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圍城內外
文章內容頁

母親的眼淚

  • 作者: 月下疏影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5-21
  • 閱讀8218
  •   他們已經有了兩個女兒,這在重男輕女的家庭里,她的日子是不會好過的。丈夫雖然愛她,但也抵不過世俗的偏見,婚姻生活漸漸的出現了裂痕


      在夫妻相處的日子中經常為了一點小事吵吵鬧鬧,慢慢地她有了離婚的念頭,可是丈夫不愿意離婚。他知道娶一個媳婦有多難,離了婚帶著小孩再娶更是難上加難,所以丈夫是不會同意她離婚的。


      丈夫不離婚,又整天唉聲嘆氣,愁眉苦臉,總覺得沒有兒子會低人一等。


      不言而喻,夫家的意思是讓她再生一個兒子,可是生兒子不是說生就生的。


      想生兒子并不是由自己的意愿說了算。


      在計劃生育緊張的年代,已經有了兩個女兒的家庭,政策是不會允許他們再要一個孩子的。


      經濟上的濟據,政策的制約,讓他們看著女兒百感交接。于是丈夫萌生了把小女兒送人的念頭。


      她不同意把女兒送人,懷胎十月有多辛苦,生一個孩子得受多大的罪,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就算是女兒,那也是她用命拼來的。然而這些,是丈夫所不能理解的,大多數的男人也無法理解。


      她想過為丈夫再生一個孩子,可是又舍不得將女兒送人。她也想過將小女兒送給婆婆去帶,可是婆婆卻推三阻四,不肯答應。婆婆家堅持要將小女兒送人,為此她跟丈夫吵了幾次。


      她實在是受不了丈夫的冷言冷語,鄰居姑嫂的說三道四,終于背著小女兒離家出走。


      所謂家,只是她和丈夫在打工地租住的一小間平房而已。


      她背著幾個月大的小女兒,提著簡單的行李,帶著身份證就走出了家門,她不知道該上哪里去,她想,該去找一份工作。


      她坐上了開往縣城的大巴。離丈夫的工地已經有好幾公里遠了,她隱隱地聽到大女兒的哭聲,大女兒找不到媽媽失望的表情。她下了車,下意識地往回家的方向走,她實在不愿女兒沒有媽媽。走了一截路,她突然意識自己己經離開了那個家,眼里又出現丈夫將飯碗砸問她的情景。眼淚就不爭氣地在眼眶里打轉,她茫然若失地看著路邊開放的那一樹樹夾竹桃,不知該何去何從。


      走得累了,她便坐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用水壺喂小女兒喝水。


      她想,自己本該有一個幸福的家庭,而現在卻孤零零的坐在石頭上,想著想著眼淚就再也控制不住地奪眶而出。


      年幼的孩子并不知道媽媽為什么傷心,但是她知道媽媽哭了,便用小手去給媽媽擦眼淚。


      她捧著孩子的小手親了又親,她怎么舍得把這么可愛的小家伙送出去,她又怎么能忍心,女兒沒有媽媽,又怎么能夠忍心離開孩子。她舍不得,舍不得,就只能自己傷心。


      但是那個家她又不想回去,不想成天對著那一張苦瓜臉,不想成天聽別人的閑言碎語。


      丈夫的老家她更不想回去,她在那里已經成了外人,姑嫂妯娌之間話更是讓她傷心。每每如此,丈夫卻不愿站出來為她說一句話,此時的她,心里滿是無家可歸的絕望。


      在娘家沒有屬于她的房間,也可以說沒有她的容身之地,她是地地道道客人。偶爾小住也許可以,十天半月也成問題。房屋大部分也被哥嫂們占去,她只能倦縮在妹妹的房間訴說著自己的悲哀。


      她終是要自力更生的,為了把孩子撫養成人,她不怕累,就怕與孩子分離,就怕孩子會受氣。


      她獨自坐在石頭上,一邊奶著孩子,一邊撫摸著孩子的頭,忍不住又一次流下了眼淚。


      年幼的孩子依在媽媽的懷里,心滿意足地吃著奶,安靜地享受著母愛。一只小手在空中揮舞著,一不小心將她手里的玻璃杯,碰落在地上。


      “咣當”一聲,玻璃杯摔成碎片,她的心也同時碎成了碎片。她不是心疼那只摔碎了的玻璃杯,而是心疼懷中的孩子。她擔心離開媽的孩子就象這只掉在地上玻璃杯,任人欺凌,沒人疼、少人愛,長成路邊枯黃的雜草。她忍不住失聲痛苦起來,路人并不知道她在哭什么。以為她是被拋棄的媳婦,以為她是遭了賊,丟了錢一路流浪的母女。


