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杜鵑花開(第二章)

  • 作者: 賀平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7-29
  • 閱讀166606
  •   這是一部小說,而不是紀實文學、人物傳記或回憶錄,小說中的歷史背景是真實的,但人物和故事,都是作者根據自己的生活體驗和審美情趣而虛構的。有相似或相同者,請勿對號入座。

      杜鵑花開 第二章

      路淮海從小就是一個不安份的孩子。兩、三歲到姨父家玩,姨父拿東西給他吃,吃完不過癮還要,姨父說沒有了,他就大鬧起來,從屋里一直滾到門口小河邊,嚇得姨父將家中好吃的東西全拿了出來。他不論到什么地方,總要制造點兒麻煩。上小學時,他到公園的猴山里,將一只小猴偷了出來。他將一條小蛇裝在竹筒里,帶進課堂,放在課桌抽屜里,小蛇跑了出來,嚇得女生哇哇亂叫,攪亂了課堂秩序。老師處理他,他放學后,到他家居住的機關大院傳達室,低著嗓門給學校打了個電話說:“我是文教局的,請找董鳳城老師接電話。”班主任董鳳城急匆匆地跑來,拿起話筒說:“領導好,我是董鳳城。”只聽話筒里說:“ 我找冬瓜皮,你就是冬瓜皮嗎?”他的同學宋亞非拿過話筒亂嚷道:“冬瓜皮,冬瓜皮。.”第二天,他若無其事地去上學,又被帶到老師辦公室罰站。上初中后,他依然頑心不改。到農村學農,他哪里肯好好勞動,不是抓蛇、就是捉鳥。蛇在地上游,他抓住蛇尾拎起來,蛇向上彎起身子,想咬人,他快速抖動,蛇就像一根草繩,一動不動地垂了下去。他把蛇扔在一個坑里,坑里幾天扔了幾十條蛇,纏在一起,非常瘆人。他到農村的第一天,就將一戶農民屋后的喜鵲窩捅了下來,賠了人家兩毛五分錢,還嘻皮笑臉地在班會上做了口頭檢查。到工廠學工的第一天,他擅開車床,將廠里最貴重的朝鮮車床的刀頭和一根很長、很粗的無縫鋼管弄壞,他的師傅在以后3個月的學工期間,不敢讓他動一下車床。他看到老師曬在窗臺上的尿壺,就在尿壺底下鉆了一個洞,讓老師的床鋪淋濕了一大片,當時剛開始復課鬧革命,老師還處于挨批斗的地位,不敢懲罰他,但還是利用家訪的機會,將此事告訴了他的父母;但他的父母對他也毫無辦法。他幾乎天天和人打架,天天有人上門告狀。他是個好斗、打架不要命的人。有一次,地區史專員家的老二和老四,在他家屋后的小河邊釣魚,踩壞了他種的向日葵,他就往河里扔磚頭,趕走了史家兄弟。后來,史家兄弟在街上碰到他,老四對老二說:“看,這就是那個不讓我們釣魚的小子。”兩兄弟就來打淮海。當時淮海還是一個小學五年級的學生,而史家兄弟都是中學生,但淮海毫不畏懼,和他們打了起來。史老二將他壓在身下,但史老二的眼睛也挨了淮海一拳,立刻像熟桃子一樣紅腫起來。這時地區商業局一個秘書見了,訓斥史家兄弟說:“過去你老子在臺時,你們欺負人民,現在你老子下臺了,你們還在欺負人民。”嚇走了史家兄弟。

      小孩打架,是沒有是非的,打輸了的就有理,打贏的就沒理。淮海因而也經常沒理。”文革”初期,機關里給他父親貼大字報,說他不教育小孩,機關大院里挨過淮海打的小孩,也成群跟在他父親身后呼口號:打倒慣寶寶!淮海的父母,可并不是沒有教育他,只是淮海今天和人打架回家挨了打,明天他又照常和人打架。不讓他吃飯,他就不吃,父母最后反而叫他吃;不讓他睡覺,他就站著睡。打他他就跑,他父親跟在后面追,他跑到機關食堂后面就不見了——那里有個很高的水塔,他爬到水塔上去了。他又在水塔頂上往食堂屋頂的煙囪里扔磚頭泥塊。食堂炊事員老李聽到屋頂上有響聲,就知道是誰干的,跑出來朝水塔上喊:“大海,你又上去啦,我告訴你爸爸。”淮海就對老李說:“李師傅,你嘴有雞屎(最有意思)。”老李愛說俏皮話,機關宿舍里的小孩都喜歡跟他鬧著玩。孩子們到食堂去,他就從鍋里拿出鍋巴,或者蘿卜、胡蘿卜給他們吃,用手指著他們的嘴說:“你嘴有雞屎。”

