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化娛樂原創劇本
文章內容頁

大峰山

  • 作者: 陳承凱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5-20
  • 閱讀120019
  •   革命現代京劇
      大峰山
      ——根據劉學勇長篇小說《風嘯河山》改編

      劇情簡介:

      抗日戰爭時期,以魏晉三、張炳南、萬明、夏正為代表的進步知識分子,在山東峰山縣(即后來的長清縣)大峰山山區建立了一支威震四方的峰山抗日游擊隊。游擊隊在黨的領導下,發動群眾,對周邊的日軍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使日軍聞風喪膽。本劇在當年峰山抗日游擊隊那段波瀾壯闊的抗日斗爭中選取了一個片段,以期搬上舞臺,教育后人。

      第一場 峰山播火種

      【背景:陰云密布,一架日軍飛機呼嘯而過】

      【魏晉三身著民國警服上】唱:陰云密布天少晴,日軍占了德州城,不日濟南將淪陷,迫在眉睫刻不容。下一步工作如何做,急需上級來指明。為此黨派來特派員,讓我九時來接應。【掏出懷表看看】接唱:現在剛好九點整,為什么,特派員,還不現身影?

      【特派員萬明身穿長袍,頭戴禮帽,右手提一皮箱,左手拿一張《大公報》上】唱:氣候急轉倒北風,日寇鐵蹄踏華中。延安指示心中記,國共合作抵外戎。組織派我到泰西,發動群眾打日兵。我四下尋找接頭人,還須提防人跟蹤。

      【魏晉三見到萬明,急忙湊上前去】唱:表哥幾時來盧城?良藥是否在箱中?母親現在正有病,急盼表哥把門登。

      萬明唱:良藥就在箱中盛,日煎一服病必輕,三三見九一療程,藥盡姑媽病消融。

      【魏晉三緊緊握住萬明的手】白:特派員同志,我總算等到你了!

      萬明白:同志們都在哪兒?

      魏晉三白:你跟我來。

      【魏晉三、萬明下】

      【轉換背景:冬季。蕭條的農村。遠處有大峰山山脈。晉亭、夏正、馮進、趙彬正坐在一個農家小院的屋里】

      夏正白:天不早了,特派員怎么還沒來?

      馮進白:不會有什么意外吧。

      晉亭白:再等等吧。

      【有敲門聲,晉亭開門】

      魏晉三介紹白:大家等急了吧?這就是新來的特派員萬明同志。

      大家齊立白:特派員辛苦了。

      萬明白:同志們!唱:一路坎坷沐雨風,排險避犬腳不停,多虧晉三來帶路,要不然,大家至少等到十點鐘。

      魏晉三白:特派員,你快說說,延安有什么指示吧,大家都等急了。

      眾人齊白:是啊,延安有什么指示啊?

      萬明唱:七七事變驚雷炸,日寇全面入中華,中華民族危如卵,我黨力主保國家。團結各方齊對外,避免國共再摩擦,收編各類抗日武裝,還要拉著老蔣一起把那東洋殺。

      眾人白:啊?老蔣殺了我們那么多人,現在我們還要去巴結他?

      萬明白:是啊,同志們。唱:共產黨不計前嫌明大義,團結老蔣保國家,停止內戰槍對外,民族大義重如塔。

      眾人白:那么,我們下一步具體該怎么做呢?

