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關于“婚內強奸”問題的思考——從佛山首例婚內強奸案談起

  • 作者: 黃忠晶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4-30
  • 閱讀8785
  •   (這篇文章寫于7年前,未在報刊上發表,現在翻來看看,覺得并未過時,仍有發表的必要。謹以此文求教于大家。)

      據《廣州日報》2010年12月7日報道,順德區法院近日審結了佛山首例婚內強奸案,被指控強奸妻子的李某,最終被法院一審宣判無罪。這對夫妻已經長期分居,在一次爭吵中,丈夫不理妻子的反抗,強行與她發生了性行為。

      首先要確認的一點是,李某確實強奸了妻子張某。據報道:2009年4月8日21時許,李某與張某在家中再次發生爭吵。爭吵推搡過程中,李某將張某按倒在主人房內的床上,聲稱要和張某發生性關系,遭到張某拒絕。但是李某強行與張某發生了性關系。

      當記者采訪李某時,他也毫不諱言自己的這一行為:“當時我和張某雖然分房睡,但還是生活在一起。我發現她那幾天晚上都沒有回來,就懷疑她在外面有男人。當晚她到我居住的房間拿衣服準備洗澡,我們因為熱水器的問題發生爭吵,我出于氣憤就強行和她發生了性關系,事后我也很后悔。”[1]

      類似這樣的事件絕非個案。筆者十年前在主編的《當代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一書中專設了一節談“婚內強奸”問題,搜集了一些這方面的資料,并作了分析。據調查,在當代中國,無論是城市還是農村,在妻子拒絕過性生活時,丈夫采取強迫方式性交的占2。8%。[2](p。191)實際的比例可能更大。國外這種現象也很普遍和嚴重,例如美國,一些對于家庭暴力和妻子挨打的調查表明,在婚姻中以暴力強迫的性交要比通常想象的普遍得多。[3](p。254)又如在哥倫比亞,有10%的女性被丈夫強奸過。[4](p。186)

      中國人口的基數巨大,2.8%的比例看似不大,實際上說明遭受過婚內強奸的婦女,至少在一千萬人以上。這無疑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因為據我們所知,真正以婚內強奸的罪名上告到法庭的,十分罕見。而將這一事實公諸社會團體(如婦聯)以求得援助的,也很少見。實際上無論是實施強暴的還是被強暴的,在觀念上并不認為這是一個不合法或不道德的事情。

      而佛山的這個案子一開始也并非是妻子告發的。據報道,李某在實施強奸行為時,其房子的窗簾只拉了一半,張某反抗叫喊的聲音引起鄰居注意并報警,警方當晚將兩人帶走并做筆錄。第二天上午,被強奸者張某還去要求警方撤銷案件,不追究李某的責任。只是過了十多天,她才去要求警方立案追究李某刑事責任,同時向法院起訴要求與李某離婚。

      這個案子法院宣判李某無罪,不僅關系到某一個人或某一對夫妻的問題,還涉及到怎樣對待一千萬以上受到性傷害的女性以及同樣數量的傷害其妻子的男性。因此,我們應該對“婚內強奸”問題作更深入的思考。

      據報道,該法院這樣判決的理由是,“在正常的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任何一方都有與另一方同居的義務,性生活是夫妻共同生活的組成部分,在這種情形下對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系的丈夫以強奸罪判處刑罰,與事實及法律相違背,也不符合我國的倫理風俗,丈夫不應成為強奸罪的主體。”[1]

      我認為,這些理由都是不能成立的。

      該判決第一個理由是,對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系的丈夫以強奸罪判處刑罰,與事實相違背。與什么樣的事實相違背?事實就是該法院也承認的,丈夫是“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系”,這不是強奸又是什么?無論這個男人是什么身份,是她的丈夫或者不是,都無法否認其行為就是強奸,即以暴力、脅迫或其他手段在違背婦女意志的情況下實施性交行為。

      該判決第二個理由是,對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系的丈夫以強奸罪判處刑罰,與法律相違背。與哪一個或那一些法律相違背?刑法?婚姻法?或其它相關法律?據我所知,都不是。沒有哪一部法律規定,丈夫“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系”,不得以強奸罪論處。

      該判決第三個理由是,對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系的丈夫以強奸罪判處刑罰,不符合我國的倫理風俗。這倒確實是一個理由。不過問題在于,這些倫理風俗是好的還是壞的,是先進的還是陳腐的,是法律應該接納的還是應該拋棄的。我認為,這些倫理風俗是壞的、陳腐的,是法律應該拋棄的。