      1966年夏天以后,學校停課鬧革命,學生們都參加了紅衛兵,造反、串連。不久紅衛兵運動停止,到1968年秋天,學生們又回到學校“復課鬧革命”,但停課兩年,已經野性難收,斗毆打架成為風氣。淮海也和當時的青少年一樣,練吊環、舉杠鈴、扔石鎖,他扔的石鎖有49斤重,一般人都玩不動。他將一對30斤重的啞鈴,連同從家里偷出來的饅頭,送給一個無錫插隊知青,向這個知青學摔跤。那個無錫知青一次次地將他摔倒在地,他又一次次地爬起來繼續摔,終于有一天,他將那個無錫知青像一只口袋,從身后往前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還向住在他家后面的一個曾在青海某縣縣中隊當兵的退伍兵,學會了捕俘拳和擒敵拳。由此,他成了城里有名的打架好手,就連登瀛橋旁八卦陣巷里那些令人生畏的流氓也不敢惹他。當時城里有3個青少年學生的偶像,一個是地區青年男籃打前鋒的王光發,一個是地區三代會宣傳隊演郭建光、楊子榮的薛志揚,還有一個就是淮海。沒有多少人不知他的大名。

      淮海有了名氣以后,就很少再和人打架,因為人們都不敢惹他。有一次,和他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好友、在師范初中班上學的宋亞非,帶他到師范去打乒乓球。只有一張乒乓球桌,打球的人多,就用打擂掛號的方法,宋亞非掛上了號,擂主沒有說什么,但旁邊一人卻說他發球犯規,和宋亞非吵了起來。宋亞非罵他是“雞屎臉”,那人氣瘋了,對宋亞非說:“你有種放學后不要走,在氣象臺南邊路上見。”放學后,宋亞非請淮海和他一起來到約定地點。那人帶了5個人,已先等在那里。他們也不打話,上來就要動手,淮海攔住宋亞非說:“讓我來。”那人欺淮海年齡比他小,個子沒有他高,不把他放在眼里,上前推了他胸口一下。淮海順勢后退一步,飛起一腳,踢中那人肚子,那人“哎呀”喊了一聲,捂住肚子蹲了下去。淮海站在旁邊等著。過了一會,那人站起來,也飛起一腳朝淮海肚子踢去,淮海早已算定,兩手接住他的腿,往后一掀,那人跌出一公尺開外,宋亞非趕上去騎到他身上就打。其他5人想上,淮海大喝一聲:“看誰敢動!”有3人向淮海圍過來,淮海一拳擊中正面一人的下巴,又順勢使了一個捕俘拳中的“直拳橫踢”,向右橫踢一腳,踢中從旁向他撲來的人的胸膛,另一個見勢向后退去,淮海追上兩步,使了個“插檔扛摔”,左手抓住那人脖子,右手插進褲檔,將那人扛起,摔倒在地。然后將在地上和人扭成一團的宋亞非拉起來。那人也爬起來,又向宋亞非沖過來,被淮海當胸一推,推了個趔趄,說:“你算了吧,回去再練幾年。”穿過旁邊圍觀的人群,揚長而去。幾天以后,淮海又到師范去打乒乓球,那人見了,飛跑著去了。不一會兒,找來一個人,一邊往乒乓球室門里走一邊大聲嚷:“在哪?”淮海一見,是師范學校的足球隊長、家住在航校大院的臧小明 。臧小明一看是淮海,對那人說:“你知道他是誰嗎?”當那人聽說了淮海的名字后,連忙賠禮道歉,點著頭說:“我叫江波。”淮海說:“你就是‘哈密瓜’呀,小民說起過你。”淮海從第一次見到江波,就不喜歡他,現在他明白了,就是因為他這點頭哈腰,在打乒乓球時,他就不住地對擂主點頭哈腰。

      淮海雖然頑皮,但在上小學時,卻是一個學習成績非常優異的學生。他天資很好,有著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學習也很勤奮,夏天晚上,別人乘涼,他還要看書,天熱就把電燈拉到外面來,將兩腿放在兩只壇子里防蚊子,有一次他父親給他把雨衣穿在身上,熱得大汗淋漓。可是,1966年小學五年級暑假以后,學校停課鬧革命,他玩野了,上中學后不久,宋亞非又從師范轉到他們學校,兩人就三天兩頭曠課,到肉聯廠去看殺豬,到果園偷蘋果,到油米廠偷豆餅、花生餅,宋亞非還常常從家里夭墻上爬到他父母鎖著門的房間里,尋找可以賣錢的東西,然后兩人去看電影、泡澡堂、下館子……但每到期中、期末考試臨近時,淮海就回校突擊復習,因此每次考試成績比許多認真學習的同學還好。有一次考數學,有兩道代數題他沒有復習到,硬是用小學算術的方法解了出來,試卷在全校傳閱。數學老師非常喜歡他,歷史老師也很喜歡他,因為他最喜愛歷史,歷史課總是考高分。老師們有時到他家找他父母“批條子”買緊俏物資,都對他父親說:“淮海天資聰明,如果認真學習,將來考北大、清華不成問題。”可不肯學習也正是他父母煩惱的問題。有一次,他父親檢查他的作業本,指著他寫的七歪八扭的字傷心地說:“你上了這么多年學,就寫這樣的字?”打罵對他已毫不起作用,父親就給他講家史,講部隊的革命傳統。部隊的革命傳統教育對他產生了作用,他和當時的年輕人一樣,渴望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他父親也想把他送到部隊去,或許到了部隊,他還是一塊好料子呢。

      本文標題:杜鵑花開(第二章)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4421.html

      驗證碼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