      她的哭聲引來了在旁邊干活的農民,他們圍著她關切地問長問短。有好心的阿婆從田里摘來水果與她解渴,有心善的老人請她去家里做客小歇。有的則建議她去救助站尋求幫助,有人勸她回到丈夫的身邊,也有人勸她帶著孩子另嫁。


      她不想回家,也沒想過另嫁。


      她只是低著頭,默默想著自己的心事:孩子還太小,沒人幫她帶,她怎么去干活?她想去領一些手工來做,可是,她不知道身上的錢能維持多長時間。


      陽光很暖,天空很藍,秋天的原野瓜果飄香,這是個收獲的季節。


      她用右手梳理著孩子頭上的短發,孩子傻呵呵地樂著,用小手揪著那沒套襪子的小腳丫。


      鳥兒歡快地一躍從樹上飛起,幾只蝴蝶在花叢中追逐相戲。可她卻找不到一件讓自己高興的事,低頭,慈愛地看著懷里的孩子,生怕有一天,孩子就被送去了遙遠的地方。


      她又想,是不是該狠心地把女兒送給別人,至少這樣自己的日子會好過一點。小女兒的衣食也應該是富足的,近段時間,她看到很多后母虐待繼女的影視,仿佛自己的小女兒正被陌生的人欺負著,她怎么能把孩子送去受苦呢!她不能,也不忍。


      她也想過給女兒找一個好人家,讓女兒不要跟著自己受苦。可是女兒要是送給別人家,這輩子就見不到了。她不想,這一輩子見不到自己親骨肉,真是左也難,右也難,難壞了她。


      哭了一陣,她向鬧市中心走去,她必須找一份工作養活自己,然后再將女兒送去托兒所。


      她硬著頭皮咬著牙一處處地去應聘,終于找到了一份洗碗打雜的工作。


      這種工作一般城里人是不會做的,他們嫌辛苦嫌臟。可是她沒有別的辦法,目前她只能做這樣的工作,因為這份工作可以免費吃住。


      可是小女兒怎么辦呢?她是不能帶在身邊的,對此她又哭了一回,最后她下定決心將小女兒送在旁邊的托兒所。雖然她一個月的工資不是很高,給小女兒交了保育費,買了奶粉應該還有一點積余。


      她在小旅館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將女兒送去了旁邊的托兒所。


      餐館不大,來吃飯的人卻不少。來吃飯的大多是在附近上班的打工一族,沒有很多的錢,又不想吃食堂里的大鍋飯。路過的人餓了,也會來這里吃一個快餐。


      餐館里的工作是忙碌的,忙碌中他忘了自己的傷痛。送走早上的那一撥客人,午休會有一兩個小時的空檔。


      趁著休息這會兒,她跑去托兒所看望小女兒。


      托兒所的孩子們已經午睡醒來了,大一點的孩子坐在小桌旁吃下午的點心。她想孩子應該是喝奶粉的,她趴在欄桿外沒有看到孩子。她就那樣兀自地站著,她希望能有個人跟她交流,能有一個人告訴她孩子的情況。


