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校園文學畢業情結
文章內容頁

我那年的大學

  • 作者: 云深不知處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6-09
  • 閱讀4950
  •   我那年的大學,沒爹沒娘,說來話長。


      一條破爛不堪的黃土大道,連接著繁華的都市。每當下雨,車來車往,泥水就當空飛舞。行人的你如果避之不及,泥水就會濺你一身,讓你狼狽不堪。盡管這有失高等學府的體面,但它仿佛提醒著我們這些學子們:通往大學的道路是艱難的、坎坷不平的。


      唯一的教學大樓,雄偉壯觀地孤懸在市郊外的荒野中。猶如流落民間的公主,雖搶眼奪目,卻給人一種失意、落寞的感覺。


      我們校園,未來可是宏偉而美麗的喲。不信、你到校長辦公室墻上的規劃圖去領略領略。眼下、抱歉得很,只能讓你看到一大片、一大片荒地了。


      野草倒是很茂盛。如果你愿意起早的話,會欣賞到這樣一幅畫面:曙光初照的迷濛朝霧深處,一條、或數條牛,低著碩大的頭,咀嚼著荒地上的肥綠。盡管肥綠鮮嫩可口,但它們仍不露貪婪之色,細嚼慢咽。始終保持達官顯貴,慢條斯理的優雅風度。為了表示歡喜,也不過是隨意擺擺幾下尾巴(同樣是慢條斯理的),從它們臉上,你是看不到任何表情的。


      荒地邊緣,有條打此路過的河,名曰:龍開河。名字聽起來響亮,其實是條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河。兩岸沒樹,只有肆意生長著的比美國還要自由的荊棘、雜草。有些人,向往自由、民主,不辭辛勞漂洋過海去美國。我看、不如來這里落草為荊棘、雜草。沒有種族歧視,各活各的命;生也沒人管,死也沒人管;想怎么長就怎么長。好不快活。


      河水、很混濁,象城府很深的人,看不透。不知里面有些什么?這樣也好,不至于讓人沒一點念想。


      大凡美麗的河應該是:碧波蕩漾,魚翔淺底,楊柳依依,伊人浣衣。這些、這條河沒一樣具備,所以不美。也許正是因為別的河都美,獨她不美,與眾不同,才讓我印象深刻,以至于這多年過去,我還能想起它。


      校園西北面,大約七、八分鐘路程,有個八里湖,很美。湖心島,更是風光無限。我常常在夕陽西下時,去那里:或湖邊漫步;或湖心島席地坐一坐;或邊想著無邊的心事,邊看、風親吻小草小草頻頻彎腰的羞態,小船泊岸的溫馨,夕陽與白云聯袂演繹的美麗;或興來,脫去衣衫,與湖水溫存一翻……


      自不必說,這是談情說愛的好去處。只可惜,沒人愿與我惜取這風情!


      一個地方好不好,就看它是不是有山有水。我們學校水是有了,山是不是有呢?答:有。舉世聞名的廬山,就在我們學校,東、大約廿十多里處。如果你有興趣,隨時可以“躍上蔥蘢四百旋”,領略險峰的無限風光。


      食堂,是建校時遺棄的工棚稍加改造而成,破落不堪。然而、我卻很感到自豪。因為,除了我這個“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大學生,誰能享受到這樣的食堂。阿Q,不也以自欺欺人的精神上勝利,而自慰嗎?!


      它粗獷得瀟灑;丑陋得大方;破舊得時髦。沒有門,只有個大大的洞,供人進出。屋頂、墻壁千瘡百孔,每當下雨,外面唰唰啦啦,里面滴滴嗒嗒。聲音是那么的不同,如同美妙的音樂,聽來饒有趣味。


      飯桌、板凳也是沒有的。空空蕩蕩。有太陽的時候,一束束陽光照射在食堂里,食堂猶如燈光閃爍的舞廳。如果不是怕學子里藏龍臥虎,丟人現眼,真想狂舞一曲。一定很美。因為千瘡百孔的墻,漏風,會撩起衣裾,使你飄飄如仙。


      即便如此,到了飯點,學子們還是趨之若鶩。也不講個秩序:孔武的男生,象幾天沒吃過似的,把大學生的斯文與教養丟在一邊,露出各自的丑態,高高舉著形形色色的飯碗,奮勇爭搶一個小小的買飯洞口。我怕有辱斯文,常常是和可憐的女生一起,遠遠地等在一邊。


      一天中午,我照例等在一旁。無聊,便東瞅瞅西望望,無意發現后墻洞外有個小池塘。驚喜不已,隨穿洞而出,臨近觀賞。


      景致很簡單:四周是些小竹、矮樹、還有兩棵花開得正艷的小桃樹。塘水還算清澈,上面漂著點點桃花,和一些殘枝敗葉。靜得很,就連陽光灑落的聲音都似乎聽得到。幾只青蛙仿佛受環境感染,靜靜地飄浮在水里一動不動;兩只素面朝天的蝴蝶,水面上、纖纖作細飛……


      這是個寧靜的世界,我留戀忘返。差點錯過了人間煙火。


      此后,每到飯點,我就敬而遠之去洞外看去風景。這樣、既打發了無聊,又自命了清高。以至于后來走向社會,遇事、我總能不急不躁,心平氣和,左右逢源。


      大樓樓頂,放眼望去,除了荒地還是荒地,沒有什么美麗風景,可我念念不忘。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向我心儀的姑娘,示愛的地方。記得、那是個晚上。星星、該出來的都出來了;月亮、圓得沒法再圓了,亮得沒法再亮了。我把心儀的姑娘約到已成我心中名勝古跡的樓頂,鼓起勇氣向她表露了我的愛。她在我意料之中、也在我意料之外,笑里藏刀地拒絕了我。我風度翩翩地接受了這讓人有些失落、還有些沮喪的結局。我本人好說,喝兩杯酒、睡上一覺起來,又是一條好漢。只是辜負了那滿天的繁星和又圓又亮的月亮。


      我真可謂是生不逢時。從小作文寫得好,不必說喜歡文學。高中時分科,本應該讀文科,卻碰上了“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重理輕文的年代,身不由己地讀了理科。結果高考,無出意料地名落孫山。


      兩年后,拜上天所賜,大學夢算是圓了。然而、命運依舊不濟,還是陰錯陽差地讀了志趣之外的財會專業。


      三年下來,學業平平庸庸。文才倒是出了名。特別是由感而發寫就的一首詩:《錯覺的愛》,更是讓我紅極一時。這首詩的橫空出世,說起來還有些傳奇色彩:記得那首詩,是一次上專業課,我開小差隨興寫的。當時自感不大滿意,想假以時日進一步修改,便帶回寢室放在了床枕頭底下。時間一長,也就忘了。不想、被一個一天逃課在我床上睡覺的同學發現了。他看后,很是喜歡,便到處傳播。因此促成了我一世英名。


      真是“樹大招風”。從此,總有些同學,不管我愿不愿意,要我幫他寫情書。剛開始不厭其煩,最后沒完沒了,也就煩不甚煩了。煩歸煩,但我還是來者不拒。因為、人不能有才無德不是。過后我老想、我專業沒學好,是不是跟老替別人寫情書有關?


      這就是我那年的大學。盡管它寒酸,默默無聞,但它大學的名稱:還是悅耳的、讓人羨慕的;給我以榮耀、以無悔的青春!

        本文標題:我那年的大學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2583.html

        驗證碼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