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網絡文摘小說
文章內容頁

命(1)

  • 作者: 追命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5-12
  • 閱讀8380
  •   也許你會問我為什么不去干活——為什么?對,我是在干活,我只是時間性地出去巡檢一下機臺的運行情況,然后記下一些數字就好,這活的確很輕松,就是有點寂寞,寂寞得想要發瘋。

      也許這就是命,命中注定你要在這個時間段寂寞你就得寂寞。

      我曾算過命的,在我出生之前就有算過,這是我父母親告訴我的,他們說那時候我本來是要被扼殺在娘胎里的。那時候我娘天天都挺著個大肚子去鄉衛生院排隊等著做手術,只是由于動那種手術的病人特多且又離家較遠所以才硬把我娘放最后了,就這樣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的,到最后就拖到過春節醫院放假了。那主刀醫生對我娘說:“鳳,你先回去吧,等過完春節再來。”

      于是我娘就回去了,當時我爹樂得要命,我爹一樂就要請客,請客就要打酒。我爹平日里是不喝酒的,準確的說是他根本就喝不了酒,打酒只是為了請客,請客只是為了請我玉伯,為什么要請我玉伯,因為我玉伯會算命,而且是聞名于當地的鐵算盤,可我爹又信命。他本來是不相信命的,我娘就特信,我爹很多時候都說我娘太迷信,但是這一次他也開始相信了,因為玉伯對我爹所說的話,差不多到現在都已得到了證實,但是他又寧肯不愿去相信,因為還有很多沒到時間去證實的事情里面牽連著很多痛苦,很多悲涼。但是沒辦法,這是命,這是來世就已經注定的,就像自己來世就是地主家的后代一樣,雖然解放后自家一無所有了,但自己卻仍逃不過是地主成份的頭賢,所以說話和做事還是得要小心翼翼,老老實實。

      一噸飯過后,我爹又向玉伯詢問了很多

      問題,然后在我玉伯的指點下又是燒香又是拜佛地折騰了一個禮拜后才背上行李離家而去,去做什么呢?當然是去外地幫別人編織曬席。

      我爹是本地有名的竹匠,他的手藝在本地堪稱一絕,很多人家十里八外的都會來找我爹去編織籮筐或者修補曬席,出門那天,我爹就把我娘還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哥哥仍家里了,那時候我最大的那個姐姐也只有六歲,所以我娘是很辛苦的,除了要照顧好她三個孩子以外還要防止肚子里的我不要受傷。

      快年三十那天,我爹回來了,掙了好幾十塊錢,她把那些錢全部都交到我娘手里讓我娘安排過年的年貨,可都快年三十了,街上很多鋪子都是關了門的,我娘在街上轉了一圈又一圈,最后總算是買到了一兩斤豬肉回來,除夕那夜,我娘剛把肉抬上桌子就被幾個孩子搶光了,她是一口肉都沒有嘗到這個年就算過去了。我爹又在家里守候了我娘幾天,見我遲遲沒有下地就又背著行禮外出掙錢去了。

      農歷正月二十二日凌晨五點半的樣子,我出生了,聽娘說我剛下地的時候哭得特別厲害也特別大聲,聲音吵醒了我的左右鄉鄰,最先聽到我哭聲的除了我娘就是我二奶了,當時我二奶一進我娘的屋子第一句話就是罵我爹不懂事,說什么都這么大歲數的人了還不知道怎么處事,明知道自己的老婆就要生孩子了還要往外跑。我娘只是笑笑,卻沒有說什么。也不好說什么。

      我奶死得早,我奶死的時候我爹只有半歲大,后來我爺又取了一個媳婦,可不到兩年我爺就隨我奶而去了,留下我小奶,也就是我爹的后娘她硬是把我爹四娣妹含辛茹苦拉扯大,結果終于抵不過勞累也跟隨我爺而去了,那時我爹只有八歲,所以從那以后很多事情都是由我二奶來幫忙著我們家打點抄勞。

      二奶見我娘沒說什么她也不再說話,只是拿來剪刀在煤油燈上熏了一下然后再粘上桐油把我的肌帶剪掉了,之后又燒來熱水,找了一些香葉放在里面然后把我洗凈,等一切都打理完之后她才回房打了幾個雞蛋給我娘送來,我娘當時只是把蛋湯喝下了,剩下的蛋全都分給了我的哥哥和姐姐,二奶當時看在眼里心里卻是淚,沒辦法,那年代物質缺乏,幾個雞蛋都還是二奶生病時她的一個親戚送的,她一個都沒舍得吃就全給我娘端來了,現在雞蛋全被我哥哥和姐姐吃了,二奶只好又去給我娘下了一碗面條回來,本來我娘是還想要分給我哥哥和姐姐吃的卻被我二奶制止了。二奶對我娘說:“你一點東西都不吃那剛出生的孩子怎么辦,你拿什么喂養他啊?”于是我娘才又想起了我,然后一口氣把那一碗面給吃光了,之后二奶就帶著我那哥哥和姐姐出去做飯了,留下我娘與我在漆黑的屋子里面,因為二奶出去時候把煤油燈給吹滅了,她怕煤煙太重熏壞了我,我娘看著這一切,默默地哭。

      我爹是過完正月才回來的,回來時看見我娘正在給我清洗尿布就笑呵呵地對我娘說:“吆,還真是生了,讓我看看,嘿嘿,還是個大胖兒子呢!。”

      我娘聽到這話就有點生氣了,她說:“都給你帶過幾次信了你怎么就現在才回來呢?你知道二娘她這幾天有多苦,天天都來幫助我們母子幾個做飯冼衣,你到好,一個人在外面逍遙快活,帶了那么幾次信都不回來。”我娘這里說的二娘其實就是我二奶。

      我爹并不生氣,卻仍嘿嘿地辯解說:“我在家里守了你那么久你都不生,偏偏我一走你就生了,這能怪誰呢?還以為你騙我的呢!”