      按照中國傳統的倫理風俗,丈夫對妻子不存在強奸的問題,所謂“娶來的老婆買來的馬,任我騎來任我打。”這種觀念認為,強迫妻子性交,從法律上講是合法的;從道德上說是理所當然的。公眾對于婚內強奸現象的態度,是長期傳統觀念的產物。中國傳統觀念的基石之一就是男女不平等。從性的角度看,在性別上是男尊女卑、夫為妻綱,社會地位區別判然分明。與性別角色定位相聯系的是性快感方面的不平等。由于妻子的這種從屬地位,她在很大程度上是性奴隸。對于丈夫來說,妻子只是一個性對象,一個性工具,而非對等的性主體。對方的感覺如何,毫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性欲能否隨意得到滿足。在他看來,性快感好像只是男性有而女性無。這種觀念的長期熏陶,也使得作為妻子的婦女習慣于將自己看成無性人(沒有特別的性欲望和性要求),自己沒有權利要求丈夫做任何事情,只有義務像應召女郎一樣,隨時滿足丈夫的性需要。

      建國以來,婦女的社會地位有了一些提高,但這主要是在是經濟和政治上,涉及到性觀念時,傳統的力量仍然十分強大。有一篇小說寫的是“文革”的情況:一位年輕的農村婦女由于種種機緣,先后當上鎮長、縣委書記、省委委員,而她的丈夫是一個普通的搬運工人。這男人經常打她,打得十分厲害,也許是感到自己在社會地位上低老婆一等而心理不平衡,也許是聽說老婆與其上級有染而恨她是“破鞋”。而這位工作很有魄力、一呼百諾的女人,對于這種虐待只是默默承受。丈夫要動手時,她就把房門關上以免別人撞見,然后咬緊牙關,不吭一聲,任其發泄。她似乎認為丈夫這樣做是他的權利,而自己挨打也是應盡的義務。這一人物雖然是小說虛構,卻表征了婦女在兩個不同方面的巨大反差,或觀念的東西與實際地位的巨大反差。

      十年前中央電視臺“今日說法”欄目報道了一個案件。一位新婚婦女狀告丈夫強奸,最后丈夫被判刑。令人驚詫的是,當地公眾輿論紛紛同情這個犯罪的丈夫,而譴責這個受到丈夫傷害的妻子。他們說,既然收了人家的彩禮,也拿了結婚證,就不應該再告人家;這個女人不對,不地道,不道德。而這位妻子在當地公眾輿論的高壓下,處境十分困難,她向記者表示,只有離開那個地方,才能正常生活下去。也就是說,雖然在法律上她勝訴了,在觀念上,在行為的社會準則和道德規則上,她被擊敗了。

      這個丈夫承認了強迫妻子性交的事實,否則不可能被判強奸罪。問題在于,當地公眾(也包括這個丈夫)壓根不認為有“婚內強奸”的說法。只要婚姻關系成立,則性交無論強迫與否,都是合法、合情、合理的。相反的,如果妻子不愿意性交,反而是離情悖理的事情。

      時間過去了十年,主審佛山這個案件的法官所持的立場,仍然與上述公眾的態度完全一致,作為判案依據的仍然是那些壞的、陳腐的、應該為法律所拋棄的倫理風俗,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極為可悲的事實,也使得我們不能不把這個問題的討論更加深入地進行下去。

      記者在報道這一案件時,還采訪了一位刑法專家。該專家認為,“按我國刑法理論,‘婚內強奸’行為一般不宜以‘強奸罪’論處。這是因為,首先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性生活是夫妻生活的重要內容,性行為既是配偶間的一種權利,也是一種義務;其次,夫妻生活中,即使確有一方不愿意,但這只是夫妻間的性道德問題,只應受道德譴責。 ”[1]

      該專家也承認,“婚內強奸”行為應該受到道德譴責;但僅僅承認這一點是遠遠不夠的。這種行為讓妻子受到性侵害,她的人身自由、人格尊嚴都無法得到保證。實施強暴行為的人可以不顧及道德上的譴責,卻不得不考慮可能承擔的法律后果——如果“婚內強奸”的罪名能夠成立的話。因此,“婚內強奸”罪的成立,對于遏制這種性暴力行為是十分必要的。