      萬明唱:今后須脫下長袍褂,深入農村把根扎,建立革命根據地,募集糧款招兵馬,建立峰山游擊隊,并逐步完善和擴大。大峰山,好地方,退能守,進能殺,打起游擊來頂呱呱。到時候,定能打得日本鬼子丟盔卸甲、連滾帶爬回老家。

      眾人白:哈哈哈哈!這下我們心里可有底了。

      馮進撓撓頭皮白:可是,這一帶的百姓很愚昧落后,他們都不愿意當兵,只想著自己的小日子。

      萬明唱:群眾有顧慮不要怕,說明我們的工作未做到家,只要我們耐心把理講明白,群眾定會來參加。

      魏晉三白:這話說得太到家了。

      【閉幕】

      第二場 張炳南出山

      【背景:東關小學教師家屬院內,霜打的絲瓜秧子還在架上,下面還有幾顆茄子、辣椒,上面掛著薄薄的一層雪。張炳南身著長衫上】唱:十冬臘月北風涼,雪染茄棵霜打秧。日本鬼子犯中華,我泱泱大國豈能任它逞兇狂。白:我,張炳南是也,一介書生無為作,空懷報國一腔血。有心跨馬再揚鞭,不殺東洋氣不絕。唱:那一年,鬧災荒,為除土匪救眾蒼,我建立除痞會,拿起紅纓槍,殺了張地保,滅了兜兜幫。而百姓,仍在生死線上度饑荒。那一年,為抵抗苛捐雜稅上衙堂,掀起農民大運動,殺了偽縣長,砸了濟貧坊。而百姓,仍然缺糧少柴薄衣裳。為走教育救國路,家有四十畝良田全賣光。啊,壯志未酬鬢先白,現如今,落得個窮困潦倒的教書匠。聽說陜北來了共產黨,幫著窮人爭口糧,我雖孤陋寡聞鄉間居,還真想為這人間正道幫點忙。

      屋里老伴白:炳南,來客人了。

      【魏晉三、夏正、馮進、趙彬上。魏晉三握住張炳南的手】白:張老師,您近來無恙吧?

      張炳南白:晉三啊,我沒事。咱師徒二人有一年多沒見面了吧?

      魏晉三白:是啊,老師,我近來很忙,沒有來看你。

      張炳南白:我這山村小學,消息閉塞,你快說說外面的情況。

      魏晉三白:老師,日本鬼子占了德州了,德州離濟南才幾步遠啊,看來濟南淪陷指日可待啊!老師,咱們可不能當亡國奴啊。這次來就是請您老出山,幫助我們抗日啊。

      張炳南白:我一個教書匠,言不能服眾,力不能縛雞,能幫上啥忙?

      魏晉三白:老師過謙了。唱:老師不要太謙讓,您老足能幫大忙。雖說是個教書匠,德高望重美名揚。早在民國十七年,領導農民闖衙堂,殺了縣長邊蘭舫,震住軍閥張宗昌。其余急忙賠笑臉,減了苛稅又放糧。誰人不知張炳南,誰人不知張校長,愛民情懷天可鑒,美名傳遍十八鄉。現在民族正危難,豈能袖手于一旁?

      張炳南白:晉三,我的好徒兒。唱:國家正值生死與存亡,我張炳南豈能袖手于一旁,剛才我是看看你那救國志,真沒辜負我對你的期待與培養。說真的,就算沒有你晉三,我也會,設法去找共產黨。把自己的一切獻出去,做中華民族值得驕傲的好兒郎。

      魏晉三白:好,老師,從今以后,您老就是我們這支隊伍中的一員了。明天我們就到街上游行,宣傳共產黨的建立統一戰線,全面抗日主張,發動群眾募捐,有人的出人,有錢的出錢,只要抗日,都是我們的朋友。

      【轉換場景:東關大街上人員熙熙攘攘,街道兩邊盡是些賣蔬菜和土特產的小販。在大街的東頭過來一行游行的隊伍,前面打著橫幅,橫幅上寫著:停止內戰,一致對外。隊伍中不時傳來口號聲: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打倒漢奸賣國賊!聯合起來,一致對外!】

      【隊伍停下了,走在前面的趙彬登上一座高臺演講】白:鄉親們啊,日本鬼子已經打到德州了,過不了幾天就要打到濟南,打到我們的家鄉了。這些鬼子見人就殺,見房就燒,見東西就搶,還糟蹋我們的孩子和姐妹。鄉親們啊,我們不能做亡國奴啊,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凡是一個有血性的中國人,都應該拿起刀槍聯合起來,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去……

      【演講完后,她唱起了那首凄凄慘慘的《在東北松花江上》】

      趙彬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礦,還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轉換場景:在大峰山游擊隊駐地,萬明、魏晉三、張炳南、晉亭等幾個人正在議事。朱濤、劉英突然跑進來】白:不好了,趙彬和張建正在東關大街上宣傳,被國民黨縣黨部的人抓走了。

      【魏晉三、張校長一下子站起來】白:咋回事?

