的地方不斷靠后,一切不過是清晰、模糊的重復……之前、之后,有的只是解釋。)


      也許在人生面前,我們是權威的話語者。


      只是零散的訊息。


      說不清楚,高中我忘了許多東西,但我卻忘不了你的手機號碼,我試用文藝的告如白我的心跡,但那不是我本心,它表達不了我本心的全部,。我不知道自己高中三年做了些什么,但我知道我在數學課、物理課、化學課、……等等吧,但我記得我想到了我永遠記得你那一句“人既然可以給自己更好的,為什么不呢”,但也深知自己做不到,我懦弱,我無忘記和表白自己的內心。說不清楚,記得在一次課上,應該是快高考那段時間,一堂課我睡著了,老師問我,你想干嘛,我說考過一本線,然后去復讀,然后全班沉默,老師對我也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當然那句話這也是我爸媽對我的承諾,之后一切就像風一樣,我只能去上一個在記憶之外,根奔沒想過的大學,這就是人生但這依然無法改變我對你的“…”,怎樣都好吧,是喜歡,是愛,是倔犟,是不甘,


      怎樣都好,得不到的人們喜歡把它概括為人生。


      最懦弱的是就是把之我尷說的話都推給了倉央喜措,說勇敢,應就是現在了,今天錢振民在石油公司的捐助會上見到了王雪柔,錢振民哭了一鼻子,和他在暮色和kTV喝了一通,我才敢表白自己的心跡,我喜歡你,我愛你,不管自己多么狼狽。得不到的也許只是別人的人生,但像張愛玲說的那樣,我愛這一個人,不關別人什么事。說不清楚,讀過雷蒙德卡偉的《當我們談論愛情時》,特芮的男友舉槍自殺時的樣子和失敗時坐在醫院時的情景,也知道《月亮和六綆士》里的滑稽畫家被出軌妻子掌捆…我想過許多男人的狼狽情景,我甚至考慮過《卡拉馬佐夫兄弟》里德米里的悲劇,但這無阻擋對你的思緒和愛慕,這也許是人生。但這永遠是我人生流光瀣彩的一頁,所謂愛情吧。也該有個結局了,謝謝,也說不出大度的話了,牛鏵,愿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云海,浩瀚篷是波闊,都是你自己的風景,說不清楚我對你抱有怎樣的感情,畢竟愛是一個無法專析的課題,但你終究是我無法忘記的過去,我喜歡或者是愛你,怎么說呢,我撒過許多謊,關于請假怎樣的,但近乎三年來,沒有什么大于一句我愛你,說愛也許太重,但我找不到更為切的形容,愛是包含了一切的,也是一個嘴拙的人最好的表達,但至少我不是,我巧言令色鮮矣人的對吧,我算不上正派,胡謅八扯的,我說正經話的時候不多,我愛你是我對于自己3年高中的總結,不論結果如何,我撒過謊,但我還是想說我愛你,如果在三年前說,我會懷疑自己是處于《魔山》的漢斯迷戀著蘇芙太太,但終究我不是漢斯,你也不是蘇芙,當然我也不害怕蘇芙太太似的嘲諷挖苦。毛姆說“誰在愛情里談尊嚴,那他更愛自己”,毛姆的這話是在形容《月亮與六綆士》里的滑稽畫家,我說不種我就是那個人,我清楚我永遠不如斯克里克蘭德似的那般的男人,但余秋雨怎么說的,人生拉長了,就好看了。


      對不起哈,我知道你去復讀了,昨天跟錢振民幾個應景了,胡說了一通,扯了些現光景不適合的東西。但我一直堅持認為一些事這個世界上有種不可或缺的東西,那就是汶有任何動機的熱情;真正的清醒也只有一種,就是知道自己的渺小,卻又珍重自己的生,既不譫妄,也尾松懈;對未來最大的慨,就是把一切都獻給現在。也許之前的我喜映把任何感情的流露都視為示弱,喜歡用雙手去掂量生活,看重果食而不是花朵,讓一切變得不再輕盈。但此前,或是昨日,都是沒有任何動機的熱情。卡夫卡說“心有目的,卻無路可尋,我們所謂的出路,不過是躊躇”,加繆也說“這個世界上最折磨人的是拖泥帶水的等待”,我的自我保護意識太強,我可能已經不太會熟練用自己的話來形容和表達自己,我的步子或許真的是太重了,我喜歡你,也希望可以得到你很正面的回答。套用老舍的語吧,這個世上真話本就不多,一個喜歡鬼扯的人的緘默,勝過一切話語。干什么事我都太喜歡拐彎抹角,也讓許多事情變得冗雜,我只是希


      望,我的心思你能會意,也能給我答復,那樣我的人生也就不再是《魄新威尼斯》中阿申巴赫式的結局,在對美的向往與幻想中死去。


      謝謝你,我終于可以對一段過往釋懷,至于再以前那樣對你避之不及,真的說句玩笑話,遇到你我真的擐不走運,嘿嘿,畢竟不清楚你現在的忙閑,但希望我們可以像以前那樣瞎扯,哦對,突然想起谷崎一郎的《秦琴抄》,為美的極致做肉體獻身,那便是悲劇留存的意義。不同的是,托馬斯·曼筆下的美更在于追尋美之極致的不可能性。如同王爾德所說,生活只有兩種悲劇:一個是沒有得到們想要的,另外一個是得到我們想要的。在唯美主義的世界里,“得到美”的另一面是“追求美的終止”,得不到尤其會增加了美的純質和烈質。也許吧,讀了許多書也并不能改變什么,但它可以試著解釋一些東西。用村上的書名來結束自已的高中生活吧,就用《月亮背面》吧,哈哈


      《巨人傳》上說,人與人之間,最可痛心的事莫過于在你認為理應獲得善意和友誼的地方,卻遭受了頻擾和損害。我希望我不是這樣的人,我對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要去麻煩別人,得不到的東西就放手的,浮士德式的人。我不是那種熱烈的人,我總會在需要熱情的時候選擇理性,但都出自本心,尼采有句名言“我欣賞那些醉人而不爆烈的進攻”,說的大致如此。我知道,那種把講話當發言的人,故意突出自己的人很招煩,不過無所謂了,我可以自我建立起一個屬于自己的精神國度,有尼采,有陀思妥耶夫斯基,互祝好吧,如果你不嫌惡心,(不知道這么會打出這個詞呢,但的確找不出其他的了),閑暇時還可以找我聊天,像之前那樣,也并非糾纏(看起來的確就是這樣),挺好的吧,我不想招致厭棄,也不想頻擾別人,保留一點體面吧,祝我在大學里找到像我這樣臭屁的朋友吧。

      本文標題:遮眼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6149.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