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叛逆少年變形記(第四十五章)

  • 作者: 藍思海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5-28
  • 閱讀7780
  •   第四十五章:


      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妥當,我和老媽馬上就要向北京出發。臨行前老媽一直囑咐老爸一些生活細節,像叮囑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一樣,我提著簡單的行李,站在一邊看兩老依依惜別。


      “記住了啊,菜一定要熱了再吃,”老媽說,“萬一變了味就不要吃了,我們去一兩天就回來。”


      “好啦好啦,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放心好了。別弄得跟走西口似的,怪難受的。”老爸揮手讓老媽走,老媽走了幾步又回頭特別強調:“老頭子,可別惦記你那咸菜。”


      “知道了,我不會讓你們操心的,再說,那咸菜已經被兒子消滅掉了,想吃,還得買呢。”老爸呵呵樂著。老媽白了他一眼,嗔道:“還想去買?休想,你要是不聽話,我可不去北京看病了哈。”


      老爸可被唬住了,趕緊說:“不買不買,你就好好跟兒子去北京,人家武先生費了勁幫忙找專家,你們不去,豈不是要讓人家瞎忙亂半天?還有你這腰,早就該去看看了。”


      “好好好,我去看病,你在家照顧好自己。”老媽這才滿意地笑了。


      老兩口終于依依不舍了好半天,老媽才跟我上車,我朝老爸揮手道別,他特意叮囑我:“小易,要隨時匯報你媽媽的情況啊。”


      “一定,”我揮手說,“爸,回去吧。”


      “我能有啥事呀?這老頭瞎操心。”老媽嘀咕著,老爸附在車窗,頭一歪,一本正經地說:“我要像你操心我一樣操心你。”


      “你這老頭子是不是要耽誤我坐車呀?高鐵九點發車,再廢話可就得等明天了再去。”老媽故意板著臉,老爸急忙讓開,憨態可掬,揮著手說:“那你們路上慢點。”


      我不禁微笑,老爸再怎么話多,在老媽的“強攻”下也是秒慫。


      旁邊,老媽悠悠嘆了口氣,我收斂笑容,安慰說:“媽,我爸會照顧好自己的,別擔心。”


      “怎能不擔心他呢?以前吧,他在外面務工,雖說辛苦,但是有食堂,下班就能吃飯,現在可好,在家,吃飯都成問題。”


      “媽,那都是您慣的。”我開著玩笑。


      老媽說:“咱現在就別說是誰慣的,自理能力要從小培養,長大還得自己監督自己。不過幸好,你爸沒把干活弄臟的衣服寄回來給我洗,自從外出務工,衣服都是自己洗,在家也是自己洗,雖說洗不干凈,知道他也是盡力了。我要是給他洗第二遍吧,又怕他灰心。”


      “媽,咱家有洗衣機,用洗衣機更方便。”我話音剛落,老媽“噗嗤”一笑,說:“自從他第一次用洗衣機,往洗衣機里倒了半包洗衣粉以后再沒用過洗衣機。”


      “哦,老爸還有這樣的糗事?怪不得以前我經常都見他蹲在院子里費勁地搓著衣服,我說用洗衣機,他就趕緊擺手。”我終于明白老爸干嘛要手洗衣服了。


      “好了,數落一個人,總有數不完的缺點,你爸爸其實挺優秀的,”老媽說,“我們家的一片天全靠他撐著,這話我都說了不知道多少遍了。現在,也是我們照顧他的時候了。”


      “媽,您不也很辛苦嗎?”我心疼老媽。


      老媽不屑地笑笑:“我就是忙點家務活,談不上辛苦,你爸爸那種苦,我們是體會不到的。”


      “您對老爸的關懷,也算是對他的報答,因為您體會到了他的辛苦。”


      “之前不也因為他不理解我的付出,我們成天爭吵嗎?現在想想,我的付出遠遠不及你爸爸,說句不好聽的,他是拿命在支撐整個家庭呀!還記得二十年前電廠維修,你爸爸的工友被高空掉落的一根鐵管砸到,當場去世的事情嗎?”老媽扭頭看我。


