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20°N秋刀魚(第一章 檸檬秋刀魚)

  • 作者: 杰西五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8-04
  • 閱讀154933
  •   第一卷:時常會有恍如隔世的錯覺,仿佛昨日紅色的楓葉還在風中搖曳,轉眼便到了寒風凜冽的冬天。一顆灰蒙蒙的心,帶著些許涼意,像極了回憶里那一條條蜿蜒的山路,密密麻麻的刺痛感,像泥潭般,一點一點吞噬人的理智。于是,我學會了苦笑。微微的眩暈,靈魂出竅般的虛脫感。

      第一章 檸檬秋刀魚

      出門的時候,天下著微微雨。闌岡的春天,雨水充沛。走過漫長而幽靜的林間小道,風毫無征兆地吹亂了頭發。撐開藍色的折疊傘,走過鐵門,樹林間偶爾能聽到樟樹籽掉落的聲音,窸窸窣窣。

      雨越下越大,粗重的雨點落在傘面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站在櫥窗邊看透明的玻璃窗上掛著一塊木板,上面有一行筆鋒犀利的粉筆字:蛋撻第二份五折。靜靜地盯著櫥窗玻璃,記憶仿佛寧靜的湖面,漸漸幻化成言茲那張干凈的臉龐:淺淺的一字眉,一馬平川;細長的眼眸,散發出幽幽的哀愁,一葉落而知天下秋;薄薄的嘴唇,嘴角上揚,微笑猶如瀑布般,一塵不染。

      一個頭戴青色碎花布的女孩推開門走了出來,手里拿著抹布微笑地看著我說:“喜歡的話,可以進去隨意看一下!”

      我愣了愣,對著櫥窗摸了摸自己那張冰冷的臉,擠出了一絲笑意。將濕漉漉的雨傘放在褐色柜臺上,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室內暖氣開得很足,靠著布藝沙發漸漸睡了過去。店內很安靜,偶爾能聽到顧客進進出出開關門的聲音。

      “請問,您需要些什么?”剛才那個聲音再一次在耳邊響起。

      我猛然睜開眼,靜靜地看著她,對峙了十幾秒,我拿起了菜單:“我不太喜歡吃甜品。”

      “您想吃什么?”

      “秋刀魚有么?”看著她那張清秀的臉龐,我嘴角泛起了一絲難以察覺壞笑。

      “這個……這個……”她犯難似的咬著嘴唇思考了一會兒,”這個可以有。請您稍等!”說完抱著托盤走入后廚。

      我繼續瞇著眼睛假寐,店里有音樂流淌,舒緩柔和。睜開眼看著那個女孩拿起吧臺上的座機撥了個電話,半個小時后門開了,冷風灌了進來,一個身著藍色工作服的青年男孩拎著一個盒子進來,徑直朝后廚走去。

      送貨員走后,我躡手躡腳地站在后廚門口,看到那個女孩在處理秋刀魚,頭上那塊碎花頭巾像一朵花在枝頭微微顫動。

      處理干凈的秋刀魚,放入秘制醬料腌制。裹上薄薄的玉米淀粉,用錫箔紙包好,放入烤箱,關上烤箱門,調好上下火開始烤制。忙完后深深地吐出一口氣,轉過身驚訝地看著我。

      “給你添麻煩了!魚是剛剛送過來的吧?”我慵懶地靠在門框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下午客人少,恰巧我又懂做,所以就獻丑了。”她將手放進圍裙的口袋里,拿出一塊棉花糖遞了過來,“吃塊糖吧!我是欣陽,你可以叫我欣欣。”

      “謝謝你,欣陽!我不愛吃糖。”我轉過身,又回過頭,“我是昂薇。”

      “秋刀魚的話請稍等幾分鐘,馬上就好!”

      繼續坐在沙發里,望著天花板上的水晶燈胡思亂想。可當欣陽端著托盤走過來的時候,我的內心突然多了一絲歡欣。

      “對不起薇薇姐,讓你久等了。秋刀魚比較油膩,所以我調了一杯酸梅汁,你嘗嘗看,我好久沒做烤魚了。”她麻利地將托盤中的碗碟端放在鋪著淡黃色桌布的桌面上。

      微笑著拿起刀叉,端過秋刀魚,用刀切掉魚頭和魚尾。放下刀叉,接過她遞過來的小碟子,將碟子里的小檸檬捏出汁水,均勻地灑在魚身上。忙完這些,魚肉開始入口:鮮香,細嫩,帶著一絲檸檬的清新,唇齒留香。

      用餐巾布擦了擦嘴角,微笑地抬頭:“我一向很挑剔。”用眼睛的余光掃了掃臉露一絲不安的欣陽,“不過,這次我很滿意。”

      她將酸梅湯遞了過來,我放下餐布,喝了一口清水:“謝謝你的盛情招待。還有,我不愛喝酸梅湯。”

      欣陽將那個卡通杯舉在半空中,臉上有些失望,那種失落僅僅停留了幾秒,立馬換上了笑容:“薇薇姐,喜歡就好!”