      朱濤穩住情緒白:張建、趙彬正在做宣傳,突然來了縣保安團幾個人,說是奉縣黨部徐正倫之命,抓捕赤色宣傳、擾亂秩序的禍亂分子,他倆被抓到縣黨部去了。

      魏晉三憤怒地白:現在國共合作,聯合抗日,抗戰宣傳是喚起民眾。縣黨部是倒行逆施,破壞抗戰。

      張校長嘆口氣白:唉!鬼子還沒打,自己家里倒鬧起來了。別急,我去縣黨部要人,我這張老臉還管點用。

      魏晉三白:你先去,隨后,我帶著人就到。

      【張校長帶著幾個老先生來到縣黨部,個個面部肅殺。徐正倫站起來】笑白:啊呵呵,什么風把幾位老先生吹來了?

      張校長怒白:是抗日的風!唱:國共合作槍對外,青年學生情滿懷,宣傳抗日何罪有?你憑什么,將他們一個一個抓起來?

      徐正倫白:奧,原來是為這事啊。唱:雖說槍口應對外,但應由政府來安排,攘外必須先安內,對那些妖言惑眾、背國親共、赤色宣傳者難道抓他不應該?

      張校長唱:日軍已把屠刀架在了我們的脖頸外,你還在這里爭執什么國派和共派,你這是倒行逆施窩里斗,是對國共合作的大破壞。

      徐正倫唱:你講的大道理我豈能不明白,但我是例行公事無例外,除非委員長下手令,白:否則,哼哼。接唱:絕不會將他們放出來。

      【張校長透過窗子看到魏晉三帶著人已經來到。】唱:從前我見到過邊縣長,今天又遇到徐縣宰。三千農民已涌到你的大門外,我倒要看看,你徐正倫到底長了幾個大腦袋。

      【這時,魏晉三帶領群眾涌向黨部門前,他們喊著口號:打到日本帝國主義!打倒漢奸賣國賊!聯合起來,一致對外!口號聲響徹云天。】

      【徐正倫向外瞅了瞅,故作鎮靜地】白:哈哈哈,剛才嘛,是開個玩笑。俗話說,不看僧面看佛面,既然張校長大駕光臨,我徐某人總得給個面子吧。哈哈哈哈。

      【徐正倫手一擺,示意部下】白:放人。

      【閉幕】

      第三場 減租減息好

      【在一農家大院,趙彬上】白:鄉親們都往中間湊一湊,現在開會了。

      【眾鄉親上】趙彬白:鄉親們,現在日本鬼子已經占了咱峰山縣,所到之處,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先是火燒三里莊,現在又血洗彥村,我們應該不應該拿起武器保衛我們的家園?

      眾白:應該,把這些雜羔子都宰了。

      趙彬白:要打鬼子,餓著肚子能行嗎?

      大家面面相覷白:不行。

      趙彬白:可是,我發現,有許多鄉親們,吃了上頓沒下頓,有的整年吃糠咽菜,這樣下去我們怎么有勁打鬼子?

