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文化苦旅
文章內容頁

謫仙人李白是情種

  • 作者: 清禾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4-26
  • 閱讀63058
  •   “自古多情傷離別”這句話應在李白身上恰如其分。少時相信李白是瀟灑浪漫的人,及長發現這不過是個天大的謊言,事實是他一生大部分時間是極端痛苦凄慘的。雖然沒有處在那個時代又不是心有靈犀,但從他流傳的詩中略體會一二。若有誰說能感同身受只是大言不慚,不處在那個時代,遭遇和心靈感應俱不相同怎能感同身受?至于“問君能有幾多愁”,本人遲鈍,只能淺述己見,各位看官亦可根據自己的心性深淺抒發見解。

      歷史上記載仙人李白可算是個背景很牛的主,自古文人信奉學而優則仕,李白也不例外,不僅如此,他抱負很大可能是:為天地立心,為民生立命,繼往世之絕學,開百世之太平。但最終只是能成為空想。其實歷史證明只是道不同而已,他走錯了,卻歪打正著綻放了真實的自己。就像開在墻角的數枝雪梅,無人暇顧,卻凌寒獨自開放。

      假若做官是必然,他很大可能是碌碌無為的乏味一生。正是種種偶然讓他經歷豐富多彩,人生的一波三折,加上天生直覺敏感而多愁情,使他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從他詩里能發現古之幽情,山水田園愉悅之情,保家衛國之憂情,行俠仗義之豪情,憐香惜玉之深情,親朋好友離別的不舍之悲情,世道不平的仇情,也有對老百姓的疾苦憤憤不平的憐憫感情。截然不同于賈寶玉似的只有兒女情。他出生地也是巴蜀靈山秀水的寶地。而且是個神童,幾歲就能識文斷字,可能相當于比同齡早熟很多,十幾歲時就能發文章,是小有名氣的作家,不僅如此他還喜歡練劍,可能十幾歲的男孩子都有那種仗劍走天涯的豪情。而且他劍術水平很高,如果那時也有擊劍運動,好好培養能拿好名次。但生不逢時,在那個年代還沒有那些條件,即使金庸古龍之流穿越到此,若不走科舉之路,恐怕也難糊其口。那時光宗耀祖最好的本領就是做官,尊孔孟之道,學厚黑之學。劍術只能強身健體供自己玩樂,但這無疑在他心中種下了一顆游俠的種子,隨著劍術和文章的發光,這種豪俠之氣也與日俱增。

      轉眼就二十幾歲,李白幾乎過著游俠的生活,他手執寶劍劃破長空,但也苦苦追求自己入仕之心,結交了不少官宦子弟,也算得上“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他常呤道“功成身不退,自古多愆尤。”可以說早期的李白已知道自己的理想是建功立業,然后隱姓埋名,而不想居功自傲,這也許是潛移默化的受到道家無為而無不為的思想。但事與愿違,上蒼給了他足夠多才氣但沒給他福祿。

      話說三十而立,仙人李白不僅沒立起來,相反大把青春浪費在入仕的路上,他處在成熟與不成熟的交界,最富有激情也容易墮落,就像把雙刃劍,仇殺社會的同時也自傷。就像一葉扁舟在激流險灘,浮沉不定,李白是不幸的,屢屢碰壁,以致生活窮困潦倒于市井中,以飲酒做樂來麻痹自己。畢竟不同于偷雞摸狗之輩,他不甘沉淪,酒醒時感慨行路難,多岐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他憧憬著明天會好起來 。

      到不惑之年,他意外見到了唐玄宗,并趁機獻上<大獵戶>,對所處時代滿是溢美之詞,雖沒有謀得一官半職但總算龍顏微開。他又趁熱打鐵托人獻上自己覺得不錯的文章于玉真公主,并賦詩文“幾時入少室,王母應相逢。”這種迎合權貴的做法,估計他也很難為情,也完全忤逆自己天性,但確實卓有成效。本不該迷惑的年齡他徹底迷惑了,也算是老天給他這一遭,就像一僧一跛足道人捎帶紅塵中的五色補天石,經歷一番歷練后仍棄在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只留一句“沉酣一夢終須醒,冤債還清好散場。”

      天若有情天亦老!歲月是不會像四季那樣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輪回往復,它只是像個沙漏,輕輕的從指尖溜走。

      四十多歲的李白總算如愿以償,被邀請入宮,陪玄宗飲酒作樂,不是說人生不僅是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嗎,看來這句摩登的話不分古今。更何況像玄宗這類處于上層社會的人不僅需要娛樂,而且甚是饑渴。他貌似學會了為官之道,一邊娛樂一邊迎合玄宗身邊的寵人,一首“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飛群玉山頭見,會當瑤臺月下逢。”直夸楊貴妃美的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也確實抓住了少女的虛榮心。他風流倜儻,儀表堂堂,才華橫溢簡直成了諸多宮中少女的偶像。俗話說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李白壓根沒有想過得意時淡然,失意時坦然,只是恃寵而驕,忘乎所以,他以為整個朝廷除了玄宗再沒有其他人,得幸有美少女床邊的和風細雨坦護李白。眾宦官才心照不宣,只是等待時機,心想你就作吧。

      所謂盛極必衰,唐朝經濟也正處在頂峰,晚期玄宗之心雨露均霑,不想丟掉任一片不同顏色的花葉,權臣可以替自己治理國家,文人騷客可以幫自己修身養性,他也離不開美少女的溫柔鄉,這些就像有血有肉有精神才算快活。他地位是至高無上的,欲望就像影子一樣緊緊跟隨,他的目標是最大可能極度開發能為他帶來奢靡生活的道路,只要能享盡繁華富貴,還能享別人之沒享。無論好壞,統統拿來。

