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網絡文摘小說
文章內容頁

命(19)

  • 作者: 追命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6-11
  • 閱讀92220
  •   “這個沒問題。”說完我爹就從包里拿出一大疊錢來數了三千塊給我大哥,之后又把剩余的錢放回到口袋里,然后又繼續著他還沒說完的話題。

      “那里的房子可真是修得漂亮,大都是三四十層樓高的,烏羅這些房子算什么哦,還不如人家一個廁所呢!”

      看著我爹老是沒有把話放到重點,我娘急了,只得主動發問到:“你在車上吃了那暈車藥以后還會不會暈車啊?”

      “暈啊!”我爹嘆了口氣:“唉!別提了,不管用的,還浪費了我幾塊錢,上車就吐,不過也沒有辦法了,遇到這種事情,我不去誰去?”

      “那——那你看到建富了嗎?”我娘小心詢問著這樣一個敏感的問題,其實在她心里她是不想知道的,因為她害怕我爹回答出那樣的結果,這結果不知道在我娘的心里想個有多少遍,有多少種,可再完美的結果也逃不過一個鐵證的事實,那就是建富永遠也不會回來了就像他妹妹一樣,希望他能在天堂遇見他的妹妹,兄妹倆也不會覺得孤單,想到這,所以才忍不住問了。

      “這個——沒——沒有。”我爹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仿佛是在思索著什么,許久才又說出一句話來,“老板不讓我去看,所以我也就沒有去看了。”

      “哦!——”不知道我娘在思索著什么,還是在期待著什么,目光并沒有從我爹的臉上移開。

      “我們幾個去見到了。”我金叔說:“我們去見到建富的尸體確實是被石頭砸得不成樣子了,滿身到處都是血跡,當時火化的時候也是我們幾個去的 。”

      “是啊,當時我就是去裝了一下骨灰盒,那骨灰盒都花了500多塊錢,很貴的,然后骨灰我們在回來的路上就把他撒在大海里了。他們都說把他葬在海里比較好,自由寬廣。”

      然后我娘就哭了,不過這次并沒有哭出聲來,只是紅腫的雙眼不停地在流著眼淚。

      第二天我們家剛起床不久,就有人來開口借錢了,三百五百的借,說孩子在外面讀書沒有生活費了,家里現在又沒有錢,暫時在我們家借一點錢過去周轉一下,我爹只好同意,然后接連的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都陸陸續續地有人上門來借錢,沒辦法我們家又不能說沒有錢,所以當然得借,但這樣天天有人上門來借錢你都借的話也不是辦法啊,所以最后我爹一狠心就干脆把剩下的兩萬塊錢全部放進銀行存了三年的死期,除此之外,家里就只剩下七八百塊錢的零錢了,后來再有人上門來借錢的時候,我們就只得抱歉地對他們說:“對不起,我們家剩下的兩萬塊錢已經在銀行里存了兩三年的死期,暫時實在是沒有辦法取得出來,必須要三年以后才能取,不信你看,我這還有存款的收據。”

      于是我娘只得從房間里拿出存款收據來,對方一看一般都會稍有嗷氣地說:“哦,沒事,沒有就沒有嘛,我另外想辦法就是了。”然后說完就走了。

      后來的一兩天,還是有人來我們家借錢,但我們家都以同樣的方式給回絕了,再后來就沒有人來我們家借錢了。我們家才開始恢復了一點點平靜,但卻平靜不了幾天,就有一些不好的流言蜚語傳入了我娘的耳中。

      “有錢就了不起了,有錢還不借,還怕我們還不起,就你那么一點錢我看你又能花得了幾天?”

      “就是,你看他們家現在那個熊樣,唉!走路都大不一樣了 。”

      不過最讓我娘生氣的還是她的親弟弟說的那句話,說什么當初要不是他在老板面前說我們家情況怎么怎么困難,再怎么說也得多給我姐他們家一點點生活補償費吧,那老板能賠得了他五萬塊錢嗎,也最多就四萬多一點了,你看當初我大老遠地從深圳跑到廣東去,我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我娘說這話的時候顯得非常地生氣,她問我爹說:“你們當時在廣東的時候玉巖真的也在嗎?”

      我爹說:“ 是啊,他是我們到那里的第二天才從深圳來到廣東的,不過他在那邊耽誤的那幾天我同樣是按25塊錢一天還有來回的車費都算給他了的啊,后來他說他在外沒有找到錢,我還多給了他幾百塊錢了的呢!”