      我點頭默認,為了那件事,老媽后怕了好久。


      老媽悠悠嘆氣:“我勸你爸爸改行吧,別干這個了,他說他干了十幾年了,轉行的話他什么都不會,到時候拿什么支撐這個家?我好說歹說,終于說服了他,他答應不干這種危險活了,結果人家一個電話,他二話不說扛起行李又走了。”


      “所以,”我說,“您想方設法開店,還想著擴大店面,其實是想讓老爸不再受苦,我都知道。”


      “可惜,你爸心疼我,不讓開了,天不遂人愿啊。”老媽頗感無奈。


      “媽,是我不懂事。”想起年少的我到店里大鬧的情景,我有些慚愧。


      媽媽揉著我的頭發嗔道:“不怪你,好好開車。”


      我陷入沉默,老媽那些年何嘗不辛苦?為了減輕家庭負擔,背負各種壓力,更大的壓力莫過于家人的不理解。她弱小的身子爆發出堅韌不拔的魄力,咬牙堅持自己的初衷,用微不足道的力量,為家里默默奉獻。那時候,年少無知的我,根本沒用注意到她瘦弱的身板里蘊含著鐵骨錚錚力量。


      那些年那個無知的我,父母的辛苦何嘗沒有看在眼里?可是我心里只有一個念頭:我還是個孩子,我還不能為家里做些什么,有父母在,什么都不需要我做。


      俗話說,養兒才知父母恩,年少的我們明知道父母為了家庭奔波勞碌,懂得這份恩情,為何還要做到理所當然?為了買玩具哭鬧不休?難道,父母常年忙碌,是在過家家?鬧著玩?不是,其實,很多人都知道父母的辛苦,只是心里有個念頭:我長大了自然會孝順父母的。


      難道,父母的付出就是想得到你的回報?那他們干嘛不在結束一天的工作以后伸手向你要報酬?


      所以,懂得父母的恩情,洗洗碗,掃掃地,父母回家以后能喝到一杯熱茶,算是你的報答,也是你為家里奉獻一點力量。當然,他們也不奢求這些,不過,你的感恩舉動會讓他們心頭熱乎乎的,辛苦了一天,回到家心情愉快,身心得到放松,家庭氣氛其樂融融。媽媽不會對著洗碗池里那些臟碗抱怨,爸爸不會對著冰冷的鍋灶埋怨。最起碼,媽媽會騰出洗碗的時間和爸爸一起做飯,他們不會看著滿地的垃圾嘆氣,他們更不會再因為一些家務瑣事爭吵不休。


      做一些我們力所能及的事,騰出一些時間給父母,他們可以相互傾訴各自的煩悶,畢竟辛苦了一天,難免會遇到一些委屈,憋在心里,還要面對一大堆家務瑣事,委屈爆發,家庭戰爭一觸即發,所有人不歡而散,最后勞燕分飛。


      家庭和不和睦,與我們所有人息息相關,上至大人,下至小孩,每個人伸出奉獻的雙手,才能共享其樂融融。


      “想什么呢?”老媽問我。


      “我在感慨,我終于長大了。”我笑著說。


      “其實你最懂事,是我們沒有顧及你的感受,就知道吵架。”


      “吵架,不都是為了家庭么?我理解。”


      “喲,是那邊嗎?”老媽指著不遠處,“高鐵站。”


      “是的,我們到了,前面就是高鐵站。”我把車拐進地下停車場,提了行李,一路攙扶著老媽出來。


      “這高鐵好是好,就是在郊區有點偏遠,建在市里就好了。”老媽無限感慨如今的高科技,還提著小小建議。


      我用最通俗的說法和老媽說:“媽,高鐵多快啊,嗖地一下飛過去,建在市中心,隱患無窮。”


      “還是領導們想得周到,這就是智慧。”老媽連連點頭。


      提前訂購的票,所以我們省去了排隊買票的繁瑣環節,上了高鐵,老媽一邊感慨時代的發展,一邊小聲問我:“兒子,暈車藥帶了嗎?我記得放包里了,一會坐下后給我拿出來。”


      這是老媽第一次坐高鐵,她坐汽車都會暈車,所以也很少出門。坐在座位上還有些忐忑,緊緊捏著我的手,我能感覺她的手心冒著汗。


      “媽,放心,不會暈車,坐在座位上,跟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納涼一樣,嘮嗑著一些話題,轉眼間時間久過去了。”


      “好幾個小時勒。”老媽唏噓。


      “三個小時就到了。”我說。


      “挺快的哈,”老媽感慨,“節省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


      鄰座的老大爺搭訕說:“是呀,這就是高科技。”他旁邊的一個小孩眨巴著眼,問道:“爺爺,什么事高科技?”