      眾鄉親站起來白:閨女,我們莊戶人家能有什么辦法呀。齊唱:莊戶人,如馬牛,辛辛苦苦干到秋,交上租子剩半甕,留出種子難糊口。啊,交上租子剩半甕,留出種子難糊口。

      趙彬白:鄉親們,今天我們就解決這個問題,先解決大家吃飯問題。根據魏政委、張校長的指示,我宣布,從今年秋天開始,每畝減交租子一百斤,所有債務減收利息一半,廢除驢打滾制度。

      眾鄉親白:好,早就該這樣辦,這樣莊戶人就能吃上飯了。

      鄉親甲對乙私白:看來這大峰山游擊隊是向著咱莊戶人的。乙白:是啊。

      王富財白:我不同意!每畝少交一百斤,我家一百畝地就少收一萬斤糧食,我太吃虧了。

      趙彬白:你家收的租子再多,小鬼子來了也會給你搶沒了。這樣,你少收點租子,窮人吃上飯就能打鬼子,鬼子不來搶你糧食了不就有了嗎?

      王富財白:要收多少租子歷來由地主說了算,你是哪來的黃毛丫頭,跑到這里來指手畫腳。(他指著旁邊的佃戶)他們有本事也買上一些地,也收租。憑什么要減我的租子?

      趙彬唱:小鬼子來把咱中國人害,窮人富人必須首先團結起來,打鬼子對你最有利,因為你家有錢有房有浮財。窮人背著腦袋去打仗,難道你少收點租子還不應該?

      王富財唱:打鬼子我并不阻攔,大伙必須平均來攤錢,憑什么讓我出糧他們吃飯,賠本的買賣我不干。

      趙彬把眼一瞪唱:明知抗戰你受益,你胡攪蠻纏不講理,你若執意不聽勸,白:我要告訴你,唱:破壞抗戰該槍斃!

      【劉財主和杜財主見勢不妙,急忙對王財主】白:一切聽趙主任的,你還不快滾!

      【兩人架著王富財下。】

      楊大娘指著王富財的背影白:就是這個王富財,最孬啊。唱:王富財,好狠毒,吸盡人血又吞骨。俺租了他家二畝地,一年收了三次租。青黃不接斷了頓,谷糠野菜來充腹。我家老二去講理,他放出打手撒出狗,可憐我兒被打昏,回家死在年初五。我的兒啊(哭)!

      趙彬白:大娘。唱:聽大娘,來訴苦,方知民間風與土。

      楊大娘白:閨女,你家過得好嗎?

      趙彬唱:我趙彬,三丫頭,趙家府上小公主。爸爸趙樸正,母親宋玉姝,父親教我學書畫,母親教我人之初。十歲未出趙府門,哪知民間饑與苦。是日本侵略我中華,逼我走上革命路。我跟著魏政委,走出濟南府,進了大峰山,見到老莊戶,從此咱們就成了一家人,跟著共產黨走抗日救國的革命路。

      楊大娘白:閨女,怪不得你這樣知書達理呀,原來你是大家閨秀啊。

      趙彬嬌嗔地白:大娘。

      楊大娘白:看,人家大家閨秀不在家享福,反而跑到咱大峰山來幫著咱窮人鬧革命,你說我們這些莊戶人,反正怎么也沒好日子過,是不是更應該跟著游擊隊干?

      眾白:說得好,咱們就跟著游擊隊打鬼子。

      【閉幕】 

      第四場 王富財投敵
      
      【劉財主、杜財主架著王財主回家后】

      劉財主白:那么柔弱的一個黃毛丫頭說話卻那么硬,說明人家有靠山,人家有槍,咱惹不起。我看還是咽了這口氣吧。

      杜財主白:劉兄說得對,好漢不吃眼前虧啊。

      王財主白:你倆地都少,數我地多,我吃虧最大。你們能咽我不能咽。

      劉財主白:此一時彼一時也。現在人家有共產黨撐腰。這共產黨,老蔣都對付不了,何況你王富財呢?

      王財主白:我是對付不了他們,可是有人能對付了他們。

      劉財主、杜財主齊白:誰?