      “這個玉巖,真是要把我氣死。”我娘傷心地哭泣起來,邊哭邊說:“你說他們兩兄弟咋就那么不學好呢,我爹媽他們留下那么好的一套房子給他們兩兄弟住,結果你看看,連俯壁都拆來當柴火燒了,特別是那個玉塵,都老大不小了,也不知道找過親事,還一個人到處閑逛著,真不知道他以后該要怎么過。”

      “好了,你就別操這份心了,他們自己的事情他自己知道怎么處理 ,吃飯吧,別再難過了,這都是命,命中注定的東西是你再怎么努力都沒有辦法改變的,說實話,之前我真的不相信什么命的,但是到今天為止,我信了,我認了,既然所有這一切我們都沒有辦法去改變,那我們就只能接受。”我爹安護了我娘一句話后又無奈地嘆上一口氣:“唉!但愿建豪以后真的就如他玉伯算的那樣,大官沒有,小官都有一個。”

      可是后來我的一個不想讀書了的決定讓他頓時傷透了心,我能感覺到我爹當時聽到我說出那一句話后的絕望,足足有一分多鐘的沉默,然后他說:“你為什么不去讀書了呢?你說你是學習不好,從來都讀不得書那我也就不管你了,可是你現在突然對我說你不去讀書了,這怎么行呢?”

      “我不去就不去了,我中考落榜了,我只考了個普通的高中。”

      然后我爹又是一陣子的沉默。

      其實我不想讀書的理由主要還是由以下幾個原因決定的:

      第一、 家里負擔很重,每次看到爹娘那么勞累我都不忍,總想幫他們做點什么,但又沒有時間,除了每天下午放學回來可以幫他們做一下飯,洗一下衣服以外什么都幫不了。

      第二、我哥的不幸,加上那次我去學校上課發生的那件怪事,我老是在想著那樣一個問題,為什么偏偏就出現在同一天呢?難道我們兄弟倆真的是命中注定,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如果真是這樣,那算命先生不是又說了嘛,我將來大官沒有,小官都有一個的。就算我現在不讀書了,將來小官還是會有的吧,我們村小學的老師,不好多都是初中都沒有畢業的嗎?

      第三、 我確實是靜不下心來學習,不知道為什么,我上課的時候也是很認真很認真地去聽了,可就是下了課就忘了,真的不像小學時候那樣課文讀一遍就能背誦下來。有時候我會懷疑是不是因為那次被電到而留下的后遺癥,使我腦袋變得昏沉,要不然為什么每次上晚自習都會那么困,眼睛都睜不開,有次被老師看到居然當著我的面在全班同學面前說我是豬,我當時很是生氣,我又沒有趴在桌上睡覺,我只是犯困得厲害,眼睛實在是睜不開來,坐著都要打瞌睡。

      第四、 以前最好的同學,他的學習還是像以前那樣的好,學校廣播里偶爾還會聽到他競賽拿獎的名字,而我連參賽資格都沒有過,后來有一次我堂哥聽到了那廣播就對我說:“你是怎么搞的,你看你們兩個以前小學的時候,他的成績還沒有你好,現在怎么老是聽到他拿獎狀的廣播。”最讓我對學習感到無望的事是:從此他很少來我家里找我一起去上學了,在學校里偶爾見了面也只是簡單地打一個招呼而已,包括他的家人見到我時也沒有以前那樣熱情了,一切都感覺到變了,我曾在我的日記里偷偷寫下這么一句話:

      朋友,
      在你高興的時候,
      你可曾記起悲哀?
      還有你童年的好友,
      為你默默地祝福,
      也許此時,
      他正悄悄落淚。

      第五、 一直以來在學校里我都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唯一好的一件就是我哥走了之后他的工友帶回來交給我們家讓我們留做紀念的那一件,所以常常在學校里都會有同學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我身上的一切,無論我身上的衣服穿得有多干凈。當再次聽到王杰用譏諷的語言對班上一個同學這樣說話的時候,我開始否認了我娘笑臟不笑破的觀點,他說:“你他媽的老子衣服褲子穿得臟又怎么樣?比你他媽的穿得好就行了。”可是我依然還是會穿得干干凈凈的,因為我已經習慣了愛干凈,所以家里我每天都會用拖把拖得干干凈凈,鄉里人都說我像女孩子,我甚至成了他們教育孩子的榜樣:“你看看人家建豪,一個男孩子,還幫他爹媽洗衣服,拖地,你一個女孩子什么都不學。”

      “好,你不讀書了也行,那你經后就跟著我下地干活,你干不了也得給我干。”我爹沉默過后就是那么一句兇狠的話語,說完就把一把鋤頭塞在我手上 ,我頓時楞在了那里。

      又一陣無聲的沉默之后,我爹強行地把我拉出了家門:“你今天不去學校也得去,不讀也得讀,由不得你。”他邊說邊把我往學校里拉去,拉到我們溝邊的時候,我表哥正好騎自行車從家里出來趕去學校上課,我爹向他說明了事情的真相后,我只得乖乖地坐上了他的自行車,沒辦法,他是我們中學的教導主任,更何況我對于老師從來都有一種畏懼感。

      一路上我跟我表哥并沒有說太多的話,也許還是因為我們年齡的懸殊太大吧,他只比我爹小兩歲,所以我們經常都很少說話,平常見面我就只是很客氣地向他打個招呼而已,他把我帶到他的辦公室里就只跟我說了一句話就是:“這次考得不好沒有關系,再復讀一年嘛,你想你年紀這么小不讀書了怎么行呢?”

      說完他讓我先在辦公室里等著然后就出去了,我并沒有回話,之后他回來讓我去何中權班主任老師那里報了名。

      本文標題:命(19)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2658.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