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火紅火紅的山楂樹

  • 作者: 許立國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6-04
  • 閱讀4961
  •   幾十年過去了,新疆兵團第七師天北新區中心公園的那一片片山楂樹。滿樹潔白的花,猶如一抹的云霞,依然搖曳在筆者的心頭。

      春初的時候,柔風喚醒了大地,吹綠了小草的時候,山楂樹睜開了惺松的眼睛。從遠處看,一顆顆山檀樹,像一個個碧綠的湖泊,春風一吹,便泛起柔和的綠波。山椿樹的葉子上面,長滿了像刺一樣的小白毛毛,十分刺手,好像是保護山楂樹的小衛士。山楂樹的枝條,就會鼓起一個個奶白色的苞頭,點點丁丁。當春風一陣陣吹果過,一瞬時間,苞頭破殼而出,吐露出一簇簇嫩嫩的小芽。大朵大朵的花瓣,悠悠地飄著,遠遠的就像漫天的雪,幻影幻真。

      遠遠看去,點綴其間的花兒,不在害羞,不在躲藏。競相的開著,伴隨著美春天的亮彩。魔術般地逗人們開心,人們會蕩漾在一個青青的世界里。

      炎熱的夏季,山楂樹開花了。三三兩兩,擠在一起,開得那樣熱鬧。雖也有喜歡獨處的,但多數都像在比賽,從枝頭到枝尾開了一大串。站在山頂眺望遠方,那一片片的山檀林樹,像一片片粉色的霧。山楂樹,活力四射,滿樹枝椏,肆意施展,綠綠葉子,綠蔭滿地,是人們“悠閑和納涼”的最好去處。圓圓的小綠果,結滿樹的枝枝丫丫,吸引著人們的眼睛。

      秋雨連綿時,山楂樹,依然生機盎然。樹上掛滿了綠色的小豆豆,這就是山楂的幼果。幼果慢慢成熟了,先變成了淡紅色的,隨后變成暗紅色。深秋時節,山楂就完全成熟了,顏色是深紅色的。山楂和桂圓的大小一樣,只是遍身生著黃色的小點點。

      在黃燦燦的葉,襯托下的紅果,一個個、一串串、一堆堆,整林的山楂樹,像一個個紅色的小燈籠,懸掛在枝頭、枝間,紅暈之中透著水靈靈。叫人看了直流口水。

      嚴寒的冬日,山楂樹挺起高大筆直的樹干,在皚皚雪花的覆蓋下,在冬天的寒冷里,如此的堅強不屈,潔白為其披上了雍容,寒風為其奏響進行曲,為樹而歌,為樹而舞。

      山楂樹,為落葉喬木,枝密生,有細刺,幼枝有柔毛。小枝紫褐色,老枝灰褐色。葉片三角狀卵形至棱狀卵形,長2~6cm,寬0.8~2.5cm,基部截形或寬楔形,兩側各有3~5羽狀深裂片,基部1對裂片分裂較深,邊緣有不規則銳鋸齒。復傘房花序,花序梗、花柄都有長柔毛;花白色,有獨特氣味。直徑約1.5cm;萼筒外有長柔毛,萼片內外兩面無毛或內面頂端有毛。山楂果果深紅色,近球形。花期5~6月,果期9~10月。

      山楂花,又稱“山里紅花”,是薔薇科蘋果亞科的一個屬,全世界有約200個種。在中國等地山楂和山楂花是藥果兼用樹種。山楂花可生用或炒黃焦用入藥。山楂果實被廣泛用于制造”糖葫蘆、果丹皮、山楂餅、山楂糕”等酸甜食物。

      楂花中總氨基酸含量最高(62.3微克分子/公斤絕對干燥原料),其次是葉中(22.8微克分子/公斤),果實中含量最低(6.3微克分子/公斤)。花中治療心律不齊的谷氨酸含量最高,達氨基酸總量的9.2%(4.8微克分子/公斤),比葉中高2.7倍,比果實中高15倍,花中用于治療缺鐵性貧血、預防動脈粥樣硬化、改善心律,有增強心肌、抗心律不齊、調節血脂及膽固醇含量的功能。

      山楂樹,生長能力極強,不比“梨樹、蘋果樹”差。即便是在貧賤的土壤中,也能夠一年四季茁壯地生長。

      古代詩人,對山楂樹,情有獨鐘,無處不有山楂樹的旋律,浸盡生命的柔情,蓄滿愛的祈愿,續寫山楂樹的美麗。

      耿湋在《秋晚臥疾寄司空拾遺曙盧少府綸》中寫有:“寒幾坐空堂,疏髯似積霜。老醫迷舊疾,朽藥誤新方。晚果紅低樹,秋苔綠遍墻。慚非蔣生徑,不敢望求羊。”

      司空曙在《奉和常舍人晚秋集賢院即事寄徐薛二侍郎》中寫有:“藹藹鳳凰宮,蘭臺玉署通。夜霜凝樹羽,朝日照相風。官附三臺貴,儒開百氏宗。司言陳禹命,侍講發堯聰。香卷青編內,鉛分綠字中。綴簽從太史,鏘珮揖群公。池接天泉碧,林交御果紅。寒龜登故葉,秋蝶戀疏叢。顏謝征文并,鐘裴直事同。離群驚海鶴,屬思怨江楓。地遠姑蘇外,山長越絕東。慚當哲匠后,下曲本難工。”

      許渾在《泛五云溪》中寫有:“此溪何處路,遙問白髯翁。佛廟千巖里,人家一島中。魚傾荷葉露,蟬噪柳林風。急瀨鳴車軸,微波漾釣筒。石苔縈棹綠,山果拂舟紅。更就千村宿,溪橋與剡通。”