      老爺子想了想說:“高科技是一種奧妙,需要人們不斷地探索,創新,開發,怎么說呢?爺爺也說不好,知識就是力量,是推動社會發展的動力。孫啊,想知道什么是高科技,得好好讀書,其中的奧妙都在書里。”


      “可是,爺爺,我們幼兒園的書里只有兒歌,兒歌也是高科技嗎?”小孩一臉探索的精神,望著老爺子,老爺子摸著他的頭說:“知識得從點滴開始積累,幼兒園,是你們積累知識的起點,兒歌里有文字,認識文字也是探索知識的起點。你要先認識一些字,然后才能像爺爺一樣看完一本書,然后學到的東西可以幫助你在以后的學習中得到進步。”


      “那我什么時候才能像爺爺一樣看完一本書?”小孩滿腦子的問號,老頭子“呵呵”一樂,說:“等你牢牢記住學到的東西,過了一年級就可以看完一本童話,還可以算更多的題,說明你踏出了不起的第一步。”


      “哦。”小孩若有所思點點頭,從隨身的包里掏出一本薄薄的書,仰頭看爺爺:“爺爺,我給您念兒歌。”


      “孫啊,公共場合咱們聲音要低一點喲。”老爺子壓低聲音,摸著小孩的頭說。


      “好呀。”小孩小聲說著開始念兒歌,老爺子滿臉堆笑,認真聽著。


      “念得真好。”老媽笑瞇瞇的,滿眼燦爛,待那小孩念完,她便去搭訕:“您孫子真可愛。”


      “是呀,我都舍不得讓他走,”老爺子笑呵呵地說,“一暑假有他陪著我,可有數不完的樂趣,這下暑假結束,要把他送回爸媽身邊讀書,心里還真不是滋味。不過也好,有爸媽陪著,才是幸福,我老啦,照顧不了,磕著碰著,我心里也不好受,還是爸媽好啊。”


      “我算聽明白了,”老媽說,“孩子父母在北京工作,孩子在北京念書,暑假回來陪您。”


      “是呀,舍不得也得送走,現如今科技發達得很,說來一下就來了,說回去又一下子回去了。”老爺子咂咂嘴說。


      小孩仰頭說:“爺爺,等我長大了,造了大火車,我就來接您,不過現在您可以搬來和我們一起住的呀,這回送我回來就別走了。”


      “孫啊,老家有爺爺在,才叫家呀,這個家爺爺守了一輩子了,丟不掉的呀。”老爺子摸著小孩的頭,無比慈愛。


      “那我們回來陪您。”小孩一對大眼睛充滿天真無邪。


      老爺子拍手低笑:“好呀,等我的孫孫將來造了大火車,就開著大火車來接爺爺。”


      小孩大聲說:“好的,等我造了大火車,來接您的時候,爺爺不許反悔。”


      “一定不會反悔,一定不會反悔,爺爺和你拉鉤鉤。”老爺子伸出小指頭和孫子拉鉤保證。小孩這才滿意地笑著拿起書繼續念兒歌。所有人都陶醉在他那字正腔圓,昂揚頓挫的字里行間里。


      “你看看人家孫孫,從小就立志要造火車,”小孩剛念完兒歌,一個干巴巴的聲音從后面響起,“雖說只是在上幼兒園,但是讀書比你用工。”


      “你看看人家爺爺,人家對他孫孫多好,哪像您,見我就跟見到仇人似的,”一個男子的聲音不滿地抱怨,我回頭望去,一個大概和我一般年紀的青年正沉迷于手游,眉頭高聳,頭也不抬,順手拿起一個蘋果遞給旁邊的老爺子,“給,這趟來看我,一路奔波勞碌,辛苦了。”