      終于有一個人從里面走出來,她迫不及待的向那個人招手。那個人微笑著向她走來,她向那個人詢問著孩子的情況。


      那個人向身后指了指,她看見她的寶貝女兒被人抱在懷里,孩子雙手抱著奶瓶喝牛奶。


      她沒有驚擾她,她怕她看到孩子就走不開了,她也怕孩子見到她會哭鬧。


      站了一會,也想了一會,直到孩子喝完瓶中的牛奶,被工作人員抱到另一個房間。她才悻悻的離開了托兒所,忐忑不安地向餐館走去。


      回到餐館開始又一輪的忙碌,那些小姑娘不愿意干的臟活累活都落到了她的頭上。她沒有怨言,她不想失去這份工作,因為她還要養活自己養活孩子。


      她在忙碌中就忘了傷痛,忘了孩子的哭聲,也忘了自己的悲傷。


      晚上客人已經散去,她干完餐館里的活。回到集體宿舍自己的床位,洗去一身的油膩,換了一身干凈衣服。臨睡覺前,她還想去看一看的子,她走到托兒所旁邊,看著托兒所的燈光溫柔的亮著,里面沒有聲音,看看時間,將近十點,她想孩子應該是睡著了。孩子從來沒有離開過媽媽,她也從來沒有離開過自己的孩子。她不知道女兒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哭著找媽媽,工作人員有沒有給她足夠的奶粉喝。她在托兒所的大門邊站了一會,她想去敲門,又不敢敲門。她怕驚擾了那些已經睡覺的孩子們,怕引來保育員們的不滿,更怕聽到孩子哭鬧的消息。


      她在托兒所的門邊徘徊了幾次,心里默默地叨念著:“孩子,媽媽來看你了,你要乖乖的,不哭不鬧,媽媽發了工資,就帶你回家。”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給孩子一個美好的未來,一個完整的家,她只能努力著,拼搏著。


      想不到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她默默地回到集體宿舍,鉆進被窩蒙頭大睡。可是她睡不著,耳朵里老是大女兒找媽媽的聲音,還有小女兒在懷里蹭奶的聲音,仿佛她手里還抱著自己的小女兒。


      她在重重的心事與迷迷糊糊中睡去,夢里她看到小女兒穿著白底藍花的小裙子向她飛奔過來,她張開雙臂,想要將孩子摟在懷里,孩子卻跑遠了。


      同宿舍的幾個女孩子已經入睡,她手里抓住被子的一角,看著深邃的夜空,想著心事。


      小女兒還沒有完全斷奶,這會兒她感覺自己的奶脹得生疼。她跑到衛生間將多余的奶擠掉,又躺回床上,就這樣睜著眼看著天花板,直到黎明,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她不知道她這樣做是對還是不對,她只能這樣做,她沒有選擇。


      一縷陽光從窗外斜射進來,衛生間的流水聲將她從夢中驚醒,她又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中午正是吃飯人最多的時候,她忙出忙進端著盤子,收拾著桌子。


      突然一個男生叫住了她:“嫂子你怎么會在這里?我哥到處找你。”


      在這異鄉的小餐館里,她沒有熟悉的人,所以她以為那個人不是叫她,也就沒有答應。


      那個人又用力的叫了兩聲:“嫂子,嫂子。”


      她方才回過頭去,看清那個人是她丈夫是同學,他們也見過幾次面。


      她強作鎮定的說:“閑著也是閑著,不如來找點活干。”


      說完又開始忙碌起來,忙完了這一陣,她坐下來小休一會。


      她正想著去托兒所看望一下孩子,卻被告知有人找她。


      她以為是孩子在托兒所里面有什么事情,頭也不抬地說:“嗯,我一會兒就去,孩子怎么了?哭鬧了嗎?”


      停了好一會兒,沒人回答,她抬頭看著丈夫跟幾個人站在她的面前。


      她呆呆地看著前面的這幾個人,來人也呆呆的看著她。


      老實說她是不想回去的,但她還是沒熬過別人的勸說,答應跟丈夫回家。其實她心里最放不下的是大女兒,她不愿意,因為她走后,丈夫會去找另一個陌生的女人做孩子的后媽。她不想孩子受委屈,只能自己受委屈了。


      她默默的收拾了隨身的衣服,去托兒所將孩子接了回來。默默無聞的跟著丈夫一起回到那個租來的家。


      丈夫答應以后會對她好,以后不會再讓她傷心。


      此刻,她心里仿佛已經沒有了自己。


      得過且過,湊合的日子讓她過得越來越不快樂。可是很多人都是這樣過來的。


      “孩子長大了就好了。”許多人這樣說。她看到懷里呀呀學語的小女兒,心里是高興的,也是著急的。孩子什么時候才能長大呀!孩子長大又能干什么?


      照村里人的說法,女兒長大是別人家的人,早晚是嫁出去的。所以沒必要上多少學,十六、七歲就可以養活自己。


      可她不這樣想,她不愿女兒步她的后塵,她希望女兒們能有自己的天地。


      為了心中的愿望,為了孩子們,她默默地忍受著,努力著,咬牙堅持著。

        本文標題:母親的眼淚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1884.html

        驗證碼
        • 評論
        4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