      劉得仁在《西園》中寫有:“夏圃秋涼入,樹低逢幘欹。水聲翻敗堰,山翠濕疏籬。綠滑莎藏徑,紅連果壓枝。幽人更何事,旦夕與僧期。”

      常袞在《早秋望華清宮樹因以成詠(一作盧綸詩)》中寫有:“可憐云木叢,滿禁碧濛濛。色潤靈泉近,陰清輦路通。玉壇標八桂,金井識雙桐。交映凝寒露,相和起夜風。數枝盤石上,幾葉落云中。燕拂宜秋霽,蟬鳴覺晝空。翠屏更隱見,珠綴共玲瓏。雷雨生成早,樵蘇禁令雄。野藤高助綠,仙果迥呈紅。惆悵繚坦暮,茲山聞暗蟲。”

      李復在《胡義修推官再招彥桓與予同游龍泉寺》中寫有:“江曲花開惱醉翁,經旬出飲獨床空。芳羹間筋溪毛碧,異果堆盤海藥紅。盡晚莫辭千日酒,余春已怨幾番風。主人清韻家聲在,伯始源流到眼中。”

      陸游在《農家》中寫有:“東舍女乘龍,西家婦夢熊。翁夸酒重碧,孫愛果初紅。栗烈三冬近,團欒一笑同。營生無繆巧,百事仰天公。”

      劉宰在《謝陳僉惠紅綠柿》中寫有:“紅綠分佳果,丹青讓好辭。遙憐霜落葉,岸幘坐題詩。”

      方回在《急雨》中寫有:“極熱方亭午,濃陰忽半空。眾蟬暗急雨,獨鷂攧高風。過濕蔬爭綠,矜晴果驟紅。樹涼宜就飲,殘滴入樽中。”

      楊萬里在《謝張子儀尚書寄天雄附子北果十包》中寫有:”“今古交情市道同,轉頭立地馬牛風。如何聽履星晨客,猶念孤舟蓑笠翁。饋藥雙奩芬玉雪,解包百果粲青紅。看渠即上三能去,大小毘陵說兩公。”

      徐渭在《武夷山一線天》中寫有:“雙峽凌虛一線通,高巔樹果拂云紅。青天萬里知何限,也伴藤蘿鎖峽中。”

      一年一年,一歲一歲。一歲一歲,一年一年。山楂樹的葉,黃了又綠,綠了又黃,每年那紅彤彤的一片,像燃燒的火苗,映紅了整個天山,猶如在夜間的火把,照亮著整個天北新區。

      山楂樹,紛紛繁繁的葉子,伸出手來擁抱人們,給人們帶來最青春的氣息。油亮亮的,反射著光,照得人們睜不開眼睛,仿佛能看到里面的血液,在流動著,潮潮涌動,生生不息。

      山楂樹,在那高大的樹冠上,撐起“偉岸與堅強”,讓其的根深埋于土壤,吸著營養,仰望陽光,迎四季的曙光,披四季不同的衣裳,讓美麗永駐人們的身旁。

      山楂樹,綠葉襯著潔白的花,顯得清新而又淡雅。讓飛來的小鳥與人們作伴,讓自然與人們相談,幸福的笑容里,溢滿著爛漫。

      山楂樹,高低錯落,看上去十分的壯觀,枝頭深紫色的果實,更是著實招人喜愛,怪不得當地的天北人,稱這種瑪瑙似的果子為紅果。紅的使人興奮,紅的使人喜歡。

      筆者在山楂樹下,靜靜地安坐,聽四季的風鈴,奏響時光的樂章。遠遠的半紅半綠似奇異花林,近見這樹結出的紅紅果實,紅果撲撲恰是落如紅雨,也會采下一把果子,取一顆放在嘴里,酸酸的滋味,甜甜的回味。

      筆者與山楂樹相對,希望滿樹果實,迎風而搖曳,更加鮮活甜美,不知道是晚霞,將其涂上顏色,還是果鮮紅,印染了天空。

      山楂樹,一陣清風掠過,蕩漾著樹的枝頭,蕩漾著滿樹的花蕾,蕩漾起那甜蜜清純的微笑,又蕩漾起嬌姿舞動的自我,蕩漾起那一幕幕感觸的畫面。

      山楂樹枝,花兒涌動,一叢一叢、一簇一簇、一片一片、一堆一堆。那滿樹的紅花,紅的恰是血。花瓣之上,是否還存有淡淡地留香。幾度花開花落,流年似水,緩緩流去,但山楂樹下,那美麗的情景,晶瑩的花朵,卻凝聚成了永恒的風景。

      山楂樹上,花兒開了,遠遠望去,仿佛緋紅的輕云,開得如火如荼,紅星眨眨,燦若朝霞。花兒落了,無聲無息,如同劃破夜色的流星,不留一絲絲的痕跡。山楂樹,承載了人世間最美好的記憶。

      山楂樹,只為了遇見頭上的陽光,只為了撫摸天山掠過的風,只為了呼應奎河邊的鳥鳴,猶如歌聲芬芬芳芳,落進沉重的呼吸,彌留的生命馥郁,最后的希望紅碩地。默默的無人問津,卻始終保持一種姿態,珍惜生命中的那一刻輝煌。

      山楂樹,挺拔誘人,亭亭玉立,在微風吹動的時光里,輕輕地來了,輕輕地去了,有時雁過留聲,有時煙消無痕。有似曾相似的熟悉,有似曾相似的親近,相聚在春暖花開的季節,相聚在果實滿滿的金秋,相聚在紅紅彤彤的夢中。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山楂樹,依然那么的清純、那么的鮮艷、那么的斑斕,那么的執著,就像美麗的山楂樹,植根在人們的心田,花開不敗,四季長青。

        本文標題:火紅火紅的山楂樹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2432.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