      老爺子頗感無奈,指了指自己稀松的牙,把蘋果重新放回原處,瞪著還在沉迷于手游的青年:“你要是從小就有造火車的決心就好了。”


      “爺爺,這個您就冤枉我了,”青年一臉無辜,放下手里的一切娛樂,拿起一根香蕉剝著皮,“爺爺,每個人的理想和志愿都是不同的,我現在的工作挺好的,我還為我的工作感到自豪,每當穿上工作服,我就感到滿滿的驕傲……”


      “成天面對車間,面對車床,還驕傲?造火車,造航母,造飛機的都不敢驕傲。”老爺子撇著嘴反駁。


      青年“嘿嘿”笑著,把剝了皮的香蕉遞給老爺子,正正色說:“爺爺,我咋就不能驕傲啦?飛機,輪船,包括這列飛速前進的列車,它們所有的零件,都是我們這些成天面對轟鳴的機床,很不起眼的工人制造的。每個人都在默默奉獻,就像爺爺您,這些年來還不都把大好年華奉獻給了我?沒有您的付出,哪有我今天的成就?”


      老爺子鼓著腮幫看自己的孫子半晌,不接青年遞在半空的香蕉,指了指放一邊的手機:“你是不是上班也成天抱著那玩意研究?”


      青年把香蕉湊到老爺子嘴邊,像哄小孩似的:“啊,張嘴,吃水果咯,牙口不好,吃香蕉最好。”


      老爺子把頭歪到一邊,盯著手機:“那玩意有什么好研究的?”


      “哎呀爺爺,我就是趁著這點時間娛樂一下,每天下班打打球,休息一下繼續上班,早就不玩這個了,”青年耐心說著,把香蕉重新遞到老爺子嘴邊,“吃一口。”


      老爺子用力咬了一口香蕉,嗔道:“我就是怕你站在機床邊,眼睛盯著手機,心不在焉。”


      “爺爺,您孫子可是愛崗敬業好青年,絕不會違規違紀的,安全,我懂的。”青年笑瞇瞇地說。


      “這還差不多。”老爺子接過香蕉,撇撇嘴把臉轉一邊去。看到先前念兒歌的小孩扭頭看他,臉上的表情由陰轉晴,咧嘴就笑:“小朋友,了不起!”那小孩甜甜一笑說:“謝謝爺爺夸獎。”


      小孩的爺爺扭頭對青年的爺爺笑了笑,接下來就成了他倆的聊天專場。


      “你孫子都有工作了,你還操心啥?”小孩的爺爺笑問。


      “哪能不操心?自從他分配了工作,我以為我會放心,可是,他的單位在外地,我就擔心他能不能吃好喝好,會不會在上班之前喝酒呀什么的。”青年的爺爺說。


      “兒孫自有兒孫福,老哥,你也該享享福了,學我,遛遛狗,逗逗鳥。”


      “就是放不下,這不,我就是想他,過來看他。可惜好景不長,老家還有事情要打理,本想再和孫子多待幾天的,不得已必須回去。”


      “小伙子,你得多回家看望你爺爺,歲數不小了,還惦記著你。”小孩的爺爺一番話說得青年紅了臉。他爺爺則擺手說:“他工作忙,而且還是車間的質檢員,他一分一秒都不能離開崗位,連小小的一顆螺絲釘都不能馬虎大意。我過來看他,也當做散心,旅游,趁現在還能坐車,還能走動,我還想走遍全國各地呢。”


      “爺爺,”青年說,“等公司放假,我帶您旅游去,想去哪里咱們就去哪里。”


      “那可不,”老爺子倔犟起來,“你要是有時間,一定得回家,我就想和你坐在咱們家老院子,泡上一壺老家的毛尖茶,說說陳年舊事,再殺上幾盤棋,我就心滿意足了。”


      “好,我聽爺爺的,”青年把爺爺的手握在手心,用力握了握,滿心的愧疚流露在臉上,“我這次只能在家待幾天,等事情處理完,我就要回來上班了,爺爺,家里的事您費心了。”


      “沒事,我本來就想和你多待幾天,哪知道待不成?其實你不用回去也行,我會處理好的。”


      青年一臉復雜,說要去衛生間,然后就匆匆起身走開了。老爺子捂臉嘆氣,連連搖頭,自言自語說:“我就知道你在躲我,從小就恨不得離開我,現在夢想終于實現了,跑得遠遠的。”


      “老哥,你和你孫子有矛盾?我看這矛盾不小啊,”小孩的爺爺脖子伸得老長,壓低聲音說,“矛盾還沒有解決吧?”