      從甜品店出來的時候,雨還在下。抬頭看了看天空,撐開雨傘走進雨里。站在十字路口看紅燈亮了又滅,行人腳步匆匆。我盯著被雨水沖洗干凈的街面,天色漸漸亮了起來,突然間路上空無一人。我靜靜地抬起頭,呆呆地望著灰蒙蒙的天空。

      撐著傘沿著街道慢悠悠地走,不知不覺走到另一個十字路口。紅燈亮起,雨依舊不緩不急地下著,布鞋已經濕透了。路邊一排不知名的樹開出潔白的花朵,風一吹微微顫動,隨即飄落。樹旁邊站立著一個綠色的郵筒,底部銹跡斑斑,上面有“二零七六”的繁體字跡,有些模糊,卻也依稀可辨。看著那耀眼的綠色,腦海中突然浮現了戰爭中守護戰地的軍人,偉岸、挺拔、不屈不撓……

      綠燈亮起來的時候,趟水走過人行橫道,一輛車幽靈般的停在我身邊。回過頭久久地看著那輛黑色的轎車,車牌號和車標我都很熟悉,是暮格。

      右邊的車窗搖下來了,暮啟那個小小腦瓜探了出來,隔著瀟瀟而下的雨,他歡快地看著我:“昂薇,我是暮啟。”

      我迅速回頭看了看,那個時常在我夢里出現的暮啟近在咫尺。我快步走過去,他打開車門撲在我懷里哇哇大哭:“昂薇,你哪里去了?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

      后面的車門開了,靖荷撐著傘快步走了過來,邊走邊說:“我的乖孫子吶!下雨呀,不怕感冒啊?”說完將暮啟拉到自己傘下,抬起頭一臉嫌棄地看著我。

      “我說我最近怎么這么倒霉呢,走哪都能遇到這么個晦氣人!”她打開車門將暮啟塞了進去,“以后不準見媽媽,想都別想!”

      “昂薇,我想你!你要來看我!”暮啟帶著哭腔,欲圖再次打開車門,卻被暮格按住了。

      我愣愣地站在雨水中,看暮格一臉的憂傷,車子遠去。傘掉落在雨水里,寒冷的雨落在冰冷的臉龐上,已經沒有知覺。

      天色漸漸暗了,拎著濕漉漉的雨傘走進電梯。站在電梯里看著空無一人的走廊,門緩緩合上,數字不停地跳躍。對著電梯里的鏡子,撫摸著自己那張冰冷而沒有血色的臉,微微嘆氣。紅色的數字停住了,電梯“叮”地一聲,門開了。

      走出電梯,依舊是空蕩蕩的走廊,慘白的燈光幽幽地灑滿一地。鑰匙轉動鎖孔,推門而入,隔壁新聞聯播的聲音隔絕在門外。打開壁燈,將傘放在鞋柜上,一邊喚著昆侖一邊走進廚房。昆侖“蹭”地一聲從窗戶上跳了下來,不停地在我腳下叫喚。將蛤蜊洗凈,放入清水中吐沙。將小魚洗凈入油鍋里炸,撿出幾條放入貓盆里,昆侖埋頭吃了起來。

      關掉燈,靜靜地窩在沙發里聽春雨瀟瀟而下,自己仿佛走在一片空曠的田野上,光著腳踩在軟軟的泥土里,花香陣陣。挽著褲腿,抬頭看著灰蒙蒙的天空,雨中的燕子不停地展翅滑翔。醒過來的時候,窗外已經黑透了,亮起了萬家燈火。

      重新打開壁燈,從酒柜里翻出一瓶洋酒,那瓶酒藏了五年,是暮格喝剩下的。稀里嘩啦地翻出一個方口酒杯,棕色的液體在紅色的燈光下變得血腥。左手攥著酒杯,沉沉地睡了過去,萬籟俱寂。

      凌晨的時候突然醒了過來,胃里泛酸,翻江倒海地嘔吐,虛脫了一般。隱約中產生了幻覺:身著盔甲的暮格手握滴血的戰刀,奮勇殺敵。血色彌漫,殺紅了眼的他已經忘記自己究竟是為誰而戰,血色的殘陽照在灰蒙蒙的天空里蔓延。站在空無一人的城墻上,兵臨城下,我靜靜地看著暮格淹沒在敵群中,閉上眼睛,輕飄飄地從城墻上一躍而下:“來生,定不負你……”

      當劇烈的疼痛感傳來,我突然變得清醒,酒杯落地,摔成碎片,棕色的液體灑落在棕色地毯上。

      雨已經停了,東方也漸漸泛白。

      本文標題:20°N秋刀魚(第一章 檸檬秋刀魚)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4676.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