      王財主白:日本人。我看這天下遲早是日本人的,大峰山那伙烏合之眾成不了氣候。

      【轉換場景:峰山縣鬼子據點,墻壁上有“大東亞共榮”標語,墻頭上插著膏藥旗。有一日軍站崗。王財主上】日兵白:什么的干活?

      王財主摘下粘毛詭笑白:太軍,我是原山村王富財,有要事向皇軍稟報。

      【鬼子崗向里通報。鬼子隊長野田出場。王富財低頭哈腰】白:太軍,游擊隊正在老楊家開會,研究怎么打鬼子,(急改口)不、不,研究怎么打皇軍的事。

      野田白:呦西,你的帶路。

      【轉換場景:在原山村的打谷場上,有一個麥秸垛。場里聚集了被鬼子趕出來的鄉親們。日兵端著槍對著群眾。兩條狼狗伸著舌頭。王富財出場向野田隊長鞠個躬,然后轉過臉挺直身子】白:鄉親們不要怕,大日本皇軍來這里建立大東亞共榮,是好事,可有人私通八路,破壞了皇軍的事業。有私通八路的趕快站出來,向皇軍認個錯,皇軍一律赦免。如果讓皇軍抓出來,一律格殺勿論。

      【群眾沉默不語。野田拄著刀掃視著。王富財有點不耐煩】白:我說鄉親們,私通八路的快出來吧,別讓街坊鄰居都陪著你遭殃。

      【王富財不時用眼瞅楊大娘】白:老楊家的,快站出來吧,還讓我點到你臉上嗎?

      【楊大娘理理頭發站出來】白:王富財,你有什么證據說我私通八路,我看你就不地道,整天出來進去的,盡做些見不得人的事。

      王富財氣急敗壞,白:你、你、你就是咱村的婦救會主任,收軍糧、做軍鞋數你積極。你兩個兒子都參加了八路。咱是鄉里鄉親的老街坊,本來我不想治你,可你竟敢幫著八路減我的租子,我也是沒有辦法呀。

      楊大娘白:王富財!唱:日本走狗喪家犬,賣國求榮當漢奸,不打鬼子害同胞,丟盡祖上八輩子臉。

      日本翻譯白:老太太,太君說了,只要你當場認個錯,以后不再為八路軍做事,就赦你不死。

      楊大娘唱:我生在中國大峰山,保家衛國理當然,要殺要刮隨你便,讓我認錯難上難。

      【野田掏出手槍向楊大娘打了兩槍,楊大娘踉蹌倒下】

      【閉幕】

      第五場 夜斬王富財

      【在峰山游擊隊指揮部。魏晉三心如刀割,抹一把眼淚】大聲白:叫張驥。

      【張驥過來】魏晉三白:對投敵的民族敗類殺無赦。你馬上抓捕王富財。我帶曹連長前去處理楊大娘的后事。

      【鄉親們圍住魏晉三】眾齊白:魏政委,你可一定要為楊大娘報仇啊!

      魏晉三白:老鄉們。唱:日寇殺我同胞激起我仇恨沖天,王富財當漢奸更讓我怒發沖冠。恨不能將鬼子都殺凈再生擒野田,還要把那狗漢奸碎尸萬段。這個仇一定要報不會太晚,勸老鄉不要怕要堅持抗戰,中國人民不會被屠刀所嚇倒,最后勝利一定屬于人民屬于咱。

      張驥上。白:魏政委,經調查證實,王富財這個狗漢奸不敢在村里住了,搬到據點里去了。鬼子野田還封了他個偽軍小隊長,出來進去有人保護,難以下手啊。

      魏晉三唱:化妝商人速進城,機智偵查其行蹤,一旦發現其住處,果斷鋤奸不留情。

      張驥白:是。

      【轉換場景:鬼子據點,墻上有“大東亞共榮”標語,門口插著膏藥旗。張驥、魏嘎子上。遠處過來兩個偽軍】

      偽軍甲白:新來的隊長真他媽的不算玩意兒,今天晚上又不在據點住,跑到東北關找小寡婦去了,害得我們來回跟著跑路。

      偽軍乙白:就是啊,真不是個正經貨。

      【張驥、魏嘎子猛然將兩個偽軍拉到墻角,把手指放在鼻梁上,做出不許出聲的手勢】張驥白:我們是八路,出聲就打死你。

      偽軍甲低聲白:八路爺爺,你千萬別殺我,我家有老小,全靠我呢。

      張驥白:剛才你說的那個新來的隊長叫什么名字?

