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佳作賞析
文章內容頁

讀薩特的《厭惡》(一 主要情節)

  • 作者: 黃忠晶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6-13
  • 閱讀4936
  •   在漫長的旅行之后,安東納 洛根丁在布城那些善良的人們中定居下來。他住在一個靠近火車的旅館里,這旅館主要接待那些作長途買賣的人。他在這兒寫一本關于18世紀冒險家洛勒旁的書。為此他經常去市立圖書館。在那兒他認識了一個自學者,一個人道主義者,此人正按照字母順序來閱讀圖書館的書。洛根丁晚上常去一個為鐵路人員而設的咖啡店,聽著唱片——總是那么一張——“在這些日子里”。有時他上樓去同老板娘鬼混一陣。他有一個愛人安妮,但離開他四年了。她總想有一個“完美的時刻”,但老是很快就厭倦了,她一再徒勞地嘗試在自己周圍創造一個完美的世界。她和洛根丁散了伙。現在洛根丁正慢慢失去自己的過去;一天一天,他越來越深地陷入一個陌生可疑的現在之中。他的生命再沒有任何意義:他認為自己有過很了不起的冒險活動,但現在沒有了,現在他只留下“故事”。他只得緊緊糾纏著洛勒旁先生——死為生找到了存在的理由。

      后來他有了一個真正是冒險的開端——他整個地感受一種模模糊糊的可怕的變態:這就是惡心。它從后面抓住你,使你漂浮在一個不冷不熱的時間的海洋里。這是改變了的洛根丁嗎?這就是世界嗎?這墻、這花園、這咖啡店都突然被惡心所壓倒。另一回他又度過了一個可怕的日子:有什么東西在空氣中散發著腐爛的氣息,這光,這人們的姿態。洛勒旁先生又死了——死者不能作為活人存在的理由。洛根丁徘徊在街頭,實實在在但又毫無存在的理由。然后,在早春的一天,他領悟了自己冒險的意義:惡心是展現自身的存在——而存在看來不是很舒適的。洛根丁仍然抱有一個微弱的希望:安妮寫信給他了;他打算去看她。但安妮已成了一個不再好動的女人,肥胖而令人絕望。她放棄了她的完美時刻,就像洛根丁放棄了自己的冒險一樣。她由自己的路也找到了存在。他們倆彼此再無話可說。這小城令人氣悶的氛圍和他對即將來臨的巨大災變的感受使他重又回到與世隔絕的狀態。怎么辦?喊別人來幫一把?但“別人”都是些紳士:他們彼此點頭致意卻絲毫意識不到自身的存在。洛根丁準備離開布城;他到鐵路咖啡店去最后聽一次“在這些日子里”,這歌正放著。洛根丁找到了一個機會,一個肯定自身的微小機會。

      上面是薩特本人對《厭惡》的內容簡介,不足千字,應該說是概述得很清楚了,雖然語氣是半開玩笑半當真的。

      但我們仍然覺得這小說很難讀。它的哲學味很濃,卻又不同于通常所謂的哲理小說。那種小說是先有了一個或一些確定的哲學觀點要表述,然后編造幾個人物作傀儡,借他們的口把這個或這些觀點說出來。嚴格地說,這不是真正的文學作品,弄得好是哲學的通俗表述,弄得不好是非驢非馬的東西。

      《厭惡》并沒有闡釋什么確定的哲學理論,相反他,薩特因為自己關于惡心以及存在的思想感受是模模糊糊、不明晰的,才用了小說形式把它表述出來。他覺得以惡心為題寫一部哲學著作并不能讓自己的表達欲望得到滿足。

      這樣,我們如果把重點放在從《厭惡》中抓出幾個哲學觀點來,恐怕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我們還不如以模糊就模糊,也來談點感受吧。

      寫于1988年

        本文標題:讀薩特的《厭惡》(一 主要情節)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2748.html

        驗證碼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