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那年,花未開

  • 作者: 一沐塵煙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5-05
  • 閱讀8536
  •   時光的沙漏像窗外的風,不曾停歇。一點一滴,一履一步,我在歲月的長河里漫漫游走。眼前是一望無涯的迷霧,我掀開一卷又一卷簾幕,一次次,幕布后的風景未曾改變,然而我并未停下前行的腳步,因為我知道自己在尋覓一樣很珍貴的東西。終于,層層簾幕盡后,我看見,那一抹花紅。


      七月流火的季節,天不再熱得像燒旺的爐子,但夏日的余韻仍一層層彌散。一席綠草地里,你著一襲紅裙,靜靜倚靠著石壁,時不時和路過的風共舞,搖曳出一片燦然。路過的我不由駐足,靜靜地凝望著你,任由那一抹紅灼傷我的眼,燙傷我的心。


      我望著你火紅的只影,于綠茵里佇立,隨風過而飄搖,像破曉的晨曦,點亮黑夜的眸子,又仿佛是西山的落日,于荒野的盡頭,遺世獨立。我不知你的姓,亦不知你的名,縱是你的顏,我也只是驚鴻一瞥,未曾細細臨摹。然而,我深知,那一抹花紅,從此將烙印在我記憶的一角,任時光浸濯而不減,任歲月泯噬而長存。


      至此,每當我從那片綠茵經過,總是不自覺地望一眼,那抹花紅熠熠,燦然如火,總是讓我莫明輕笑,而得一寸清歡。念起你的時候,像是終于有了自己小秘密的孩子一樣,總是偷偷的笑,任是他人如何問詢,也絕不告知。


      一天一天,日子就這樣漸漸流逝,季節在不知不覺中變換。終于,再次經過那條走過無數次的道路時,我的眸眼,如何尋覓,都未曾找尋到你的那一抹花紅。些許悵然,你就這樣從我的視線里消逝,竟是連一葉殘落的碎片都未曾留下。而我仍不知你的姓,不知你的名,不知你絕世的顏。


      你就像是一個偶然誤入凡塵的仙子一樣,悄然而來,不知為塵世的哪一片風景迷離而停駐,待到最后卻又纖塵不染,悄然離去,渾然不知你夢幻般的身姿又迷了誰的眼,亂了誰的心。


      而我不曾走進你,不曾探尋你。我不想知你是從何處來,亦不愿知你將往何處去。


      我還是像以前一樣,經過的時候,時不時的望一眼那被風雨侵蝕的巖石,那依舊綠茵如席的青草地,期許著,某個午后,不經意間,你的那一抹紅,再次灼傷我的眼,驚艷我的天空。


      像所有的日落都會再來,所有的花敗都會再開。


      終于,到了相約的花期。這次,你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帶著幾個姐妹前來。只見,你曾只影獨立的巖下,郝然是一叢花影翩躚,像是一個個身著紅衫的女子,婀娜娉婷,輕紗曼曼。風過時,你們像是在排演一場別致的舞臺劇,我仿佛能看見你們笑語嫣然、言笑晏晏的絕美容顏。


      這次,你仍是悄然而來,悄然而去,像是一個傾戀紅塵的精靈,一時念起,便帶著你的姐妹們來轉一轉這塵世凡間。


      而我還是不知你的姓,不知你的名,亦不知你如火如荼的顏。


      這次,我還是不曾走進你,不曾探尋你。我不想知曉你為何而來,也不愿為此驚擾你的夢。


      風漸已涼,秋漸已遠,而我只想默默地觀望,靜靜地祈盼,等待下一次花期你如約而來。


      然而,這一季的花期已過,為何我卻始終不曾尋見你絕世的花顏。與你這一場相遇相守,就像是做了一場美夢,而你是我的織夢人。最后終于夢醒,我回頭去看,然而彼岸,往事依然。


      我始終不曾走進你,不曾探尋你。


      你來時,悄無聲息;你走時,不染塵埃。而我怎能為了我小小的私愿,擾亂你一世清淺的塵緣。


      風起,終于我踏上遠行的列車,望著窗外漸行漸遠的風景,我只愿,能得一枕南柯,一夢千年。

        本文標題:那年,花未開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1304.html

        驗證碼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