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孟子的社會思想(六 統治者怎樣施行仁政)

  • 作者: 黃忠晶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6-11
  • 閱讀4913
  •   那么,怎樣才能讓民有基本生存的條件呢?

      首先,要讓民有足夠的土地可以耕作。孟子說:“明君制民之產,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樂歲終身飽,兇年免于死亡;然後驅而之善,故民之從之也輕。”而現實情況是:“今也制民之產,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 樂歲終身苦,兇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贍,奚暇治禮義哉!” (《梁惠王上》)

      他在同一篇里兩次提出仁政的根本措施就是:“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 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八口之家可以無饑矣。 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 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饑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梁惠王上》,另一處除“七十者” 變為“老者”,文字完全一樣。)

      而要落實這一仁政的重要措施,首先要準確丈量土地。他說:“夫仁政,必自經界始。經界不正,井地不鈞,谷祿不平。是故暴君污吏必慢其經界。經界既正,分田制祿可坐而定也。” (《滕文公上》)

      值得注意的是,這里的制民恒產,并非將土地分給農民、土地歸農民所有。此時的土地制度是國君授田,授予的是使用權,而非所有權。農民并非土地的所有者。(參看楊師群:東周秦漢社會轉型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p.75-84)有論者說,孟子提出的“恒產說”,“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明確提出的擁有私有財產制度的理論。”(胡寄窗:中國經濟思想史(上),上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233頁,轉引自呂慶華:試論孟子的商業經濟思想,廣西商專學報1999年第2期)這一說法是不準確的,這里所謂“恒產”,就是指人們長期占有的生產資料等財產,其中最主要的是土地。

      在準確丈量土地后,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確定賦稅的方式及數量。古代稅收方式有三種:貢、助、徹。貢是比較若干年的收成得出一個常數,無論災年還是豐年,都必須按照這個常數交納。助是將田地分為公田和私田,農民在公田上“助”耕,公田的全部收成就是他們應交的稅,此外不再交其它的稅。徹是分別不同情況通盤計算出一定的稅率,依此交稅。孟子認為,這三種方式中,最不好的是貢法,因為它違背了孟子讓民能夠生存下去的仁政思想:“樂歲,粒米狼戾,多取之而不為虐,則寡取之;兇年,糞其田而不足,則必取盈焉。為民父母,使民盻盻然,將終歲勤動,不得以養其父母,又稱貸而益之, 使老稚轉乎溝壑:惡在其為民父母也?” (《孟子·滕文公上》,以下只注篇名)

      無論是哪種方式,古代的稅率都是十分抽一,即交百分之十的稅。孟子為滕文公設計的稅法是,野人用九分抽一的助法,而都邑及近郊的國人,則按照十分抽一的稅率交稅。為什么野人交的稅高于古代的稅率,這是否與孟子的仁政原則相違背呢?我想,孟子的理由應該是:古代(殷人)是每家70畝地而行助法,而他設計的是井田制,“方里而井,井九百畝,其中為公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 (《滕文公上》)這一設計使得助法只能是九分抽一,但私田的面積要比殷人時代大,完全歸己的私田收成要比那時多,這樣算下來,要交的稅(實際上是付出在公田的勞務)并不比那時高。

        本文標題:孟子的社會思想(六 統治者怎樣施行仁政)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2646.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