      偽軍甲白:我知道他姓王,不知道名字。

      張驥白:他今天晚上到什么地方去了?

      偽軍甲白:就到東北關一個叫白牡丹的寡婦家去了。

      張驥白:給我帶路。

      偽軍甲乙白:是、是。

      【四人來到白牡丹門口,并翻跟頭到院內】屋里女人白:王哥,皇軍賞你不少錢吧?我看見城里的銀器店里有一個鏤花的手鐲,你給我買來。

      王富財白:哎喲,姑奶奶,這個時候你要金山我也給你,你就快點吧。

      【張驥,魏嘎子一腳把門踹開,強烈的手燈光柱照到王富財的禿腦袋上。王富財伸手到枕下掏槍,魏嘎子飛起一腳把槍踢到床下。白牡丹嚇得裹著被子蜷縮在床角上】

      張驥唱:作惡多端狗漢奸,殺我同胞罪連連,我代表人民代表黨,判處你死刑上西天。

      【魏嘎子上去一刀抹了他的脖子。張驥將一張寫著“大峰山游擊隊”的字條放在王富財的尸體上】

      【出了白牡丹的大門,兩個偽軍湊上來】白:八路爺爺,我們可以走了嗎?

      張驥白:可以了。

      兩個偽軍欲走,張驥白:站住。

      兩個偽軍急回身白:還有何吩咐?

      張驥白:以后不準當漢奸幫著鬼子害中國人。

      兩偽軍白:是、是。

      張驥白:如果愿意跟我們干,我們歡迎。

      兩偽軍白:我們愿意跟你干,我們愿意打小鬼子。剛才我們害怕你嫌棄我們,沒敢高攀。張驥白:好!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成了八路軍戰士了。

      【閉幕】

      第六場 下巴伏擊戰  

      【在峰山游擊隊指揮部。張驥向魏晉三匯報】白:這次我和嘎子順利完成了鋤奸任務,還為咱獨立營帶回兩個新戰士。他們都是為生活所迫才當的偽軍,現在愿意跟我們干了。

      【魏晉三拍一下張驥的肩膀】白:好啊,干得漂亮。

      魏晉三指著新戰士甲白: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戰士甲白:長官,俺叫白蛋。

      魏晉三又指著戰士乙白:你呢?

      戰士乙白:長官,俺叫黑蛋。

      魏晉三爽朗一笑白:現在我就向你這兩位新戰士分配工作。唱:白蛋黑蛋聽我言,你們速回偽軍連。

      白蛋、黑蛋齊白:啊?為什么還讓我們去當偽軍?

      魏晉三接唱:表面仍然當偽軍,刺探敵情是關鍵。明察暗訪要細心,出來進去要安全。情報一旦搞到手,去找藥店曹老板。就說是我的小兄弟,他會管你茶和飯。

      白蛋、黑蛋齊白:是。

      【轉換場景。在野田辦公室,野田拿著在王富財身上取來的那張字條,聲嘶力竭地】白:大峰山,大峰山,我要蕩平大峰山!唱:蕩平大峰山,解我心頭患,全殲土八路,活捉魏晉三。白:來人。

      【一日軍上】白:有。

      野田白:后天早五點,九輛卡車,全副武裝,進攻大峰山。

      日兵白:嗨!

      【轉換場景。有一藥店,墻上有一個大大的繁體“薬”字。張驥來到藥店門口】對伙計白:你掌柜的呢?

