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 作者: 春江青葦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8-02
  • 閱讀157788
  •   1

      一段涂滿晴嵐的距離,沒有標明準確長度,微微有些潮濕,形跡也不清晰。時空灝茫,且又具體,一桿成熟的雀麥在太陽右邊坐定。

      輕輕飄揚的穗子,裹著風,抹著一層金光,從古到今一文不值。天那么矮,道路那么遠,只有鷓鴣的歌拉得很近,野生的音符里能看到前秦后漢。當下發生的一些事,都被灌進了瘦癟的麥粒,可以做種子,安慰大地的靈魂。

      陽光溶解在空氣里,蒼天啊,你滋養了世人,為什么又讓他們悲痛,勞苦,爭戰,迷惘。你賜給紅塵良心,卻那么不可觸摸。雀麥的影子里似有細節,就像零星的鳥叫。

      感受特別隆重,絕不是粗略的抒情所能表達,丹青手不知怎樣下筆。有很多情調看不真切,似有一種聲韻縈繞在眼前,蕩進無邊心海,漂浮成一座小島。

      2

      面對一株雀麥思考,太陽拆散了世間所有色彩。一蓬亮白照上人的額頭,東風起,畫意在蒼郁的筆墨以外。

      眉眼間,一片斑斕。逆向望去,蒼天刺眼,虛無的世界垂懸在半空,折射的光環如蛛網。八方尋找,若有所失,感慨在心底緩緩游弋。

      雀麥的鋒芒閃出了地面,幾分炫耀,爍爍其華。這是一個成熟的季節,扶桑花在祝賀每一顆走向豐碩的籽實。滿足中,為沿著順時針方向行進的生命不能反轉而遺憾,一陣陣清香,淡淡地擴散。

      靈魂逃出了心房,攀緣在雀麥的秸稈上,歌聲很輕,僅有簡單的兩拍。草地上的螞蚱跳到樹影邊緣,轉過身,什么也看不清,但見塵世縹緲,襟懷空虛。

      3

      目光忽然投向東南,一只野鴿飛過了雀麥,刺破就要飄落的云。山梁,天地,并包括那些毗連的村莊,僅僅是朦朧的輪廓,線條稍顯粗略,分不清層次。蚯蚓探出頭,藏在一朵小花下方。天氣轉熱,柔媚的女子小步走進綠茵,拭亮了大地上開放的晌午。

      夢中見過的景象,包括雀麥叢中那只裂損的陶罐,都暴露在小河塌陷的岸邊。空氣里流出了古色古香的民謠,新的思索連綿不休。

      這時候,若在雀麥一邊坐下,與一壺茶水慢慢敘談,所有的話語都能寫進詩行,或是作為一幅畫的題款。野性的雀麥,舒舒揚揚,那種不知所以然的情態,至少構成了一組逆光的藝術照片。

      麥稈的間隙,橙黃裊裊,一粒粒光點飄落,可裝飾枯葉,泥塊,沙粒,以及不肯休憩的心。

      4

      難得陷入一次迷幻,好像在一張白紙上任意揮灑些微水墨,根本不考慮構圖,也不拘造型。一地雀麥的碎影,沿著幽深的道路向北飄去,擠扁了過客來來去去的足跡,車輛也被阻塞,局勢過于凌亂,好像陷入了一處從世界地圖上剪下的特殊地帶。馬在吃草,可看到附近的野狗。

      遠處的峰巒淡淡地泛藍,一條不明顯的瀑布垂落其間,不知這些與雀麥有什么關聯,那個冰河時代,那個撒哈拉大沙漠,都在想象里。這景況,好似迷迷茫茫的人生,遠看模糊,近看荒涼。

      大地之上植物眾多,繁英如夢,留下雀麥令人如此費猜,使執拗的詩人愛上了旋律與字行。朦朧一旦成為主要格調,就有一語道不破的美麗,細打量,落在紙上的印跡僅僅只有一筆兩筆。

      5

      歌聲飄蕩起來,一層層,流過人的心上,所有的雀麥都在安安靜靜地聆聽。那些歌詞,那些音調,那些節奏,點點滴滴地透進了雀麥的每個細胞,沒有含義,沒有觀點,自然流露。

      一朵野牽牛花開在雀麥左側,好像是懸在天外的世界終點。強烈的反差成了一種意趣,說不清是什么,難以明確表達,即使在一場雷雨過后,還是那么含蓄,而且更抽象,有點像哲學家的恍惚。

      天空猶如一塊薄薄的玻璃,似乎什么景色都不突出。宇宙演化成幻意,內容不清,山水淪為日月的褶皺。

      驚異中,光亮將要回到黑暗,視線就要被輕易切斷,泛紅的地方是杏子熟了,色澤艷麗,輪廓明晰。晚陽之下,雀麥搖曳,似有似無,親人們向著村莊歸來。

      本文標題: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4567.html

      驗證碼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