      該專家不同意“婚內強奸”罪成立的理由是,“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性生活是夫妻生活的重要內容,性行為既是配偶間的一種權利,也是一種義務。”這一“刑法理論”我還真有些看不懂:這是什么意思?這是不是說,由于性交是夫妻的權利和義務,所以丈夫有強迫妻子性交的權利,而妻子有被強迫性交的義務?我看也就是這個意思。

      同樣是強奸行為,在婚姻之外是犯罪,被行為者是受害人;在婚姻之內則成了合法行為,被行為者應該承受。“婚姻”、“丈夫”成了施暴者的保護傘和免刑牌。這樣的“刑法理論”很難讓人信服。該刑法專家沒有進一步發表其高見,說一說更基本的道理在哪里。而我們卻不能就此止步,還得繼續討論下去。

      有學者提出,關于“婚內強奸”,之所以有兩種對立意見,是因為其立論的根據都是源于兩條基本定理,只是強調的方面不同:第一條定理:女人也是人;第二條定理:夫妻應該過性生活。雙方都不懷疑這兩條定理,所爭論的不過是應該把哪一條定理當做推理的起點。凡是主張“婚內強奸”應定罪的,都是從第一條定理出發。推理邏輯是,違背婦女意志的性交是強奸;妻子也是婦女;因此強行與妻子性交也是強奸。持相反主張的,則從第二條定理出發:性生活是婚姻應有的內容;婚內性生活必須有妻子參加;因此強行與妻子性交就不能算是強奸。

      最后該學者得出結論說,兩條定理都是有根有據的,并不存在誰對誰錯的問題。人們所爭論的,實際上是一個最簡單不過的問題:你站在哪一邊?[5](p.404-405)當然,該學者是站在贊成設立婚內強奸罪一邊的,而且在后面的論述中實際上為這一立場作了辯護。但他在這里的提法仍然存在著一些問題。

      這兩種觀點或立場不存在誰對誰錯的問題嗎?否認“婚內強奸”存在的人也承認“女人也是人”這一定理嗎?恐怕不是的。如果承認對方具有跟自己一樣的獨立人格,就不會強迫對方違背其意愿行事;只有將對方視為工具、玩物或純粹的對象,才可能無視其意志而強迫之。所以,持這種觀點或立場的人可以說是只認第二條定理(夫妻應該過性生活)而不認第一條定理(女人也是人)。

      這兩條定理是一種并列關系嗎?不是的。第一條定理是根本的,而第二條定理應該服從第一條。夫妻確實應該過性生活;而且在一夫一妻制條件下,這種性生活也是惟一合法的性生活。但這一條的確立不應該違背“女人也是人”這一根本原則,也就是說,“夫妻應該過性生活”必須以“夫妻不應該強迫對方過性生活(特別是丈夫不應該強迫妻子過性生活)”為前提。

      也許持相反觀點的人會問:“如果妻子一味拒絕過性生活,那實際上不等于剝奪了丈夫過性生活的權利嗎?”如果確實存在這種情況,那只能說明這一婚姻名存實亡,丈夫可以與妻子離婚,另覓配偶來過性生活。而這并不構成丈夫強迫妻子性交的理由,因為“妻子也是人”,作為人她有按照自己的意愿決定行動的權利,有不被他人強迫行動的權利。而“婚內強奸”罪名的成立,就是基于這一根本思想。

      關于婚內強奸問題的爭論說明,一方面,人們的性觀念正在起重大變化,特別是婦女對自身性權利的意識已經覺醒,這說明社會正在進步;另一方面,傳統觀念仍然有相當的市場,這表現為對婦女的性權利缺乏基本的尊重。這次佛山首例婚內強奸案的結果,就是后一種情況的生動反映。遭受性侵犯的中國婦女維權之路仍然是漫長的!

      寫于2012年

      【參考文獻】

      [1]廣州日報,2010年12月7日

      [2]劉達臨主編:《中國當代性文化──中國兩萬例“性文明”調查報告》,上海三聯書店1995年版

      [3] 黃忠晶編譯:《性愛社會心理學》,人民衛生出版社1988年版,

      [4]李銀河:《性的問題》,中國青年出版社1999年版

      [5]潘綏銘:《中國性現狀》,光明日報出版社1995年版

        本文標題:關于“婚內強奸”問題的思考——從佛山首例婚內強奸案談起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1084.html

        驗證碼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