      他宦海沉浮半生,厚黑權變之道了然于心,也覺察到有人不滿,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知道禍端已悄然而至。宮中腐敗奢靡之風,李白也正身受其害,愈來愈覺得這紙醉金迷的生活索然無味,心靈掙扎反抗,是天子呼來不上朝,假擬詔書,命高力士脫靴,可謂真是如他所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玄宗看在眼里,同是朝廷寵臣的一幫權臣卻早記在心上,估計置他于死地的心都有。在不知多少次的誹謗后,唐玄宗本想周旋但看李白確實不像話,搞得他很沒面子,甚至威嚴掃地。再這樣朝廷綱紀國法何在,好在玄宗有容人之心。 想想做為一代天子如果連自己喜愛的人都保護不了,妄為人君,可說李白在玄宗心里好比和珅在乾隆心里一樣,都是心肝,只不過和珅是權臣,為乾隆皇帝省了不少心,但李白卻只懂娛玄宗之情卻對官場七竅通了六竅,政事能力卻差的遠。

      李白即使在宮中也是壓抑了很久,而且過的很不痛快,他內心深處常蹦出“安能摧眉毛折腰勢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玄宗深思熟慮李白雖非濟世的將相之才,但也沒有原則上的錯誤,只是率性而為。遂給他一枚通關金牌,這個用處好比護照而勝于護照,比奉旨乞討體面多了,只要有州府衙門就有他住的吃的,臨行還得送給豐厚的盤纏,看到不順眼的還可以問責,這簡直就是朝廷派出的視查專員,是替皇上行另一種廣闊天地之樂。我想唐玄宗給他安排的生活是不想改變他的天性,也是有意保護他。臨行前還囑咐得閑會招他進京玩樂,可見對李白愛之深。李白也感恩戴德,和玄宗及少女們互相寬慰了一番,并答應日后有機會再見互訴衷腸;躍馬揚鞭,疾馳而去,雖然他官場失意,心情也有點失落,但他意識到富貴非吾愿,帝王不可期。這幾年宮中生活極度奢靡,也危機四伏,他開始反思,看的見的幸福未必就真幸福,還有很多看不見的黑暗,反之亦然。好說歹說他現在又可以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悅。真有種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的感覺。

      他開始游名山訪仙道,追風逐月,對酒當歌,歌曰“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飲成三人……我舞影零亂,我歌月徘徊……”。娓娓道來,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好像在回憶自己的過往,酸甜苦辣咸的一生,但終歸像是虛度年華。他沒想到幾百年后又出現相似一幕,只不過是在滾滾長江上和友人駕一葉扁舟一詠三嘆,唱吟古今。其悟性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如若不信請聽后人說詞:“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唯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盡,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

      人生無常,本想安度晚年,不問世事的李白再次被現實打進了谷底,心靈受盡折磨,肉體也嘗盡了奔波勞碌之苦,還被牽連入獄,五十多歲的年齡,難道天命就是這樣?安史之亂爆發前,雖然自己不能融入朝廷生活,感到失意,但生活總還是美中不足,長安隨處是“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的景象。但如今印入眼簾的是“前行無歸日,返顧思舊鄉。慘戚冰雪里,悲號絕中谷。尸布不掩體,皮膚劇枯桑。”以及“天津流水波赤紅,白骨相撐亂如床。”這一切深深加劇他的憂國憂民的情懷,他就像白玉,過去的種種只不過白玉微暇,而如今像被雷霆擊中,布滿了裂痕,甚至支離破碎。他的憂愁像滔滔江水,一發不可收拾。他也變成“欲邀筑悲歌飲,正值傾家無酒錢。”他的的確確成了個連買醉資本都沒有的窮人。長時間鳴冤無門的怨屈和郁郁寡歡,沉郁的陰云越積越厚,壓抑的氣息接踵而來。這個曾經“登昆侖兮食玉英,與天地兮同壽,與日月兮齊光。”充滿浪漫豪情的詩人淹沒在厚重的淤泥里身體不得動彈,靈魂無法喘息。家人費盡周折四處求人,友人鼎力施救,才逃過牢獄之災,這也算是心里些許安慰。胸中的寒冷總算得到點點溫暖,就像干裂的大地有泉水流過。

      流放途經黃鶴樓,他本想借這一點愜意賦詩一首,但見有人搶先一步,他念道“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荒草凄凄鸚鵡州。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他幾乎是一口氣念完,一向心高氣傲的他,也不得不贊嘆,此情此景真乃神人之筆,恐怕前不見古人,后無來者!更好像專門來安慰他似的,因此他心中寒意去了一大半,也參透人生一大半。

      上天終眷顧熱愛生活的人,一甲子就要過去,李白迎來了重生的第一縷曙光,天下大赦。他感到格外輕松,榮辱皆忘,似乎脫胎換骨,唯一顆心在峽谷的半空中極目遠眺,心中也只剩下重山峻嶺和流觴曲水。踏上小舟,眼下是微波粼粼的水面,啜一口瓊漿玉液,已經分不清是仙汁的芳香還是空谷幽蘭的清香,穿梭在幽靜而靈動的峽谷中,真是“溪垂綠筱暗,巖度白云幽。沫濺群鳥處,光搖數峰頭。”你看他“凌波微步,羅襪生塵,翩若驚鴻,宛若游龍。髣髴兮若輕云蔽日,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含辭未吐,氣若幽蘭。” 真活脫脫仙人下凡。從遙遠的天邊又近在咫尺傳來“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余音裊裊,回蕩在曠谷,盤旋在天地,從歷史穿越時空來到你我的心里!

      本文標題:謫仙人李白是情種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0904.html

      驗證碼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