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百味人生人生感觸
文章內容頁

臥室床前以花木

  • 作者: 陳草旭變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6-13
  • 閱讀4926
  •   有些老舊的床榻,我們結婚時的,蓋有二十多年的光景,搬了新居之后,有閑地兒養養花草,尤其是這兩年更多,便在臥室放上兩盆,皆為竹類,一棵三尺高,另則兩尺有余,是不會開出鮮花的那種,臥室內光線略暗,不宜花兒的開放,也不宜明媚中的欣賞,而此竹類的,生力堅韌,又四季常青,婷婷然,皆歡喜。卻不知為何,仰臥床頭,凝視伸展的竹影,想到追悼場面的亡靈。

      那不會是香水的味道,那應該是鮮花的香馥,是白色的百合、黃色的菊花,在逝者的靈前,散發出淡淡的香澤:如果你不是戰戰兢兢思考亡人的往事,或者尚存于世的當場光彩;如果你不是僅僅看到那冥冥火燒的味道,或者沉醉于玩世守喪的夜酒,甚至那一次,我在拔掉遺棄的那些鮮花之時,手中依然有鮮花那淡淡的味道。

      那些白色的黃色的鮮花,在追悼的哀樂之前,就已經整潔的擺放在靈柩的四周,滿滿盈盈,像春天的花海,艷艷顏顏,像青春的模樣,除卻表達對亡靈的哀思及尊重的禮儀之外,也許其生前并不喜愛這些鮮花,大抵也知道什么是祝福的百合與康乃馨,甚至一世未曾得到一次的掌聲和鮮花?那隆重而追悼的花飾于他有什么意義呢?

      還是生前的好,像我床腳之下的,相類松柏長青的竹木,現實地在自己的目下,任我凝視而贊嘆,引我沉靜而神寧,卻又是生活的,蓬勃的,是常青的翠綠的,而且一年要高過一年,那筆直的干和舒展的葉,幾乎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家庭的一部分,是我的心靈與眼光的一盆安撫,一縷愜意,完全屬于自己的,不是禮儀給看客和場面,不是常青給文字和傳說,這些花花草草,普通如自己的生命,不分你我。

      于此我還要在床前擺放時令的鮮花,讓自己熟睡在鮮花草叢之中,在夢里覓到桃源,嗅到幽幽的香味在世界里彌漫。我的妻子早就知道這些吧,即使并不涉及生前與死去,卻知道自己的床前應該有美好的東西,陪伴自己入夢;她的枕邊常常放一枚蘋果,紅潤的碩大的光潔的,散發著幽香把陳夢迷蕩,又或者放就一箱子的水果,雖不急用,她會打開,讓香味在我們安息的地方,把安寧和平凡的夜晚,微微的蕩漾。

      當然,雖非偉者學人,卻也常常在床頭枕邊,發一摞的書,那是另外的花木,讓自我身心沉浸在濤濤花海汩汩淙流之里,隨手一個翻閱,就是花草的注視,隨眼一眸光亮,就是一種希望。在這新鮮的草木間漫步,在一瞬間安逸神飛,不懼眠前的人世煩惱與是非曲直,所以,當為“臥室榻前以古書”。

      而朦朧的光線中,花草與古色古香的書,依舊散發著一類的香馥,而目光灑進我的臥室,那又是如何的模樣?在花木的榻前剛剛讀到劉禹錫的懷古:“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來。”于生死茫茫者,這是什么模樣,又是什么花草?我們的人間和冥界。

        本文標題:臥室床前以花木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2731.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