      我娘卻不再說話,她知道只要我爹回來了就好,人都回來了還有什么好爭吵的呢?多少年了,難道還沒吵夠?現在只要能安安穩穩地過日子就可以了。

      “取名字了沒有?”

      “還沒有呢,就等你回來取,你看就叫‘順冶’怎么樣?這名字好,也正合八字。”

      “不好,一個皇帝的名字,要那么大八字干麻,玉兄不說嘛,他八字大,命大,既然這樣,那取什么名不是一樣,你看我們大兒子叫建富,叫建豪怎么樣?這名字叫起來哥倆也很順的。”

      “可是?”我娘還是有些猶豫,她擔心這名字八字太小,壓不過我的生晨八字。

      “別再可是了”,顯然我爹此時又不相信命了,我娘拗不過我爹也只好作罷,從此,我就有了這么一個名字‘建豪’。

      二月的鄉村總是充滿著忙碌的氣息,這時候往往每家都在忙著田地里的農活,翻田,播種。

      我家也不例外,只是因為我爹從外面掙錢回來得晚,所以,當大多數人家都已經在 開始播灑谷種的時候我爹卻還在平整田地。

      我家的田地是挨著五發家的田地的,我爹從小就跟五發玩得很好,那時候無論是放牛還是割草都是兩個人一起,等后來他們各自有了家庭后,五發就開始在家搞起了小鋪生意,店面不大,生意卻特好。我爹比較誠實,心也特好,不管做什么事他都是要認認真真地把它干好,就拿剛開始在生產隊里來說吧,大冷的冬天里,同樣是犁田,別人一塊田只犁兩次,他就要犁三次,說這樣會保水一些,的確,天干的時候,別人犁的田地里都沒水了,我爹犁的田地里都還會有很多的水。后來我幺爺看我爹誠實,除了干農活之后就沒有別的事情可做,所以就收他為徒跟他學做了竹匠。但竹匠不是每個時候都可以有事做,也就是快收割稻谷的季節里生意才會好一些,所以漸漸地,我爹與五發的關糸也就不再那么好了。平日里也不再有那么多的來往,只是在路上碰面了彼此打個招乎而已。

      今天我爹剛好平整完田地坐在田埂上吸著焊煙就看見五法提著谷種往他田地里走來了,邊走還邊笑,似乎心情特好。

      “吆,這不是大全嘛,啥時候回來的啊!聽說你媳婦又給你生了一大胖兒子,挺高興的吧?都買啥東西給她補身子了啊?”

      大全是我爹的名字,我爹一聽說補身子這才想起確實得為我娘買點東西來補補了。以前是沒錢,生三個孩子都是在家吃的白米飯,青菜湯。這還算是吃得好一點的了,要平時的話一般都吃的玉米飯,沒辦法,那年頭收成不好,老百姓本來就不夠吃,還要每年上交幾百斤公余糧,所以只得靠一些雜糧來填補肚子。如今現在掙錢了,再怎么說也得給我娘買點什么,可買什么比較補一點呢?

      我爹從出生到現在除了豬肉之外就再也沒有吃過更好的東西,所以在我爹的意識里只有豬肉是最補的,可現在溫死豬肉又特多,我爹聽說過一般孕婦和哺乳期的婦女是不能夠吃溫死豬肉的。到底吃什么好呢?我爹忽然想起他在外 面請他編曬席的那家弟媳婦也是坐月子的,她婆婆每次都是頓雞湯給她喝,于是我爹問:“你家有雞賣嗎?”

      “雞?一一”五發露出了一個嬉笑的表情,不過很快又鎮定下來說:“沒有,不過有雞蛋賣,一毛五一個,很便宜的,你如果要的話就去拿,我家里有人。”

      “那么貴?”我爹在心里想著,大米還只一毛五一斤呢!自已辛辛苦苦幫別人一天編一張曬席也只五塊錢,這還是在當地開出的最高的工錢了,能買幾個雞蛋啊。不過轉念一想,管他的,先買到五塊錢的再說。

      “好的,我這就回家去買。”我爹一邊回答一邊忙準備著收拾一些工具,然后趕上牛就往家走。

      我爹剛走岀田地就看見我五娘急匆匆地往我家田地這邊趕來,我五娘家在這邊沒有地,我爹猜她肯定是來找自已的,難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我爹有種不祥的預感。果不其實,我五娘離我爹都還有一百多米的距離呢就在那開始向我爹招手喊停了。

      “這是怎么回事?”我爹越來越覺得納悶,腳步卻并沒有停下來。

      等我五娘走進了她才氣揣吁吁地說:“你停下先別回去了,家里那些搞計劃生育的來了,就等著你呢!我們跟那些人說了,說你出門掙錢去了,還沒回來,你放心,只要你不在家里,她們不敢對鳳兒怎么樣的,有我們呢。”我五娘話還未說完就聽見后面不遠處一個聲音響起:“都回來了咋就不回家去呢!”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計生辦里新上任的副主任孟文,這人做事一向都很奸詐,也是,這年代在官場里混無奸就做不了官。他剛開始就發現我五娘表情不對,所以心中就已確定我爹己經從外面掙錢回家來了,只是暫時不在家里,所以他就跟蹤了我五娘。

        本文標題:命(1)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1581.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