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不奏笙歌傷逝水

  • 作者: 南曉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4-14
  • 閱讀14030
  •   “不奏笙歌傷逝水,應從鼙鼓問消息。”這是家父生前最喜愛的詩句,也是他一生的寫照。

      父親出生于山東濟寧府一書香門第。受“讀書志在圣賢”之傳習,自幼喜讀詩書,志存高遠。但未及弱冠之年,卻遭逢抗戰:日寇的鐵蹄踏過了黃河,直驅山東省會濟南。懷著一腔“甘愿流亡他鄉而不愿坐當亡國奴”的愛國情,年僅15歲的他,便跟幾個在濟寧搞“抗敵后援會”的“民族解放先鋒隊隊員”一起,夤夜出走,投奔了舉校西遷的山東聯中。幾千學生一個個肩扛被卷,腳著草鞋,徒步千里,艱難跋涉于冰雪途中。經過近乎半年的顛沛流離,終至四川綿陽(至此,山東聯中也更名為國立六中)。”(見家父遺作《教學生涯四十年》)。

      (民國老照片 抗戰名校 國立六中)

      當年的國立中學是國民政府的應急舉措。“七?七盧溝橋”事變后,為了救亡圖存,保護中國文化命脈,國民政府將淪陷區的大學、中學內遷至大后方,進駐深山古寺中。至1943年,教育部先后創辦國立中學33所,國立師范學校12所,國立職業學校7所,國立各邊疆學校18所。由于學生皆是背井離鄉,大多無依無靠,所以全部享受公費,由國家供給食宿直到畢業。

      在國難當頭,極其艱苦的環境條件下,盡管住茅屋,點油燈,喝稀粥,穿褸襤;莘莘學子們仍甘之如飴,奮力苦讀。父親亦不負家國厚望,“金榜兩提其名”——始則考取四川大學中文系,繼則為中央大學政治系所錄取。

      抗戰八年,各國立中學克服敵機轟炸、經費不足、設施欠缺等等困難,所救護的學生總數約二十萬以上。原國務院總理朱镕基、兩彈元勛鄧稼先、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詩人賀敬之、郭小川等,當年都曾就讀于國立中學。

      撫今追昔,不禁甚為感慨:較之粗繒大布裹生涯的戰時學子,當今后生可謂錦衣玉食嘉年華也;但,生活條件如此優越,何以反倒出不了頂尖人才——而今的青年才俊,有幾人可與國立中學培養出的一代宗師比肩?

      此問暫不深究;還是回到本文的主題“不奏笙歌傷逝水,應從鼙鼓問消息”。

      如前所述,當年國立中學的學子,戰后多成為國之棟梁;尤其令人感喟的是,老先生們在耄耋之年也一如既往。不妨再以家父為例:

      父親退休時(1988)已年近古稀,正值改革開放大潮涌起。為謳歌時代,振興中華;父親以自己的退休金為鋪墊,白手起家,成立了“歌樂吟社”。 匯聚了從耄耋之年的學界名流,到大中學生,及至在職職工眾多山城詠者。大家喜迎復興,群情高漲;截至父親逝世的1998年,共出版了十一期詩刊,不僅廣受山城詩歌愛好者的好評,在國內乃至海外也多有應和。

      今天,當我輕點鼠標,漫游于文學網站;閑敲微信,漫話于群聊之時,想起父親二十年前“辦社”之情景,不由感至汗顏:在前網絡時代,詩社的運籌,詩刊的發行,全靠父親和另兩位耄耋之年的老先生親躬親力,托缽化緣,卻也能辦得紅紅火火,日新月異;而今,吾儕的身體力行……,唉,又相去何遠!

      “鐵肩肩道義,妙手著文章。”寫至此,一位位學界泰斗亦如明星般耀然眼前:

      105歲的楊絳先生(中國女作家、文學翻譯家、外國文學研究家研究家,錢鐘書夫人)。

      89歲的資中均先生(國際政治及美國研究專家、翻譯家,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美國研究所原所長,博士生導師)。

      ……諸位前輩于耄耋之年仍筆耕不輟;雖學富五車,仍皓首窮經。其愛國愛家愛子孫的肺腑之言,更感動著萬千國人。

      寫至此,吾儕不禁要嘆如顏淵:“仰之彌高,鉆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遂欲從之,末由也已。”吾輩該怎樣(是否也愿意)向歷經抗戰洗禮的前輩看齊?我們當中又能出幾位“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時代精英?

      誠然,我等“老三屆”們曾于青春期遭受過史無前例的輟學浩劫;借鄧公恢復高考的強勁東風,吾輩也曾于而立之年成為振興中華的中流砥柱;但,而今,年至古稀,捫心自問,吾輩是否亦能與歷經抗戰洗禮的老前輩比肩?

      “不奏笙歌傷逝水,應從鼙鼓問消息”。

      這“逝水”當指已被時代潮流席卷而去的文革。“離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吾輩既不必再跺足捶胸,自憐自哀;亦無需總自贊自頌,笙歌不絕。

      而這“鼙鼓”當指傳承千年,光照日月的著述經典。“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而吾輩,且不言在職期間往往無暇顧及,便是退休后,能靜心閱讀的又有幾人?自己腹中空空,又如何能遠矚高瞻?

      唉,人至晚年,能自理自立,健康生活已屬不易;倘若還能“不奏笙歌傷逝水”,更不失為寬心養生之策。正如許多樂山樂水,樂歌樂舞的兄弟姐妹之首選。

      但,多余的話,抗戰洗禮了一代,文革造就了另一代——這也是時代所為,或也(果真)非個人意志所能改變。

        本文標題:不奏笙歌傷逝水

        本文鏈接:http://www.vmzeyt.tw/content/310441.html

        驗證碼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