      老板曹敏芝急忙出來招呼白:奧,財神爺來了,是什么風把你吹來了?

      張驥白:當然是東南風了,紫氣東來嘛。

      【小伙計給張驥、師傅沖上水就去忙他的去了。這時曹敏芝在張驥的耳朵上私語了幾句,然后他們就大聲拉起買賣來】

      張驥白:近來生意不錯吧?

      曹敏芝白:還行,只是這兵荒馬亂的,恐怕好景不長啊,

      【轉換場景:大峰山指揮部。魏晉三、張炳南、萬明正在分析目前形勢。】

      張炳南白:現在的形勢是,日本方面想剿滅我們,國民黨也想搶我們的地盤。我們要想在這夾縫里生存并壯大自己,就必須把群眾攬過來。要想取得群眾的信任,就必須多殺鬼子。所以,我們目前急需和小鬼子干個漂亮仗,一來練練兵,壯壯戰士的膽,二來讓群眾看看,我們才是真打鬼子的。魏晉三白:是啊,我們是要尋找機會給鬼子干一仗。萬明白:這一仗還必須干好,干漂亮。

      【張驥氣喘吁吁地跑進指揮部】白:黑白兩蛋真起作用了。據老曹提供的準確情報,明天早晨五點,野田派九輛全副武裝的卡車來進攻我們的大峰山,我們怎么辦?

      魏晉三一拍大腿白:好啊,老子仨月沒吃肉了,明天開開葷。

      張校長白:我們正愁著沒機會打仗呢,這下可來機會了。

      萬明白:現在我們研究一下作戰方案吧。

      【三人來到軍事地形沙盤前】

      魏晉三唱:日本鬼子太囂張,向我根據地來掃蕩。

      張校長唱:將計就計巧安排,務必打贏這一仗。

      萬明唱:敵人必經三座山,關鍵在哪擺戰場。

      魏晉三唱:我看下巴就不錯,既能攻來又能防。

      張校長唱:兩邊山崗中間谷,居高臨下殺豺狼。

      萬明唱:周圍都是青紗帳,進退騰挪好隱藏。

      魏晉三唱:還要多備些手榴彈,發揮我們的優勢和特長。

      張校長唱:一連封住增援路,二連三連伏山崗。

      萬明唱:四連斷后滅逃敵,殺得鬼子喊爹娘。

      齊唱:保護老百姓就是擁護共產黨,保衛大峰山就是保衛黨中央。

      魏晉三白:好,我們就這樣定了。

      張校長白:聽說林彪將軍在平型關打了大勝仗,我們就在下巴也打一個勝仗,讓日本鬼子見識一下共軍的厲害。

      【轉換場景:鬼子的汽車浩浩蕩蕩地開進山谷。此景可在有關抗日電視劇中尋找、剪輯、投放在后幕上,其他復雜的外景也可這樣解決】

      魏晉三一聲令下白:打。

      【接著產生眾人打槍和手榴彈爆炸的音響效果,大約過了兩分鐘】

      張驥白:我們沒子彈了。

      馮進白:我們也沒子彈了。

      魏晉三白:上刺刀,沖啊!

      【舞臺放出《大刀進行曲》音樂,舞臺呈現拼刺刀的武打場面。魏晉三勇猛機智,一邊與自己跟前的敵人周旋,一邊開槍打死其他敵人以保護自己的同志。此動作可借鑒京劇《沙家浜》中最后一場郭建光的武打動作】

      【最后,野田與魏晉三照面,搏斗幾個回合后被魏晉三刃指敵脖頸】

      野田仰天長嘆白:天滅我也。唱:非我無能戰擂臺,是你共軍太厲害,吾以吾刀謝天皇,再生今日我還來。

      【言畢拔刀欲切腹自盡,魏晉三將其刀打落】魏晉三白:你必須接受中國人民的審判!

      【劇終。閉幕】

      本文標題:大峰山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1845.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