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小小說
文章內容頁

酒事

  • 作者: 高妹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7-15
  • 閱讀182756
  •   鍋架灶上,秸稈在灶膛里嗶剝有聲,火舌子輕快伸出來,將鍋子含住,長長短短舔噬。

      間或有火星跳起,半空翻個筋斗,復又落下,煙卻繼續升騰,執著地把木梁上的臘肉熏成黑色疙瘩。

      黑疙瘩取下來,快刀密密切勻,是半透明的塊狀,油光可鑒,拌豆腐干在鍋里來回滋溜溜翻炒,輔以辣椒姜蒜,立時香味四起。

      待到火候成熟,女人麻利操起鍋鏟,將菜盛了,端至飯桌來。

      飯桌上已經擺了水煮魚、青椒雞蛋、清炒豆角、酸辣藠頭、花生米。

      菜是家常,卻是農村誠意待客的下酒菜。

      酒是家釀水酒,土甕紅泥封了,幾年前埋于后院桔樹下。挖出時酒質已經紅稠到扯絲,味極蜜甜,卻是暗藏殺機。人稱“見風倒”。

      來來來,先吃點菜。男人開始吆喝。筷子頻繁動起來,夾東夾西,把客人碗里堆個山高坡陡。

      客人說,莫搞哩莫搞哩,我自己來呀。才吃完一塊魚又被搞了一塊肉。搞完菜又被搞酒。

      客人不知深淺,喝著像飲料,就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氣勢磅礴地灌,灌完還要豪氣把杯子底亮給對方看。

       灌來灌去,杯子換成碗,稻苗瓜果的長勢換成了毛主席鄧小平胡錦濤習近平,話題越來越投機,動作越來越親密。

      白沙煙也點起來,一屋子騰云駕霧。

       斌哥,恭恭,恭喜你,今天把貧困帽子摘了。客人舌頭大起來。

      老伍,你今天這個差,辦得我窩窩,窩火。斌哥也喝得眼角有了眼屎。

       昨天村長帶著扶貧辦的人到村里,把以前的扶貧工作推倒重來,按新標準一家一戶詳細了解情況。

       輪到斌哥家,斌哥說,別扯了,跟我來。二話不說,把扶貧工作組的人帶到屋后的兩畝桔子林。

      桔子林不大,近百棵樹,卻已經初具規模。地是自留地,苗是三年前政府提供的,斌哥用尼龍網把桔林圍了,養了走地雞,又挖了一池魚塘,養起草魚鯽魚鯉魚,經過幾年的悉心經營,桔林里雞走魚躍,樹已紅彤彤掛了果。

      斌哥說,這帽子莫再給我戴了。

      工作組帶頭的是一個妹子,戴了黑框眼鏡,笑笑說,斌哥,我們有規矩,等下跟你慢慢算。抓了一枝桔子聞起來,作深呼吸狀。

      仔細清點家產核算斌哥的年收入,斌哥果然已經脫貧。

      早跟你們說了不用算不要算的,我早就“兩不愁三保障”了,斌哥很興奮,一邊示意女人去廚房做飯,一邊擔了鋤頭往桔林里走。

       酒是挖了出來,工作組的人卻走了。只是臨走要了幾袋桔子,眼鏡妹子執意要給錢,先是要塞女人衣兜里,女人老繭子手把住妹子細皮嫩肉的手,使勁往回扳,沒讓她得逞;接著妹子想放桌子上,女人抓起錢塞回她包里,照樣沒讓她得逞。妹子力弱,女人勁大,被抓得哇哇大叫。一個執意要給,一個生死不要,雙方互不相讓,推來搡去,兩個人面紅耳赤像在打架。

         最后還是眼鏡妹子妥協了,用手理了理被掙亂的頭發和眼鏡,說,那就謝謝哥哥嫂子了。

      以為事情就此完結。沒曾想,黃昏時候,村里五保戶老伍就一瘸一拐的來了,神神秘秘地給了斌哥一百塊錢,說,人家給的桔子錢。

      斌哥接錢的手就僵在了半空。嘴角突然抽動一下,說,老伍,別走了,哥今天請你喝酒。

      酒過三巡,壇子空了一大半。

      老伍說,我去解個手。摸摸索索起身去桔林,半晌不見動靜。

      斌哥對女人說,給我個手電,我去看看。

      趔趔趄趄到桔林,見老伍早歪在一棵桔樹下鼾聲雷動,褲子中門洞開,鞋子襪子濕了一大片。

      狗日老伍,斌哥笑出了聲,想要扛化肥袋子一樣把他扛起來,沒想自己倒像化肥袋子一樣摔倒了,朦朦朧朧借著一束手電光,他看見一團火從樹上掉下來,砸在自己頭上,身上,腿上,滴溜溜一直往前滾……

      本文標題:酒事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3877.html

      驗證碼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