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風箏,風箏

  • 作者: 吉宏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5-07
  • 閱讀8495
  •   隨著北方大地接受太陽輻射能量的增加,水平方向的風和空氣中的上升氣流越來越多,空中的風箏開始爭奇斗艷,隨處可見紙鳶跋扈扶風鳴。

      風箏是每個孩子的歌謠,也是每個成年人的童心。我很小的時候,總是跟在同住一個大院子里比我年長幾歲的哥哥姐姐們屁股后面,看著他們把手中的工字形麻紙風箏送上天空,長長的尾巴從我的臉上拂過,一直鉆向頭頂厚厚的云層里,那時我總是放開喉嚨大喊,提醒半空中的風箏注意自己的“航線”,其實每次都是大驚小怪,引來哥哥姐姐們的陣陣笑聲。

      每天在外面瘋累了,回家吃飽飯就開始磨著母親給我也糊一個風箏,母親那句“等你爸回來給你做一個”,成為我對風箏的期盼。那時候父親在外地工作,半個多月才回來一次,坐火車需要一宿再加一個上午。我開始掰著手指頭數日子,就這樣,我擁有一個風箏的夢想在漫長的等待中煎熬,輕靈的翅膀、彩色的尾巴經常在夢中出現。

      終于等到父親回來,我抱著父親從工具兜子里摸出的一大盤工程線,太好了!這么多線,一定能把風箏放到云那么高的。我顛顛地從門后面把我收集到的竹桿兒和白麻紙小心翼翼地取出來,扎風箏的第一步是熬漿糊,那個年代買一瓶漿糊相當于一家子好幾天的大白菜錢。家家院子里都支著一個火爐,天暖和時候在外面做飯。扒拉了幾口午飯,不顧母親要求父親先睡一會兒的嘮叨,我就催促著父親開始做風箏。父親在我眼里,一直有使不完的勁兒。父親把一個小鍋盛上大半鍋水,架在院里的火爐上,水燒熱后,抓把面粉撒進去,再放點鹽,不大一會兒,咕嘟咕嘟冒泡的漿糊就做成了。第二步開始扎骨架,我蹲在旁邊目不轉睛地看著,橫的、豎的、斜的,用線繩把交叉地方捆結實。輪到往骨架上面糊紙了,我自告奮勇來做這個活兒,父親把剪好的兩條長長的尾巴遞在我手里,我干脆用手指頭蘸著漿糊抹上去,歪著腦袋瓜兒目測手中的尾巴與風箏底端平齊,然后小心地粘上去,兩個男人忙活了一個中午,風箏做好了。但是怎么看怎么像個草帽,父親撓撓頭說他也是第一次做風箏,而后笑稱:風箏的起源不就是老農頭上的斗笠嗎。

      顧不上聽什么風箏的來歷,父親把工程線剛剛固定在“斗笠”中間,我就迫不急待地把它扛在肩上,說是扛,我的肩膀可沒有那么寬,碩大的風箏干脆趴在了我的背上。父親看著我背上的風箏,不住地強調:風箏線最重要,斷了線的風箏就成了迷路的孩子。就在我一腳門里一腳門外的時候,父親又拽住我,嘴里嘟噥著:最容易的就是從根兒上斷線,只見他拿過一大截粗號尼龍線,順著原有的風箏線倒三角地綁成雙股。我手里捧著工程線盤,擠在同院哥哥姐姐的上學堆里,一群孩子邊走邊好奇我背上的風箏怎么那么丑,一路上七嘴八舌地爭論風箏的樣子像什么。他們下午是要先上兩節課才放學的,我就在學校的操場上自己拉著風箏瘋跑,不知是風小還是我個子小,跑了一節課的時間,風箏依然垂著頭跟在我身后,不管是順風還是逆風,它都沒有一點乘風起舞的意思。怕把“斗笠”拖在地上蹭壞了,我就一直把胳膊舉得老高。

      學校的放學鈴和我周圍的嚷嚷聲把我吵醒,我們院的幾個大哥哥姐姐,還有高個子老師、好多的同學圍成一圈,就是他們把我吵醒的。咦,我的風箏哪去了?我一骨碌身兒從操場上爬起來,在人縫間擠進去,看見他們在給我的“斗笠”做手術,怎么回事?同院的小姐姐說她們把我的風箏再操場上試放了好多遍,總是栽頭,體育老師看見了,指出是頭部紙太厚,導致栽頭。我撓撓頭,估計是我糊風箏的時候,風箏頭部多余的紙舍不得裁下去,來來回回糊了好幾層,所以飛起來頭沉下栽。學校的體育老師找來剪刀,把風箏頭部糊的紙全部剪掉,露出光溜溜的竹子骨架,這下“斗笠”多了兩只大大的“眼睛”。

      起來嘍,在老師的指導下,一個大個子同學雙手抱著風箏線盤,我和另一個小姐姐四只手把風箏舉過頭頂,體育老師在中間拽緊風箏線,操場上的同學們齊聲喊著:預備,放!我的“斗笠”在校園的上空盤旋了幾下,扶搖直上。風從頭部竹棍的空心處穿過,在半空中發出嗡嗡的響聲,操場的人群瘋狂地揮著手,一陣狂風吹過,結實的“斗笠”身子微微一抖,立即穩穩地懸在了半空。

      玩到天黑才背著“斗笠”回到家,顧不上擦汗,我想把今天的事講給大人們聽,里屋只有母親張羅著給我熱飯,父親已經去車站趕火車了,桌上放著一個打磨得光溜溜的嶄新木頭線軸。后來,父親每年春夏季節交替時候,不管怎么忙,都要抽時間帶著我和院里的孩子們一塊兒做風箏,在一次次的改進中,風箏的樣子不再笨拙,無論怎樣簡陋的材料在父親手中都能變成美觀靈巧的風箏。在孩子們滿院的奔跑歡呼聲中,父親總會靠在院子里的舊竹椅上香甜地睡上一覺。

      好幾家共同生活的大院逐漸變成拔地而起的高樓,一起玩耍的伙伴們也各奔東西。圍在父親周圍的人變成了我和妹妹的孩子,每到風箏上市的季節,兩個小家伙手里拎著買來的五顏六色的風箏,唧唧咋咋地拉著我父親到外面給他們放風箏。小區的寬闊處、市中心廣場上到處都留下三個人活蹦亂跳的身影。

      父親好久不再糊新的風箏了,經常把搬了好幾次家都保存完好,他給我和小伙伴們做的十幾個風箏小心翼翼地拿出來看看,擦擦土,簡單修整一下,一個個仔細端詳半天,自言自語哪個笨了點,哪個做得好看,然后再重新放回去。

      直到那一年父親查出了不治之癥,住進了醫院,我站在病房窗前望向窗外,偶然看到天空中遠遠的飄著幾只風箏,拖著五顏六色的尾巴。我回過身,指著窗外對父親說:爸,風箏。父親順著我的手望向窗外,我和母親扶著他半靠在病床上,嘴里說著風箏,風箏,像個孩子似的眼中滿是激動,剛剛抬起的手又無力地放下,額頭沁出大滴的汗珠。我目不轉睛地盯著風箏,生怕緊繃的風箏線被無情的風刮斷。

      每年春風起的時候,看到空中漂浮的風箏,我總要駐足,天國里的父親一定還記得給我糊的風箏。

        本文標題:風箏,風箏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1405.html

        驗證碼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