      “火眼金睛!說對了,”青年的爺爺像是總算找到知己似的,也伸長脖子說,“這娃娃從小就想離開我,嫌我管得嚴,太麻煩,尤其是十六歲以后,夜不歸宿還是家常便飯,令我頭疼死了簡直。”


      “正常,娃娃正處于青春期的階段,有自己的想法,越受嚴格管制越想著擺脫,越要和你對著干。那什么,青春期叛逆,”小孩的爺爺開導說,“想開點,過了那個階段娃娃自然明白你的用心良苦,這不,我看著挺懂事的。”


      “什么叛逆?他就是不知大人的用心良苦!”青年的爺爺急了,“高中時期,他逃課,遲到,抽煙喝酒,我說他,他反抗,我說一句他反駁十句。最令人氣憤的是,他經常去同學家過夜,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害我通過同學錄一家一家地打聽,找到他的時候不是凌晨就是半夜,推開門,好家伙,一伙人通宵達旦擺龍門陣!屋子里烏煙瘴氣!那些人都是不讀書,早早就出來混的,他居然和他們混到一起!我當時那個氣呀,血壓直往頭頂上躥,過去就要把他拎回家,好家伙,他沖我扯開嗓子就嚎,到了家還嚎,一直從凌晨三點嚎到天亮,我打了他,吼他:和那些狐朋狗友混,你永遠都不會出人頭地!


      他站在門口,和我說:我就是出人頭地了也不會回來,我走了,再也不要回來了。


      他說完就走了。”


      “老哥,我聽得出來,是你一個人撫養他長大成人,是吧?”小孩的爺爺說。


      “所以說你火眼金睛。”青年的爺爺這話算是回答吧。


      “他沒走,他要是走了,哪有今天的成就?”小孩的爺爺說得十分肯定,青年的爺爺默默點頭說:“他走了,不過沒到兩分鐘又返回來,回屋子里看書去了。從此以后,他不再逃課,不再抽煙喝酒,吃飯的時候在看書,睡覺之前也要看書,不會的題還主動請教老師和同學,這一點令我感到欣慰,不過,他從此以后話也少了,有的時候幾乎一整天不說一句話,我都擔心他會失語,就逗他說話,他始終盯著書本看。后來他考上了大學,畢業后選擇在外地工作。”


      “老哥,恕我直言,人言可畏呀!有時候,一句話能毀掉一個人,也能激發一個人的潛能,但是在錯誤的言語下,一個人貌似進步了,但是,心與心的距離無形中拉遠了。”小孩的爺爺說。


      “我感覺到了,我也在努力挽回這個局面,他不懂我的心思,我就是想讓他好好讀書,哪怕考不上大學都行,只要他走正道,我就什么都不說了。可是,他鐵了心哪!”青年的爺爺眉宇間是隱藏不住的痛苦。


      小孩的爺爺安慰說:“娃娃在默默地關心著你呢,我看得出來。”


      那個青年向座位這邊走來,他爺爺說了句“我也感覺到了”,然后不再說話,拿起還沒吃完的香蕉悶聲咬著。青年坐在他身邊,笑問:“爺爺,腿還疼嗎?”


      “不疼了。”倔犟的老爺子說完默默看向一邊,目光停留在到小孩舉起的書上,書的封面是藍天白云,小花和草地,賞心悅目的畫風呈現出恬靜而美好的景象。


      “書里面的意境真是不錯啊,都是寶貝。”青年的爺爺微笑感嘆。

        本文標題:叛逆少年變形記(第四十五章)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2126.html

        驗證碼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