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都市夜思
文章內容頁

在六月的明媚與斑斕里遇見黑夜

  • 作者: 駱雪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6-12
  • 閱讀5151
  •   我想他是走了。

      隨著六月的夏風,在一片明媚和斑斕之中,他悄悄的走了。

      也許他以為,我不會哭。

      但他不知道,我的心,疼得如同絞上了枷鎖。

      當你已經習慣了一份問候,你的心,常常是有這一位伴侶,雖然不能聞及呼吸,卻不會連靈魂也消失了影跡。

      但現在,在六月的明媚與斑斕里,我遇見了黑夜。

      缺少光,缺少愛,只剩下我孤獨的靈魂,只剩下我受傷的心。

      那心,破碎、疼痛、撕裂。

      它使我無法站起。我頹喪而倒地。

      卻沒有人看見。

      我躲在自己的心里,深痛的哭,無止境的孤獨。窗外所有的聲音,都只加深我心中的傷愁。

      他走了。他不再出現在我們的花園里。那里的花,也枯敗了。

      如同《通往仙境》,沉郁、悲傷、狐疑、歇斯底里。當生命中的愛莫名的消失,我們不知道還可以向哪里去尋。

      只有滿腦子的回憶。

      回憶里沒有天空,沒有細雨,沒有風,也沒有顏色。只有那魂靈串成的歌,憂傷或歡愉,輕柔而隱秘。它們溫暖過我,它們還使我瘋狂過。

      但現在,一切都已遠走。沒有身影,沒有消息,沒有問候,一切都變得死寂,一切都變得沉郁。

      好像天空里的云,它曾經旅行到這里。此刻,它要去別處。便沒有人留得下它的腳步。人們也是不得問它的思想的。因為大家知道,它只是行著。飄忽而來,飄忽而去。它在天地間,寫下誰也不懂的詩。

      是的,云的脾性!很長久很長久的日子,它懶待與我們招呼,忽然有一天,它又召集來所有的同伴,把一個天幕牢牢的填滿。白云也好,烏云也罷,全都不拘。它們只顧著自己在天空中玩耍、聚會。

      而今,那最后的一朵云也去了。一縷也不剩。只把我的天空,孤獨的扔在那里。

      于是太陽把所有的光都傾瀉下來了。

      世界很快變得干枯、滾燙、灼烈,它渴望水。

      然而水,是沒有的。焦渴一點一點的加深,土地干裂了,樹枝干枯了,小鳥也奄奄一息。陽熱之吻,變成了一份荼毒,世界將要死去。

      生命傾頹在一片干涸里。

      然而倔強的她咬牙與之抗爭。我心中的山水,如果你眼中都看見……

      那是美好的夢境。

      我們一直是生活在夢里的。

      夢中的愛,夢中的恨,夢中的癡情。

      只有倔強的生命,能夠除去心內的藩籬。哪怕撥開龜裂的現實,也還可以呼吸。

      讓夢是夢,現實是現實。

      然而從來都是,夢回到現實,現實又生著夢的翅。

      層層疊疊,虛虛實實,朦朦朧朧,凄凄迷迷。

      終于打不開一扇門。哪怕,門里關著一個深愛的生命。祂正在驚人的喘息。

      我們也只能絕塵而去。

      世人都見過戰爭的殘酷,卻不知,比戰爭更加殘酷的,不知還有多少。比那滿地的鮮血更加駭人的,原是心的絞刑。

      人生永遠是沖撞的。愛也不得,恨也不得,常常是我們的結局。

      所以,云淡風輕,潺潺流水,只是為了蒙住我們的眼睛,使我們得片刻的歡愉。

      如今,那片刻的歡愉,似乎也被奪去了。當然,也許它仍舊在的。如同教堂的穹頂,很高,很威嚴,很包圍。祂看得見我,我卻看不見祂。我只覺到壓抑。

      然而如同行走在森林里,人生的路,總還要一個人走下去。

      所以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縫一件御寒的外衣,在風雨來臨時學會為自己裹緊。

      我們需要愛,我們給予愛,然而愛總是撲朔而迷離,如林中的霧氣。有時它密密的籠罩著,有時它又飄散得一點也不剩。我們不得不說,這都是生命的常態。

      那么,選擇做一棵樹吧,將自我的根基牢牢的扎向大地,再努力伸向天宇。這樣,我們既可以看見更高遠的風景,也不會經不起風吹而轟然倒地。而圍繞著大樹,總會遍地開滿小花,長滿青草,大家相依相生,還可游戲。與另一棵遙遠的樹的相思,總可以在天際,看得見彼此,或者,點頭,一笑微微。

        本文標題:在六月的明媚與斑斕里遇見黑夜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2694.html

        驗證碼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